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左拥,右抱!

“那天夜里,声音再次传来,曹离再也忍不住了。他壮着胆子,拿出宝剑,慢慢移开了床板……”
终于,秦源讲到了大高潮。
咦,为什么会想到自己在这睡觉?
秦源嘿嘿一笑,“那行,我故事可多着呢,保管是你们没听过的。”
更何况,他还很过分的把故事背景搬到了隔壁,还选了一个神秘失踪的人做故事主角,这就更恐怖了。
而且他那神秘兮兮的语气,也让她们两个没来由的,就开始绷紧了神经。
于是左思右想,便回去把自己睡的,前两天刚洗过的床单和被子拿了过来,铺到了床上。
……
对于两个女孩子而言,这样的肩膀,就如被窝一样温暖,而令人安心。
苏秦秦和敏妃到底都没什么修为,熬了一夜,在丑时终于熬不住,昏昏欲睡了。
“好,”秦源看向敏妃,又问,“你呢,要听什么?”
苏秦秦马上说道,“有啊,不是欺负你的那个吗?后来就莫名消失了。”
现在,她虽然依旧努力地保持着皇妃之端,假装若无其事地正襟危坐,但脸色已经微微发白,甚至咽了口唾液。
秦源继续……
再加上……特么的,这凤和-图-书床底下还真埋着两具尸体,原本就有点小小的阴气……
秦源笑了笑,终于开始讲故事了。
敏妃终究是没洗澡,但也没睡,就这么干坐着,要一直熬到天亮。
加上他自己偶尔也睡,而且这几日乾西宫大兴土木,灰尘也难免扬进来,这床上就肯定干净不了。
说真的,也不能全怪敏妃有洁癖,因为乾西宫那凤床上的被褥,打从秦源过来后就一直没换过,毕竟一直没嫔妃入住嘛。
“话说,那是去年冬天的时候。有那么一阵子,曹离上床睡觉的时候,总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背靠背,好暖和……背靠背,好暖和……”
“啊?”
这时,敏妃淡淡道,“不必了,就这么坐一会儿吧,等天亮了我们回宫去睡。小秦子,你先去睡吧。”
敏妃的肩膀微微动了动。
左拥,右抱。
以前规定,被褥要七天一洗,床要五天一擦,但自从他秦公公成为后宫大佬之后,尚寝司对他而言就形同虚设,谁敢管他啊?
秦源这么一铺垫,苏秦秦和敏妃的好奇心就越发被勾起来了。
苏秦秦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怎么扛得住这种刺|激?
和_图_书妃又“顽强”地坚持了一会儿,但在头碰到秦源宽厚的肩膀后,便再也忍不住,安心地闭上眼,睡过去了。
没办法,当年这个故事,害得多少人晚上不敢睡床上,连秦源都“恐床”过一阵子。
“这天晚上,曹离终于确定,这声音好像是从床底下传出来的!”
鬼故事讲完了,苏秦秦和敏妃都松了口气,但是心里的阴影自然不是马上能抹去的,于是谁都没有返回床上。
苏秦秦嫣然一笑,“那好啊,反正坐着也无聊,要不然你给我们讲故事吧。”
“对,据说这故事就是发生在他身上的。”
秦源说“背靠背,好暖和”这六个字的时候,语气阴沉、表情神秘,顿时让苏秦秦收紧了神经,不自觉地朝敏妃那边坐了过去。
说着,便心安理得地坐到了地铺上。
但随着故事的进行,她也开始不安起来。
随着故事的继续,苏秦秦越来靠近秦源,秦源就假借空间不够,悄么鸡儿的不断往敏妃那头挪。
当秦源讲到这里的时候,苏秦秦已经忍不住“哎呀”一声尖叫,从床上跳了起来,直接蹦到了秦源的地铺上。
就在这时,m.hetushu.com•com只见敏妃突然站起来,离开了凤床。
看着安静的两人,闻着那种少女独有的暗香,深吸了一口气。
敏妃想了想,觉得讲讲故事也好,便说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想来是很精彩的,那你便说离奇些吧。”
说着,先把自己的被褥铺到地上,然后坐在上头说道,“你们想听什么故事?”
可苏秦秦这一惊一喊,马上把她的情绪也带崩了。
敏妃一脸“淡定”地说道,“鬼本是心生,我等生平不做亏心之事,又何惧之……床上多尘,本宫当真是忍无可忍。”
敏妃也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她觉得这个故事名就很特别。
“什么是背靠背呢?”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苏秦秦,问道。
秦源叹气道,“那要不然我擦一擦?”
恐惧,是会传染的。
背靠背,是一个在蓝星网络上流传很广的恐怖故事……而且,早些年的时候,这故事还是深夜广播灵异故事类栏目的宠儿。
“曹离想起了一个曾经被他逼死的宫女,那个宫女说,她一定要报复曹离……而那个声音,很像是那个宫女。”
可想而知,他一只单身狗,是不可能想到洗被褥、https://www•hetushu.com•com擦床铺的。
敏妃或许是没注意,或许是她也怕,反正她就端坐在那没有动。
只见他皱着眉头,一脸正经地说道,“故事呢,就发生在隔壁昭兰宫,以前他们宫里有个叫曹离的太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印象?”
话说,敏妃虽然也怕,但原本倒还算扛得住,她一直在理性地分析,如果真有那种事,那剑庙也能处理……或者,自己一身正气,从未做过亏心事,无需惧怕这些邪祟……
苏秦秦,开始靠往秦源身边靠。
苏秦秦想了想,说道,“我想听,像高祖写的西游记那种离奇的故事,你有吗?”
“当时跟讲的那个太监,说这是真事儿,当然我觉得是假的哈,你们听完,也可以评评真假。”
“你快点说啊。”苏秦秦催促道。
秦源觉得,现在讲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秦源嘴角微微一扬,然后稍稍沉吟了下,说道,“那,我就讲一个背靠背的故事吧。这故事,绝对够离奇,也够刺|激……”
“那不行,”秦源斩钉截铁道,“你们两个都不睡,我一个人睡算怎么回事?再说了,万一还有残余的贼党过来呢,我得守着你们。”
看着两位老婆就这么干和_图_书坐着熬夜,秦源当然很心疼了。
苏秦秦都已经决定,以后每隔三天来帮秦源打扫一次了,要不然这么脏的房间,她可不想睡。
“这个嘛,也是我从隔壁宫的太监那听说的。”
秦源寻思,再给她们来一个,可能她们的心理阴影面积会太大,于是就大发善心,给她们讲了讲比较有趣的故事。
一开始只是不自然地动了动肩膀,然后两只修长白皙的手紧紧地捏在了一起,再往后脸色就不太对了……
苏秦秦首先靠在秦源的肩上,没多久就传出了均匀的呼吸。
苏秦秦忙道,“娘娘,你是不是也害怕?来这坐吧。”
“娘娘说不睡,床上都是灰尘,怎么睡?”
苏秦秦看了眼敏妃依旧眉头微皱的表情,马上给翻译了下。
问,“这样可以睡了吗?”
于是,秦源果断开始渲染气氛。
秦源心里一笑,这就对了嘛!
好想,每天都能这样啊!
现在,三人都坐在地铺上,敏妃和苏秦秦分别坐秦源两边。
秦源一手搂着苏秦秦,一手搂着敏妃。
敏妃肯坐在凤床上,已经算不嫌弃了。
就这么,他讲着,她们听着,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此时,敏妃倒还算镇定,依旧端坐着没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