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藏
第五十二章 封锁消灾禁区

葫芦的表面遍布血管,时不时还会跳动一二。
“水道长,此地便交给你了。”
消灾禁区算是告一段落,衙役们忐忑不安的收拾完物品,准备就此离开。
“我去与他打个招呼。”
除了修为最高的宋宗无,其余人也都有些不适,如果让普通的衙役来此,恐怕还没等靠近就会身死暴毙。
黄子万忍不住跳到树梢上,一把将乌鸦抓了下来。
谁能想到附近的生态,甚至衍生出了另类的生灵,由此可见禁区有多诡异了。
李耀阳点头补充道:“这次消灾禁区位置涉及山地,本就要由水葫芦来此,小心为上即可。”
整片沼泽化为剧毒足足消耗了五天,这还是有土地配合的情况下,否则个把月都不一定够。
左中的眼睛放出精光,他双臂的肌肉膨胀到了极致,然后用力向前一拍。
任青距离很远就注意到消灾禁区内的异变,生长着各类诡异的植被,以及庞大的草药。
嘎嘎嘎……
任青两人与他们汇合后,又在驼峰山的和*图*书外围等待片刻。
宋宗无解释道:“禁区的影响仅限于周遭的区域,诡异化的生灵是无法离开的。”
土地吞下解毒用的药丸,然后半个身子钻入了地里,开始搅动百米内的沼泽,毒素逐渐融入。
水葫芦道士逐渐收敛术法,水汽重新回到葫芦之中,然后目光灼灼地看向宋宗无。
完成封锁后,众人一同回到临时营地。
没想到原本的荒芜之地,竟然在短短几日内长满了血红的杂草,离近还能闻到浓郁的腥臭味。
任青突然将魂魄误入消灾禁区的记忆回想起来了。
泥土逐渐湿润,甚至像煮沸般冒出了气泡。
黄子万讪笑着说道:“应该不需要我了吧,讲道理有水葫芦出手,根本……”
有只羽毛腐烂的乌鸦落在枝头,发出了沙哑的嘶鸣。
“左目二,持力!!”
任青脚踩在草地上,但触感却不像植被,反而有些类似于苔藓,还带着微微粘稠。
水雾被分成两半,众人也借此逃到消灾禁区和图书外。
“你们先走。”
众人迈步进入消灾禁区。
宋宗无摆了摆手向消灾禁区外快步走去。
宋宗无摆手说道:“我们查看下情况再说。”
“宋道友,别来无恙啊。”
李耀阳朝黄子万与土地说道:“接下来就看你们俩了,尽快完成便返回三湘城。”
“什么鬼东西?”
这时他们才注意到几十名囚犯尽数失踪了,衙役的脸上也带着压制不住的恐惧。
宋宗无消失在原地,两人很快便交手到了一起,所谓打招呼其实更多的是试探。
而最先到的土地一言不发,气氛略显沉默。
任青刚想询问,黄子万轻声解释:“我见识过水葫芦的手段,绝不是什么善人。”
总感觉在此方世界,不达到鬼使境的话,想要活下去全靠运气。
不由让人心生畏惧。
水葫芦道人外表普通,甚至算得上慈眉善目,不过背着的葫芦却显得异常诡异,竟然呈现肉色。
雾气翻腾,紧接着下起倾盆大雨,使得空气中的温度变得更加hetushu.com.com炙热,宛如人间地狱。
任青瞥了眼脸色难看的徐时林,后者的术法应该与水葫芦道人类似,使得对方生出了念想。
任青迫不及待想要返回三湘城累积寿元了。
宋宗无双脚发力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他们的身旁,表情警惕的盯着消灾禁区不放。
能让宋宗无如此忌惮,肯定绝不简单。
任青刹那间感到皮肤略显灼烧,周遭水汽竟然沸腾起来,温度上升了不少。
随即他大笑着出手了,肉色葫芦顶端如同花蕊般裂了开来,变成张畸形可怖的大嘴。
任青犹豫着怎样告知给宋宗无,却听对方说道:“既然并无大碍,那么我们退出去吧。”
草药足足高达十数米,每棵都有不同,与消灾禁区药园内看到的草药很是相似。
宋宗无正站于外围,黄子万唯唯诺诺的在其身旁。
宋宗无两人的交手持续许久,打的是地动山摇,到最后任青也没清楚是谁输谁赢。
乌鸦疯狂地挣扎着,然后被扔到了消灾禁区外。
黄子万www.hetushu.com.com欲言又止,但还是老老实实走到消灾禁区的边缘,接着腹部鼓成气球状。
“水葫芦来了。”
嘎嘎嘎……
宋宗无见此开口说道:“把你们叫来是因为水葫芦的心性过于古怪,落单可能会遭遇危险。”
不过那十二棵巨型草药依旧树立在其中,不见有任何异动。
任青看着沼泽变成紫黑色。
大概过去一个多时辰后,消灾禁区附近的十几里化为沼泽,那些异化的动物也没了踪迹。
葫芦里喷涌出大量的水汽,直接将整片区域包围,如同海浪般朝众人压了过来。
一个古怪的老人骑着毛驴向消灾禁区的位置而来,嘴里哼唱着莫名的歌谣。
又被他们投入了数以百计的兽尸,使得哪怕鬼使境都无法长期待在毒气弥漫的消灾禁区。
而山坡顶端,有十二棵庞大的草药分布在山头的各处。
不过几息的时间,东南方的天空燃起大片的火烧云。
宋宗无沉声说道,然后身体瞬间胀大到三米出头,六目死死地盯着铺天盖地的水汽。
李耀和*图*书阳几人陆续赶来,各自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凝重。
水葫芦道人眯着眼睛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徐时林的身上,表情变得耐人寻味起来。
他意识到当时药园里应该不止十二棵,为何如今对应的数量却出现了变化。
这时任青才注意到,那葫芦竟然是与其脊背长在一起,应该是某种外附的器官。
乌鸦蒲扇着翅膀,想要靠近消灾禁区,但没过几米就化为脓水,使得腐臭弥漫开来。
宋宗无没有回话,而是用隐晦的目光看向远处。
宋宗无表情阴沉的打听了一圈,发现确实是水葫芦所为。
任青越是靠近草药,便越是感觉到压抑。
“哈哈哈哈。”
毒液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落在沼泽里滋滋作响。
枝叶上能看到遍布扭曲的人脸,嘴巴还会不断张合,仿佛在有意识的惊恐大叫。
徐时林见此深吸口旱烟,刚想做出些反应,却被宋宗无连忙伸手拦住。
不过水葫芦既然没对衙役下手,说明宋宗无在交战中还是占据上风的,甚至击败了对方。
砰!!!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