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藏
第一百二十三章 被天道虫奴役的绝望

任青愣了几息。
任青心念一动。
任青打开小庙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大量棺木。
任青受损的魂魄恢复大半,距离彻底痊愈要不了几日。
任青盯着信息流,突然间感觉危险袭来便下意识抬头看去,随即脖颈生出了剧痛。
【由无上天魔所创,修行需要……】
任青的目光扫过骸骨,独特的构造让他忍不住仔细打量。
棺材盖板的背面刻有字迹,笔风略显飘逸,还带着一股铿锵有力的味道。
棺盖板的字迹略有模糊。
本以为会是较为简陋的洞穴,没想到竟然出现一座小庙,就如同外界的城隍庙。
任青仔细回想死前的记忆,最后锁定了那尊神像。
【寿元:五年】
黑暗的房间内,面前是熟悉的铁门。
任青转头看向那尊神像,忍不住喃喃自语道:“到底会有多绝望,才会敬凡人为神……”
而且和兽栏两字,怎么想也牵扯不到一起。
明明几分钟就能完成,他硬是用了大半个时辰,甚至书籍取出后有种脱力的感觉。
暗道遍布阶梯,可以明显看出是人工开凿,甚至很多地方有着指甲才能留下的痕迹。
只见几本破旧的书籍被压在神像的脚底。
否则又要想办法渡水了。
非毒魄狼狈的遁走了。
任青将几张灵符取下,哪怕字迹风化不一定能激发,但保险起见总是没毛病的。
但墓碑上空白的坟堆却有不同,打开后里面是具身穿道袍的老者尸体。
还不等非毒魄转身,任青取出大苗https://www.hetushu.com•com刀冲了过去。
“……”
任青深吸了口气,分魂尝试着借用主魂的力量,然后强行把棺木上的铆钉拔了下来。
天道子早年建立无为道观,晚年则试图脱离天道虫,目前看来因此导致了门派覆灭。
任青丝毫不顾及瓶中小人就漂浮在身后,用小刀抠出蛤蟆皮上的眼珠就往嘴里塞。
其中四本是禁卒法,他没有细看就顺手收到了腹中囚牢。
任青略有些失望,因为入神术看上去没有特殊的地方,类似的术法想要找到并不难。
只不过尝试修炼禁卒法以及兽栏法后暴毙而亡。
至于为何有如此多的尸体,很可能牵扯到兽栏法。
信息流涌动。
眼珠在胃里化为热气,流转全身后被魂魄所吸收,感觉如同炎炎夏季喝冰水般畅快。
“靖州城王三沟,未曾修行,尝试用禁卒法助其入道,身死于天道两千五百十一年。”
不过他有接触过神像,信息流并没有异动,说明只是寻常的死物,并非与修士有关。
他犹豫了片刻后,决定去将暗道里的术法秘籍取出来,大不了就损失分魂读档再来。
他能想象骸骨身前的样貌,腹部高高隆起,宛如孕妇十月怀胎。
他盘腿开始观想无目法,才把魂魄的伤势压了下去。
【入神术】
【年岁:一千一百三十四】
只知道无为道观灵符必须以天道虫涎作为主材料,涎也是口水的别称。
“兽栏法……”
任青https://m.hetushu.com.com更倾向于后者。
任青向地底深处而去。
很多石壁关键的节点都贴有玄之又玄的灵符,应该是为了方便随时激活将地洞炸塌。
李方叹不再说话。
【???】
“是那个在地图上标识为兽栏的区域,独有的术法吧。”
任青双手抓住神像,缓缓发力将它抬起,生怕伤到书籍。
老者鹤发童颜,皮肤依旧留有弹性,甚至连丝毫的尸臭都没有散发,只是不见血色。
难道修炼无为道观的入门法以后,身体的异化会通过生育繁衍继承吗?
天道子为何会被草草的安葬在秘藏阁,要知道无为道观已知的内门术法可都是他创的。
不过脊椎较为结实,仿佛养分都被汇聚在此处。
“慕白镇李捕快,未曾修行,尝试以兽栏法助其入道,略有所得,身死于天道两千六百十三年。”
任青将大苗刀收回刀鞘。
任青把注意力放在天道子掌握的术法上面,没想到竟然有作为兽栏法的入神术。
既然秘藏阁内有暗道存在,说不定会找到什么意外收获,遭遇危险最多损失掉分魂罢了。
如果靖州彻底变成天道虫的附属,长此以往怕是找不到一个纯正的人类了吧。
而且任青感觉天道子没有直接出手,说明还是有可利用的余地。
任青盘腿坐在地上,手掌刚接触到秘籍信息流就生出了反应,说明术法内容完整。
寒光炸起。
浪费不少时间才打开盖板。
任青的状态变得很是萎靡,眼眶hetushu.com•com凹陷,嘴唇发白,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抽干了。
骸骨的脊椎微微向外弯曲,常人应该有二十四根肋骨,但它却只有六根,而且异常纤细。
除此之外,庙宇的中央还立着尊神像,但外表极为寻常,像是俗世中芸芸众生的凡人。
他不想干等着,径直打开铁门走到外面。
连续打开七八口棺材后,里面没有例外的全装着天道子尸体,显露的也都是相同。
接着他继续深入,很快便来到暗道的尽头。
【术:道道道(无为道场)、入神术(附体天魔)???】
墓碑上刻字的坟堆,里面埋葬的尸体较为正常,都是无为道观的外门弟子。
“对我来说还行,况且我是得罪了阴差境修士才来的。”
密密麻麻足有上百口,不过边缘都被铆钉封死,看不出里面到底有没有存放尸体。
任青摸了摸脖颈,大脑依旧隐隐有刺痛传来。
【入神术由无上天魔所创,修炼需要将身躯作为柴薪点燃魂魄的灵炎,并吸收天魔残骸,弃身炼魂方可修成。】
他随即找寻起来,很快便有所收获。
任青算明白了,秘藏阁里的杀死自己的诡物确实是天道子,很可能已经疯掉了。
腹大如鼓,这不就是方便让天道之卵寄生的体质……
禁卒法应该指的是禁卒堂修炼的术法。
任青返回屋内后,事不迟疑的观想起无目法,胃中的眼珠还有些残留,不能浪费了。
他发现暗道专门布下了防止外人进入的措施。
他怎么会想得到,分和-图-书魂竟然莫名损失在了无为道场内,说明秘藏阁里肯定有诡物存在。
任青没有理会对方,把目光放到走道尽头。
既然庙中修士不断的研究着兽栏法与禁卒法,想必此处应该留有副本才对。
他环抱起一具天道子的尸体朝暗道里走去,同时不断戒备着,尽量让发出的声音小些。
也许是爬上莲叶的天道虫。
随即任青睁开眼睛,眉头不由紧紧皱着。
暗道里的修士尝试让凡人修行禁卒的术法,但都以失败告终,最终埋骨此地。
任青没有急着前去暗道,直接取出工具开始挖坟。
任青的分魂属于半实体,是可以感知到温度的。
原本他打算让任青代为传递信封,但想想已经在胃中胃十几年,亲人好友都不一定健在了。
最后一本秘籍,不出意外便是所谓的兽栏法。
【天道子】
任青用手掌接触。
任青朝神像抱拳行礼,算是对那些因为天道虫而丧命的凡人修士超度亡魂了。
他压下心头的杂念继续挖掘,选的都是墓碑空白的坟堆。
任青不知行走了多久,感觉到达地底数百米后,周遭的空间才变得宽敞起来。
暗道内有空气流通,也没有想象中的潮湿。
任青态度诚恳地说道:“前辈,在下修炼术法走火入魔有伤魂魄,才出此下策。”
棺木中躺着具骸骨,身上已经没有丝毫血肉。
无为道观的术法到底是他本人所创,还是天道虫借其身躯将天道之卵传播出去的手段。
任青不信邪的又开了几口棺材,尸体皆是相同和图书的模样,身份也大差不差。
他让分身进入无为道场,值得庆幸的是并非出现在议事殿,而是在秘藏阁的门前。
等他醒来的时候,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共有五本秘籍,看磨损就知道不知被翻了多少次。
非毒魄正迈着步伐走来,它见到等待自己的是任青后,行进的速度顿时多了几分迟疑。
任青又打开另外的棺木,里面的尸体与刘驴几乎一模一样,都是六根纤细的肋骨。
对于制符术,任青通过术法秘籍有过粗浅的了解。
他心底莫名的生出几分庄严肃穆。
魂魄痊愈得个把月左右,既然秘藏阁内有诡物,这么长时间生出的变数就太大了。
随即他继续开馆,试图从盖板上找寻更多的信息,结果发现三分之一的棺木里只有骨灰。
魂魄受损可比身躯上的伤势还要痛苦,有点像是亿万只蚂蚁在血肉上撕咬。
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魂魄的伤势已经痊愈。
“刘家村刘驴,未曾修行,尝试用禁卒法助其入道,身死于天道两千五百四十三年。”
他准备前去观想无目法,争取早日重新孕育分魂,结果注意到忽明忽暗的瓶中小人。
这时任青脑袋眩晕起来,便昏睡在军帐里。
等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本体如同从噩梦中惊醒,浑身已经被汗水浸湿。
瓶中小人消失在墙壁内。
任青刚准备吸引非毒魄,李方叹就率先说道:“你为何不离开胃中胃,这地方不适宜修行。”
刀刃划过优美的弧线,直接将非毒魄背部的皮肤削下。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