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宫苑深深风乍起
第四章 恍若隔世

“起身吧!安福,皇上让你来这,可有事?”我伸手捏向肩部,站在一边的琳琅立刻上前一步,力道适中的为我揉捏了起来。
“奴婢给皇上请安。”
我站起身来轻拍身上的灰尘,道:“琳琅,你太在意了。本宫有时觉得冷宫也许更适合自己。那外面的流言你也该知道吧?这宫里还不都在传言本宫要失宠了?连安宁都在意了起来呢……你起身吧!”
一会儿后,听殷翟皓笑道:“皇后,什么风景如此吸引你?”
听到“轩梧”二字,我的心腾得揪紧,同时也诧异安宁会提到轩梧,道:“安宁永远是娘娘的孩子。”
“琉璃,今日之事,没有其他人知道吧?”我掩藏好自己的情绪,冷声问道。
她一扫刚才的怯意,满眼的愤怒。
琳琅手中的的陶瓷碎片因为我的话又掉到了地上,因为距离不高,发出沉闷的声响,她慌忙跪了下去,道:“娘娘何出此言?这后宫中,娘娘是主,哪个奴才如此嘴碎,让奴婢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我瞥了琉璃一眼,也未责怪琳琅,淡道:“琉璃,出什么事了?”
站在他的面前,居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只是站着。上官轩梧站在我面前看似恭,也没有说些什么。许久之后听到他叹了口气,低低的叫了一声:“未央……”
“宰相大人免礼。”我从呆愣中回神,看着他立好身子笑得云淡风轻。
许久之后,终于开口问道:“安宁,怎么了?”
约莫三天后的一个夜里,安宁来到了我的寝宫。她站在门口,微弱的宫灯照出她瘦弱的身形,我从呆楞中回神。
“臣给皇上请安。”
一路朝御书房而去,走在道上竟m.hetushu.com.com有些走神。
我望向侍立一旁的安福,柔声笑道:“你回皇上话,本宫稍后就到。”
我回身,点了个头,举步迈开。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琉璃和琳琅虽然个性不同,却养成了同一个习性:深沉。
他忽又回过头来,上前几步走至我面前,手缓缓的抚上我的发梢,笑容中带着些许的冷意,道:“皇后与轩梧虽是旧识,可在这宫中也还是注意一下的好。你觉得呢?”
我听到安福的话愣住。那日殷翟皓夜宿未央宫后,有半个余月我不曾见过他。也许是我可以避开的结果,又或者他亦不想见到我——若有心,我们总会见面。
而后,他走到了我们面前。
我看着她微微出神。我的小安宁在对我发怒,这是六年来她第一次对我发怒呢!那娇美的小脸儿微微鼓起来,煞是可爱。她见我一直看着她却不说话,不再说什么就朝外跑去,和琳琅擦身而过,琳琅想叫住她,却没来得及。
在回话之时低下了头,脸上笑容虽不变,却已经露出了无人察觉的讽刺。原来他今早找我的目的就在于此。
“朕还怕皇后这途中有什么差池,原来是在这见到轩梧了。”
“臣上官轩梧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我微抬头看他,勾起笑容,“臣妾谨记皇上圣言。”
这日一大早,也不过是刚刚应付完那些来请安的妃嫔,未央宫的小太监小安子就匆忙的跑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是殷翟皓身边的小太监安福。
一会儿后,我牵着他的手回到了寝宫,琳琅和琉璃摆上了安宁最爱吃的点心,可安宁确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不动,安和*图*书安静静的。她脸上的泪痕也渐渐干了,而我坐在她的对面喝着茶,入口满是苦涩。
“多谢皇上关心,皇上好,臣妾定然好。”我微笑,这后宫中的夫妻,见面竟也要上一句“近来可安好”,心下却在很无奈。“臣妾该死,竟让皇上久等了。”
没有人能在这个后宫里依旧保持着最开始天真浪漫。所以当年天真浪漫的琉璃成了如今这个虽然依旧开朗却已经学会怎么带上保护色的琉璃,原本有一脸纯然笑容的琳琅成了如今事事谨慎小心的琳琅,而我,也不再是从前那个我了。
琳琅站起来,急道:“娘娘不必在乎外面的流言,您是奴才们最尊敬的皇后,连一些嫔妃娘娘们也喜欢您呢!”
此时,琉璃咋呼着跑了进来,琳琅见她如此便喝道:“琉璃,你越来越没规矩了。”
心下也庆幸运着。不见也罢,若真见了面,难免又会想起很多事,那些事一直以来都以为已经遗忘,其实不然。只是现在的我们都学会了欺骗自己罢了。
安宁脱了鞋袜,爬了上来,偎进了我的怀里。带着奶香的身子很是柔软,我的手摸着她的长发没说话,一起安静的坐在床上。
“免礼吧!”殷翟皓眼神轻扫过我们,看向我,“朕见皇后许久不来,还以为有什么差池了。皇后近来可安好?”
我收回视线,心下也明白上官轩梧已经走远,随即笑道:“这金灿灿的阳光可真美,皇上您觉得呢?”
“可是——”安宁揪紧了我的单衣,话却被我打断。
“琳琅,本宫并不在乎这些东西。”我看了她一眼,边走边说道:“方才安宁生气了……也许,该找个机会和和-图-书她好喊谈谈心……”
“他们说娘娘就要被打入冷宫了,难道娘娘都不在乎吗?”安宁忽然站起来,扫落了桌上那些点心,大叫道。
她的话也才说完,就听到殷翟皓的声音自远处传了过来。
有整整五年的时间,他不曾在我的面前自称“我”了——想到这,不免嘲笑自己一番。我居然会有闲暇想着这些事……

她沉默的看着我一会儿,终于迈着脚步走向我。有风吹进寝宫里,我手中的纸发出微弱的摩擦声,才惊觉得自己手中的信笺还未收起,而安宁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她看着我手中急欲收起的信笺却也没说什么,我则乘着她不说话赶忙手起,放进了枕头下。伸手拍了拍柔软的床塌,朝安宁笑道:“爬上来吧!”
我摇头打断了她的话,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无奈,道:“安宁,在这里,别人说的话都不可信,那就是所谓的流言。”
“回娘娘话,皇上请娘娘移驾御书房。”
“皇后不必太过挂怀,”殷翟皓笑睨了我一眼,又望向上官轩梧,“轩梧,可还记得朕交代的事?”
“最美的莫过于初生的朝阳。”殷翟皓看着我,阳光散落在他的身上,眩晕了我的双眼,不自觉得拿他和上官轩梧比较起来。
过了一阵子,安宁开口,声音中有着隐忍的哭意:“安宁不要离开娘娘。我知道轩梧叔叔回来了,娘娘的心会偏向他……可是,轩梧叔叔不能和安宁抢娘娘,娘娘是安宁的。”
未央宫那偏僻的一角里,山茶花已经开始渐渐凋谢了,我捡起地上那些凋零的花瓣呆呆的发愣。安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边,我回过身的时候,看到她一张娇和图书美的小脸上带着泪痕,我的心揪了起来,伸手抱住她。
“臣妾给皇上请安。”
安宁不说话,反倒是低下了头去。我也不再说什么,安静的等着她开口。看着她那因为紧紧拽着绣帕而略微苍白的手指,虽心疼,却也忍了下来。生于着皇城里,就必须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也许是我声音中的冷意吓到了安宁,她在我的怀里不安的动了一会儿后,轻轻的回答:“是父皇。”
“奴才给娘娘请安。”
“安宁,谁对你说娘娘的心会偏向宰相大人?”我冷声问道。
她跨进门来,见我蹲在地上收拾方才被安宁扫落的东西忙跑上前来。“娘娘,这些事自然有奴婢们来做,您不必自放身段。”
“安宁,进来吧!”我朝她露出微笑。
许久未见,他比记忆中又俊了些……身上那一袭白衣衬出了他的飘逸气质,依旧是温和的笑,依旧一副温和的样子。金色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散发出高贵的美。
那之后,我闭门不出,有妃子求见若没什么重要的事都让琉璃以我身体不适为由给挡了回去。殷翟皓也只是差人来问候了一下。未央宫里那些个平日里受了我恩惠的小宫女小太监言谈之间总带着不平,我每每只是一笑带过。对于圣宠,我不争,因为那不是我想要的。

身后的琳琅笑道:“宰相大人,娘娘正要去见皇上呢!”
我微微蹙眉,瞥了安福一眼,心下虽疑惑,却也无意为难他,便道:“好了,你先快步回去复命,本宫即刻便去。”
安福跪安后,快步离开了未央宫,此时的琉璃已经拿上了披风站在我边上,我望着安福消失的方向深呼吸一口气,举步朝前m.hetushu.com.com而去。
琉璃递上一封信,淡黄色的信封上是龙飞凤舞的“未央亲启”四个字,熟悉的字迹让我在第一时间知道它出自谁之手。接过琉璃手中的信,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捏紧了信封的边缘,转身避开了琉璃和琳琅的眼,有泪滴落在信封上,化开了墨迹,那“未央”两字在瞬间变得模糊。
我手中的绣帕蓦然捏紧,想叫他的名字,却卡在喉咙口。心纠着疼了起来,面上却依旧带笑。这么些年下来,我已经学会了不外露自己的情绪,就连在他的面前,也硬生生的忍住心中的想法。我没有忘记自己身在何处,身在何位。
“娘娘,他们说……”安宁终于抬头,看向我眼神里带着怯意。
经过殷翟皓后点头,上官轩梧行了退礼,从我们的身边走过,临走时和我擦身而过。我没有看他,视线越过殷翟皓落在前方。
越来越靠近御书房时,看到了远远走来的一道人影,由远而近,在见到他的面容后,脚步也停了下来,微微有些发愣。
我没有理会她,依旧收拾着那些东西。身上的华美浅绿色宫裙掉落在地,映出地板的冰冷,素净得手指也渐渐染上了灰尘。琳琅跟在身边已久,已然明白我的心性,也就不再多加阻拦。我收拾着地上的东西,看着蹲在我身边的琳琅,道:“琳琅,你觉得这个地方适合本宫吗?”
安福低头,跪下身去,道:“奴才惶恐,皇上吩咐了,让娘娘即刻过去。”
“回娘娘话,除了奴婢和琳琅姐姐,没有第四个人知道。”琉璃也敛起了爱笑的开朗。
“臣当尽全力。”上官轩梧温和的回他的话,不着痕迹的看了我一眼后,道:“望皇上和娘娘允许臣先行告退。”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