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藏
第四十六章 对自己更狠的狠人

一颗干瘪的头颅从缝隙里钻出,皮下看不出丝毫血肉,像是具白骨骷髅。
锵!
老人面目狰狞,深知留给自己的机会转瞬即逝,他只得更加用力,使得人皮剧烈的挣扎。
宋荣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他显然是认出了对方,毕竟来武楼借阅《草堂游记》的衙役并不多。
随即老人缓缓挪到外界,却是个没有四肢的人彘。
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人皮竟然如同活物般蠕动,想要重新贴合在血肉骨架上。
就像是随时都会咽气。
谁能想得到,狼腹里竟然藏着老迈的活人。
这时,腹部的皮毛逐渐裂开细小的缝隙,仿佛是河蚌张开躯壳。
但任青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现在看来,如果能借机杀死任青,还可以保留几分余力进入消灾禁区。
宋荣不可置信的目光下,任青出现在他的半米内,而那只蕴含了两种术法的手臂化为了两半。
老狼艰难的爬上山脊,爪子都被磨出了血迹。
切口无和-图-书比的平整,就连骨骼也是如此。
老狼强撑着走向驼峰山的深处,浑浊的双眼勉强看清楚了路径,但恐怕连最基本的意识都已经丧失殆尽了。
嗖嗖嗖。
老人站了起来,抹去嘴角的血肉后,将手指在自己额头划了道微不可见的伤痕。
他知道宋荣为谋划进入消灾禁区,可谓是不择手段,身体早已透支到濒死的程度。
“确实不重要。”
四肢逐渐长了出来,但皱纹却如同沟壑遍布全身,气息更是宛如随时都要断绝。
宋荣向任青慢慢靠近,语气古怪地说道:“禁卒赶来大概还有百息左右,难道你不想知道……”
“鬼使……鬼使……鬼使……”
两人间只剩下半米后,他的右臂突然连根断裂甩了出去,速度快到肉眼不可见。
“太有趣了。”
“生食人眼还是算了,明显延寿的上限不高。”
山风吹拂在脸上,他能察觉一缕缕气流汇聚又消散。
宋荣变得狂热起www.hetushu.com.com来,他如同朝圣般说道:“任青,真正的延寿法在极北……”
“不愿说就算了。”
锵!!
他病态的笑了起来:“要是我的百目未曾剥离,我肯定会对你的眼睛感兴趣。”
任青消失在原地。
宋荣语气温和地问道:“你这眼睛有些意思,是无目法吗?”
刀刃距离他的脖颈仅有毫厘之间。
他低头贪婪的撕咬并吞食着老狼的血肉。
正当人皮就要撕下来时,破空声响起。
“呵,当然有了,但都要付出代价,生食人眼只是最为寻常的手段,有些甚至连我都不忍直视。”
老人阴沉地说道:“是谁?”
“重要吗?”
像宋荣这样的狠人在正常的修仙环境里,足以取得难以想象的成就,可偏偏此方世界诡异当道。
手臂哪怕在半空依旧能够动弹,指甲可以看出术法的痕迹,恐怕轻易能切下任青的皮肉。
“还有十五日的寿元……”
任青用重瞳死死锁定和*图*书宋荣,哪怕后者没了百目,其余两种术法造不成威胁。
任青只感觉背脊发凉,但随即恢复了镇定。
“既然你不急着出手,应该想要问我什么吧?”
甚至任青有些怀疑,当初监牢禁区也是宋荣的手段,为得便是实验如何更好的利用诡异物。
提前布局控制野狼袭击猎户,然后将手臂强行植在猎户身上,以及被剥离的百目诡异物。
宋荣回过神来挥动左手。
他双腿生出狼人化,以宋荣都反应不及的速度再次出刀。
“在下任青,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
这便是剥皮者的能力,能够控制自身血肉,极为诡奇。
宋荣笑着说道:“原来任青你与我是同样的人。”
“你对于寿元、对于长生也有极重的执念,不过你的运气比我好,至少没有被诡异物断了修行路。”
血肉兽首瞬间被斩断。
他目光幽深的看向天空,嘴里喃喃自语:“我运道太差了,不可能走到最后的,或是死在消灾禁www.hetushu.com.com区里,或是死在晋升的过程。”
宋荣突然不再心急,仿佛教导晚辈般解释道:“我一直觉得无目法是有第三种异化路线的,没想到竟然在你身上看到了。”
这也是任青的信息流失效的原因,因为猎户的四肢与身躯已经独立成不同的个体。
砰。
等到它停下步伐的时候,面前被密密麻麻的藤蔓阻隔。
老人表情冷峻,眼中带着些许按耐不住的兴奋,使得死灰的肤色多了点不正常的红晕。
活着本就不易。
老狼无力的倒在地上,只有从起伏的腹部才能依稀看出,它还未完全死去。
他抓住伤口用力一扯,人皮硬生生要被剥了下来。
几把飞刀插在远处的树干上。
它忍不住喘着气,行路姿势已经严重变形,身上的毛皮不断的脱落,露出大片的血淋淋。
原本宋荣是打算剥离自己的剥皮诡异物,形成禁区用以破解禁卒的术法封锁。
“世间有无延寿的法门?”
片刻后,饿狼只剩下了副骨架。https://m.hetushu.com.com
任青丝毫不见慌张,大苗刀微抬就挡下了兽首的咬合。
宋荣笑着试探的退了一步,任青立刻跟进。
出鞘。
手臂的血肉宛如花蕊般绽放,眨眼间组成只样貌畸形的兽首,朝任青张牙咧嘴。
任青没有回话,手持的大苗刀出鞘了半指。
任青用重瞳轻而易举便捕捉到了手臂的轨迹,闭眼的同时仿佛回到了挥刀百次的矿洞内。
宋荣表情变得玩味起来,嘴角甚至扬起了笑意。
任青知道驼峰山内的禁卒正在不断搜寻着宋荣,如果无法尽快得到想要的结果,那么只得作罢。
但他依旧与宋荣保持着二十米以上。
任青缓步走出,表面看似平静,实则肌肉紧绷,抓着刀柄的右手就没有松开过。
手中刀刃与刀鞘相互间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仿佛大苗刀想要迫不及待展现锋芒。
任青倒没有唏嘘,只是略有些感叹。
虽然距离足足有十数米,但生性谨慎的老人依旧停下了动作,人皮重新与身体融合,连丝毫伤痕都未留下。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