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裹尸
第二十二章 正退化的长生禁区

但长生种确实在退化。
鸟类诡兽落在任青的肩膀,试图把抓着的物品交给对方,但后者压根不曾理会。
宋宗无当年在靖州救过不少无为道观的弟子,对韩立也有教导之恩,他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他用的是最粗浅的办法,就像创造术法时不断试错,完全在施展趾离术一遍遍检查残魂。
任青在外界的几十年,大梦真人可能已经在梦中万年,不知是遭遇到什么样的危机。
他偶尔也会尝试沟通大梦真人,可惜同样不容乐观。
大梦真人的意识搞不好已经去往更深层次的梦境,导致只能勉强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任青回过神来,深吸口气盯着宋宗无,随即断掉魂脑的神经,让宋宗无再次陷入沉睡。
“什么古怪?”
任青瞥了眼储物袋里的尸体,忍不住轻咦了一声。
禁卒堂逐渐开始消化兽栏得来的资源,合理分配给各支脉,其中自然不乏明争暗斗。
任青也是一副来无影去无踪的样子,稳定住刚晋升的无影鬼后就不知去向,只有在慈氏街区的寺庙附近,才能偶尔看到。
可见此方世界的危险,确实不是凡人能把握的。
火焰喷涌而出,落在墙面上顿时滋滋作响。
任青没有仔细检查过菌类,因为菌类太过寻常,以及长生禁区也是近期才完成蜕变,并且自己忙于稳定无影鬼。
收获是有,但的确不多,其中还牵扯到灵感寺。
他游走在墙面的缝隙处,但仍然无法打消心头的古怪,只得取下几m•hetushu•com.com块焦黑的菌类送往城内。
自己初次来到长生禁区时,长生种是诡异物形成的生灵,后来存在灵智的长生种愈发稀少。
任青应该在忙着处理宋宗无的事宜,他也不好因此打扰,便指挥起各支脉前往城外。
任青接过韩立递来的布袋,表面铭刻着月纹,就是防止菌类产生的孢子会四散出去。
能看到众多修士在城墙顶端巡逻,主要为防止长生种来袭。
任青的意识已经成功接触宋宗无的天魂,以残魂脆弱的程度,关键时刻自然无法分神。
毕竟涉及到六疾法,李天罡自然需要告知给任青,结果消息是泥牛入海。
“像是肉香……”
随着靠近飓风的源头,无为城的步伐越来越沉重。
宋宗无的意识难以清醒,肯定不是陷入梦境,应该受到了被佛气吞噬的两魂七魄影响。
宋宗无倒有资格,但自从半月前恢复部分意识后,身魂再出意外,仍然未能清醒过来。
任青自己多次经历九死一生,全靠各底牌保全性命,更别说大梦真人与宋宗无了。
没过多久,韩立就小跑着前来慈氏街,显然也意识到长生禁区的异象非同寻常。
韩立强压杂念,如果连作为天诡境的任青都无能为力,他这位新晋阴差境只能添乱。
好在任青的术法尽数达到无生仙,有的是时间浪费。
比如说皮肤宛如岩浆般遍布裂缝,就在皮下与血肉间,有滚烫的粘稠血液流淌着。
任青想起曾经见m.hetushu.com.com过的福禄寿塑像,说明再早的时候,长生种拥有远超人类的势力。
任青头疼的捏着鼻梁,可鬼知道灵感寺在哪里,这座佛寺居无定所,飘荡在深山老林里。
叽叽喳喳的声音响起。
宋宗无的状态非常微妙,残魂依靠着魂脑已经恢复意识,但意识似乎不在身躯内。
他睁开眼睛,随手接过鸟类诡兽的信件,里面是菌类灰烬与起因经过,一股尸体焚烧特有的臭味直冲口鼻。
韩立说完后也没有打搅任青,转身退出庙宇,选择在门外候着,随时可以招呼他再进来。
尸体犹如剥皮的鸟兽胚胎,但羽毛却窸窸窣窣,脸庞扭曲,四肢有着不同程度的退化。
他难以锁定大梦真人具体的位置,只能等百年期限,如果后者脱困肯定会来湘乡。
不过出乎禁卒堂预料的是,自从长生禁区剧变后,就再也看不到长生种的踪迹,显得无比死寂。
菌类像是鲸鱼身上的藤壶,光靠自己很难去除,况且云海里连块承受撞击的岩石都没有。
无为城在云海不过一年,但菌类已有两米厚,光靠利器很难剥离,只能用术法直接焚烧。
三十年前的长生种攻城,还夹杂几只阴差境的,可到最后一次,直接变成毫无灵智的诡兽。
如此情况下,倒没有引发禁卒堂的混乱,毕竟天诡境坐镇,无需担心禁区会突生变故。
虽说每次长生种攻城,都会间隔几十年,但至少平日也能看到零散的长生种游荡在城外。和-图-书
“恩?”
询问韩立后得知,尸体原本位于无为城脚底的深坑里,似乎刚钻出地面没多久就丧命了。
两人估计就不知道要苟着,刚出新手村就遭重。
使得他沉浸在念诵佛经中,不见好转也不见恶化。
“……”
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宋宗无只剩一缕天魂,根本经受不住菌魂化为魇魔降临梦境。
两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放在心上,禁区内出现异样可再正常不过,仅仅肉香算什么。
无为城震颤起来,倒并非因为灼烧的疼痛。
势力的消失很难说是否牵扯陈长生。
他边施展趾离术,边等待着韩立的回应。
孢子细微,但每粒都会噼啪爆开,瞬间连成一片,要不是有耐火的法袍,恐怕难免会受伤。
任青利用趾离术的神妙,感应着宋宗无的心头所想,试图找寻意识出现问题的原因。
毕竟作为阴差境的诡胎器,凡火不至于伤到,它主要是因为菌类消失带来的舒爽。
韩立听到众修士的笑谈后,眉头却忍不住紧紧皱着。
除去由结界护佑的城内,城外几乎被菌类覆盖,别看菌类只是手掌大小,但累积的重量却愈发的沉。
任青此时正待在慈氏街,浑身散发着梦境术法的波动,面前是盘腿念经的宋宗无。
当初炼制无为城的时候,任青也没打算往战争机器发展,所以无为城压根没有术法手段。
它伸出鸟喙想啄击任青,突然察觉到一丝恐怖的气息,连忙飞到窗台旁用翅膀挡住脑袋。
而且任青掌握和图书趾离术已久,但依旧算不得精通,正好趁机耐心打磨术法,为天诡境做准备。
任青脸色有异,用手指摩擦着灰烬,发现类似骨灰,信息流显露的内容也是“尸骨残骸”。
李天罡略显无奈,连忙派遣修士前往外界清理菌类,否则菌类很可能会把无为城掩埋。
李天罡对六疾法不甚了解,最后兜兜转转又给了任青。
众修士的术法各异,但体表都有蕴含火焰的器官。
它迫于任青无形的威慑强忍着,可终究还是按耐不住了。
修士穿戴整齐,浑身被法袍包裹,甚至连口鼻都覆盖着特定的法器,过滤掉空气中的孢子。
仿佛有人在唱诵伯强……
目前禁卒堂只有李天罡能对各支脉发号施令。
长有血红蜥蜴尾的修士,皱着眉头开口问道:“你有没有感觉到,味道有点古怪?”
美名其曰是为招收弟子寻觅缘法,实则是天诡境的实力不够看,不敢长时间久居一地。
想要补全魂魄,很有必要前往灵感寺,把所谓的坐鹿罗汉宰了。
其余阳神境要么不具备信服力,要么类似李耀阳,整日沉迷炼制蛊虫,几乎不问世事。
“弟子有事耽误了,我还发现一具古怪的尸体,都装在储物袋。”
无为城的肢体落下,墙面显露的脸庞有些扭曲。
任青消化着记忆碎片,画面似乎在一间恢宏的庙宇里,视角来源于祭台上的佛像。
他刚进寺庙不久,就注意到存放着宋宗无身魂的棺木,脚步下意识收了几分力气。
西城墙大片的菌类和图书被火焰焚烧殆尽,孢子宛如存在灵智般朝相反的方向飘去,但随即被火星追上,很快就化为了灰烬。
片刻后,他收回趾离术。
菌类虽然不致命,却能给无为城带来无以伦比的痛苦。
但不管怎么样,这是强者为尊的世界,只要有任青坐镇,就不可能出现波及根基的内乱。
韩立晃了晃脑袋,不知是否错觉,耳边竟然响起怪声。
无为城宛如一只巨型螃蟹,在云海横行霸道,四肢抬起落下时都会造成孢子四散开来。
任青只得继续利用宋宗无的残魂,试图发觉灵感寺的踪迹。
他给大梦真人算过一卦,卦象显露凶带吉,吉兆隐隐压过凶兆,有转危为安的迹象。
他见灰烬是韩立收集的,便让其取来些新鲜的菌类。
“老王……”
李天罡让韩立协助,最后分出数百名掌握火属术法的修士,清理依附在无为城的菌类。
“任前辈,您看……”
砰……
他能听到僧人念诵的经文,与宋宗无口中的一模一样。
无为城干脆停在原地,不管禁卒堂怎么用血肉滋养,都不再继续行路,实属自暴自弃。
大梦真人是去找寻太岁道君的尸骸,宋宗无则是回灵感寺,其中都涉及到了天诡境……
无为城已经行路大半年,抬眼望去只有辽阔无垠的云海。
长生禁区涉及到仙位,已经不是纯粹的六疾法,很可能暗藏某种难以言喻的危险,小心谨慎一直都是禁卒堂的宗旨。
任青顿时注意到一个盲区。
他查看起尸体,确定是长生种没错。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