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井口
第三十二章 鬼船的神通

任青的指尖魂蝶闪烁,闭眼试图用梦蝶法沟通大梦阁。
李天罡仔细一合计,确实是这个道理。
最为重要的是,苦黄草能修复胃部,凡人修炼饕餮法难免要自残身躯,可以借此取巧。
鬼船内又重归平静,多少个日夜交替。
他说完后看向任青,欲言又止道:“既然如此,诡胎炼器法的传授便交给任青你处理,不过……”
任青没有急着让其吞食,而是划破手臂,将鲜血浇灌在龙骨上,后者本能的吸收起来。
那可是天诡境的材料,潜力甚至比鬼船还要恐怖。
李天罡等人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对沙船的评价又提高几分,不断考虑着其中的得失。
当他拿出半尸境的诡胎,部分龙骨竟然脱离了鬼船,宛如长蛇般盯着诡胎不放。
毕竟任青掌握的术法繁多,代表着根基深厚,一条路走不通的话,可以选择换条路。
诡异物的意识逐渐被磨灭。
纹路是魇魔化才形成的,如今似乎被固化在船体表面,船面越来越像是某种诡物的表皮。
不知是不是错觉,对方刚散发的气息似乎是梦蝶法,甚至达到了鬼使境的程度。
李天罡很快便答应了,对他来说完全是举手之劳。
鬼狼船首彻底活过来了,正对着空气龇牙咧嘴。
他没想到诡胎器接触魇魔化,会生出如此莫名的能力,完全脱离了法器的框架。
任青付出浑身小半的鲜血,才感受到了鬼船的意识,便可如臂指使的控制诡胎器。和*图*书
而鬼船在术法的刺|激下,船体直接化为血肉,鬼狼船首逐渐胀大,随即四肢长出。
禁卒堂接下来大致的计划随即便确定,要是能消化掉水泽,发展速度将会飞跃式提升。
看来诡胎器的妙用远远还未曾摸索透彻。
任青犹豫片刻,便将水泽法的详细告知给了众人,特别是关于成仙第三境诡食境。
任青愣了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我会注意的,尽量收敛气息穿过沙尘暴。”
从秘阁收藏的书籍就能看出,他对炼器法很感兴趣。
任青环顾四周。
但让任青放弃分魂,心里又生出了不甘。
【饕餮法铭刻于异兽饕餮的胃部,由酒肉道人取得,修炼此法需要大量进食,直到胃部扩张到六倍有余,便能修成。】
罐中脑袋抬头说道:“你多花些精力在修行上,争取早日融阴神,诡胎炼器法就交给老夫吧。”
他几日接触沙山子下来,发现戈壁人修炼术法的天赋不错,主要是心性极佳。
李天罡也是这么觉得的。
如果诡胎器无法自主提升意识,达到半尸境便是上限。
罐中脑袋最为活络,往往能将设想举一反三。
任青把饕餮法武人境的诡胎扔给龙骨,后者快速吞噬起来,并且木板上有暗红纹路蔓延。
大梦真人后,禁卒堂有希望晋升阳神境的,除了宋宗无外,也就任青最有可能。
可短短几个月创出诡胎炼器法就已经够夸张了,他还顺带炼制和图书完一艘沙船。
任青在船上的日子还是很充裕的,但仔细想想,也差不多到重开鬼市的时候了。
这样看来,泽人的势力还不容小觑,对方只要发现禁卒的存在,必定会群起攻之。
李天罡听闻后陷入了沉思。
他的分魂已经濒临消散,全靠主魂强撑着,长此以往甚至会影响到无目法的修行。
李天罡思索良久,皱着眉头问道:“真人,大梦阁内还有多少株苦黄草?”
鲲鹏略显不屑,它却不知任青已经打算再炼制个鲲鹏船首,反正船头还有不少位置。
禁卒堂要是真到了必须撤离湘时,沙船可以应对许多突发的状况,可见其生存能力。
还有急冻、雷霆、毒液……
包括饕餮法前三境的诡异物,准备借此给鬼船晋升。
任青看了眼清虚宫的位置。
鬼船经过至暗魇主的洗礼,已经具有生命,虽然不会因此生出魂魄,但意识却在不断增长。
它感觉有股无以伦比的困意涌上心头,还不等有所反应,便死死的沉睡了过去。
目前禁卒堂的计划以试探为主,由榫负责清虚宫,他负责黄沙城,传道并非主要。
如果将耐高温的材料附着于船体表面,长此以往吸收后,鬼船甚至能在岩浆中航行。
李天罡目光一凝,忍不住转头看向任青。
任青疑惑地问道:“李天罡前辈,有了沙船法器后,近日你就要前去黄沙城了?”
任青的表情却变得古怪,为何鬼船蕴含的术法不止是和*图*书饕餮法,怎么还有股魇魔的味道。
木板的缝隙缓缓消失,暗红纹路已经覆盖船体。
他准备继续闭关,刚想离开却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快步走到大梦阁的店铺前。
接着鬼狼船首生出了异动。
任青见此却没有参与进去,他取出提前准备的三件诡胎器,交给李天罡三人。
任青心念一动说道:“可以挑选些戈壁人带去阿鼻地狱,我来传授诡胎炼器法。”
鬼狼陷入了梦境……
任青不慌不忙的收起诡胎,又处理起半尸境的诡异物。
“其实可以在黄砂城发展势力,让戈壁人成为禁卒接触诡胎炼器法,想必应该没问题。”
李天罡微微点头道:“是的,稍微准备下吧。”
苦黄草的药效独特,熬成浓汁服下,会形成粘膜覆盖胃部。
就算吃下拥有毒性的食物,胃部也不会伤到。
难道至暗魇主的魇魔化,比预想中的还要诡奇?
任青随即离开了阿鼻地狱。
他思索几息后施展至暗魇主的能力,双眼瞬间被重瞳覆盖,身躯仿佛笼罩黑纱。
与此同时,腹中囚牢内的鬼狼站立起身子。
他们接着又聊到诡胎炼器法,探讨诡胎器意识的问题。
任青也明白李天罡的顾虑,如果诡胎炼器法流传出去,很可能会导致大量禁卒前往水泽。
但没跑出去多久,鬼船便传来力竭的念头,显然初晋半尸境,修为还是太弱了。
他见此松开了诡胎,龙骨迫不及待的吞食起来,饕餮法的气息变得https://www•hetushu.com•com愈发浓郁。
最后他才走到船舱的底部,将木板撬开后,只见露出的龙骨表面沾着血肉,显得极为猎奇。
任青只花了几息,便补充了腹中囚牢内大量的资源。
李天罡有着释阴神的修为,对术法收放自如,悄无声息的混进城内还是比较容易的。
并且更多的用处需要挖掘,毕竟任青也不知诡胎器晋升阴差或是阳神,会发生什么。
这不得赚些寿元,来一波彻头彻尾的大提升。
大梦真人就此消失,不知去向何处。
鬼船放回到滚烫的沙丘上,再次航行在水泽大漠。
榫嘿嘿笑着说道:“看来我也得尝试修炼饕餮法了。”
鬼船本就与他息息相关,所以想要炼化并不难。
只是他殊不知任青早已在黄沙城内布局,风沙炼气法已经有不少官授道士修炼。
李天罡收回目光,想必应该是自己看错了吧,就算天赋再好再勤奋,也要有个上限的。
任青见他们提出了很多种靠谱的可行性,有说用术法孕养,还有通过邪物刺|激其怨气……
只能期望于有所转机。
任青尽可能的压制术法,免得生出的动静太大。
而鬼狼依旧在睡梦中,只是斜躺在地上四肢不断乱窜。
就算任青重新孕育分魂,再修炼泽仙法飞升,但两股分魂的样貌相同,很难用术法遮掩。
不过禁卒堂想要插手黄沙城难度依旧不小。
李天罡点头说道:“目前三千多株苦黄草完全不够,我马上联系鹤山镇种植。”
任青取https://m•hetushu.com.com消掉至暗魇主,鬼船又变回了原样。
饕餮法入门的条件也不算苛刻,否则想要在禁卒堂推广这门术法的话,难度太高了。
【饕餮法】
任青合时宜的推荐了删减版的风沙法作为戈壁人的术法,李天罡也觉得不错。
鬼狼船首眨了眨眼睛,凶相暴露无遗。
免不了出现不可控的死伤,还是得谨慎一些。
禁卒与泽人似乎天生便是敌对,可谓不死不休。
大梦真人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共有三千七百株。”
“各位前辈,我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一步了。”
他看似是为了发展炼器法,实则想要弄些店铺员工,寻常的炼器工作交给戈壁人即可。
要是再把梦蝶法修炼到鬼使境……
应该不是他的错觉,明明鬼船体积没有变化,但船舱内的空间却大了三分之一。
这就是鬼船的不同之处。
当诡胎形成的瞬间,鬼船猛的加快,木板吱呀作响,就像是一只闻到了血腥味的野狼。
罐中脑袋开口说道:“如此一来,想要操控沙船诡胎器确实应该让更多修士掌握饕餮法,还得是副胃者的路线。”
几息内,鬼船竟然化为一只四肢着地的二十米鬼狼,如履平地的在山丘上奔走。
哪怕将术法的利弊告知给戈壁人,恐怕大部分都不会退缩。
如果能进一步接触到清虚宫的隐秘,说不定有机会可以获取酒肉道人的部分躯体。
任青摇了摇头,掌心钻出一根狭长的龙蛇脊,绑住饕餮法的诡异物刺进沙堆里。
简直是不寒而栗。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