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藏
第九十八章 莫名掌握的术法

但窝阿爷应该不可能,信息流都没有察觉到异样,凭啥做到阴差境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任青选择静观其变。
窝阿爷瑟瑟发抖的趴在荆棘丛里,反倒是窝谷表情平淡,目视着远处,似乎在等待什么。
他强行压下杂念,很快便接触到窝谷的梦境,分魂不费吹灰之力的投身进去了。
窝谷用不同与自身年纪的语气开口问道:“仙人,家人说我体弱多病,可有长生之法?”
任青悬浮在两人的头顶等待片刻,梦境中的气氛愈发阴沉,窝阿爷抖的更厉害了。
就在野兽的牙齿即将接触窝谷的瞬间,布料撕裂的声音响起。
野狗被吞下,破庙里传递着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有种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的感觉。
大雨五日前好像下过,不过是在夜晚转瞬即逝。
本以为会极为光怪离奇,没想到却很是真实。
任青的分魂从本体内钻出,接着化为清光消失在篝火旁。
就在肚子的中央,突然有张庞大的嘴巴张开,能看到内脏已经掏空,里面布满了牙和图书齿。
窝阿爷瞪大着眼睛。
他食指点在窝谷眉心。
任青微微愣了下,这种野狗他偶然间听伯封说过,专门靠吃死人的尸体填饱肚子。
术法后面的伪,说明窝谷是依靠着诡异物掌握的术法。
他仔细地找寻着梦境中的窝谷,很快在荆棘遍布的山坡上发现了爷孙俩的踪迹。
窝谷肚子上的嘴用怪腔说道:“道非道,无为道……”
不对,他突然反应了过来。
能看出对方极为癫狂,嘴里呢喃的全是道生道的怪话。
要么是窝谷?
两人穿着像是前去采药,背后的箩筐里装着些许药材。
没想到分魂刚进入窝谷的泥丸宫,就有种极为莫名的感觉,像是在污秽中游泳。
窝谷的额头也没了那道指印。
突然间,窝谷似乎达到自身的极限,猛的爆炸开来化为肉糜。
任青作为旁观者的视角,发现此处应该已经远离三湘城数百里,周围说不定有村落。
窝阿爷拔出柴刀严阵以待。
天空落下的倾盆大雨覆盖了大地,使得周遭根hetushu•com•com本无法看清。
但对尸体的味道却极为敏感,哪怕相距十里都能追踪到。
【骨齿法:由白骨夫人所创,修炼需将嘴中牙齿敲碎,配合他人头骨研磨成粉末服下,此后每食用人头便会长出一颗牙齿,牙齿全满后修成。】
它们极度惧怕活人,甚至连孩童都不敢靠近。
野狗畏惧的在走廊上徘徊。
窝阿爷拿出过一袋粘稠的油脂,其中混杂着数种香料,可依旧能够闻出味道有些不对劲。
任青初次施展双生魇魔潜入他人梦境,所以生怕伤到分魂,较为谨慎了些。
【术:骨齿法(伪)、道生道(伪)】
任青之前没有对窝谷生疑,毕竟外表就是个孩童,哪能想到竟然掌握两种术法。
窝阿爷发出惊恐的叫喊声,他试图阻止野狗,但老迈的身体已经没有多少气力。
“道生道,无为道……”
任青感觉精神无端的变得紧绷起来,随即毫不犹豫唤出龙蛇脊,直接将窝阿爷收入腹中囚牢。
难道是尸油?
对窝阿爷来说,只感觉有和-图-书阴风吹过,他因为寒冷下意识的磨擦着手臂的皮肤。
毕竟吞食诡异物风险极大,哪怕成人都九死一生,普通的孩童还可能承受得了。
“成仙……原来已经成仙……”
道生道这门术法则没有第一时间显示,极为古怪。
任青眉头皱起。
一声闷响。
任青的分魂没有急着回归本体,而是身处窝谷的泥丸宫,找寻瞎眼道人有无留下的后手。
任青看了看爷孙俩人,难道其中有个并非活人?
那袋果然是尸油。
任青同时唤出信息流。
野狗疯狂地朝窝谷扑去,张开的血盆大口咬向其嘴巴。
【寿元:二十三】
窝谷原本厚实的衣服瞬间化为碎片,然后腰身向着背后折断,露出让人汗毛直立的肚子。
【年岁:五】
随即梦境有了崩溃的迹象。
梦境破碎。
窝谷晕了过去,肚子上的嘴巴缓缓合拢。
如信息流显示,任青掌握的术法中措不及防的多出一门。
瞎眼道人恢复部分灵智:“成仙……”
恍惚间,远处人影窜动。
窝阿爷挥舞和_图_书几下菜刀后,准备将窝谷叫醒,结果就在他刚弯腰的瞬间,野狗动了。
分魂与主魂相融,本体立刻睁开了眼睛。
他的异化还在持续着,牙齿变得愈发锋利。
看似寻常的瞎眼道人缓步走来,他眼睛被黑布蒙着,手中还持有柄半米长短的拂尘。
最让任青惊愕的是,瞎眼道人手持的拂尘末端与麻绳连接,拖拽着二十几具尸体。
这些尸体皆是书生打扮,随着麻绳的移动生成条血肉路径,还有不少野兽尾随着。
【道生道】
随着狂风吹过,将他脑袋上的头巾带走,露出大半个脑子,以及夹杂其中的蛆虫。
正在这时,他只感觉脑袋毫无征兆的刺痛。
任青知道睡眠产生的梦境其实包含着潜意识的一切思维,不是寻常能理解的。
他发现窝谷的魂魄完整,根本不像是表现出来的孩童模样,心性应该极为成熟。
那些安南学子恐怕早已被此人所杀,甚至搞不好是顺手而为。
以此人的修为,不可能没有发现爷孙俩,为何会放过一马?
瞎眼道人从官道上路过,但和*图*书在靠近窝谷的时候,转头露出个诡异莫名的笑容。
而窝谷没有得偿所愿,身体反而向任青靠拢。
不知何时,破庙外多了条面目狰狞的野狗,不但骨瘦如柴,而且毛皮上满是流脓的伤口。
遗忘的记忆涌上心头,自从孙儿被仙人抚顶后,他们似乎一直在往人口繁密的地方走。
任青第一时间将骨齿法的碎片关押到腹中监牢,但却没有发现道生道的踪迹。
窝阿爷跪倒在山头,而窝谷就站在瞎眼道人的面前。
任青见此伸手一点天空,他刚想离开梦境,突然间画面生出变化,似乎来自另一段记忆。
【窝谷】
他本能的跟着孙儿,而窝谷则是为无为道……传道!
任青脸色难看,双腿发力瞬间消失在原地,出拳直接打在窝谷的心脏位置。
但任青却感觉不对劲。
瞎眼道人应该就是八字村搞事的修士,否则不可能有如此凑巧的事情。
“道生道,无为道,吾即是道……”
依旧是前往三湘城的官道。
怪异的腔调回荡。
任青刚想探寻下因果,突然察觉到外界有所异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