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淑女没有竞争力

钟笔看不下去了,拉着张说的袖子,“我也要拍,我也要拍。”张说正举着相机测光调焦,有点儿不耐烦,“等会儿,等会儿。”钟笔不依,一把拽住他胳膊,“不行,不行,我现在就要拍。”既然淑女没有竞争力,她决定无赖到底了。
哪知增肥一事余波荡漾,后患无穷。
出租车一路开到女生宿舍楼下,钟笔此刻心虚得不得了,愧疚地低下了头,抱着张说的胳膊说:“女生楼不让男生上,你回去吧。今天谢谢你了,都是我的错。”当然都是她的错!
张说擦了把脸上的汗,喘着粗气说:“不是,我不该推你。你住几楼?”钟笔说四楼。他蹙眉,转头跟宿舍管理员说:“阿姨,我同学脚崴了,我能送她上去吗?”又说了一车的好话,阿姨总算答应了。钟笔站在一边不吱声。
张说看她一副吊儿郎当痞子样,很不喜,知道减肥是她毕生的事业,故意打击她,吃惊地说:“钟笔,你有双下巴。”
钟笔弹了弹崭新的钱,啪啪作响,斜眼说:“张说,阔人哦。”她愤愤地想:哼,真大方啊!上次俩人在学五食堂一起吃桂林米粉,他怎么不替她付钱?钟笔忘了自己一时高兴,头脑发热,奋不顾身抢着刷饭卡,一气把俩人的钱全付了。她应该让张说刷,然后想方设法再还给他,制造俩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魏建平终于觉悟永远不能得罪女人,睚眦必报。
魏建平便说:“我给你拍。”钟笔心里恨他打岔,没好气地说:“我不要你拍,张说拍出的人像才好看呢,光影恰到好处,我一定要他拍。”张说眼睛对着镜头,目不转睛,被她闹得不行,伸手推她,“去去去,站一边去,别挡了光。”
张说上下打量她,满脸疑惑,脚崴了好得这么快?以他的高智商再不明白是被耍了,他可以去跳未名湖了。但他什么都没说,只问:“脚好了?”钟笔心虚地和_图_书点头,“好了。大概是抽筋了,回来就好了……”大有越描越黑之势,也不知他有没有相信。
魏建平以为她真想烧香拜佛去霉运,便附和说:“我以前出门丢钱,骑车被撞,论文不过,也去雍和宫烧过香,后来果然走运了,考试拿了个优。”
周末,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植物园,春光明媚,百花齐放,游人众多,摩肩接踵。大家分头行动,钟笔还在想法子怎么跟张说一起走,袁蓝已经扯着他的袖子说:“张说,我们一块儿去樱桃沟拍照。”钟笔恨恨地看着他们并肩往前走,心里那个嫉妒啊,捅了捅魏建平,“咱俩也去樱桃沟,听说那儿风景挺好的。”
张说托着她的大腿往上蹭了蹭,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这么重!”
钟笔无比兴奋地爬上了张说的后背,双手紧紧缠上了他的脖子,并且在他锁骨附近来回游移,明目张胆地吃豆腐。他的皮肤又滑又腻,冰冰凉凉的,手感那个好,搞得她心痒难耐。
钟笔在旁边听得那个咬牙切齿啊,看见路牌上写着往左便是卧佛寺,一心不想让袁蓝得逞,不管三七二十一,跑上去凑在两人中间,故意分开他们,大大咧咧地说:“我们去卧佛寺吧,我们去卧佛寺吧。”张说没说话。袁蓝奇怪地问:“去卧佛寺干吗?”钟笔笑得一脸无辜,“烧香啊,最近不是流年不利,运道不好,专碰见一些小人嘛!”故意加重“小人”二字,意有所指,指的当然是袁蓝,但是回头看着魏建平,不敢表现得太过张扬。
闻听此言,钟笔犹如被当头棒喝,醍醐灌顶。站在同性的角度,她是女人眼中的标准身材,骨肉亭匀,纤浓合度,但是换成异性的眼光,也许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袁蓝确实体态丰盈,妩媚风流,有杨贵妃之神韵。她很不服气,冲魏建平嚷嚷:“那我呢,那我呢?”她哪里肯www.hetushu.com•com甘居人后,落在下风,尤其是情敌!
“哦。”张说将水果交给她,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走了。
磨磨蹭蹭终于爬到四楼,钟笔内心极度不安,她这个坏女人,迟早天打雷劈!她拦在宿舍门前不让他进,转过头说:“你走吧,我没事。”他不放心地问:“你确定?”钟笔重重地点头,“确定。”赶快走吧,再不走,西洋镜就要拆穿啦。
这更加坚定了钟笔誓死减肥的决心。
哪知卧佛寺那个青石板垒成的台阶一眼望不到头,就像从天上垂直挂下来的一般,走完一层又一层。爬了不到一半,钟笔撑着膝盖猛擦汗,“歇会儿吧。”魏建平取笑她道:“你也太没用了,走几步路就累成这样。”钟笔反唇相讥,“是谁见了蟑螂还要叫两声的?”魏建平连忙噤声。
钟笔一本正经地说:“信这个怎么了?民俗学的老师都信这个。”还推着大伙说,“走走走,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袁蓝说:“哎哎哎,我们正在讨论问题呢,等会儿再交行不行?”话说得客气,脸上神情可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一脸的不耐烦。钟笔心里骂她“装蒜”,嘴上笑嘻嘻地说:“先交嘛,省得我跑来跑去。”张说低头找钱包。袁蓝把书推开,双手抱胸,道:“张说,你帮我先垫一下,回头给你。”张说拿出一张五十的递给钟笔,眼睛却看着袁蓝,“不用给了。”
袁蓝举着相机胡乱拍照,看见路边乱草堆里倒着一尊残破的石雕,就将相机交给张说,蹦蹦跳跳跑过去,坐在上面,“张说,张说,给我拍张照。”拍完一张又一张,抱完石头又抱树。张说也好脾气,有求必应。
晚上照例是社团集体活动。钟笔最近胃口大开,在食堂流连的时间大大增加,等她赶到时,人都到齐了,只差她一个。她见袁蓝坐在张说旁边咬耳朵www.hetushu.com.com,心中已不快,而张说还不断把头凑过去听她说话,时不时点头,甚是亲密,就更不高兴了。她冲到俩人跟前,伸出手要钱,“张说,张说,周末植物园的会费。”社团组织大家周末去植物园春游,每人交二十块钱,钟笔充当临时财政部部长。
舍友回来看见走廊上晾满了衣服,又见钟笔坐在电脑前悠哉游哉地喝咖啡,大惊,问:“全是你洗的?”钟笔点头,擦了擦嘴巴做优雅状,“对啊,而且是手洗的,洗衣机洗不干净。”舍友啧啧称奇,钟笔居然变勤快了,莫非老天下红雨了?“这年头,怪事多,水井里翻了船啊河里着了火……”哼着小调下楼去食堂吃饭。
钟笔无比挫败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四人两组,一前一后往上爬。袁蓝在跟张说商量,“樱桃沟那儿有一池子山泉水,中间有块大大的鹅卵石,可漂亮了。我以前一直想站在那儿拍照来着,可惜没机会,等会儿你给我照。”张说答应了。
钟笔一时间羞愤欲死,决定继续将减肥大计进行到底,雷打不动,任何人都无法阻止——包括张说。二十一世纪新时代女性不应该只为男人而活,还应为自己而活。
有一段时间,钟笔一直在挣扎要不要增肥。也许张说也喜欢丰|满一点儿的女人?男人嘛,看女人的眼光还不是大同小异。后来经过无数次思想斗争,为了爱情胜利的曙光,她豁出去了。于是晚餐她不再只吃水果沙拉、清汤寡水了,而是换了咖喱牛肉盖浇饭,夜宵还有一杯蒙牛的大果粒。
活该!
张说的手横过钟笔胸前,半抱着她爬楼,“脚还疼不疼?不要紧,慢点儿走。”钟笔感觉他手臂擦过自己胸部,红了脸,偷瞄他,他并没有任何异样。张说一脸紧张,口里不断说:“好,慢点儿,慢点儿……”唯恐再伤了她。
钟笔一边心虚一边得意,从头到尾不说话,一味装死https://m•hetushu•com.com装活,哼哼唧唧。
袁蓝将信将疑,“真的假的?”
钟笔看着他的身影在楼梯转弯处消失,连忙开门进去,将床上、椅子上、凳子上、地上到处散落的内衣内裤胸罩丝|袜外套一股脑儿往脸盆里塞,提着水桶活蹦乱跳洗衣服去了。
张说见她一副不欲多说的样子,本想叮嘱一番,终于还是点头,“好,那我走了,有事打我电话。”说罢匆匆走了。
钟笔满脸怒容,指着他的鼻尖咬牙切齿地说:“我要跟小薇告状,说你色性不改,人心不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钟笔的“情敌”有男有女,有明有暗,有大有小,有中有西。北大的校风是“自由、民主、科学”,所以一般不干涉学生的感情问题。有一段时间钟笔很怀疑张说的性取向,整天紧张兮兮的,到后来确定他不是同性恋,浑身骨头一轻。若张说真是什么“断臂山”,她也只能欲哭无泪,去跳中南海了。
张说十分厌烦他俩斗嘴斗个没完没了,递了瓶矿泉水过去。钟笔问:“喝过的?”张说脸色有点儿不好,“只喝了一小口——你到底要不要?”钟笔忙接过来,猛点头,“要要要。”当然要!虽然她不喜欢沾上别人的细菌,但是既然是张说的,那自然另当别论,爱屋及乌嘛。
钟笔哼哼哈哈半天说不出话来,她也没伤到哪里,就是屁股摔成了两瓣,有些狼狈。见众人都围着自己,张说又一副恨不得自杀以谢罪的模样,她刚想说没事,咽了咽,又吞回了肚子里,故意皱着眉头,连声吸气,哭丧着脸说:“我脚疼。”
张说见她没出什么大事,抹了把汗,“大概是崴了。”扶她起来。钟笔为了装得更像,单脚站立,那姿势颇像金鸡独立,一枝独秀。她这么一摔,把大家游玩的兴致也摔没了,魏建平便说:“咱们回去吧。”钟笔一脸苦瓜相说:“我的脚……”张说看了她一眼,将相机扔给袁蓝,背www.hetushu.com.com对钟笔半蹲下,“我背你。”
一句话引得周围的人都来看她,七嘴八舌地议论道:“钟笔,果然长胖了哦,你看,你看,都有小肚子了……”
张说不屑道:“魏建平,亏你还是唯物主义者呢,居然信这个。”
几人在她半祈求半强迫下,只好往卧佛寺走去。
魏建平瞟了她一眼,哼道:“你?太平公主!”那时候她减肥非常刻苦。
哪知钟笔本就是踮着脚尖站在台阶上的,晃着身体随着耳朵里的音乐打拍子,张说随手这么一推,她人没站稳,随着力道往后翻去。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张说吓了一跳,连忙蹲下,扶住她问:“钟笔,钟笔,你怎么了?”声音急得变了调,神情焦虑,吓得脸都白了。
钟笔的头号情敌便是袁蓝。
张说不是肌肉男,山势又陡峭,累得那个吴牛喘月、汗如雨下。但是当魏建平看不过去,要求背钟笔的时候,他还是一口拒绝了,“没事,这是我闯下的祸。”袁蓝跟在一边说:“钟笔,你就是一祸害。”甚为张说不平。
第二天,张说提着一大袋水果来慰问她,结果看见她一手一根冰淇淋,舔完这根舔那根,一脸享受样儿。钟笔从小卖部出来看见他,脑袋立马停机,完蛋了,完蛋了,这下子形象全无,他怎么会来女生宿舍这边?
四人抛下大部队,提前回去。
袁蓝也是光华管理学院的,能进光华的都不是“人类”,至少跟她不是同一类。袁蓝直发,瓜子脸,小眼睛,皮肤白皙,脸上有几粒小雀斑,身材丰|满,凹凸有致;有一颗小虎牙,笑起来的时候往外咧;家境应该相当不错,随随便便一个化妆包都是Dior的。钟笔本来是不把她放在眼里的,觉得她虽是美女,倒还称不上绝色。但魏建平有了小薇还一脸色眯眯地说:“袁蓝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缝,嘴巴往外翘,又性感又可爱。还有,抱在怀里的感觉一定很舒服。”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