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裹尸
第三十五章 佛门吧,与我有缘

【由往生术凝聚而成,需要丧失灵智的魂魄投身死气,并在阴气的侵蚀中生出灵智。】
“真这么严重,必须得用业火缠身才能抵御佛门?”
他一挥手,禁卒堂修士的脑海里都多出些信息,正是关于天道宫以及禁卒宫的初入方式。
他们本以为魂魄会形成僵尸。
他对此倒无所谓,能活着就证明已经胜过佛门,不至于会被困在初入阳神境。
至于将佛门果位毁灭,但佛陀本就是能转世投胎的,无法灭绝,只会开启新的轮回。
灰黑色的河水愈发粘稠,无端会有魂魄想要脱离,但很快又被其他魂魄拉回黄泉。
除此之外,遍布胃中世界的部族、村落也都注意到,很多凡人都不知道有修士存在。
黄泉的异象很快就被僵尸修士察觉,即使他们已经身死过一次,都有点毛骨悚然。
所以一进入禁卒宫,抬眼望去全是奇形怪状的菌树,枝头悬挂脑袋,树皮布满眼珠……
就连十岁不到的沙弥,看向宋宗无的目光都充斥贪婪。
无名苦行僧本以为再也不会牵扯到佛门。
宋宗无至少得达到诡异物融合的无生仙,否则连地府都出不去。
宋宗无早在回归身躯的时候,就注意到任青已是天诡境。
想要前往天宫,必须得修为达到鬼使境,还不能有严重的身魂异化,免得突然失控。
等炼制出容纳死气的法器,宋宗无短时间内也可离开地府。
宋宗无刚开始并不知缘由,想过把威胁自己的僧人灭杀,直到无名和-图-书苦行僧再次现身才搞清楚。
可惜坐鹿果位内的历代佛陀,暂时还不能动,以免导致不必要的麻烦。
利用种树,修士能感觉到体内诡异物茁壮成长。
他到现在依旧不可思议,只以为是自己一觉睡了数百年,可仔细想想分明连百年都不到。
孩童在街道上憧憬的看着,此番场景宛如得道飞升。
任青接下来就要继续闭关,将天地生晋升天诡境,干脆趁着现在对外开放了天宫。
他是因为多门术法提高了承受天道化的上限,所以才维持人形。
当然,他倒不是想修炼佛门术法,主要是眼馋转移天道化的能力,看看其中是否有可乘之机。
炼器师终于知道,为何任青要炼制法器化的城镇。
任青不由摇头说道,如果真要论天道化的程度,宋宗无其实拍马也比不上他。
他刚想继续剥离魂魄,却注意到宋宗无已经苏醒。
宋宗无已经是第十世,在坐鹿佛气的认知中,他今生压根不可能将不动经修成圆满。
随着魂魄越来越多,黄泉悄无声息间发生了变化。
但无为城的凡俗化并非是坏事,全民修行的弊端就是人口繁衍停滞,所有人都追求成仙得道。
在不断循环中,部分魂魄显露出武人境的气息。
任青连忙用死气冷却宋宗无天道化带来的高温,几个时辰才勉强稳定下来,随即归于平静。
他对任青讲述起这段时日的遭遇,确实算得上跌宕起伏。
体武的存在也使得修行完和*图*书全普及。
任青的表情纠结了起来,他要是真把坐鹿果位榨干,会不会引起更上层的佛陀注意。
任青也就是随口一问,但没想到宋宗无陷入了沉默。
任青的意识来到地府,宋宗无显然也在等待他,两人一见面表情都不免有些唏嘘。
宋宗无犹豫许久后,才说道:“被佛气吞噬后的记忆非常模糊,但隐约能回想起些画面。”
他话还未说完,身魂的业火便燃烧起来。
宋宗无拍了拍任青的肩膀,手掌刚接触后者的瞬间,就有业火入侵任青的血肉骨骼。
任青干脆让魂魄自行发展,如果出现异动就立刻镇压,还分出部分鬼影驻扎于地府。
“宋前辈,你可知果位是由什么构成的?”
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寺庙里的僧人出现莫名的影响,经常会显露出毫不掩饰的恶意。
城镇的雏形就坐落在无为城外,墙壁已经炼制完毕,门口的牌匾就写着“天道宫”与“禁卒宫”。
【幽魂】
任青没想过让所有幽魂为禁卒堂所用,强行消磨其戾气完全吃力不讨好,属于多此一举。
天宫的出现会导致无为城内,高境界的修士变得稀缺。
任青不免心生遗憾,不过他可以尝试从佛门术法入手,再交给灵感寺的僧人修炼。
但事实上,魂魄此前沾染过业火,外加没有生前的身躯,转修僵尸都难以晋升鬼使境。
看似他为脱离坐鹿罗汉压根就没付出什么代价,实则就连魂魄都已经呈现蜡油状。
任青见hetushu.com.com天宫步入正轨,开始借助数百菌魂推演佛门术法,模板自然是大慈弥勒菩萨、坐鹿罗汉以及笑狮罗汉。
虽然罗汉佛气不具备灵智,但却会按照特定的规则,并以吞噬功成圆满的佛子为目的。
他最好这门术法不用自己修炼,但又能变相掌握果位,然后把天道化交给燃灯古佛……
宋宗无看到无为城里有位七八岁的孩童,有着临近半尸境的修为,随时都可能会突破。
禁卒法的进度非常顺利,同时坐鹿佛气的不动经陷入停滞,仿佛从体内消失。
在掌握佛门术的瞬间,修士的身魂就已经不属于自己。
按照无名苦行僧的说法,有不少果位已经被封禁起来,就是因为佛门收敛人口的习惯,宛如蝗虫般所过之处,生灵皆无。
如果幽魂要修炼术法,可以选择上限阴差境的水泽法。
同时,天道裂缝也在缓缓愈合,距离晋升天诡境已经不远。
如果要接触佛门术法,佛气用处确实不小。
他花费几十年就顺利分割掉体内所有的佛气,甚至用特定的容器将果位封印了起来。
两人交谈间,任青带着宋宗无前往胃中世界各处,死气则被控制着笼罩后者的全身。
相比于天道宫的正常画风,禁卒宫则完全不同。
禁卒堂的繁华让宋宗无吃惊不已,没想到在任青的带领下,人口竟然已经接近百万。
“我怀疑所有佛陀都是一体的……”
在幽魂旷日持久的厮杀中,黄泉的河道逐渐延长,尸脉可以对地www•hetushu•com.com府进行新一轮的扩张。
“佛气内似乎藏着……”
任青暗自确定计划,龟甲表面的几条裂缝逐渐愈合,可见有时候一个念头都能导致福祸相依。
在短短时间的休眠后,宋宗无的六臂六目重新长回,修为也稳定在将将阳神境的程度。
“没错,驱散罗汉果位的佛气后,身躯会被菩萨果位的佛气占据,甚至是……如来果位。”
宋宗无似乎猜到任青所想,便说道:“你可以将果位封禁,但千万不要试图毁灭。”
只见充斥死气的黄泉水里,沉浮着数不胜数的魂魄,或虚或实,形象皆是死前的模样。
佛气是一种非常邪异的修行体系。
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凡人为寻仙向无为城进发。
黄泉里仿佛孕育着一个特殊的体系,按照信息流的显示,应该叫做“幽魂”的诡物。
“宋前辈,没事的。”
天道宫里面山峦层叠,虫蜕化作山脉,天道虫卵则是一座座山峰,散发出浓郁的幽元。
坐鹿佛气便挑选起下一任的佛子,刺|激起僧人心底的邪念。
天道虫在天宫内,似乎生命形式变成了“灵脉”。
把仙凡隔开后,烟火气顿时浓郁了很多。
看能否延生新的果位,又或是避免佛门术法的弊端。
宋宗无离开湘乡后,没过多久就被无名苦行僧带去灵感寺,借住在寺庙里修行禁卒法。
幽魂的灵智极为混乱,甚至会出现自相残杀的情况。
数以千计的修士脚踩法器,逐渐朝半空中的曜日靠近,能发现恢宏的小世界若隐和-图-书若现。
可佛气依旧如同附骨之疽般不断滋生,随着一次次的驱散,佛气的本质还会逐渐蜕变。
宋宗无面露苦笑,任由刺骨的阴气迎面吹来,否则魂魄的业火会将身躯彻底点燃。
他愈发感觉佛门难缠,但又不舍得果位转移天道化的能力,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取舍。
宋宗无说到这里,语气略显无奈,谁能想到无名苦行僧竟是他的前世,足足谋划几百年就为了摆脱佛门的控制。
以无名苦行僧的天资,其实第一世就不再忌惮罗汉果位。
数万的幽魂里总会出几个异类,就算其修行潜力一般,作为地府的补充也算不错。
天宫没有任何建筑,里面处于莽荒时期,正需要大量修士建设,最终成为真正的天外天。
“宋前辈你是说……”
任青暗自考虑,那就先维持着长生禁区的模式,从坐鹿罗汉那里不断盗取佛气。
任青的嘴巴微张,怪不得无名苦行僧会绝望到甘愿赴死,把求生的机会让给宋宗无。
“任青……”
宋宗无弄得如此狼狈,宁愿承受业火焚身,就是借此让佛门主动放弃,才能永远摆脱。
禁卒宫需要修士将自身掩埋在土壤里,随即浑身会覆盖一层菌丝,并化作高大的菌树。
天道化虽然可以使得术法更强,但连带着的就是失控。
他给黄泉做出了限制,唯有独立思维的幽魂才能来到外界。
他连忙收回手臂,生怕因此影响到任青的根基。
任青对此倒是有些意外,看来地府、天宫都并非只能跟随着天地生一同晋升。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