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藏
第六十二章 我们曾经试图复活他

是哪位修士建立的禁卒堂,早已不得而知。
要是能救下林成的性命,对他而言只有好处。
至于新得来的披甲功,如果能搞清楚修炼方式,倒是可以选择自主突破到半尸境。
任青默默铭记方向,朝目的地狂奔,而林成早已是弥留之际。
任青贪婪的吸着毫无杂质的空气,仿佛身魂都得到了洗礼。
他在附近找了处角落,换上身异胃里事先准备的衣服,这才前去火工堂。
张秋的表情略显焦急,他给林成喂食了几粒血红色的丹药,接着用手掌拍击他的背后。
“宋前辈,现在我已经是预备役了吧?”
林成凭空消失不见。
任青径直走入厢房内。
任青刚想上前查看,突然张秋出现在身旁。
“先出去再说。”
等他到达肋骨下方时,不由得睁眼环顾四周,发现禁卒堂的面积极为辽阔。
“禁卒堂其实是处于某位阳神境大能的体内,后者不知为何魂飞魄散,身体勉强存活。”
假山旁还站有专门记录的禁卒,见到他出来开始在书m.hetushu.com.com籍上涂涂改改。
路上倒没有异样,任青很快来到缺口的交界处。
“多谢了。”
要是走在衙门内,恐怕不出百步就得被巡逻的捕快押住。
“连尸狗都遇到了嘛。”
也不知存放诡异物的地方在何处。
只知道以三湘城为中心划分的区域名为湘乡。
肋骨上的缺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周遭的血肉墙壁略有震动,随即重回平静。
任青忍不住眉头微皱。
他回头看了眼禁卒堂,转身钻入胃壁上的破口。
任青用大苗刀划开手掌,骨匙果然如饥似渴的吸收起来,几息后便被他重新吞入异胃。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耸立着熟悉的假山,不过那间木门早已不见踪迹。
宋宗无的四只手臂分别掐着法决念叨经文,浑身肌肉以特定的频率锻炼着。
回到火工堂后,甚至小武等人都没察觉他离开过,毕竟任青进出阿鼻地狱也不过大半日。
“将鲜血喂食给骨匙超过十息,便会生出hetushu•com•com前去禁卒堂的门径,但只能使用一次。”
任青欲言又止,要不是你啥情况都没和我说,搞不好我出来后还能吃顿午饭。
他突然反应过来,话说衙门不会是用禁卒堂来运送粮食吧,反正能携带物品进入其中。
“只要在湘乡都可以通过骨匙进入禁卒堂,因此推测应该在湘乡某处。”
张秋抱起林成,几个闪身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心脏为暗红色,连接的血管流出的血液已经呈现黑墨。
宋宗无沉声说道:“有什么要问的问吧?”
任青叹了口气。
任青嘴角抽了抽,随即异嘴吐出了块骨片。
任青来到伤口的位置,首先将林成送了过去。
林成没有回话,提醒完就晕过去了。
“我们……曾经试图复活地藏王……”
在此期间,禁卒一直试图找寻地藏王的踪迹,可依旧毫无收获。
“每隔五日还要用鲜血滋养,否则会化为灰烬。”
任青生怕被迁怒解释道:“林成的伤势来自一个叫作孙移山的修士,此人已经被我hetushu.com.com所杀。”
“至于那头尸狗,其实与一门名叫‘招魂术’的术法有关。”
任青连续斩出几刀,取下了两块拇指大小的碎片。
他给林成的怀里塞了块骨片,又把自己的骨片收入异胃,接着沿肋骨朝禁卒堂的缺口而去。
“禁卒堂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双腿长出细微的狼毛,速度再次加快,并且体力消耗也会相应降低。
从里到外能看见一颗宛如山峰般庞大的心脏,正以极为缓慢的频率跳动着。
事实上为了尽可能降低禁区的影响,衙门通常都是封锁外界的消息,只有禁卒能够接触到。
估摸着也是机缘巧合意外进入的阿鼻地狱,因为他们压根不知道地藏王身处的位置。
任青摇了摇头,刚准备返回火工堂,突然意识到自己浑身都是血水,看上去狼狈不堪。
“比我想象的更快些。”
直到夜色低沉,宋宗无才睁开眼睛,目光中透露着笑意。
任青虽然一肚子疑问,但没有打搅宋宗无,而是灌了些茶水静静等待对方结束。
“恩?www•hetushu.com.com
“因为阳神境的副胃者乃是阿鼻地狱,所以那名修士被称为地藏王。”
好在血水并没有腐蚀性,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湘乡肯定有处的城镇专门用作产粮了。
正常情况只有尸体才会如此。
宋宗无表情略显惊讶,他干脆讲述起关于禁卒堂的始末。
发现其特性很是古怪,相互触碰便会化为粉末。
任青只感觉脑袋天旋地转,浑身气血的流速更是加快了数倍。
宋宗无点了点头说道:“这确实是骨匙。”
如今已经过去数百年,阿鼻地狱勉强维持现状。
他却不由得松了口气,肋骨倒没有想象的坚韧,当然也说明阳神境确实已经濒死。
林成勉强撑着意识说道:“任兄,肋骨可能是进出禁卒堂的信物,千万别忘了。”
任青把玩了下骨片。
“忘记提醒你获取骨匙了,你再去趟禁卒堂吧,反正一回生二回熟。”
宋宗无看出任青表情的疑惑:“你拿到预备役的身份令牌后,可以去禁卒堂内的秘阁查看地图,里面还存有各个禁区的信息。”
禁卒之间m.hetushu.com.com尔虞我诈,多些朋友总是好的。
“我不至于以怨报德。”
他除心脏以外并没有看到其余的内脏,不知是不是视野所限。
而林成躺在不远处,气息已经细若游丝,随时都会没了生机。
宋宗无犹豫片刻又继续说道:“饕餮法的副胃者与禁卒堂是同出本源,潜力不可估量。”
任青拔出大苗刀用力斩下,火星四溅,肋骨表面多了道白痕。
任青头皮发麻:“能大致确定范围吗?”
随着任青越来越接近肋骨,血雨逐渐有化为瓢泼之势,就连他都有些睁不开眼睛了。
任青心中早已做出选择,等寿元足够时就晋升饕餮法。
他刚打开木门,就注意到宋宗无盘腿坐在屋内。
看来胃壁完全隔开了外界,使得阿鼻地狱就像个小世界,是由术法形成的小世界。
任青扯开话题问道:“宋前辈,我在禁卒堂内遇到只人面狗身的怪物,是不是与诡异物有关?”
任青对湘乡这个统称其实了解不多,甚至大部分民众一辈子连城外都没有去过。
任青收回目光,瞥了眼肩膀上不断颤抖的林成。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