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裹尸
第三十三章 得手罗汉果位

福德地仙撕心裂肺的嘶吼在外界响起。
“可愿成佛……”
能否发展起来,就与任青无关了,他只是想着补充生态。
他张嘴吐出浓郁的阴气,天诡境的修为暴露无遗,将洞府完全覆盖,不留任何缝隙。
黄铭假意打扫着寺庙门前的空地,实则是在观察情况,以及平复无比紧张的心情。
湘乡的中心还能注意到,有几十尊塑像是在围绕着什么,此处的景色显得不可思议。
“佛祖,愿!”
“蜡烛?”
寺庙震动起来,那是因为高速急剧坠落导致。
同样是祈祷,其余僧人的声音里满是狂热,黄铭则勉强保持着一个不喜形于色的状态。
说明无名苦行僧的手段,应该作用于坐鹿佛气本身。
假如来又念诵起经文,即便任青不会一点佛理,但从大慈弥勒菩萨处耳濡目染不少。
在黄铭的眼中,只看到一口普通的枯井,但其余僧人却发现有道西方极乐世界的接引佛光。
就在众僧人来到小雷音寺门前时,低沉的声音响起。
了善老脸涨红,浑身不由奇痒难耐,用指甲挠的血肉模糊,并伴随着新生的皮肤长出。
紧接着,琉璃山林逐渐变回寻常草木,佛气也荡然无存,鸟兽发出的动静又重新响起。
无名苦行僧的某种手段导致坐鹿罗汉无法转移天道化,由魂魄分担疯狂,佛气则陷入沉睡。
他建的小雷音寺可比西游记里的恢宏多了。
不过佛气的状态有些古怪,宛如火焰般燃烧着,色泽不断在暗金与火红之间变幻。
“人有八苦,生苦,老苦,和_图_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蕴炽盛苦。”
想到这里,了善目光隐晦的看向黄铭,猜测对方是不是用什么手段蒙蔽了佛气。
黄铭多少有些心虚,身处灵感寺都是尽量减少存在感,更多的是扮演聆听者的角色。
酒肉道人目前炼制的进度勉勉强强,全靠梦花散发的佛气撑场面,但唬人绝对是够了。
他不想因为佛气暴动导致禁区受损,毕竟还埋着个仙位。
沙弥慌张的冲进寺庙里,了善不由自主地站起身子。
木盒打开些许,佛气依旧波澜不惊,呈现火焰状燃烧着。
鬼影挖了个十余平米的洞府,梦花遍布各处,生怕佛气外泄,导致被那几位真仙发现。
任青控制着鬼影,将延寿的丹药送进了善的胃里。
只见方圆百里的树木都化作琉璃状,微弱的佛气弥漫开来。
然后佛像以非常别扭的姿势纷纷钻到枯井里,几只麻雀飞过,还在井边停留了片刻。
任青非常配合的继续施展趾离术,佛气使得云层化为佛像,似乎在认可他们的虔诚。
偏执病种让他们一旦认定某个念头,轻易不会动摇。
胃中世界就更不可能冒险容纳坐鹿佛气,想来想去只能在外界查看果位,风险是最小的。
一位位僧人走下山峰,在感受到微风拂面的瞬间,其实已经有偏执病种钻进泥丸宫。
他的双眼酸痛起来,立刻收回意识。
黄铭根本无法释怀同族死去的绝望,愧疚感一遍遍的折磨着身魂,让他日夜难以入眠。
时间流逝和图书,上万里兜兜转转花费接近两年才临近。
准确来说,佛门果位相互间恐怕有所联系?
黄铭浑身僵硬,围坐在枯井旁的佛像竟然动了起来,诡异莫名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
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的民众正变得越来越少。
僧人的佛气属于坐鹿罗汉,里面包含着大量残魂。
可掩埋在山林内的骸骨,又证明一路走来都是血迹斑斑。
黄铭回过神来,松开扫把来到寺庙里,以免受到波及,不过山腰的民众只能听天由命了。
任青仔细检查木盒,确定就是件普通的法器,最多较为坚韧些,不可能封印坐鹿佛气。
大门打开,一尊千米的佛陀盘腿坐在殿宇中,两边是数百位菩萨,仿佛在倾听如来讲法。
眉毛从灰白化为纯黑,皱纹也被抹去,仿佛年轻几十岁。
黄铭下意识连退几步,接着就看到任青似笑非笑的脸庞。
任青用此前收集的大慈佛气靠近浊火,烛火竟然主动融入其中,使得佛气燃烧起来。
他用各类手段测试鲜红烛火,结果只要靠近浊火的物品,都会出现莫名的溶解。
他苍老的脸庞满是渴求,毕竟不过百年就得寿终正寝。
两边站立着一排排百余米的罗汉佛像,僵硬古板的念诵着大慈弥勒经的内容。
他心念一动,琉璃山林顿时出现微妙的变化,引导着僧人向着长生禁区而去。
僧人跳进枯井里,很快周遭就剩黄铭一人的身影。
任青想到意外窥得的燃灯古佛,后者就像是半融化的蜡烛,很可能是另类的“天道化”。
和*图*书任青用梦花抽出一丝佛气,确实是天道化才有的痕迹。
有些人,哪怕用趾离术改变心性,但本质已经无药可救。
任青仅仅注视几息,火焰就形成圆柱状,海量的魂魄上下沉浮着,如蜡烛般融化,三魂七魄又在眨眼间重新凝聚。
当他看到山间耕种良田的农户,以及打闹的孩童,就感觉灵感寺仿佛真具有佛门的良善。
他注意到门外有大量的僧人围拢,僧人沉默无言的望向远处,了善立刻来到空地。
佛像转动着脑袋,嘴里喃喃着古怪的腔调。
坐鹿佛气没有暴动的征兆,不知无名苦行僧用了什么手段。
而佛气刚脱离木盒,就像是一点飞溅在外的火星,很快就出现分崩离析的趋势。
任青用梦花收敛佛气,能感觉到坐鹿佛气似乎失去灵智,压根就对他封禁的手段不做反抗。
他感觉灵感寺在刻意躲避危险,可外界分明充斥着安静祥和,就连野兽都没有几只。
任青的手里多出个木盒,里面关押着绝大多数的坐鹿佛气,接着他便离开了长生禁区。
僧人陆续下跪,但却有几位阳神境隐隐察觉不对劲,强撑着恐惧选择站立不动。
任青站在山巅,看着上万民众宛如囚犯般踱步,对宋宗无的同门师兄弟没有半分怜悯。
又有数位僧人经受不住诱惑跪倒,四散的佛气涌向梦花,里面夹杂着数不胜数的魂魄。
那果位有没有复制性?
了善没有半点住持的威严,失态的大声喊叫着,随即撒丫子般朝佛像群冲了过去。
一望无际的金砖铺满云海,和图书抬头就能注视耀日,远处的小雷音寺更是散发着七彩万丈光。
以任青受到天道裂缝加持的趾离术,根本不是阳神境能抵抗的,即使是修为最高的住持,也仅仅清醒大半个时辰便沦陷了。
灵感寺悬在半空,僧人整齐的念诵着经文。
任青继续下潜千米,来到地底三千米左右才停止。
僧人已经忘记前来湘乡时的打算,三跪九叩的走着,仿佛脚底的路径是通往成佛的捷径。
了善脸色大变,灵感寺飞行的速度一再降低,高度也是紧贴地面,生怕被波及。
任青则闪身来到长生禁区,看戏般的站在小雷音寺顶端,打量着朝佛寺走来的众僧人。
任青可以借助他们身魂松懈的时候,抽取坐鹿佛气。
任青收拢其中的佛气,血红的烛火在洞府里飘荡,想要前往被阴气封闭的外界。
僧人的心态开始失衡,即使是阳神境都无法生出抵抗。
任青只要小心拆分佛气,坐鹿佛气压根不存在威胁。
他锁紧眉头,无名苦行僧绝对想借此告知什么隐秘。
僧人离开灵感寺后,接着才轮到普通的民众,不过为防止后者逃脱时引发祸端,直接在脚踝刺入铁链相互连接到一起。
他们殊不知,任青笼罩百里的佛气,大部分都是通过趾离术模拟的幻境,少部分则是此前从镜中世界的僧人体内收集的。
黄铭在众僧人的注视下,硬着头皮跪在塑像前。
黄铭跟在了善的后面,可等他们看到难以想象的金光时,忍不住瞳孔微缩。
众僧人几近疯狂,既然存在着如此精纯的佛气,就说和_图_书明附近有佛陀在世。
任青把黄铭扔进胃中世界的无为城,要如何在城内生存,就看他自己的能力,至少是饿不死。
“佛光!!!”
他再驱使坐鹿佛气,烛火已经毫无反应。
小雷音寺比想象的还要管用,僧人底裤被扒光都未察觉,依旧沉醉在假如来的胡言乱语中。
众僧人也争相奔走,唯独黄铭莫名的站在原地。
咔咔咔咔……
了善哪里顾得上太多,早已被贪婪冲昏头脑,连忙跪在假如来面前,一身的佛气也卸掉大半。
“唯有身心放空,方能人离难,难离身,一切灾殃化为尘。”
他不由心生怀疑,坐鹿罗汉的目的地怎么会在此处?
灵感寺直冲天际,从云层向着湘乡的方向飞去。
任青用意识探进木盒,随即看到浩瀚无垠的佛气。
了善在内的僧人早已被小雷音寺迷了眼,丝毫没有注意到,随着心头的虔诚愈演愈烈,体内的佛气一点点被剥离。
很快,灵感寺的僧人都沦陷在小雷音寺的假如来座下,崇敬的坐在角落的蒲团听法。
念诵经文结束后,灵感寺才缓缓落在地面。
任青把民众摄入胃中世界,发现来自于十几个不同的地区,便安置在天南海北的位置。
佛门果位似乎有着非常特殊的能力,就是把天道化嫁接给上层的佛陀,导致最后所有的天道化都集中在燃灯古佛身上。
“住持……”
他为了让假如来具有阳神境以上的威慑,特地用酒肉道人的尸体炼制的,夹带着天诡境气息。
无为城遍布茶楼、酒馆、戏院……即使当乞丐都能衣食无忧。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