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我竟高攀了?

更没想到的是,他体内除了大宗师正气,竟然还有一种莫名的未知“正气”。
那股“正气”进入她的身体以后,就开始不受控制地四处游走,极为狂野,便是她这般修为,也抵挡不住。
“我体内怎么了?”
这岂是寻常人力可为?
言归正传,钟载成和楚南红之所以双双成为顶尖高手,且夫妻感情和睦,跟修炼了“双合道”有很大的关系。
当然,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想出拿黄金十万两悄悄补贴给宝贝女婿做彩礼的主意,别以为这是左手换右手的把戏,照他的性子,回过去的彩礼不多出一倍他是睡不着觉的。
如果一方开启感应,另一方没有刻意用正气设阻拒绝,那么……隐约能感觉到对方当下的感觉。
“不怪你……”用尽最后的力气,钟瑾仪凄凉地一笑,“我终是……做不得你的妻子了。你待我好,我知道。我也想待你好,可我怕是没机会了。小秦子,很高兴认识你……”
他,怎生会有仙气的?
钟瑾仪知道问题所在了,但她已经完全无力说话,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他到底是如何进www•hetushu•com.com得地宫,又如何降服那被镇压的妖王的?
那“正气”,自然是秦源的仙气。
另外,也有些其他的效果,比如某种程度上的心意相通。
只是,化清丹在使用之时,会将双方体内的正气互相置换一部分,也就是说,钟瑾仪体内的正气会进入秦源的身体,而秦源体内的正气,也会进入钟瑾元的身体。
他一人,才十六岁的一个人,竟能找到且杀了仙灵,获得仙气?
钟瑾仪认定了秦源是自己的男人,所以甚至已经做好从大宗师退化为宗师的准备。
可见出来混,跟对老大很重要。
反过来,如果钟瑾仪感觉很舒服、很愉悦,那么秦源也能隐隐感觉到她的快乐。
少有的,她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仿若受到了挑衅,那股能量当即展开了反噬,转瞬之间,她便由主动变成了被动!
此刻,钟瑾仪只觉自己的经脉在膨胀,气血也开始逆流,因而忍不住,喷了一口鲜血出来。
所以钟家在大成国的地位很特殊,历代钟家人都曾在朝中担任过要职,所获封赏、头衔数不和图书胜数,以至于到了钟载成这代,虽不在朝中却依然有很大影响力。
本源仙气入体,可获仙体、求仙道,但现在入自己体内的,并非本源仙气,便……只会吞噬自己。
毕竟,摸也摸了,抱也抱了,看也看了,家长也见了,两人虽还没有正式谈感情,可一切都已经安排得明明白白了,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钟瑾仪越来越虚弱,秦源心急如焚。
秦源意识到了什么,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说道,“我体内除了正气,还有仙气……”
好在,此时秦源出现了。
日后,此童男或童女遇到心爱之人,彼此定情以后,便可用这丹药修炼“双合道”。
这么一来,她的修为境界就会倒退,而秦源的境界会大涨,直到两人处于同一水平。
剑仙有一秘传,名曰“双合道”,据称是剑仙亲创,极为得意。
比方说,其中一方受伤,另一方虽然不会跟着受伤,但也会隐隐感觉不舒服。
那笑容带着平常难以一见的温度,也带着坠向深渊时,那无尽的遗憾。
万年冰魄,传说中和-图-书地宫里的剑仙遗秘之一,那晚如此之多的顶尖高手拼死以搏而不得的圣物,竟然也被他得到了?
想到这里,钟瑾仪又喷出一口鲜血。
仙灵极难寻找,也极难驯服,这点钟瑾仪太清楚了,毕竟当初他们全家为钟瑾元寻找仙灵,足足花了十余年时间,跑遍了大半个天下,甚至四人全部都受了伤,养了好些年才缓过来。
钟瑾仪虚弱地说道,“你、你体内,因何……因何如此强悍?除了正气,还有、还有什么?”
他虽然资质平平,但胜在剑仙愿意毫无底线的奶他,用各种天材地宝硬生生将他奶成了一代大宗师,还名留青史。
钟瑾仪也不例外,钟载成在她六岁时,就用她的第一缕正气和眉心血,做了这个化清丹。
这种秘法自然是不外传的,但是剑仙身边最亲近的三个兄弟,雷奴、狗牙和拖鼻涕,却有幸得到了此真传。
所以为什么钟家如此着急给钟瑾仪觅一良婿?
毫无疑问,她重伤了。
但是,那股“正气”并没有停歇,依旧在不断地冲击着她的经脉。
于是她就先入为主的,将自己的大宗师正气,注https://m•hetushu.com•com入了秦源体内。
有一年冬天,年仅十五岁的高祖柴莽不知道哪弄来的钱,开粥铺赈灾,不巧粥铺占用了拖鼻涕宅前的一小块地方。
用好了,夫妻感情会非常和谐,毕竟会有额外的加成……很容易就把夫妻以外的第三人比下去,懂的都懂。
钟瑾仪吃惊不浅,杏眸圆睁地看着秦源,怎么也不敢相信。
被动地,被秦源注入了,那磅礴翻涌的能量!
可惜……自己没有早问清楚。
此刻,便是爹爹和大哥来了,也救不了自己了。
钟瑾仪听完,“噗”地一声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若是普通反派,怕是当即要找高祖去送一血了,但是拖鼻涕不这么干,他觉得柴莽是在笑他施不起粥,看不起他们粪帮,于是——他弄了个更大的粥棚,疯狂施粥。
“双合道”妙处在于,可以使男女双方,在同等修炼下,修为得到更为快速的提升,也就是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按照钟瑾仪的设想,她一定是吃亏的,因为她是大宗师正气,而秦源顶多六品正气。
此前除了剑仙柴莽,世上根本没有仙气,因而“双合道”从未遇到过https://m.hetushu.com.com这般情况。
童男或童女在幼时获得第一缕剑气之后,以特殊的方式将其吸出,再用其眉心血混合,融入特制的“化清丹”之中,将之储存。
拖鼻涕就是钟家老祖,他是剑仙最早期的跟班,据说一开始是个挑粪的,后来混成了粪帮的老大——专业点讲叫粪把头,或者总瓢把子,是个有钱主儿。
如此说来,我竟还高攀了么?
又看了眼秦源,她蓦地抬起手,轻轻地摸了摸秦源的脸庞。
“哦对了,我还有万年冰魄,这个要不要紧?”
可没想到,秦源体内的能量是如此的汹涌,竟然比她要更强悍几分。
因为过了四十,此化清丹的效力就会大幅下降,到时候大宗师三品的钟瑾仪,可能就一辈子只能卡在三品了。
钟瑾仪怎么也没想到,秦源的正气竟也是大宗师级的。
正当她吃惊的时候,却听秦源又开口了。
钟瑾仪决定与秦源修“双合道”的时候,自然就已经决定余生非他不嫁了。
柴莽觉得他很有意思,主动跟他攀谈起来,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最后还跟他结拜了兄弟,从此拖鼻涕的人生就改变了。
这就很微妙了,看你怎么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