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秦老师授课

苏若依的呼吸更加急促了。
却被秦源一把拉住了。
滚蛋!
苏若依叹了口气,“老虎现在捕猎都用火器了吗,还睁只眼闭只眼?算了算了,我还是重做吧!”
秦源想了想,终是没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于是微微一笑,说道,“你绣的是妖怪布袋对吧?真漂亮,我在集市上见过,据说可以辟邪!”
从针线上看,它极具想象力,分成黄线、红线和黑线,它们之间彼此缠绕,毫无章法,神奇的是,竟还能隐约看出那是一张扭曲的脸,可是到底是动物的脸,还是人的脸,还有待专家考证。
“那,”苏若依又问,“这个过程要多久?”
总体来说,创作者刻意抹去了创作的痕迹,以看似幼稚的针线,走出了天马行空的境界,这绝对是新概念绣品。
像只紧张的小猫咪。
俏脸之上,绯红处处,如同秋天的枫红倒影在湖水之中,犹如初夏绽开的荷花,百里透红,纯洁而艳丽。
合着那破玩意,是想做成老虎形状的鞋面?
苏若依默默地拿出身后的和_图_书一物,对秦源说道,“我本来,是按照它的样子做的。”
说着,就直接从纳石之中掏出了那一个巴掌厚的“教材”。
好为人师的秦老艺术家一脸的兴奋。
虽然她不知道真正的“男女之事”应该是怎样的,但是……人生而带来的本能,瞬间让她面红耳赤。
秦源登时一脸傲色道,“这个就看个人能力了,像我的话,半个时辰不在话下!状态好,一个时辰也无不可!我说的是单次!”
“什么教材?”
苏若依拿起手里的半成品黄布,看了又看,然后皱眉道,“它,像妖怪么?”
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眼睛?
怪脸、大小眼……秦源表示这东西他见过!
嗯,差得是有点大,大到老虎看到都想大喊“不信谣、不传谣,老虎不长这样”。
秦源顿时虎躯一震,松了口气!
秦源登时就沉默了。
“等下,既然我没有怀上你的孩子,那我们现在也不算夫妻。那、那为什么要试试?我,好像还没嫁给你呢?”
她端坐着m.hetushu.com.com没动,像是雕像,但是双手却下意识地拽着秦源的袖子,又抱着他的胳膊。
秦老艺术家当时就激动了。
显然,机灵的喜子认为,他最需要的是这种,所以放前面了。
“哦……”苏若依茫然地点点头,心里七上八下。
你这受伤马上就能愈合的体质,说真的,咱也不敢保证啊!
说道,“行啦,我呢今天带来了教材,好好给你普及下知识。”
“咳咳,没什么……”秦源换了个角度,重新说道,“反正如果我温柔一些,那点痛也算不得什么,体验一定会很好!”
等下,布上居然有两个黑点,一个大一个小?
苏若依看了一眼,顿时就瞪圆了眼睛,像是被惊吓到了一般,紧张地呼吸急促,胸膛不住地上下起伏。
她觉得自己是新手,一下子来两个,肯定会手忙脚乱,因而要避免这个状况。
苏若依想了想,勉为其难地说道,“那好吧,你想教什么?但是先说好,咱们两个今晚不能行夫妻……之事。”
却正在这时,苏若https://m•hetushu.com.com依回过了神来。
“不累,真的不累,我超勇的好不好?另外,我敢保证肯定不无聊!要不然,咱先试试?”
“呐,这才是你说的,夫妻……之事。”秦源指着图,开始娓娓道来,“简单来说,它是有一个彼此深入交流的过程。过程结束之后,男的就会有那什么留在女子的体内,有了它,你才有可能怀孕。”
钟瑾仪用了都说好呢!
苏若依抬头,一脸委屈地问秦源,“真的,不像吗?”
“啊,要那么久吗?不累吗?不无聊吗?”
苏若依马上期待地问道,“能不能看出来,这是什么?”
苏若依有点不明所以地看了秦源一眼,但是见天色已完,确实该洗洗睡了,于是便收了针线,去浴房了。
秦源看了下苏若依腿上,那块黄色的、绣着七歪八扭的针线的布艺,仔细地看了又看。
她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什么都没穿的人,相对而坐,然后以一种……一种奇怪的姿势抱在一起。
又用小手一捂。
秦源嘴角一抽。
“我怎么了和_图_书?”苏若依追问。
秦源笑道,“你倒是挺内行,可你知道那事究竟是怎样的吗?”
从颜色上看,它是黄色的,黄色的……好吧,推导不出来什么。
苏若依还是很乖地,打算去秦源的脚后头睡觉,因为据她自己推测,如果再抱着一起睡觉,有可能会生两个。
打开,微微一愣……放在前面的一叠是太监对食讲解。
竟是……如此深入么?
嗯,很抽象的样子,就是看不出是什么“作品”。
“这个,看怎么理解了。一般来说,就第一次会痛一点。不过你的话……”
“那,要不然呢?”
秦源不想打击她,于是盯着那玩意儿,冥思苦想。
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都拿掉之后,厚度就剩下半个手掌了。
秦源定眼一瞧,发现那是一双漂亮可爱的虎头鞋。
“别急,你先去洗洗,我也去洗洗,等上床后我再慢慢教你。”
秦源看到明明少女气爆棚的苏若依,却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辉,顿时忍不住笑了笑。
“先别走,等我教完了你,你再去那头不迟。”
秦源咬了咬牙,hetushu.com.com抛开良心说道,“怎么不像?明明是我刚才看错了!你看这眼睛,多像啊!一只眼大一只眼小,说明老虎正在瞄准猎物!好家伙,简直栩栩如生,太写实了!”
……
秦老艺术家汗都快下来了。
两人都洗漱完毕,上床。
可是苏若依不知道什么叫“新概念”,无疑就加大了吹捧的难度。
这次,秦源没有吹灭蜡烛。
灵魂三问。
细看了局部细节之后,她觉得这有点可怕。
呼吸越发急促,秦源通过手臂,能明显感受到她胸膛的起伏。
秦源让苏若依坐过来,就坐在他的身边,一只手搂住她的肩,一只手将那张极为写实的“春GONG图”放在她跟前。
苏若依下定决心,一定要给自己的孩子,亲手做一双虎头鞋。
忽然,她转头,清澈的眸子看着秦源,一脸忧心地问道,“那、那会不会很痛?”
待秦源翻到下一页,她看到女孩子的动作更加“奇怪”、“羞耻”之后,顿时就“啊”地一声,张开了樱桃般的小嘴。
就是语气有点弱弱的……显然她自己也觉得做得不是太好。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