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结婚

陈母瞟了一眼儿子,才在沙发上坐下,“你在房间里干嘛呢?”
说起来,陈母对她好像从来没说过一句不礼貌的话。可是唐译知道,这只是她的修养而已。
唐译鼓起勇气红着脸说:“伯母,我跟陈上——”她到底说不出来“我跟陈上其实没什么”这样自欺欺人的话。
陈上听见楼下的叫声,忙把床头柜关拢,户口本往T恤里一塞,轻轻把卧室门带上,慢悠悠踱过来,站在楼梯口故作镇定地说:“妈,你回来了。”插在口袋里的双手手心全是汗。
“时间还早着呢。”早饭不让她吃,总不能午饭也不让她吃吧。她这哪是结婚,简直就是抢命。
走在最前面的陈母折了回来,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唐小姐。”
工作人员见到他们准备的结婚照,差点笑掉大牙,“你们是要结婚还是离婚?”
民政局离上大只有两条街的距离,很快就到了。唐译站在大厅门口,探头探脑往里看,“你是来咨询的吗?”她也很好奇,听说结婚和离婚都是在这里办理,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
“我饭还没吃完……学校里不要拉拉扯扯……去哪儿……”
“该说的昨天晚上不都说了嘛!你知道我喜欢谁,为什么一定要逼的我不快乐呢?”
“阿上从小就不爱学习,送他出国读书,他说过的不快乐。我拿他没办法,只好让他回来。”
“结婚照是要两个人一起照的吗?”唐译愕然地问。
旁边的工作人员发出笑声。唐译双手抱胸站在门外,十分无奈地看着他。
陈上为了庆祝生日,请了一些朋友去“嘉上”玩。十几个人要了一间大包厢,一张数米长的玻璃桌堆满了饭菜和酒水,大家hetushu•com•com又是吃又是唱,闹得她简直受不了,于是溜出来透透气。她站在过道里看各种各样见都没见过的洋酒。专用电梯的门突然打开,一行人走了出来。
她转过头看了一眼,男女都穿着套装,应该是“嘉上”的工作人员。她没有在意,有人见到她却很惊讶。
陈上一手撑伞,一手抬起她的头,一脸严肃地问:“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结婚?”
“忍一忍,领了证我们就回去。”
“没有就好。你在这等着,要是有意外情况,就按一下车喇叭。”
陈上揉了揉她的头发,“当然是登记。”他掏出身份证,得意洋洋给她看。
“我是来找阿上的,他今天生日。”陈母的声音听起来很温和。
两人一路出了食堂。陈上把唐译塞进车子里,开到校门口的时候降下车窗问站岗的保安:“民政局怎么走?”
两人来到上大的“学籍管理处”借户口页。老师问唐译借户口页干什么,唐译吱吱呜呜答不上来。陈上挑了挑眉,理直气壮说:“结——”唐译忙打断他,干笑说:“借,自然是有用处。”老师没有多问,把户口页给了她,又提醒她记得按时归还。
两人冒着风雨在门外站了将近半个小时,尽管撑了伞,肩膀和裤腿还是难免打湿了。唐译瑟瑟发抖,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头埋在陈上的胸口,呜咽说:“我冷,我想回学校。”
陈上上楼打开父母卧室的门,翻箱倒柜找户口本。他记得小时候还见过,户口本和结婚证放在一块,现在怎么就找不到了呢。
“阿上!”
“韩姨,你把东西拿进来,我上去看看。”陈母吩咐跟在后面的韩姨,动作https://www.hetushu.com.com优雅地走进屋里。
唐译一点结婚的心情都没有,她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耷拉着脑袋跟着陈上来到学校门口的照相馆。她只不过是一个大三的学生,今年刚满二十一周岁。
“咦,你怎么大了一岁?”唐译看着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吃惊地说。
唐译不知道陈上有没有被抓个正着,心里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唐译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好……”唐译低着头不敢看她。
“现在怎么办?”陈上垂头丧气走出民政局。
陈母看了她一眼,远处传来陈上的声音:“妈!”陈母对她点了点头,快步朝儿子走去。陈上并没有发现藏在酒柜后面的她。
“可是,哪有户口本?”
“结婚?”唐译表现出的样子既非欣喜若狂也非大吃一惊,而是一脸茫然地看着陈上,抽出餐巾纸擦去嘴角残留的豆浆沫,这才不疾不徐地说:“如果我没有失忆,你昨天刚过完二十一岁生日。”
总算凑齐了结婚所需的证件,陈上兴冲冲赶到民政局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下班了。
唐译探出半个圆滚滚的脑袋,眼睛滴溜溜到处看,然后三步并作两步打开后座的门,弯腰钻了进去。她怕人发现,半趴在后座上,长吁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快走,快走。”刚才真是惊险,做贼也不过如此。
照相的师傅问他们照什么照,唐译回答证件照。照相师傅便给他们每人照了一版两寸的证件照。
“阿上这孩子,性格有些偏执,也不知像谁。”陈母轻轻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陈上走出来,待看见门上写着的“离婚登记处”五个大字时,脸上的表情顿m.hetushu.com.com时由不解变为尴尬。
两人只好重新再拍。
唐译松了一口气。
“快点吃。”陈上催促她。
陈上看着两个依偎在一起的脑袋喜滋滋地说:“不错,这才像是结婚嘛,亲亲热热的。”又端详了一会儿说,“你比较漂亮。”
“好像要下雨哦。”唐译喃喃自语。正所谓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天边的云彩红得有些诡异。
“当然……不是。”唐译眼睛一闭,抱着横是一刀竖也是一刀的心情伸出手紧紧抱住他。事情怎么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她直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脑子里稀里糊涂的。看他坚持的样子,她好像没有办法退缩。
“算了,还要户口本,别结了。”
沿路的法国梧桐绿意盎然,两旁一盆盆紫色的花球由上而下垒成一棵花树,成片的月季红黄交错形成一个规则的几何图案。上临市的五月,色彩浓烈的像是一副酣畅淋漓的油墨画。
“今天天气这么好,应该是个黄道吉日。”陈上笑盈盈地说。
陈上没好气说:“怕什么,连国家都提倡恋爱自由,婚姻自主。难道你反悔了,不想跟我结婚?”
陈母不动声色上下打量着她,回身对助理小声说了些什么。助理连连点头,和其他人走了。安静的空间里只剩下她和陈母,唐译手足无措站着,觉得自己的心跳一下比一下快。
“没干嘛。妈,我去换件衣服。”陈上一溜烟跑回自己房间,见到唐译发的短信,找了件外套胡乱穿上就跑。
“这样不好吧?还是算了。” 唐译双手扯着安全带,无论陈上怎么拉她都不肯下车。
工作人员笑起来,“你们来结婚,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那时候办理出国手续,还差hetushu.com.com几个月成年,只好提前一年出生啦。走,我们进去吧。”两人来得早,里面只有一对中年夫妻在签字办理手续。陈上跑进去,兴高采烈地说:“同志,我们来登记。”
陈上却一点都不在意,“在附近找个地方吃饭,下午再来。”
两人来到隔壁的结婚登记处。工作人员因为证件不齐而拒绝办理。陈上睁大眼睛说:“结婚不是很简单的吗,为什么还要户口本?”
唐译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说:“没,没有……”
“这又何必呢?”
“我没有逼迫你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考虑清楚。”陈母的话虽柔和,态度却很坚持。
“前提是,也要我做得到啊。”唐译漫不经心说着,把油条泡在滚烫的豆浆里,吃得津津有味。
“不行,婚姻大事,怎么能算了呢?”陈上一脸不赞同地说。
“不,我现在就要回去。”
唐译只知道“哦,哦,哦”的点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来“嘉上”的次数不算少,却从来没想过会在这里碰到陈上的母亲,此刻真是又惊又吓。
“好像还要照相,是不是?”陈上问她。
工作人员翻开户口本给他们看。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空的户口本的壳子。
“那好,你跟我来。”陈上拉起她往外走。
陈上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灼灼看着她,小声说:“偷!”
“我难得回来一次,你又要去哪儿?”陈母见他要出去,语气不满,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过来,陪我说说话。”
陈上搂着她往前走,“下雨更好。以后回忆起来可以说,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是一个浪漫的雨天。”
唐译为自己的无知觉得丢脸,小声辩解说:“我们没结过婚,所以不知道……”
和*图*书“妈,你别操心了。我自己的事,我能不考虑清楚吗?你说过你是开明的。我走了,晚上回来陪你一起吃饭。”陈上匆匆忙忙跑出来,见周围没人,对着茂密的树丛小声说:“你在哪儿,快出来。”
“今天我家没人,连韩姨都不在。”陈上把车子停在大门口,打开车门一骨碌跳下来。
唐译在车里等的都快睡着了,突然被陈家自动门打开的声音给惊醒了。她打了个激灵,二话不说跳下车,一头钻进半人高的灌木丛躲了起来。
“你学习怎么样?”
陈上紧张地直问:“怎么了,怎么了?”
这是唐译第二次见她,第一次还是高中的时候。唐译背紧紧贴在放洋酒的柜子上,紧张的差点不能呼吸,“您……好……”她硬着头皮说道。
“我们要第一个领证,早点去排队。”
工作人员先看了两人的身份证,确认无误,打开陈上偷来的户口本,神情古怪的“咦”了一声。
“比较有纪念意义啊。”陈上回答的振振有词。唐译只能无语。
“我当然没问题喽,问题是你。”唐译很爽快地答应。
唐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她不由得想到昨天晚上见到陈母时的情景。
“这个你不用管。你不是说随便我要什么生日礼物都可以吗?”陈上隔着桌子急切地求证道。
“阿上回来了?怎么又把车子停这里,哎!”陈母的车被挡住了,只好提前下来,提到自己的儿子语气难免宠溺却又无可奈何。她是一个外表美丽温柔做事却很干脆利落的女人。
“跟我结婚,难道你做不到?”
唐译苦着脸说:“我们还是回去吧,人家都下班了。”她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狂风吹的树枝哗哗哗地响,缩着肩膀说:“要下雨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