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藏
第一百零二章 补全道生道

数百人的清河贡院内,到底藏在哪里最为合适?
看样子甚至不知道已经掌握术法,与窝谷的情况类似,应该是受到瞎眼道人的影响。
任青伸手接过糖葫芦,两人手掌触碰到的刹那。
描述的信息非常简单。
摊贩忍不住有所微词,在他们眼中,衙门完全是在挡财路。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掌心,上面还留有脑浆。
其实完全不必急着找寻道童本体。
任青毫不犹豫的消耗了五年寿元。
摊贩刚拐入条较为偏僻的小巷内,突然间面前多了个身影,任青开口问道。
龙蛇脊猛的甩向赵大牛。
可能因为无为道场潜移默化的影响,他的思绪陷入了被动。
竟然是鬼使境?!
他的脖颈处,因为衣服破损的关系,显露出一块巴掌大小的虎纹状皮肤。
任青取出榫羽沾染鲜血,联系禁卒的同时快步跟上。
任青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道生道上,按照信息流的提示,似乎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任青眉头一挑https://www.hetushu•com.com,难道赵大牛也没有无为道场内的记忆吗?
可惜道韵不知该如何获取。
任青又排除掉学子。
【寿元:三十六年】
只见有个冰糖葫芦的摊贩表情变得迷惘起来,不自觉的收拾东西朝清河贡院外而去。
随即任青注意到,道生道并不像术法有异化路线,确实只是无为道场的钥匙。
任青突然心念一动。
似乎只剩下清河贡院里为数不多的杂役?
他穿行在清河贡院的屋檐墙壁间,并且依靠着镜面者的能力,使得附近居民无法察觉。
但赵大牛出乎意料的没有躲闪,脸上带着不知所措。
【术:人皮书(人面兽妖)、道生道(残)】
信息流显示的道生道变得模糊,“残”的字样缓缓淡去。
道童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上,如同朝圣般喊道:“恭迎大道官降临……”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短时间内禁卒堂很难察觉,任青只要搞清楚道韵到底是和_图_书什么,就能将无为道场独占。
原本他身上那件普通的灰黑色道袍多了些花纹,绣上山水美景,线条较为简单。
不过单一术法的话,应该不难对付。
各摊位很快就发现了异样。
不过当分魂长久没有传道给学子,道童声音变得急促起来,催促的咆哮起来。
任青必须在短时间内将外界道童的本体杀死。
“道生道,无为道……”
如果不是任青消耗寿元补全道生道,恐怕也无法避免。
残缺的道生道在无为道观中就已经拥有道官的身份,如果消耗寿元将其补全呢。
【缺少道韵,无法消耗寿元晋升】
让任青不敢笃定的是修士理应有异化的痕迹,这点哪怕是他自己都无法免俗。
【大道官】
任青将道童从无为道场内驱逐,本体观察形形色|色的摊位。
赵大牛的脑袋宛如西瓜般碎裂,溅的周围都是鲜血。
他首先排除按照路线在各处巡逻的官兵,道童绝对有修为在身。
除了任青借助双生和-图-书魇魔的分魂留有记忆,任何人都不会意识到自己进入过无为道场。
赵大牛的脑袋重新长了回来,但缺少天灵盖,残缺的大脑暴露在空气里。
龙蛇脊再次打来,赵大牛依旧不躲不闪,任凭血肉骨骼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对方看上去三十出头,外表丝毫没有修士的痕迹,举动也与普通人相差无几。
可摊贩身上却截然相反。
任青顿时心里有数,他径直找到赵书吏,根本就不需要解释,随即捕快就被调动起来了。
“怎么……回事,我这是……”
无为道场再次开始崩溃,任青有种预感,一旦此处消失就会失去似术非术的“道生道”。
其实没必要局限在一定范围内,科举受到禁卒堂关注,有修士鱼目混珠不现实。
就怕衙门不做封锁了,岂不是浪费一大早占的位置。
至于放弃分魂,任青又有些舍不得无为道场。
就在道生道补全的瞬间,分魂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是不是代表着能更加深入的掌控无www•hetushu.com•com为道场?
【年岁:二十八】
不过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
不管怎么样,这里涉及阳神境修士,代表着丰厚的资源,甚至还包含湘乡外的信息。
任青见此已经准备动手。
任青的攻击早有预谋,异嘴还用吸力将对方固定,龙蛇脊毫无留守的一闪而过。
寿元没了可以再补充,只要背靠禁卒堂的资源,只是时间多少的问题罢了。
赵大牛摸了摸脑袋,眼中的灵智逐渐模糊。
官兵都已经检查过,不可能有漏网之鱼。
他们有意无意的将清河贡院周遭的居民向外驱赶,理由是影响到了科举。
任青来到建筑的最高处,重瞳扫视视野内的每个人。
而且瞎眼道人疯癫的执念会潜移默化地控制着他们,挑选特定人群进行传道。
摊贩恍惚间停下推车,然后整理起冰糖葫芦。
摊贩虽然嘴上议论纷纷,但依旧没有离开的准备。
“十文钱一串……”
任青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他看似随意的低头,位于视线死角的和图书右手掌心裂开缝隙,异嘴露出狰狞的笑容。
不对……
任青本能的挥手,学子的意识随即被驱逐了出去,硕大的道场只剩下分魂与道童。
任青没有感觉一击致命,反而有种打空了的错觉,随即表情警惕的收回龙蛇脊。
到时无为道场这份机缘,就和他毫无关系了。
本来在科举期间,清河贡院周边已经形成了小型的庙会,摆摊每日都能借此赚取不少银钱,现在却要将居民赶出去。
分魂没有急着离开,免得道童再次将学子拉入无为道场,而任青的本体已经行动起来。
啪!!!
任青的本体继续找寻踪迹,分魂试图稳定局势。
信息流涌动。
他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虎纹兽皮从脖颈处向全身蔓延。
【道生道】
“糖葫芦怎么卖?”
不然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万一两百多名学子同时暴毙,事情就闹大了。
【赵大牛】
但机缘向来转瞬即逝。
任青的脑袋隐隐有些胀痛,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本体也没有继续找寻。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