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本王气数,便赌在这一次

“呜……你、你还欺负我!”
不过要想打造顶级机关,需要先晋升至大宗师,然后获得一二品大妖的妖材。
一个月晋升到大宗师应该没那么难,无非是多“兼爱”、多自虐、多发挥想象的事。
当然,前提是他必须能活到那一天。
“你、你真的赢了钱?”
“希望如此吧。”庆王轻叹一声,顿了顿,又道,“父皇那边,说是六月十七返京,但是会不会提早回来,犹未可知。因而,父皇身边的暗子,我们要时刻联系。”
秦源心想,如果暂时没有好办法快速提升仙气的话,那么要想在六月十五那天无风险过关,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打造顶级机关上了。
一直呼吸吐纳到天黑,秦源感觉身上的仙气也没增加多少。
而且皮肤紧绷着,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倔强而执着地在往外拱。
你再这样下去,相公洗澡时别人抚琴、助浴、喂葡萄,你就真的只能胸口碎大石了。
秦源笑了笑,慢悠悠地掏出一张银票晃了晃,“不回和*图*书来,这钱我可就真的不还了哦。”
“都这样了,还不算啊?”
这种期待,没有当过太监的是体会不到的。
方才与苏秦秦在床上的画面尚在脑海,犹如什么东西也在挠他心底。
接过诗词,苏秦秦抹着眼泪就打算回去,甚至都没跟秦源告别,那样子像是要独自扛下这一切。
萧百长的脸色依旧平静,淡淡道,“殿下是真龙天子,定然会无恙的。只要咱们过了这关,从此就天宽地广了。”
萧百长沉默了下,说道,“老奴认为应当如此,否则短短一个多月,怕是连那仙灵在哪都未必能找到。”
秦源很期待“破壳之日”的到来。
“真的银票吗?”
一个白天又过去了。
关键是如何拿到那些大妖的妖材呢?
苏秦秦拿起银票看了眼,顿时微微一怔,又抹去眼泪看了下,这才确定,手里这张是一百两的银票。
誉王和青云阁、玉泉宗的勾连,是庆王意外得到的消息,眼下尚无实据,因而和-图-书无法确认。
庆王点点头,“好,如此我方胜算当又多了三分。誉王那头,近日动向如何?”
秦源马上叹了口气,仰望天空,颓然道,“行了行了,逗你玩的。你瞧不上我这小太监……我知道,你回去吧。”
……
看天色不早,考虑到晚上还要去找尚乘司赵太监,于是他也就不再多想,起身准备晚饭去。
“苏秦秦,你回来。”秦源冲她喊道。
“那你给我。”
吃完晚饭,他刚要出门,只见苏若依从施施然地从大门走了进来。
苏秦秦抹着眼泪往回走,可是刚走到门口,又转身蹬蹬蹬地跑回来,说道,“我不是瞧不上你,你不要胡思乱想。我、我只是……”
“风平浪静。”
某处的旧伤口又在发痒了。
其实对于加入圣学会他还是很有信心的,但就怕加入后圣学会白嫖他,既要他帮忙又不让他知道核心消息。
苏秦秦闻言,本来要掉下的眼泪突然就止住了,吸了下鼻子,终于转身走了回去。
这个过程hetushu.com.com有点像鸟蛋破壳。
眼看小妮子又要哭了,秦源只好把银票塞她手里。
秦源抬头看了眼苏若依的头顶,发现她还是梳着与男子一般的发髻,于是怒其不争地说道,“苏姑娘,你因何还是这个发型啊?换身红妆,如公主般美美的不好么?或是说,那蝴蝶头饰不合你意?”
“那还有假,我秦源从不骗人。”
苏秦秦停步,转头,泪眼婆娑道,“不回来,不跟你好了!”
没说的,继续吸纳仙气。
又是进展缓慢的一天。
庆王微微颔首,随即说道,“所以,这次剑奴一定会跟父皇去的是么?”
苏秦秦还在抽泣,来之前她还特意抹了点胭脂,香香嫩嫩美美的,这会儿就全花了。
“小秦子,有没有吃晚饭啊?”
依依啊,你看人家钟指挥使这样的,都知道在约会时把头发披下来,露出妩媚模样。
“好了好了,别哭了,被别人知道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我冤不冤?”
“都、都哪样啊?你要是敢胡说八道,我https://www.hetushu.com.com就……”
“要不然呢,难道钱自己会从天上掉下来?”秦源嘿嘿笑道,“我吧,就发现你挺旺夫的。你看,拿了你的钱以后,我马上就大杀四方了!”
……
萧百长淡淡道,“我们的探子已消失五天了,怕是已经殉难。但是老奴始终认为,誉王和青云阁勾连的可能性不大。毕竟青云阁的野心,即便誉王看不出来,他身边的曾老头也能看出来。如此饮鸩止渴之计,姓曾的如果都不知阻拦,那这大成‘妖谋第一’之名,怕是虚的。”
“或许吧,”庆王拿起水里的毛巾,轻轻地捂在脸上,口中喃喃,“希望一切顺利!本王气数,便赌在这一次了……”
萧百长耐人寻味地说道,“老奴总觉得,陛下这次不会太顺利。他找的是仙灵第一的谷蛟,那东西老奴见过一次……那一次,五个大宗师瞬间三死二伤,死的那三个灰飞烟灭,伤的那两个终身残废。”
萧百长对正泡着药浴的庆王说道,“殿下,龟山五老已全部入京城,北边和_图_书的三位大宗师也会在十日后回京。还有个好消息是,秋野谷的三老也答应出山,助殿下一臂之力。”
“殿下与他们有恩,且陛下仁义之名,匡扶天下之志人所共知,他们不帮殿下也说不过去。”
“青云阁和玉泉宗呢,他们也没有新的消息么?如果誉王真要引狼入室借他们的力,这两天应该联系得很勤才是。”
朝兰宫,地下密室。
苏秦秦抬手又想打,“胡说什么你!谁、谁是你妻子了?”
秦源看着苏秦秦的背影,不由明朗地一笑。
“那你叫好哥哥,叫了我就给你。”
庆王平静的脸上,微露出一丝喜色,“那三老也肯来了么?”
“没有,我是来带你出去的。”苏若依微微一笑,“通判大人要见你,见完我带你去逛长安夜市可好?”
“刚吃完,怎么,来蹭晚饭的?”秦源笑呵呵道,“那你该早点来。”
秦源很快就抄好诗词,交给了苏秦秦。
说半天又说不出来,只好一跺脚又跑回去了。
苏秦秦走到秦源跟前站定,伸出洁白的小手。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