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井口
第二十六章 天诡身死化泽沙

酒肉道人作为禁卒法顶端的强者,竟然死的如此憋屈……
一个个像是道门典籍中记载的山海异兽,极为面目可憎,仿佛随时要准备食人骨髓。
脓疮老道生前必然掌握酒神法,所以导致血液异化为酒水,需要大量酒水补充血液。
他本以为任青是考验风沙法的详细,没想到对方却说道:“你们官授道士科举时,应该会有关于黄沙城的试题吧?”
其实他此前就已经隐隐猜到脓疮老道的身份,但实在太过骇人听闻,压根不敢相信。
任青耐心的解释起水泽出现过的异象,比如说日夜温差,或是能使肺部异化的泽沙。
“回上仙,以前叫作云顶天宫,应该存在几百年了,直到仙人下凡后,才改名为仙居。”
禁卒修炼到天诡境后,诡异物会彻底与身躯相融,到时身死并不会形成禁区,才算得道。
但天诡境修士的尸体内藏小世界。
正在这时,他听到禁卒的惊呼声。
不过酒肉道人很可能只剩下尸体内残留的丁点意识,导致留下个无上天魔的隐患。
任青带沙山子跳下甲板,沙船随即便被收入腹中囚牢。
他怀疑的没错,脓疮老道并未完全死亡,甚至可能还留有残魂。
宋宗无拍了拍任青的肩膀问道:“晋升还算顺利吗?”
可惜水泽的恶劣远超想象,光是日夜交替的温差就不适合植物生长,哪怕有术法辅助。
他返回营地展现出阴差境的修为后,禁卒堂内的话语权肯定有所增长,www.hetushu.com.com再尝试告知信息。
而是因为酒肉道人的死状。
“我知道你有事要谈,但既然关系到水泽,便要召集所有阴差境,大梦真人也得联系。”
城墙上的禁卒刚开始还未意识到,可片刻间,沙船已经逼近营地,造成的动静越来越大。
任青并非是因为酒肉道人身死而不可思议。
可能在戈壁人眼中习以为常的食物,却处处透露着古怪。
沙山子满头的雾水,不知道到底有何寓意。
沙船法器不是鬼使境能炼制出来的吧,难道真晋升了……
轰!!!
在无为道观覆灭后,天道子应该是想前往湘乡,将已经断绝的道统继续传承下去。
任青也间接猜到天道子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水泽,感觉后者实在有些倒霉。
“云端上仙人的住所可知?”
任青的意识回到本体后,先是检查下沙船保证万无一失,便来到库房大门前敲了敲。
原本要数个时辰的路程,现在却被压缩到了小半时辰。
沙山子咽了口唾沫,扶着门径的手臂有些微微颤抖,生怕因为自己不知晓,惹恼了任青。
远处的禁卒咽了口唾沫,议论起是何许人也晋升阴差境,而黄子万已经陷入了石化状态。
不过清虚宫本身酿酒的手段效率太慢,所以偶尔还是要用酒神诀诱导戈壁人修炼。
黄子万忍不住起身来到城墙边缘,用手挡着阳光朝一望无际的大漠看去,顿时张大嘴巴https://m.hetushu•com.com
任青深吸口凉气,暗暗自语道:“难道真是酒肉道人……”
李天罡与宋宗无两人也来到城墙上,看到沙船法器的恐怖,面面相觑的讨论起来。
李天罡都开始怀疑大梦真人是不是与任青乃血亲,否则他怎么会一点都不知情了。
整个泽仙的生态,就是基于脓疮老道而存在的。
他能看得出沙山子的样貌有别于湘乡人,并非异化。
哈士奇见状主动凑了过来,表情显得异常欠揍,可见这段时日灵智增长不少。
他决定展现下沙船法器的威能,便用力拍了拍船柱。
任青定下心神,目前湘乡的局势应该还算可控,但长此以往免不了会接触外界的势力。
任青向船舱走去,继续观想无目法修行。
沙山子看向那些奇形怪状的禁卒,顿时脸色惨白。
任青发现营地的城墙上有不少禁卒巡逻,时不时还用清水给墙砖降温,以免城墙开裂。
还以为能在此处碰到任青,没想到对方竟然闭关去了,真当阴差境这么好突破吗?
“百年左右吧。”
沙山子探头在过道上,确实闻到股淡淡的臭味。
李天罡意识到任青已是阴差境后失神了几息,随即强压着心头的震惊,转头打量沙山子。
沙山子略显疑惑开门,见到任青表情严肃,不由得一颤。
黄沙城缺少纸张,记录在岩石上难免会出现磨损,从而导致关于历史的信息并不多。
他很快就沉浸到了闭关中,等回过神https://m•hetushu•com•com来已经过去几日,期间沙船丝毫不作停息。
任青抓住沙山子的衣领,双脚轻点地面便一跃而起。
任青抓住了沙山子话语中的盲点,忍不住问道:“泽仙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上仙,怎么了?”
“上仙……”
到时就可以尝试深入探索水泽,甚至是那处传闻中的阳神境禁区,不过任青怎么会有?
不过要隐瞒部分,毕竟牵扯到信息流。
必须提前做准备了。
龙骨活物般微微蠕动,储存在船帆内的风力开始酝酿,使得周遭的空气都变得扭曲。
特别六目四臂的宋宗无,说是地府阎罗他都信。
李天罡毫不犹豫施展术法,在沙山子脑袋里抽出几页的纸张,后者不由头皮发麻。
酒肉道人虽然披着道袍,但明显可以看出没有下半身。
任青已经不打算在隐瞒炼器法的事宜,甚至准备用沙船法器作为交换,取得梦蝶法。
“不是狼嘛……”
任青没有毁掉分魂,万一得以存活,说不定能更加接近清虚观最深处的隐秘。
任青能感觉到分魂封闭于土缸内后,水雾般的身躯逐渐溶解,化为酒水的一部分。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脓疮老道生前的修为绝对达到天诡境,否则不至于创出水泽法。
“蛮顺利的,我……”
几十米的城墙旁若无物。
他对脓疮老道身份的猜测,已经有了些许眉目。
“沙山子,有些事情询问你下,如实回答。”
“说说大漠一直以来的变化。”
沙船腾和图书空而起,面前的沙丘无一不是撞的四散开来。
相比其余禁卒,黄子万一眼就认出了鬼狼船首,分明与任青脱不了干系。
任青靠在船沿看着大漠的风光,心底不由思绪万千。
酒肉道人死后很有可能尸体生成了一片诡异的大漠。
“没事,你继续修炼吧。”
“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一切的主导者都是这具残躯。
李天罡确认是任青没错后,便对周遭禁卒说道:“都散了,别拥挤在这里。”
他对水泽的环境极度不适应,但作为禁卒堂为数不多掌握毒术的鬼使境,只得前来此处。
难道宛如绝地的水泽,竟然真的有人能够生存?
沙山子点了点头:“上仙,确实如此。”
任青甚至猜测整片水泽都是因为脓疮老道而形成的,毕竟宋宗无曾经说过类似的话语。
任青伸了个懒腰,站在甲板遥望,脸上不由露出笑意。
话说如此法器,到底是花了多少血晶……
有所减缓的时候,禁卒营地隐约出现在远处。
而土缸其实与地面相连,酒水正渗入脓疮老道体内,借此维持着濒临消失的生机。
有艘沙船乘风破浪。
很可能饕餮法与食仙法形成的胃部世界在他死后,被某位存在连带着下半身取走了。
沙山子免不了有些忐忑,不断整理着道袍,试图给众多仙人留个好印象。
禁卒听闻后纷纷走开,黄子万眼馋的盯着沙船,直到李天罡目光扫过,才讪笑着离开。
他发现能维持基本人形的仙人都不多。
宋宗无倒是清楚,和*图*书但此刻也生出了怀疑。
沙船越过最后一座山丘,在城墙前快速停了下来,将法器本身的威能展现的淋漓尽致。
沙山子挠了挠头,有些心虚地说道:“上仙,黄沙城能记载文字的手段有限。”
沙山子挠头说道:“按照官府的典籍,黄沙城几百年前就是这般,再往前就不得而知了。”
太岁道君就是最好的例子,一粒菌种足以繁衍菌林。
沙船航行也越来越快,摩擦使得船底都开始发烫起来。
结果天道子穿越水泽的时候,被酒肉道人截获,最终落得个“蚜虫”的下场。
需要更多的寿元,尽快达到融阴神,确定几种核心术法后,将其余的术法都化为辅助。
在山丘的映衬下,高耸的城墙像是棵庞大古树,顶端立着的瞭望塔宛如长出的枝干。
黄子万嘴里骂骂咧咧,满是对水泽的埋怨。
任青也没有再做掩饰,眼内的重瞳相互交错转动,阴差境的气息显露无疑。
“您说……”
“恩。”
天道子与禁卒堂有过往来,他是知道湘乡的大致位置。
如果禁卒堂能大批量配备,来回湘乡将压缩到两日左右。
任青说完朝甲板上走去,突然停下脚步补充道:“记得把哈士奇拉的狗屎处理干净。”
黄子万慵懒地躺在阴影内,偶尔往嘴里灌着清水。
掌握酒神法的天诡境,创出的水泽法也脱胎于食仙法,怎么看都像是酒肉道人。
任青摇了摇头。
看来禁卒堂想用城墙抵挡风沙,然后将湘乡的土木带来水泽,借此改善营地内的环境。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