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既然如此……

秦源不明白钟瑾仪何意,但是看到如此一把好剑,他突然就感觉到了某种召唤。
但显然,他忽略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一阵强烈的刺痛感顿时传来。
院子不是很大,但是院内各种奇花异草甚多,有些花可以在夜间散发出幽幽的荧光,更给人曲径通幽之感,霎是好看。
“咚咚咚。”秦源敲了敲门,然后说道,“仪儿,我来了。”
心想,只是让他试一下这把吟霜古剑罢了,他这又是做甚?
秦源嘴角微微一抽,连忙站起来,赔笑道,“那我,就站着吧。”
当年剑仙大破兵家半圣吴三坊的十三剑林,得天下名剑十三柄,却只取其首“天宗”古剑,剩余十二剑分与手下众人。
于是钟老爷子相信,这把吟霜剑未来便是他家女婿的。
却话音未落,只见钟瑾仪一把抓起他的肩,带着他朝屋外飞纵而去。
她穿着天蓝色的束腰长衫,里头穿了一层白色的圆领内衬,那纤素的身姿,清冷的眼神,精致纯欲的五官,又散发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场,让人平生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亲近的感觉。
“谁要你抹脖子了?”钟瑾仪看着坐在地上,m•hetushu•com•com咧嘴揉腿的秦源,一脸无奈道,“你这又是什么性子?我只是说你两句,你便要抹了脖子?日后我是说你不得了么?”
因为,钟瑾仪一定是很认真的,想找自己谈谈。
剑刃,倒映着他那孤寂的脸庞,而他深潭般的眸子中,满满地倒映着眼前的女人。
然而秦源轻松拔剑,且并未被霜气所侵袭,这让她确定,很多事可能真的有天意。
古剑认主,钟家古剑一代代认主,一代代传承。
走到钟瑾仪房前,秦源收了收情绪,把不正经的那些都抛开,然后正了正衣冠,告诉自己正经点,别跟个小无赖似的。
“放肆!”钟瑾仪皱了皱眉,打断道,“本使现在以指挥使的身份在跟你说话!”
“不是,我们这是去哪啊?”秦源有些发懵地问道。
那拖鼻涕,便是钟家老祖,钟大财!
赌的是,自己已经看过了钟瑾仪的底牌,现在她除了押自己,不会再去押别人了。
既然事有凑巧,被他占了便宜去,那难不成还能杀了他么?
这次可是穿得严实了,里里外外都穿了。
话音刚落,门就自动开了和*图*书
秦源走到钟瑾仪对面的木椅上,看着她,缓缓说道,“仪儿,唤我有事么?其实方才,我也辗转难眠,心里有话,却不知道该如何与你说。”
秦源淡淡一笑,但并未打住表演的欲望,继续说道,“我曾经也想拥有这样一把剑,仗剑天涯、不羁此生。直到,那日花间,月下醉酒,美人嘴角一抹清笑,从此……满腔豪情便一笔勾销。自那时起,这条命便是她的了。呵呵,今日她来取,正是我之所欲。仪儿,拿了我这条命,你便是我的女人!”
“有,小半年了吧。”
钟瑾仪没有回答,只管御剑前行。
秦源叹了口气,说道,“大人你很好,长得好看,身姿又好,虽然总是凶我,但其实待我有情有义,我都知道。你是我喜欢的类型。无论以什么身份跟你说话,我都是这般说。”
“本使为人如何?”
隐隐有种感觉,用这剑激发的剑招,似乎能更好地爆发出万年冰魄的威力。
只见他嘴角微微一动,随后一声长叹,闭眼间露出凄凉的笑容,当双眸再睁开时,已是一片深秋霜满地的落寞。
这种时候,当然不能提方才和-图-书之事,只能着重讲他看完之后心底产生的真诚地想法,也就是观后感。
钟瑾仪放下茶盏,抬眼又一瞧秦源,冷声道,“小秦子,你认识本使多久了?”
随后,他拿起剑,噌地一下抽了出来。
秦源正想放开剑,却随即又感觉体内的万年冰魄骤然觉醒。
钟瑾仪想说,难道我要为你守寡不成?
那寒气顿时收敛,就像见了猫的老鼠,乖乖地低下了头。
这个时候,态度一定要好,要端正。
毋庸讳言,秦老艺术家是喜欢这种调调的,想想以后若能与钟大人在院中花间嬉戏,比如他蒙上眼睛到处摸,然后钟瑾仪在旁边喊“来呀,来抓我呀”之类的,想必是人生一大乐趣。
“仪儿你很好……”
“好剑!”
钟瑾仪登时心一沉,又急又气,便抬起脚狠狠地踢在了秦源膝盖后的腿窝处。
秦源手中的刺痛感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反倒是因为万年冰魄,觉得此剑与自己相容性极高。
方才钟瑾仪让秦源拿剑,就是想看看父亲的预言到底对不对,或者……也想借此看看,秦源到底是不是父亲口中的那个人。
秦源跑到小院,轻轻推开木门https://www.hetushu.com.com,然后调整了下呼吸,闲庭信步地走了进去。
不由微微一怔。
其中与他最为亲近的雷奴得其五,拖鼻涕得其三。
然而下一秒,只见他又剑一横,朝自己的脖子抹了过去。
秦源“哎呀”一声,半跪在地,那剑也“凑巧”就飞了出去。
既然如此,那么她也就不再犹豫了。
他们的身后,那把闪着寒气的吟霜古剑紧紧地跟着。
淡淡地说了一句,“懂了。”
这剑咬人?!
啊,这该死的表演欲!
屋外,大宗师意剑悄然而至,钟瑾仪轻轻一跃,便带着秦源上了剑,即刻往钟家秘地雾源谷飞去。
钟瑾仪抬手又想打,但终究是收住了,恨恨地一甩袖子,气道,“你自刎有何用?眼下已是这般情况,我……”
当然,也是想想罢了,至少现在不可能,按照钟瑾仪现在的脾气,要想让她玩这个,她能当场拔出大宝剑。
进门是一个精致的厅堂,面积不大,但是里头的黄花梨桌和四把雕花红漆的木椅,一张长长的木榻,简约而大气。
此吟霜古剑便是其一。
额,就是说,不提那事,但是提那事发生后,他对两人未来的看法,把着眼点放和图书在未来。
秦源承认,自己有赌的成分。
秦源又揉了揉发酸的腿,这次站起来说,厚着脸皮赔笑道,“原来你不是这个意思啊!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杀我的。”
“啊?”秦源一脸惊讶状,“你,不是要我自刎谢罪吗?”
在秦源来之前,她其实都已经想好了。
或是一切都有定数吧。
钟瑾仪坐在侧对门的木椅上,一手放在椅背上,一手则拿着一个茶盏,目光清冷地看着秦源。
如同一条苍龙,威严地瞪了那股寒气一眼。
钟瑾仪听完,却只是淡淡地说道,“我让你坐了?”
到了这一代,其余两把剑已经认主,便是钟载成和钟瑾元所有,但唯有这把吟霜,却是迟迟未认主,连钟瑾仪与楚南红都用不得它。
她这是要做什么?
这时,秦源突然发现,这剑似乎传来一股极阴极寒的气息,通过手心直奔自己经脉而去!
秦源看向那剑,只见那剑周身洋溢着冰冷的剑气,剑气近乎实质,宛若一层寒霜包裹着剑身,一看就不是凡品。
钟瑾仪起先一脸惊讶,但随即又改成了一脸疑惑。
只见钟瑾仪默不作声地放下茶盏,又一指桌上的一把剑,冷声道,“把剑拿起来。”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