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耍流氓

“花心!”唐译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音量骂道,转身上了车。
“颜颜,不带你这样的啊,专门欺生。”范从思站起来打算替夏文倩喝。赵明颜双手把酒杯一遮,“你要英雄救美,也行,不过得喝两杯。”说着又满满倒了一杯。范从思无奈,只得两杯都喝了。众人起哄,拍手大声叫好。
伴随着轻微的劈啪声,红色的炭火一点点变得黯淡,深秋的星空“清如水,明如镜”,越发显得辽阔高远。大家找来树枝把篝火扑灭,摸了摸寒夜里有些单薄的衣裳,打着哈欠说:“都散了吧。”
陈上没什么表情看了她一眼,不紧不慢说:“你也要练歌吗?”
唐译跟赵明颜商量,“文倩不会喝酒,喝一点意思意思,行不行?”
陈上走过去扳了扳她的肩膀,柔声唤她:“喂!”
何先勇指着自己说:“我也去吗?”他虽然跟陈上同班好几年了,却从来没去过他家里,一时惊喜不已。
一行九人两辆车很快来到陈宅。陈宅的大门早已打开,车子长驱直入。众人下了车,夏文倩和唐译走在最后。夏文倩瞪大眼睛说:“这……这就是陈上的家,也未免……未免太大了点儿!”刚才在路上,她还差点以为是公园……
“哎哟,留着给你老婆摸吗?”赵明颜取笑道,顺手把他的头发弄乱。大家听了噗嗤一声笑出来。范从思跟她说话,陈上这才明白过来,拽了拽唐译的衣服,“你要借她们班的乐器室练歌?”
吃完饭时间还早,赵明颜提议办一个篝火晚会,既可以烤肉又可以玩。大家都说好。她是个急性子,当下便拉着陈上和李喆筹备篝火晚会去了,饭也不肯好好吃。陈上从外面回来见到唐译跟范从思吃东西这般亲密,心里登时大为不悦。
三人一走,热闹的气氛有些冷下来。陈上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黑着一张脸,根本不理人。范从思拿起话筒笑说:“接下来有请‘天籁杯’的另一唱将唐译同学为大家表演节目!”众人发出稀稀拉拉的掌声。唐译正坐在地上吃烤肉,完全没有准备,忙把手上的盘子放下,擦了擦嘴巴连连摆手。范从思硬把她拽起来,“少啰唆,大家都等着呢。”
“我又不抄你的,关你什么事?”何先勇对他的挖苦有些不满。
夏文倩听她这么说,只得点头同意。
赵明颜一边嘀嘀咕咕说他小气,一边还是在范从思的陪同下拎着溜冰鞋和两个朋友下楼去了。
“还说没有,刚才怎么回事?”
“反正给你抄也抄不及格,还不如空着试卷擦口水。”陈上的话是有典故的。以前有一次会考,试卷提前泄露了,大家都拿了高分,只有何先勇一个人50分,连格都没有及。他把答案匆匆抄完,便趴在考场里呼呼大睡,口水流的到处都是,结果试卷只做了一半。这事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一个笑谈。
“要不,你让我再亲一下?”他想象着电视剧里地主恶少调戏良家妇女的场面,伸出右手食指要去勾她下巴。
范从思落后两步,笑问:“谁是资本家?”
“要摸也不让你摸!”
何先勇听见哇哇大叫,“错了一道叫一般?我对了一道就该放鞭炮庆祝了。”唐译取笑道:“哎哟,我们哪能和您比呢。”何先勇捅了捅她的胳膊,挤眉弄眼说:“唉,下次考试,我坐你后面,怎么样?”
“回什么啊,大家玩的好好的,别因为你一个人坏了兴致。再说,韩姨已经在准备晚餐了,那么多人的饭菜叫谁吃?”
“你会弹吉他?”陈上倚在架子上问她。
夏文倩一脸好奇地看着他们。唐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掉在脚下的“米老鼠”捡起来,心里只觉得烦不胜烦。
范从思酒量一般,这么两大杯红酒灌下去,只觉心口突突地跳,手脚无力。他靠着石柱坐下来,柔声说:“不用了,吹吹冷风缓一缓就好了。你也坐下来歇一歇。”
陈上满心不情愿,却又拿半醉半醒的赵明颜没办法,问:“你今晚不在这儿住吗?”范从https://m.hetushu.com.com思点头,“我也回学校住。车钥匙给我。”
范从思见状便说:“阿上,你扶颜颜上去睡觉,我送唐译她们回去。”何先勇和赵明颜的两个朋友都不住校,搭李喆的车先走了。
“这有什么关系,你可以找人替你喝啊,别扫兴嘛。”
陈家的琴房位于顶层,一推开门,入眼是将近两百平米的大厅和成片的落地窗,地方宽敞,光线明亮。原木地板中间放了一架纯黑色的三角钢琴,墙上挂着小提琴、吉他、萨克斯等乐器,旁边架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唱片。
“嗨,从思,阿上!”赵明颜风风火火跑进来,笑盈盈地跟大家打招呼。她头两侧垂着两条小辫子,斜挎着一个天蓝色的牛仔包,穿了一条羊毛短裙,脚上一双羊皮长靴直到膝盖,光着半截大腿,显得青春可爱、活力十足。
陈上盯着她不说话了。
“不行,既然玩了游戏,就要遵守规则。我输了,我喝两杯,如何?”
李喆对乐器不怎么感兴趣,在琴房逛了一圈,兴味索然说:“有人要游泳吗?楼下有游泳池。”何先勇忙说:“我去,我去。”两人跟着也走了。
“数青蛙”的游戏虽然简单,可是越数到后面越容易犯错。
“我不会喝酒。”夏文倩一脸为难地说。
Amie组合演练下午彩排的结果,穿着溜冰鞋出场却因为天黑路滑摔了一跤,幸好没事。等慌乱过去,音响里“Super Star”的伴奏都快结束了。赵明颜只得狼狈地宣布:“卡,暂停”。众人哈哈大笑。何先勇发出怪叫声,轰台说:“下去,下去!”李喆吹着口哨附和。气得Amie组合咬牙切齿跺脚说:“走,我们把鞋子换了,轻装上阵。”
唐译呆呆看着他,眨了眨眼睛,轻声说:“我没想到你钢琴弹的这么好。”她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
“陈上,你不要太过分!”唐译忙把脸一撇,后退一步,紧紧靠在门背上。
“会一点。”
陈上见她们落在后面,停下来等,闻言冷哼了一声。他被唐译骂做“万恶的资本家”,心里正不高兴呢。
唐译涨红了脸,看了一眼陈上,小声说:“还是算了,我笨手笨脚的,怕弄坏你的东西。”
唐译瞄了眼远处的三角钢琴,小心翼翼地问:“我可以弹那个吗?”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三角钢琴,不知道弹起来音质怎么样。
“你不是说会吗?”陈上有些不高兴她的拒绝。
陈上见她似乎很生气,想了想,还是把手松开了。唐译忙往门口的方向跑,拼命去拉门把。陈上见她对自己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一边恨自己不该放手一边又怨她不解风情。“喂,你干嘛?我又没有拿你怎么样。”
“你又不是没抄过!”
“我哪有骚扰你?”某人厚着脸皮睁眼说瞎话,“你不是要唱《甜蜜蜜》吗?我来弹琴你来唱,怎么样?”
陈上一个人在钢琴边坐下,把琴键想象成可恶的唐译,咬牙切齿噼里啪啦乱弹一气。
唐译的手慢慢地从门把上放下来,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不情愿地说:“留下也行,你不准再骚扰我。”
赵明颜做了个鬼脸,“我偏要。”
陈上慢吞吞走过去,手指在门把下面扭了一下,一声轻微的咔嚓声,门开了,可是随即,他又锁上了。
连一向从容自若的范从思也忍不住叹气,招手喊:“唐译!”
“丢人现眼,亏你好意思说出口。”
“我也爱吃山竹。”范从思说着又剥了一个递给她。唐译忙推辞说:“你吃,我自己来。”范从思还要说话,手里的山竹却被某人从中劫走了。
唐译看了他一眼,“我后面第四排。”第四排是优才生和优差生们的“楚河汉界”,一直空着没人坐。
“嗯。”
十九中的期中考试安排在周六、周日这两天举行,惹的学生们怨声载道。随着最后一场考试铃声的响起,优差生和优才生的反应截然不同。优才生们围在https://m.hetushu•com•com一起一脸紧张地对答案,跺脚埋怨自己粗心大意;而优差生们只顾着欢呼雀跃炼狱的结束,书本、草稿纸、三角板、量角器、笔袋等统统往空中抛去。
“我什么我,有话快说。”唐译眼睛盯着门锁,右手握着门把转来转去,却怎么都打不开。她气得冲陈上跺脚说:“快开门啦!”
唐译也被震惊到了,咽了咽口水,自以为小声地说:“资本家啊,万恶的资本家!”
“总算考完了,要不要出去放松放松?”
陈上看了眼范从思,又瞪了一眼唐译,把从别人手里抢来的山竹咕噜一口吞下去,沉着脸没好气说:“磨磨唧唧,吃完了没你?”
“那你会乐器吗?”
唐译笑说:“我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提拉米苏,入口即化,一点都不甜腻。”她很快把一小块提拉米苏吃完,指着桌子中间紫红色长得像罗汉果的东西犹疑地问:“这个是什么,能吃吗?”
陈上看着并排站在一起的范从思和唐译,心里满不是滋味,好半晌没说话,最后以不容商量的口气说:“你喝了酒,还是让付叔叔送你们。”
“一般,错了一道。”
陈上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钢琴一向宝贝得很,赵明颜连摸都不让摸,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爱弄坏东西。
唐译忙回头,用眼神问他什么事。
“你才又丑又笨!”陈上气得口不择言。
范从思走过去,问她考的怎么样。
“错了,错了!”众人欢呼起来。
陈上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儿往书包里扫。
她一时为难起来,看了一眼沉着一张脸的陈上,吱吱呜呜说:“要不,要不这样,我出去走走,等会儿,等会儿就回来。”一溜烟跑了。
她嚷嚷着要溜冰。陈上没好气说:“赵明颜,你还真把这里当溜冰场呢?要溜上外边溜去。”
“哼!”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唐译也分不清他是有意还是无意。若真是不小心,她的反应未免太大了,反倒叫他看笑话——想到这里,她唯有自认倒霉,气鼓鼓地说:“我要回去。”
唐译忙说:“没说您,没说您。”跟着又多此一举地说了一句“谁也没说。”
赵明颜捂着嘴偷笑说:“阿上,你今天既然这么大方,那我就不客气啦!”她打电话把自己的两个朋友一起叫了过来。
“谁稀罕!”赵明颜气得冲他车门踢了一脚,和朋友径自上了李喆的车。何先勇和范从思率先钻进后座。唐译和夏文倩面面相觑。陈上把墨镜戴上,不怎么耐烦地说:“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夏文倩推了唐译一把,自己钻进后座,坐在范从思旁边。
“弹首曲子试试。”夏文倩指着钢琴兴奋地怂恿她。
夏文倩在他身边拘谨地坐下。眼前是一眼望不|穿的黑暗,影影幢幢的什么都看不清辨不明,然而她觉得很安心。
众人对陈家的琴房赞叹不已。赵明颜笑说:“我最喜欢这里是因为可以一边拉小提琴一边溜冰。”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拍着手兴奋地说:“啊,我知道了,Amie组合到时候可以在星光舞台上穿着溜冰鞋隆重登场。”为了这次的“天籁杯”,赵明颜和两个朋友组了一个女子乐团,取名叫“Amie”,法语朋友的意思。
夏文倩硬着头皮站起来,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笑话。Amie组合已经回来了,见大家玩得高兴,也不嚷嚷着彩排了,坐下来一起玩。赵明颜拿了一个大酒杯,往里倒满了红酒,拍手笑说:“第一个出错,特别优待哦。”夏文倩脸顿时白了,求助地看着众人。
“陈上,你偏心!”赵明颜哇哇哇地叫起来,指控说:“以前我问你借钢琴,你死活都不肯,连琴房的门都不让我进。我也要去你家,我也要去你家。”她不依不饶起来。
夏文倩被他看的心里发毛,有些反应过来自己大概是影响到他了,干笑说:“那,那你们练歌吧,我出去随便转转。”
夏文倩拍手称赞道hetushu.com•com:“陈上,你真是太厉害了!”
唐译忙摆手,“不不不。”
“你怎么了?”陈上敏锐地察觉到她似乎在生气。
“我又丑又笨,那你还要亲我,你又是什么?”唐译压抑着满身的怒气回敬他的辱骂。啪的一下,也不知她碰到哪里,门居然被她扭开了。她忙钻出去,对着门内直瞪眼的陈上骂了一句“神经病”,这才跑走了。
“你什么意思?”唐译没好气地问。
陈上讨厌他跟唐译不熟装熟,嗤笑一声,嘲讽道:“就算给你看,你看得清吗?”何先勇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一脸横肉,却有三百度的近视,偏偏不肯戴眼镜,看东西的时候总是眯着眼,给人的感觉和他的外形极不相称。
“这是什么?”
“喂,你能不能不要乱动?”陈上被她指甲掐的有点痛,忍不住吸了口气。
赵明颜见陈上不为所动,带着敌意的眼光看着唐译,逼问道:“你跟他什么关系?他怎么对你那么好?”
不等陈上发话,范从思忙说:“当然可以。阿上不是说了大家都去么。”
“从思叫我来的。”赵明颜心性直爽,上次和陈上闹别扭一事早忘了,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并不在意。“你最近怎么不找我玩啊?”她手臂一伸拍了拍陈上的头,笑嘻嘻地说。
“当然能吃。”他笑着拿了一个,双手放在上面用力一捏,外壳裂开来,露出里面桔瓣状奶白色的果肉,递给她说:“这个是山竹。你吃吃看,好不好吃。”
夏文倩忙摇头:“我不会唱歌。”
“你准备唱什么歌?还是《甜蜜蜜》吗?”陈上突然转过头问她。
“不要碰我!”唐译一下子蹦出老远,皱眉警告他。
“那你去亲她们好啦,我又没有求你。”唐译冷笑说。
“你,你,你——”陈上本来想一鼓作气问她要不要做自己女朋友,结果一紧张,竟然结巴起来。
唐译看着坐在前排等她一块回宿舍的夏文倩,“文倩能不能一块去?她一个人待在宿舍很无聊耶。”
“我以前学过一点吉他和电子琴,现在——,估计全忘光了。”唐译摇头叹气说。
“你怕什么,我勉强……对你负责好啦。”
“不准摸我头发。”陈上警告她,恶狠狠地说:“你不知道男人的头发不能乱摸的吗?”
陈上站在她身后一边听一边摇头,忍不住上前示范,“看清楚了。”双手在琴键上飞快地跳跃,一气呵成。《送别》这首曲子在他手里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行云流水,飞溅的到处都是。
“十四只青蛙十四张嘴,二十八只眼睛……嗯……二十八条腿,扑通一声跳下水……”夏文倩头晕脑胀说道。
陈上看着凭空多出来的这么多电灯泡,只能长叹一声:人算不如天算。他先去宿舍楼前把车子开过来。不等他停好车,赵明颜忙跑过去拉副驾驶座的门。他把键一按,车门锁住了,车窗缓缓降下来。他不怎么高兴地说:“你坐李喆的车吧。”
“你想干什么?还不快放开我!”她气急败坏地说。
唐译特意走过来,盯着赵明颜熟睡的脸惊讶地说:“这样站着,她也能睡着?”陈上抱怨说:“我胳膊又酸又痛。”唐译看着他们依偎在一起的身影,低着头没说话。
陈上伸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紫色米老鼠式样的项链递给她。
唐译兴奋地坐下来,一边弹一边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她以前学琴的时候,第一首曲子学的就是这个。很久没弹了,简单的一首曲子弹的磕磕绊绊,中间一段忘记了,实在弹不下去,她吐了吐舌头,求助地看着陈上。
“呸——”唐译轻蔑地看着他,“德行!陈上,你除了耍流氓还会干什么?别侮辱我的智商了,我才看不上你呢。”
陈上见她胸前被安全带勒的曲线毕露,佯装镇定转过头去。心想,平时看不出来,她还蛮有料的嘛。
琴房里只剩陈上、唐译、夏文倩三人。唐译和夏文倩自从进来后,眼睛到处乱看,时不时摸一摸摆在那里的乐器。hetushu•com•com
韩姨准备的晚餐很丰盛,饭后还有各种甜点和水果。唐译指着自己碟子里的蛋糕小声问对面的范从思:“这是什么?”范从思拿勺子挖了一点放在嘴里吃,“提拉米苏。”
“谁叫你一来就把我吉他弦弄断了?不行!”
“学校的乐器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音质奇差无比,钢琴从来没有请调琴师调过,伴奏带都是陈年旧曲。我家有一间琴房,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倒是可以借给你练歌。”
“你怎么来了?”陈上对她的出现有些意外。
两人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一路走来不停地张望。
“你干什么?”唐译瞪大眼睛看着他,羞恼的质问声无论怎么听似乎都有些气势不足。
唐译讽刺道:“就你这脑子,二百五似的。”她才不要跟一个笨蛋谈恋爱呢,跟希腊神话中爱上自己影子的美少年一样自恋。
何先勇发泄般把铅笔从中狠狠折断,指着前面的优才生们说:“让他们考就够了,拉我们作陪衬,有这个必要吗?”优差生们这次受刺|激了。以前考试,反正大家都不会,交白卷的大有人在,可是这次看着前面的优才生们一个个卯足了劲奋笔疾书,就算写完了也不肯提前交卷,再对比一下自己,十道题有九道不会,考试时如坐针毡,度秒如年,强烈的失落感于是冒了出来。
范从思“哦”了一声,想了想说:“音乐班有专门的乐器室,我们可以借用一下。”他打了个电话给赵明颜,她应该有办法。
陈上把自己的吉他拿下来递给她,“要不要试试?”
“也不会。”
她咬着唇低声说:“刚才谢谢你。你在这台阶上坐一坐,我替你打水来洗脸。”
韩姨笑眯眯地招呼大家吃水果、喝饮料,平日里空荡荡的陈宅因为众多小客人的到来登时闹腾起来。
“不小心而已。”陈上装作若无其事地说,脸却慢慢红了。
陈上也不找伴奏带了,直接在钢琴凳上坐下。他不说话,也没有翻乐谱,手指在琴键上灵活地弹奏起来,优美的音乐随之流淌一室。“你怎么不唱?”他见唐译没反应,便停了下来。
陈上虽然极力保持镇定,然而通红燥热的双耳还是泄露了他的紧张和慌乱。他手足无措站在那里,见唐译转身要走,忙上前一把抱住她,结结巴巴说:“喂,我,我,我会对你负责的啦。”
陈上皱眉看着醉醺醺的她,喝成这样,回家不挨骂才怪,只得大声喊:“韩姨,韩姨,你快把她弄走。”
这里陈上和何先勇吵成一团,那里范从思和唐译倒是聊得颇为投机。
“不要!”唐译用力瞪了他一眼,拉开旁边的玻璃门,从木架上翻出《甜蜜蜜》这张唱片,“借这个给我就可以了。”
偌大的琴房只剩她和陈上两人,唐译感觉气氛有点怪怪的。她走到唱片架上翻看有什么唱片,大部分是流行音乐,也有不少古典音乐。
陈上脸色顿时大变,一颗滚烫的心顷刻间冷了下来,大声质问道:“你凭什么看不上我?我长得帅,又有钱,还会弹琴作曲,从小到大收到的情书用麻袋都装不过来,多少女孩子求我亲她我还不要呢!”
“哎哟,怕什么,讲笑话也是表演节目啊,再不济,喝酒也行嘛。”
一时间人都到齐了,在楼下集合。陈上说:“我自己开车,你们呢?”陈上,范从思,何先勇,唐译,赵明颜,夏文倩,另外还有赵明颜的两个同学,一共八个人,一辆车根本就装不下。赵明颜想了想说:“对了,打电话叫李喆也来。”李喆早就弄到了驾照,一直都是他自己开车。
唐译使劲掰他箍在自己腰间的双手,冷声说:“逗我很好玩吗?”她回头看了陈上一眼,皱眉想,自己居然被他调戏了,天理何在!
“考试的时候我自然会戴眼镜。”在陈上面前,何先勇多少有些弱势。
陈上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唐译和范从思交头接耳,举止亲密,“你们刚才说什么?”
“其实是MP3啦,里面有很多歌,原唱、伴奏、各种版本都有。这个还可以当项链和*图*书戴,可不可爱?”
满身酒气的赵明颜拉扯着陈上摇摇晃晃站起来,口齿不清地说:“阿上,今晚……我不走了,就在你家睡……了!”
“没说什么。”唐译淡淡地说。
唐译摇头,“不行,我得好好准备练歌啦。”虽然她对“天籁杯”没什么把握,不过还是希望砸的轻一点儿,不至于出现切麦、被人泼矿泉水的狼狈场面。
夏文倩听见大家在说自己,忙转过头来,听见范从思的话,多看了他一眼。
“没事,大不了我换到第四排去。”
陈家位处郊区,周围绿树成荫,抬头可以看见满天繁星。众人在星光下架起一堆篝火,围坐成一圈一边吃烤肉一边看Amie组合表演节目。
唐译忙拉住她,不满地说:“你不是说陪我练歌的吗?怎么一个人跑出去玩,太不够意思了。”
几人站在外面等车。赵明颜像抱抱枕一样抱着陈上不肯放,脸靠在他手臂上,闭着眼睛小声打着呼噜,就差鼻子里冒气泡了。大家见她这般憨态可掬的模样,忍不住发笑。陈上又气又无奈,小声骂了一句脏话。
“你会弹什么?”夏文倩问她。
唐译坐在唯一的琴凳上,被他半弯着腰圈在怀中不得动弹,偏偏又不敢出声打扰他,只得红着脸憋着气僵坐着。陈上本来没有其他想法,弹完一段,回头见她一脸害羞的表情,心跳也跟着加快。他不由得侧过头,直起身的时候顺势亲了亲她滚烫的脸颊。
唐译只得磨磨蹭蹭打开副驾驶座的门。车子如一头敏捷的猎豹,刷的一下冲了出去。警报器的声音一直嘀嘀嘀响个不停,陈上眼睛直视前方说:“把安全带系上。”唐译对他开车的技术很没有信心,手忙脚乱找安全带。这车子的安全带跟别的车子有些不一样,她系了好几次都没系上。
“我不要。”唐译闷闷地说。
夏文倩忙跳出来说:“唐译,你分明是陷害我,明知我不会玩游戏也不会表演节目。”
“好啦,好啦,都去,都去。”陈上瞪了一眼得意洋洋的赵明颜,无奈地说。
陈上见他和唐译胳膊和大腿紧紧挨在一起,没好气说:“你出来,坐前面去,别妨碍我说话。”范从思笑了笑,果然打开车门下来。唐译非但没有坐过来,反而往夏文倩那里移了移。
“又嫩又滑,酸酸甜甜的,好吃!”唐译兴奋的直点头,没想到这东西看起来其貌不扬,吃起来味道这么好。
“喂,我当你男朋友有什么不好?”
他急得把睡得迷迷糊糊的赵明颜用力往韩姨怀里推,“喂,付叔,等一下。”刚开出几米远的车子停了下来,他大步跑上前。 三人并排坐在后面,范从思在最外面,隔着车窗问他:“阿上,什么事?”
唐译看了眼站在远处翻架子上唱片的陈上,扯着她的衣服小声说:“不行,这个很贵的。”万一要是弹坏了,她可赔不起。
韩姨走过来扶她。赵明颜一手挥开,抱着陈上的胳膊就是不放手,打了个嗝说:“你什么意思?”陈上一脸不耐烦,大声说:“喝醉了不去睡觉,撒什么酒疯!”赵明颜一味不依不饶,斜乜着眼说:“你刚才什么意思?”
范从思说要去洗把脸。夏文倩见他面红耳赤,走路有些晃,趁人不注意,跟了过去。“你,你还好吧?”她担心地问。范从思回头见是她,笑了一笑,“我没事,刚才喝得急了。你快回去吧。”
“喂,拿着。”陈上坐进来把米老鼠MP3硬往她手里塞。唐译冷着脸不肯要。他把米老鼠往座位上一丢,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走了。
眼看骑虎难下,唐译不好过分推辞,想了想笑说:“不如这样吧,大家来玩游戏,输了的人表演节目。大家一起玩,这才有趣嘛。‘数青蛙’这个游戏大家都会吧?我先开始喽,谁说错了谁表演节目。”
陈上只得空出一只手,把安全带从她胸前绕过,啪的一下扣上。唐译低声说了句“谢谢”,见他手还放在身侧,眼睛看着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忙说:“看前面,看前面。”
“对啊,怎么了?”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