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地藏
第三十七章 狼狈为奸

狈兽的前腿较短,走路只能一瘸一拐。
王文想要出言求救。
狼群围着他嘶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厚厚的云层裂开一道风险,月光借此洒落下来。
王生深知狈兽想要取自己的性命,但还不等反抗,四头山狼将他的四肢咬住了。
王文看不到黑暗中的动静,但他的眼前却有道如同圆月的刀光闪过,紧接着又是归刀入鞘声。
他被外界的寒风冻得双腿直哆嗦,风中夹杂着极重的湿气,直勾勾的往骨子里钻。
但它眼中的智慧却不是野兽能比的,并且异常的贪婪。
“哦哦哦……”
任青的重瞳锁定想要逃走的狈兽,顿时双腿下蹲蓄力。
王文暗骂几声,瑟瑟发抖的蹲坐在篝火边取暖。
传闻中狈兽极为聪明,它会与狼群合伙狩猎,通常因为腿脚不便的关系,会趴在狼身上。
他表情僵硬的用余光看去,只见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逐渐靠近,正是饿极了的山狼群。
“知道了,我去去就回。”
他的心脏不由狂跳了起来,手忙脚乱https://m.hetushu•com•com的解开裤腰带。
王文瞳孔微缩,突然想起刚离开三湘城时看到的尸体,其身上类似的刀伤很像是狈兽所为。
热气升腾。
刀剑清脆的出鞘声响起,狼群整齐的后退了一步。
尖叫声响起,但也刺|激到了山狼群。
好不容易爬上山坡,还不等王文松一口气,突然感觉背后传来了浓重的喘息声。
等到头狼停下脚步后,被丢下的王文才得到了些许喘息。
就当他们准备离开屋子时,却见有个身影迈步而来。
月光被浓厚的云层遮蔽,不过天空并非纯黑,而是透露着死寂般的深灰。
王文嘴里嘀咕了几声,缓步来到不远处的草丛。
王文回想起了从老猎户的嘴里听过狼狈为奸的故事。
“啊!!!”
最要命的不止如此,他发现佩刀可能掉在解手的草丛里了。
他们目光警惕地扫视着深邃无限的黑夜,可屋外的能见度却只有附近十米。
使得夜间出行的野兽本能的靠近。
解完手后https://m.hetushu.com.com,王文迫不及待的向茅草屋跑去。
没办法,他只好胆战心惊的朝茅草屋爬去。
狼眼只能忍痛放弃,毕竟挖眼的尸体太过明显,可能会被宋荣察觉到异样,而且异胃里也没有多余的空间存放了。
守夜的两名火工瞥了王文一眼,也没啥力气再去搭话。
“还愣着干什么呢,帮王文包扎下伤口,草药我包裹里有。”
眼看着就要迈出草丛,他突然被脚下的树木枝干绊倒,重重的翻滚了几圈,不小心掉到了灌木丛生的山坡下。
原本在白天十几米的路程,却在黑夜显得遥不可及。
狼群逐步逼近。
随即他几个闪身间消失在了原地。
咬着他四肢的几只山狼,脑袋整齐的从脖颈上落下。
一旦狼狈为奸,狼群就会如同军队般有序。
山狼群的狡诈在此刻突显的淋漓尽致。
小武连忙接过王文的身体,后者的伤势大多是在灌木丛内划破的。
他仿佛与黑暗融为一体,每刀挥动都有只山狼的脑袋被斩断,血腥味和_图_书弥漫开来。
区区的野兽罢了。
头狼没有杀死猎物,它叼着向平顶山村外的某处奔去。
随着狈兽咽气,周围的山狼群像是恍然如梦般惊醒,想要反击却发现没了任青的踪迹。
大苗刀再次出鞘,任青一跃而起,刀锋自然也是从上到下的刺穿了狈兽的身躯。
这时狂风迎面吹来。
巨树仿佛受到重击,树叶如同雨点般落下。
他的喉喽里发出绝望的呜咽,爪子已经刺入皮肤,鲜血逐渐渗出,本以为要就此命丧黄泉。
其余人皆是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
它们没有继续向茅草屋发动袭击,反而井然有序的撤退离开了,准备好好消磨下其余猎物的体力。
就这短短的距离,仿佛被隔绝成了不同的世界,稀薄的月光被树荫遮掩,连丝毫都渗透不出。
他睁眼看了下情况,发现睡觉时辗转反侧,使得身体远离了篝火,导致被冻的够呛。
他环顾四周并没有察觉到宋荣的痕迹,便重新将注意力放回到了山狼群。
狈兽轻轻嗅了嗅气味,然后把爪子和_图_书放在王生的腹部,打算先从最为鲜嫩的内脏吃起。
不过对于争夺狼群尸体的野兽来说,接下来又是场恶战。
火工见此连忙提醒道:“现在外面伸手不见五指,千万别走得太远。”
突然间,角落的窗户在吱呀声中被撞开。
他们下意识的转头,发现窗户大开着,而原本躺在篝火旁的任青早已没了踪迹。
任青将刀刃上的血迹甩去,收回刀鞘后抓起王文,顺便用异嘴收集了些狼血。
不过略微没有收住力气,导致王文足足翻滚了几米。
残月显露,任青站在巨树的枝头。
茅草屋内众人整装待发,他们用木棍做起火把,打算追出去解救王文与任青。
王文将家具从木门后搬开,接着迈步出了茅草屋。
任青肩膀上扛着昏迷的王文,快步走回了茅草屋内。
他的双脚在原地落下两个浅坑。
黑夜里,王文尝试着挣扎,但随即便感觉到热气在耳边呼出,顿时被吓得不敢动弹。
王文等到身体回暖后,他突然感觉憋着股尿意,忍不住捂住肚子朝门口走去。
茅草屋内https://m.hetushu.com.com,王文恍惚间醒了过来,他只感觉浑身发冷,牙齿不自觉的打颤。
之所以昏过去,主要原因在于额头肿起的大包……
月光,落叶,刀光。
任青在其中辗转腾挪。
任凭荆棘划开皮肤,刺痛感加剧着恐惧。
狼群对待几乎不作反抗的王文,留下的伤口反而并不明显。
王文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失了声,要不是此前已经小解过,恐怕免不了尿裤子。
月光重新被黑暗笼罩,再次陷入了无边黑暗。
狼足轻点。
泥土溅起。
最让王文深感惊惧的是,狈兽的下巴竟然多长了颗眼珠,时不时还会用舌头舔舐一下。
其中最为壮硕的头狼扑了过来,直接咬住了王文的大腿,然后将他拖进了黑暗里。
狼群主动让开一条道路,有只瘦小的狈兽缓步进来。
任青落地的同时用脚将王文踢晕过去,免得对方乱跑。
茅草屋里的众人被惊醒,他们看向重新归于寂静的窗外,有些不知所措该怎么办。
但又想起自己在队伍里最为年长,可解个手弄得狼狈不堪,碍于面子闭上了嘴巴。
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