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想搭上昭妃

没想到……没想到传说中新任的密探档头,竟然就是小秦子!
喜子看着秦源那清澈却如深潭般难以望到底的瞳孔,忽然浑身一震,继而嘴角忽地浮起一丝诡异的微笑。
宁管事挥了挥手,轻描淡写道,“没有,倒是劳烦秦公公,这么大老远过来,帮老奴来教训这些小崽子了。”
等秦源回到乾西宫的时候,便看到了背着一个小包袱,站在门口的喜子。
“哈哈哈!”宁管事朗声一笑,“早猜到了。昭妃娘娘赏了你一个食楼,你可不得找几个趁手的人去接应?”
“不敢,方才在下见兄弟被打,一时失态,还望公公勿怪。”
秦源从纳石中掏出内廷卫密探档头的令牌,丢给他。
嗯……秦源觉得庆王最近应该不太乐意介绍他母妃给自己认识。
为什么要通过宁管事而不是庆王呢?
几日不见,他竟成了内廷卫的密探档头!
秦源无奈,只好冷声道,“内廷卫密探小喜子,听令。”
看他了好一会儿,才沉着声音对他说道,“你要有种,现在就去收拾东西,m.hetushu.com.com然后去乾西宫等我。要是怕了就滚,就当我没认识过你。”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是你老大。”
“你在这等我。”
在宫里,规矩的根本是实力,而不是表面上的俸职。
秦源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瞪着眼看他。
“行啦,此事我便应了。”说着,宁管事从袖子里也掏出个拳头大的小盒子,说道,“也恭喜秦公公食楼开张,这是一点小心意。咱俩谁都甭嫌弃谁,都收了可好?”
“小秦子,你……”
“吩咐不敢当,不过倒确实有个不情之请。”
喜子终于猛地抬起了头,微微睁圆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
喜子拿着令牌的手微微颤动了会儿,终于噗通一声单膝跪下,说道,“属下内廷卫密探赵春喜,参见档头。”
秦源看了眼喜子,淡淡道,“喜子,你还记得那天你跟我说了什么?曹离如草狗,你迟早有一天会杀了他,对吗?那我告诉你,曹离现在就躺在这凤床底下!”
既然已经决定上庆王的和图书船了,那么秦源自然要想办法接近庆王的生母昭妃,这样他在这条船里的地位才会稳当,才能大幅降低被意外踢下船的可能性。
没有跟他说话,秦源打开门。
没出意外,尚宫司的管事陈太监也好茶伺候,然后就爽快地同意了。
“呵呵,可有惠待?”
秦源进来的时候,宁管事微微一笑,说道,“秦公公,怎么这么大火气?坐,喝口茶。”
人家出坑了,现在跟他在同一个坑,那么有他自己的茶,自然也要有人家的茶,这是规矩。
喜子犹豫了下,但还是跟了进来。
“属下,愿为大人效死!”
喜子挨了一脚,仍不做声。
里头,新任的尚衣司宁管事,正淡定地品着茶,静等秦源上门。
“宁管事可否卖个人情与我,让我带走小喜子?”
作为最底层的下线,秦源没有联系过他,他自然不知道秦源的身份。
茶有两盏,一盏是他的,另一盏是秦源的。
这是秦源花了一百八十两托段青从宫外带进来的,里头是一块玉佩。
出了尚衣司,秦源又和*图*书去了一趟尚宫司,找到管事太监,塞了一百两银子,把自己要在乾西宫种花草的事说了。
“哈哈,那这个便宜,老夫一定要去占了。”
所以,他对宁管事格外客气,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通过他这条线,搭上昭妃。
“你特么,我花了一百八十两才把你赎出来,就是怡红院的小翠也知道给个笑脸吧,哭丧着脸给谁看?”
秦源呵呵一笑,“宁管事慧眼,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秦源心中微微一叹,心想这厮能的感激,以后不要走偏才好。
秦源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放到了宁管事跟前的茶几上,“还没恭喜宁公公高升之喜,特意淘了点小玩意,不值什么,还请公公勿要嫌弃。”
言毕,头顶忽地冒出一堆星光,璀璨而耀眼。
喜子拔草的手忽地停了下来,整个人犹如雕塑,却是仍不肯抬头看秦源。
言语间自是有些不快,毕竟他才是这里的管事,而且他还是昭妃那头的近人。
说完,便松了手,往大门走去。
可,明明不久前他还只是www.hetushu•com•com一个……一个被欺负的厮役太监!
秦源淡淡地对喜子说了一声,然后就进了尚衣司司衙的大门。
……
开个玩笑,其实是庆王一直隐居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要他主动带路太过渺茫。
顿了顿,又道,“宁公公闲来无事,且常去食楼坐坐。”
进了寝殿,秦源关上门,一转头看到喜子还是低着头,闷不吭声,终于忍不住轻轻踢了他一脚。
喜子接过令牌一瞧,登时呆若木鸡,只有脸上某处的肉,在微微跳动。
之所以不考虑直接送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位宁公公是昭妃跟前的人,直接送钱对他而言,很不体面。
“多谢宁管事。”秦源淡淡一笑,坐到他身旁的位置,然后说道,“没打扰宁公公的雅兴吧?”
哪怕秦源只是个厮役太监,但是他有跟容妃手下太监叫板且不死的实力,他便有了跟他们这帮管事太监平起平坐的权力。
“没有惠待,”秦源微微一笑,“只不收分文罢了。”
从里屋出来,秦源又走到院子,来到了喜子跟前,说道,“我跟宁公hetushu•com•com公说好了,从现在起你不是这里的人了,跟我走吧。”
秦源当即起身,双手接过盒子,说道,“本不该收的,但是宁公公有命,又不敢不收,此情分在下记在心里。”
“你还告诉我,你要一步步往上爬,然后飞黄腾达对吗?那我告诉你,你想往上爬,我可以帮你,你想飞黄腾达,我也可以帮你。但你自己,首先要有个人样!”
喜子猛地看了眼凤床,顿时瞳孔一缩。
“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吗?”秦源蹲下来,看着喜子道,“因为那一日,你说我是你唯一的朋友。现在我也告诉你,你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朋友。朋友,我们一起干点大事,让这个世界再没人敢欺负我们,怎么样?”
“请讲。”
宁管事只是扫了眼盒子,随后轻笑一声,“秦公公有心了。无事不登三宝殿,秦公公今日前来,怕是有事要吩咐?”
上次与万铮的冲突后,他跟容妃那头的梁子已经越结越深了,如果失去庆王和昭妃庇护,接下来会有多少麻烦等着他,可想而知。
喜子又蓦然回头,看着秦源,眼眶猩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