第四百零一章 你这是要谋杀亲夫?

原先打算说是为了接近楚宴修,不能穿帮才逢场作戏,现在看来这理由完全不够用。
虽然从钟瑾元的问话来看,可以确定钟瑾元和钟瑾仪都没有看到自己进去,他似乎可以找其他理由隐去这段。
钟瑾元表示要带秦源去找小妹,但是秦源立即表示不急,先去找钟伯父“解释一下”。
钟瑾元闻言大喜,“好,这次咱们寻仙会来了一半,定然能除了那大统领!”
秦源赶紧说道,“元大哥,我进去是进去了,可是啥也没干啊!我是迫不得已,你没看出来吗?”
钟瑾元闻言,果然气急交加,一跺脚低吼道,“你他娘的疯啦?去看看就算了,明知道我妹瞧见了,你还敢进去?”
“什么小妖?”钟瑾元愣了下,但随即眼珠子猛地一瞪,“那是小妖?啊等下,你、那你……”
往常,这个时间点,钟府大门早就已经关上。不过今天有点例外,大门不但开着,而且钟瑾元在那亲自“值门”。
“你是小宝?寻仙会的小宝?”一把拽住秦源的肩,钟瑾元使劲地晃了晃https://www.hetushu.com•com,“那你岂不是也有仙息?”
秦源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后脊背一凉。
哦对了,为了帮秦源,他把这事儿跟钟载成说了——来自大舅子的爱。
大招留了这么久,可不就是为了这种时候放吗?
为什么要这么回答?
钟瑾元一愣,又道,“这话你跟我说不着,你得跟我妹说,她能信?”
秦源马上说道,“所以说啊,我进去就是为了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小妖,有没有线索的!再说,我明知道你们在,就算是真有那心,也不可能蠢到当着你们的面进去吧?你说,我冤不冤?”
“从进去到出来,我才一刻钟不到,这就是证据!”秦源理直气壮地说道,“我要是想干,至少半个时辰起步!”
秦源点点头,“肯定信的!”
哼哼,还想布剑阵来砍我?
“当真?你以前怎生不说?”
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这么说,你见到小妖了?她手上是不是有大统领的线索?”
好你个钟瑾仪,我只是进去跟姑娘唠了一会儿m.hetushu•com.com,你连剑阵都摆出来了?
天气很热,钟瑾元一边快速地扇着纸扇,一边来回踱步,时不时就往巷子的尽头看一眼。
秦源早就想过了,既然那大统领那么强,那到时候肯定要把钟瑾元叫上,所以先说了也无妨。
秦源严格遵循“安全生产、规范操作”原则,直接点头道,“是,我进去了!”
至于会规什么的就先不管了,事情有轻重缓急,杀拜妖会大统领比什么都重要。再说,那条会中成员私下不得相见的规矩,本来也只是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才设立的。
钟瑾元越说越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都到这会儿了,你还不说实话!若是这般,大哥也不管你了!你自己跟仪妹解释去吧!”
钟瑾元的态度,立刻有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
钟瑾元忽然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不由眼一眯。
立即一收扇子,他就冲了上去。
钟瑾元差点跳起来。
说完,两人便往里走去。
钟瑾元震惊了,也激动了!
秦源直接摊牌了。
“好小子,好小子和*图*书!难怪年纪轻轻就有这般修为,原来是早有了仙息!这下好了,我们钟家一门有两个仙体!哈哈,从今天起,他陈家算个什么?我钟家才是真正的大成第一家!”
秦源嘴角微微一抽,赶紧说道,“我意思是,她相信我的人品!”
秦源呵呵一笑,心想钟家还有一个呢,不过现在不告诉你。
发动群众,就是要先团结所有能团结的群众,团结好了,就能让敌人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问道,“你怎么知道她会信?还如此确定?”
咱就是说,皮皮虾归皮皮虾,可哪次不是又长又勇猛……要不然,自己堂堂大宗师,能变成皮皮虾?
“你也没说啊,我如何确定你就是阿牛哥?直到那日你杀了姚威,我看到你用了仙气,这才慢慢开始确定的啊!”
把钟瑾元拉进门里,关上大门之后,他又道,“阿牛哥,那花魁娘子就是小妖啊!”
钟府。
所以,如果自己说没进去过,随时都可能穿帮,一旦穿帮的话,那再辩解什么都没用了。
特么的,老子守身如玉,连蹭蹭m.hetushu.com•com都没有!
这是要谋杀亲夫?
秦源点了点头,“有啊!”
一番构思后,秦源就有了主意。
上一次他跑得这么玩命,还是在那位周珏成大宗师追杀他的时候。
但问题是,自己以谐音做对,终得花魁垂青的事,明早肯定会传遍全城,到时候自己到底进没进去,有的是人说。
开玩笑,自己多长时间,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
钟瑾元这话倒是一点没夸张,出来后为了家丑不外扬,他差点没把老爹给叫来!
“贤弟啊!”钟瑾元道,“你要是没进去,那这么解释还勉强说得过去!你都进去了,谁还信?怎么,你夜观天象,看出那花魁娘子与大统领有关系?此说法何其牵强!”
于是,首先对钟瑾元说道,“元大哥,你是最通情达理的,我只跟你说。我这次去,是为了追查拜妖会大统领下落的!”
“有啊,要不然我去做什么?”秦源道,“不光小妖来了,老道这次也来了!”
好吧,看样子大老婆对此事的介意程度,比自己预期的要更大。
秦源不慌不忙,一把拉住钟瑾元和*图*书,说道,“咱们进去说!”
钟瑾仪你给我等着,今晚一定让你叫爸爸!
“我是小宝!”
不行,应对方案得升级!
“相信你个球啊!”钟瑾元急道,“从青楼出来她就黑着脸,跟她说什么都不理!出来后你知道她干什么了?她就站在店门口那招牌底下说要等你,剑都拔|出|来了!就这她还不放心,又到处寻摸地方。我问她这是要干啥,问了好几遍她才说,打算布个剑阵,就怕你跑了!我是好说歹说,差点就倒过来叫她姐了,才把她劝回家!你说她相信你人品?你哪来的自信?”
……
确切地说,事情到这个地步,钟瑾仪可能完全听不进自己的解释,所以得来波大的……
“哎哟喂,你怎生才来?你不是真的进去了吧?”
秦源在空旷的街道上,玩命的狂奔。
“我呸,进去了啥都没干?我都不信!证据呢?”
在大概看到第一百八十多回后,他总算看到了飞驰而来的秦源。
“冤,太冤了!”钟瑾元想了想,说道,“贤弟你放心,此事大哥定然为你主持公道!仪妹醋性太大,贤弟你也多担待些。”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