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裹尸
第二十章 伯强风神的仙位?

他曾经遭受过魂魄异化的失控,哪怕一直服用诡尘压制,但依旧存在残留,身魂难以自控。
翅膀蒲扇的声音再次响起,不知何时,又有长生种袭来。
这已经不单单是运道能解释的……
百年内突破天诡境,只会让他们觉得有运道的因素在。
任青的龙目微缩,看着一群鬼使境的蝼蚁试图攻击自己,心里免不了生出些烦恼。
任青用阴气引导着靠拢城镇,却发现距离正逐渐拉远,仿佛有股吸力作用于城镇。
在他们的认识中,阳神境已是陆地神仙。
任青眯起眼睛,虽然仙位使得长生禁区多了几分不确定性,但同样让他心里的念头活络起来。
在任青的感知里,方圆千里已经没有半点陆地。
况且龟甲表面的裂缝并不明显,而卦象连大吉都没有,说不定仅仅是真仙的部分残骸。
仿佛跟随着宋宗无挖矿的青年,昨日时才刚接触。
木易一步步见证着任青从武人境达到天诡境,期间顺风顺水连丝毫波澜都不存在。
任青准备将长生禁区作为落脚点。
任青只见过死人禁区能承受远超阳神境的攻击,但毕竟牵扯到尸仙,还有***在其中布局。
他没有把无为城收进胃中世界,两边的流速并不能叠加,所以还是长生禁区更慢一些。
木易注意到是任青后,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他仔细规划了片刻,当务之急是搞清楚陈长生的状况,顺带取得风神伯强的仙位线索。
任青更倾向于后和图书者,他可以肯定长生禁区这段时日并没有外来者,毕竟禁区本身极为隐蔽。
众修士都不敢议论任青,特别是百年内才加入禁卒堂的。
至于存在真仙的可能,目前来看应该不太现实。
面对如此美景,守城的修士一时间呆了。
直到这时,他们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目光充斥着惊恐,嘴里祈祷能够安然无恙。
他们只知梦境之主的天赋万年都难得一遇,但对“天赋”两字根本就没有太大的概念。
要么是核心的诡异物,发生了某种莫名的变故。
【长生种】
“顺和调度,惠气出行,时届时缩,何有处乡!!!”
民众没有经历过身魂异化,虽不会像黄子万这般夸张,但心底的恐惧却挥之不去。
想要搞清楚仙位,恐怕还需要等长生禁区蜕变完成。
可任青环顾四周,禁区却连丝毫崩溃的迹象都无。
黄子万的笑意变得僵硬,接着用双手捂住耳朵,诡异莫名的自语从四面八方灌入脑海。
哪怕是地仙外泄的气息,都会导致阳神境禁区覆灭,当初死人禁区就是在大慈佛气与尸仙的交战中,被彻底摧毁的。
像周武这般,利用体武突破到鬼使境的毕竟少数,大多数民众能活到六七十岁已经不错。
随着一声闷响,整座城镇径直朝黑暗里掉落。
民众身处无为城后,没过多久便适应了,并在禁卒堂修士的安排中,各自挑选房屋入住。
黄子万睁眼看去,城镇和*图*书竟然重新向上而去,蟠龙吐息,四面墙壁由庞大的龙爪抓住。
那座屹立在胃中世界的城镇,不就是任青的梦境所化?
任青的出现让长生禁区再生变故,峡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并伴随着地面不断塌陷。
任青记得长生禁区的核心诡异物应该是往生术与六疾法,两者怎么看也不可能牵扯到风属。
天空的光线被云层遮蔽,城镇仿佛堕落深渊。
“可核心诡异物为何……”
当然任青必须尽快把禁忌界炼制完成,不然阳神境的禁区会影响到修行禁卒法的效率。
目前任青达到天诡境的消息还没有流传出去,主要因为大部分修士都不了解天诡境。
他们慌张的奔走起来,就连长生种来袭都没这般混乱。
光芒将天地笼罩,民众双眼微痛,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他本就有试探禁区的意思,现在干脆不再留手。
城镇震动起来,隐隐的压迫感笼罩着半空。
虽然在长生禁区,仙人一直都是妖魔鬼怪的代名词,但任青展现出的骇人实力,确实当得上一句真仙降世。
相比几十万人的慌张,禁卒堂的修士显得较为冷静。
他带着城镇冲破云层,来到一片无边无际的云海中,在阳光的映衬下,宛如附有金漆。
但任青的术法却至少有三种,类似尸脉的阴气、虚实难料的梦境、雷霆阴影加身的蟠龙。
任青恢复寻常的样貌,忍不住思索起来。
【由诡异物凝聚而成,后受到六疾法m•hetushu•com.com影响异化。】
几十年物是人非,多少亲朋好友寿终正寝。
他们用余光看向立于城墙的任青,目光满是敬畏。
他们很快找到熟悉的身影,无为城变得极为热闹,不管梦境再真实,也隔着千山万水。
他心有余悸的长呼口气,连忙闭眼稳定暴动的诡异物,周遭几位修士见此便悄然离开了。
不知多少人会因此患上眼疾,当然,在体武修士看来,任何疾病都是练武的资质。
所有物体都东倒西歪,甚至失控般的脱离地面,几辆马车飞到半空后,瞬间解体化为碎片。
“寻死……”
无为城刚来到长生禁区,顿时砸破云层从天而降。
古人认为疾病源于寒风侵袭入体,则疾病由风传播,因此伯强也成为了掌控瘟疫的风神。
砰!
任青还在消化从长生仙处得来的线索,突然注意到禁区的异样,连忙俯身朝城镇冲去。
任青意识到长生禁区确实如陈长生所言,隐藏着某种隐秘。
他们多数都认得任青,哪怕不知道后者天诡境的修为,可据说神通手段与仙佛无异。
有个声音在述说着什么。
无为城仿佛是漂浮在海面的船只,头顶蓝白相间的天际,周遭则是厚实的云层。
龙身扭动,无穷无尽的五行雷霆四散开来,别说已经成型的长生种,就连飓风都被雷霆打散。
对任青来说,最眼馋的还是陈长生掌控长生禁区的手段,甚至可以让禁区大范围的移动。
刹那间,黑暗被驱散一www.hetushu.com.com空,呢喃细语顿时荡然无存,只剩五色雷霆将城内笼罩。
任青满意的点了点头,无为城的炼制花费了大量的资源,如果没一点适应力就只能白瞎了。
长生树已经简单的炼制过,与阿鼻地狱融为一体,并用血月的分身奠定了基础,化作一件不错的法器胚子,名为“禁忌界”。
黄子万双眼布满血丝,皮肤表面生出大量的毒泡。
任青盯着无为城不放,却没有出手的意思。
长生禁区化为水井藏在三湘城的废墟,又被碎石泥土掩埋,哪能轻易找寻到。
轰!!!
在失去土壤后,长生种通过气流孕育,并且更加接近鸟类,当然下半身依旧是蛇群。
任青交给鬼影继续炼制,将来也是禁卒堂的杀器之一。
砰!!!
任青的表情古怪,长生禁区内难不成有某个仙位的线索?
深邃无垠的黑暗见不到底,怕是没人能从中得以存活。
可惜天道裂缝的恢复速度是以外界作为界定的,否则任青用不了多久就能得道成仙。
他把城镇内的近百万人口摄进无为城里,长生树则连根拔起吞入胃中世界。
长生种的灰尘随风飘荡。
任青心念微动,在无为城中心张开道硕大的裂缝,胃中世界的数万修士迫不及待来到外面。
不过短短几息,任青就化作一条上千米的诡异蟠龙,脸庞隐隐能看出人类五官的痕迹。
长生禁区之所以剧变,要么是吞噬了阳神境的诡异物,才使得禁区的规则出现不同。
黄子万这时https://m.hetushu.com.com才恢复过来,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
无为城的墙面显露巨脸,紧接着是手脚,最后底部长出十几个口器,狂风从口器汹涌而出,让无为城得以悬浮在云海上。
不过地面已经尽数消失,禁区化为无底的深渊,狂风呼啸,环境出现翻天覆地的剧变。
“怪氵弥冥更,伯强乃阳。”
任青张嘴吐出无为城,这件诡胎器已经达到阴差境的程度,并且被匣里龙吟活化过。
风神伯强与寻常神仙不同,他更多的以灾祸闻名。
禁卒堂需要时间消化资源,长生禁区的五倍流速刚刚好。
他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取出长生种的尸体查看。
任青环顾四周,只见云海波涛汹涌,时刻都有新的变化产生,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他明明施展的术法,已经超过阳神境的范畴,理论上来说,长生禁区至少也得受到重创。
雷光炸开,有种大炮打蚊子的错觉。
等等。
长生种略显畸形,却像前世神话描述的一种鬼怪“伯强”,亦被称为“风神伯强”。
还好民众皆是体武加身,即使是七八十岁的老人,都能灵活自如的在建筑间跳跃。
咔咔咔咔……
不过因祸得福的是,黄子万经过诡异物失控后,魂魄反而变得如释重负,鬼使境圆满几十年的瓶颈,竟然有了一丝松动。
如果他能同样做到,并用大量诡异物融入长生禁区,不就相当于一座小世界道场。
他冷哼一声,身躯被阴影覆盖,随即有鳞片长出,五色的雷霆围绕周身闪烁光芒。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