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新人新事

赵萧君看了他一眼,然后说:“我哪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我还得上班呢。”陈乔其立即说:“我查了日历,正好是星期天,你们不放假么?”赵萧君用筷子敲了一下碗,“叮”的一声响,疑惑的说:“正好是星期天?那我也不去,我事多着呢。”陈乔其瞪着她,站起来狠狠的踢了一下椅子,那椅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他也不扶起来,径直往外走,然后“砰”的一声将门关的震天响。
当手停在她的唇角的时候,连忙克制住自己,改拍在她脸上,说:“萧君,萧君,起来了,回去睡。”别转头不敢看她。赵萧君迷蒙的睁开眼睛,打了个激灵,站起来含糊的说:“我怎么睡着了呢!你也早点睡吧,别一个晚上盯着电视!”说完摇摇晃晃的进去了。陈乔其脸红心挑了半晌,一拐一拐的奔到洗手台前用冷水洗了把脸。
电梯停下来,成微先按了一层,然后又按了地下二层。赵萧君谢了一声。成微客气的问:“听赵小姐的口音,似乎不是本地人。是南方人吧?”赵萧君微笑:“人人都听的出来呢,一说话就露了底。”成微随口问:“是南方哪里人?四川还是湖南?”赵萧君笑着说都不是,然后说了出来。成微笑起来,说:“这么巧,我祖籍也是那里,不过很多年没有回去了。不知道变化大不大。”赵萧君有些吃惊,说:“成总也是那里人?”成微点了点头,说:“小时候还回去过一趟。”赵萧君觉得和他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笑说:“变化很大呢,到处都在改建,说是要打造花园城市。成总再去的话,可能不认识了。”成微点头,似有感触的说:“是呀,变化很大。”然后笑说:“实在没想到和你居然是老乡。”赵萧君笑:“我也觉得很巧。”
赵萧君连忙蹲下来,看了看包的严严实实的脚踝,用手试探性的捏了两下,问:“还能动么?应该没有撞到骨头吧?”陈乔其低头看她着急的样子,忙说:“只是撞了一下,没什么要紧的。你过来陪我坐一会儿。”赵萧君依然忧心忡忡的在他身边坐下来,皱眉说:“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要不然真没法交代。”陈乔其悄悄的又将头靠在她身上,赵萧君还弯腰看他的脚,脖颈上冰冰凉凉的,原来是陈乔其头发上滴下来的水。赵萧君用手抹了抹,说:“你又不擦头发,小心着凉!”陈乔其说:“那你给我擦吧。”赵萧君“哼”道:“你还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呢。”口里虽然这么说,想着他脚受伤了,跑来跑去确实不方便。还是起身去浴室拿了毛巾给他随便擦了擦。
等安顿好他,腰都直不起来,累的趴在沙发上。歇了半天才问:“你怎么扭到脚的?怎么这么没用!”陈乔其闷声说:“谁叫你答应来却反悔!”赵萧君有些头痛的说:“我不是跟你说了要加班么?你就给我扭伤脚,成心的是不是?”陈乔其闷着头没有说话。
陈乔其用筷子扒了扒碗里的饭,装作不经意的说:“我们开运动会,你去不去看?”赵萧君“哦”了一声,问:“你也参加了?”陈乔其好不得意的说:“那当然,我不参加谁参加。”赵萧君笑:“看你那小样儿!”陈乔其连连催问:“你去不去?”赵萧君想了想说:“我去干嘛!我已经老了,对那些一点兴趣都没有。”陈乔其立即沉着脸说:“我同学的家长朋友都去,你为什么不去?你哪里老了,又在倚小卖老,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烦不烦呀!你……”
回到住处,陈乔其果然做好了饭菜,正在等她吃饭。赵萧君看着桌子上简单的饭菜,心里忽然涌过一阵暖流,一整天受的窝囊气全都不翼而飞,笑嘻嘻的说:“怎么不先吃?”陈乔其很自然的说:“等你呀!不过饭菜有些凉了,我现在没力气,你拿去热一热。”赵萧君马上热好饭菜,边吃边说:“下次不用等我,你自己先吃。记得留一份就可以了。”陈乔其不耐烦的说:“你以为我愿意等你呀,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对着桌子吃呀!下次要早些回来,饿死我了!”赵萧君本想说饿死活该,可是想到他今天晚上不但做好饭菜,还一直等到现在,也就笑着没有回答。只说:“我尽量。不过最近挺忙的,等过了试用期可能会好些。”
成微重新坐进来,发动引擎,问:“有没有好一点?”赵萧君客气的说:“吃了药,好多了。”成微点头,没有再说话,专心开车。赵萧君在一边道谢:“真是麻烦成总了。”成微目不斜视,然后说:“不麻烦。”将车子停在饭馆前。赵萧君有些摸不着头脑。成微侧过身来看着她,问:“你不饿么?”赵萧君听他这么一说,真有些饿了。刚才在酒店里将吃的东西吐的一干二净,现在真的觉得饥肠辘辘。成微笑说:“刚才只是一个劲的灌酒,没有吃什么东西,我也饿了。”带头走下来,赵萧君只得紧跟其后。
可是北京这地https://m•hetushu•com•com儿,只要一下雨,路就特别堵,还在三环路上,车就堵的见不到头,密密麻麻全是一动不动的车海,赵萧君坐立不安,连连抬起身子查看前面的路况,干着急。一路上不断的想,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去看陈乔其比赛,使的他勃然大怒,大受打击,才会受伤的呢?这样一想,更加着急,加上自责愧疚,眼泪都要急出来了。成微干脆熄了火,看着她泛泪的眼眸,安慰说:“不用担心,没事的。”赵萧君听他这么一说,强压住的眼泪怎么都压不住,连忙转头装作看窗外的风景。任由眼泪急急的流下来。也不好意思伸手去擦。
赵萧君站在医院的过道里,一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刚才那番交谈好像做梦一样,跟外面的轻烟湿雨一样没有痕迹,轻飘飘的没有重量。刚才成微说的那个人指的是她吗?可是她半点印像都没有,一点都不记得了。走了几步,才记起来手里还纂着他的手帕,擦了擦有些湿漉漉的头发,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还给他。打了电话问清楚陈乔其的房间,立马将这种怀疑抛到脑后去了。
可是那天赵萧君却没有去成,因为她要留下来加班。事先给陈乔其打了电话,只听见他狂怒的挂了电话。赵萧君虽然有些不安,却没有往心里去,心想回去跟他解释解释就行了。等到快下班的时候,天气骤变,乌沉沉的云直直往窗口压下来,几乎逼到眼皮底下,眼看就要下雨。赵萧君心想不知道陈乔其他们的运动会结束了没有,偏偏碰上这样的天气。走到洗手间给他拨了个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不知道是在生气还是没有听到。耐着性子又拨了两次,还是传来单调的女声“您拨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转念一想,哪有人上运动场还带手机的呀,于是走回去,继续工作。
一出包间,扶着墙往洗手间去,好不容易摸到吸收台前,来不及进去,在外面就哇啦啦的对着镜子吐起来,将晚上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眼泪鼻涕一个劲的往外流,正在喘气的时候,有人在后面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力道适中,颇有用处。赵萧君连忙用水擦了擦嘴巴,抬起头来,从镜子里看见成微正站在她身后。赵萧君很想和他打个招呼,说声谢谢,奈何一开口,又吐的天昏地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等肚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她才停下来。喘息了一会儿,才捧起水,含在嘴里,就这样漱了漱口。接着又洗了把脸。
两个人的气氛突然轻松起来,隔着一层同乡的关系,不再像先前那样生疏客气恭恭敬敬了。电梯轻轻震荡了一下,停了下来。赵萧君笑着道别,成微到地下车库去拿车。在一楼大厅里接到陈乔其的电话,问她怎么还没有下班,说他已经做好饭菜了。赵萧君连声说就回去了,就回去了。一把挂了电话,走出门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站在台阶上,抬眼看去,五光十色的灯光,一处一处的爆炸开来,到处是燃烧的火花,而滚滚车灯便是溅落下来的火星子。赵萧君转头又看见一辆黑色的小奔从大楼的地下出口开出来,经过耀眼的路灯下的时候,才看清车牌号是六个零。耸了耸肩,往附近公车站牌快步走去。
成微偏过头对她说:“快进来。”赵萧君还在犹豫的时候,成微笑说:“怎么,你想继续站在这里淋雨?这会儿根本打不到车。”赵萧君心一急,也就不再坚持,一头钻了进去。成微看她流露出的焦急的脸色,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赵萧君胡乱的点了点头,说:“能不能去一趟中日医院?”成微不再说话,掉头往医院的方向开去。
开车送赵萧君直到小区门口,还要进去的时候,赵萧君忙说:“不用了,不用了,在这里停就是了。”起身拿包,又仔细查了查,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东西。然后说:“今天真是谢谢成总。”成微客气的说:“不用谢,这是应该的。”语气完全是单纯的上司对下司,男士对女士的那种客气礼貌。赵萧君虽然觉得他的态度顷刻间变的有些奇怪,仿佛一下子刻意拉远了似的,像在提醒她什么,可是也不怎么放在心上。私下里她并不在乎成微的态度。
成微选了个靠窗的位置,问赵萧君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赵萧君不假思索的说中餐。成微拿了菜单让她点菜,赵萧君连连推让。成微也不客气,点了几个家常川菜。赵萧君食指大动,吃的汗流浃背,痛快之极。边吃边用纸巾擦汗,辣的舌头都有些麻木,还是觉得过瘾,浑身通透。成微看她吃的津津有味,笑说:“看来你也很能吃辣。”赵萧君端过水杯连喝了两大口,才说:“很久没有吃到这么正宗的辣椒了。你不知道,北京的菜吃起来似乎总不够辣似的。什么都带一股甜味。”成微点头说:“这家是正宗的川菜馆。你说的都是北方菜。hetushu•com•com”赵萧君笑:“也不能每天巴巴的上北京就为吃川菜吧。”成微微笑起来,似乎觉得赵萧君说的话真的很有意思,尽管赵萧君不觉得自己的言语有何失当之处。
陈乔其在后面说:“这么早就睡觉?陪我看会电视。外面黑沉沉的,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你不害怕?说不定还会打雷。”赵萧君甩门说:“我又不是小孩。再说大冬天的,哪里有雷!”可是没过一会儿,她又出来了,因为外面不知道什么声音轰隆轰隆的响起来,吵的人根本没法睡。抱怨说:“大晚上的,到底干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陈乔其用力拍了拍旁边的座位,得意的笑起来。赵萧君连打几个哈欠,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觉得很累,偏偏睡不着,都是这噪音闹的。”
陈乔其见她接了个电话,便愣在那里不说话,不由得的问:“谁打的?你怎么傻了?”赵萧君回一句:“上司!”陈乔其问:“难道你被炒鱿鱼了?”赵萧君一个枕头扔过去,骂:“你再乌鸦嘴!小心挨揍!”陈乔其一个闪身躲开,嘀咕:“炒了才好呢!”幸亏赵萧君没有听见。
赵萧君掀起裤脚看了一眼,说:“不要紧,只是青了一大块,揉一揉就没有问题了。”陈乔其越过她要看,整个身体都倒在她身上,赵萧君闻到他身上浓烈的汗水味,有些脸红心跳,连忙推开他,说:“别压过来了,小心压趴了。跟座山似的。”陈乔其靠在她身上,好一会儿才坐直身体。等赵萧君费劲气力将他运出医院的时候,那才真是一座会移动的山,狠狠的朝她压下来。
成微取了车,扶她坐在副驾驶座上,对众人说:“大家都累了,回去好好休息。”众人一哄而散。他俯过身来问:“赵萧君,还行吗?”赵萧君换了个舒适一点的坐姿,伸直上身,觉得稍稍不那么难受了,睁开眼,微微点头,说:“不用去医院了,进药店买一点药就可以了。”成微开车来到附近的一家药店,买了一些抗过敏的药物。赵萧君熟门熟路的拆开来,一把吞下去。然后靠在靠垫上闭着眼休息。
成微说:“我有车,顺道送赵小姐去医院,你们先回去吧。”说着扶起脚步虚浮的赵萧君出去了,众人连忙跟在身后,有人说:“成总,我来扶吧。”成微已经打开门走了出来。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见自己居然还坐在车里,旁边的驾驶座却是空的。吓了一跳,连忙四处查看,见不远处有一点火光忽明忽暗的闪着。赵萧君推开车门,见到几乎全身融进黑暗里的成微,正站在路边上抽烟,嘴上燃着的烟头像一朵暗红的花,刹那间在夜里盛放,枯萎。背影里藏有一种挥之不去,如影随形的落寞,赵萧君看在眼里,只觉得半明半暗的他像脑海里的幻景。
赵萧君坐在窄窄的写字台前,就着灯光将资料细细的整理了一遍,然后又查了查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才拿起衣服和包,关了灯,走到楼道里等电梯。早就过了下班的点,一个老员工临走前交给她一大堆的资料,说的很客气,拍拍屁股转身就下班了。赵萧君虽然愤愤不平,可是不得不接过来,咬牙受了这口气,一点一点的整理。她的实习成绩,老员工也有资格发言的。
成微轻轻靠在椅背上,微笑说:“有没有人说过你看起来像一幅画?”赵萧君被他的话弄的一愣一愣的,不知该如何回答。成微又说:“像天津的杨柳青年画。只是到了现在,不知道是挂出来好,还是收起来好。”赵萧君这次总算听出了一点意思,笑说:“原来是杨柳青的年画,我小时侯也见过。现在只有到琉璃厂那里才找得到了。我还以为是什么美人图,仕女画呢,正兴奋的语无伦次。不料竟是这个。成总要打趣,干脆说我过时好了。在成总眼里我大概是跟不上时代了。不过,我倒不介意。”成微笑一下,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大概让你误会了。”赵萧君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赵萧君没想到是成微亲自出马,西装革领,一丝不苟。举手投足,威严优雅,一言一行中透露良好的教养。与那天在车上随意的模样截然不同。这才是“齐成”的老总,年少得意,事业有成。合同事先早就谈好了,只不过象征性的再审查一遍,签字完事。然后便皆大欢喜,全班人马一起转到酒店庆祝。
听见包里的手机“叮叮叮”的响起来,拿过来一看,陌生的号码,于是客气的问:“您好,请问哪位?”醇厚的男声传过来:“是我,成微。”赵萧君吃了一惊,立即说:“您好,您好!”成微打断她:“不用这么客气。我想起你刚才情绪似乎很不稳定,所以打电话过来问一问,没出什么事吧?”赵萧君连忙说:“没有什么大事,一点小伤而已。真是谢谢您!”成微说:“恩,既然没事,那我就挂了,希望没有给你带来什么困扰。也希望你以后事事https://www.hetushu.com.com顺利。”说着就把电话挂了。赵萧君拿着电话发了一会儿呆。听他的语气客套的很,是自己反应过度吧。
赵萧君看着他怒气冲冲的离开,心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他希望自己去看也是可以理解的,哪个孩子没有这种心情。想了半天越想越觉得自己做的太过,于是敲他的房门,许久都没有回应。打开门见他背对着自己侧身躺在床上,走过去轻声说:“怎么,睡着了?”见他不自在的动了动,仍然没有说话,“为什么想让我去?你不是有很多同学么,让她们给你当啦啦队也是一样的呀。”陈乔其猛的坐起来,直直的看着她,闷声说:“就是想让你去!你到底去不去?”赵萧君叹了一口气,说:“去,不去行吗?看你闹成这样。”陈乔其兴奋的说:“真的?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一定得去。”赵萧君有些无奈的说:“知道了,知道了!真真拿你没办法!”
渐渐的陈乔其的注意力从电视转移到她身上。见她半个头埋进橘红色的抱枕里,越低越垂,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松散的头发一股脑儿掉在前面,将整个脸都遮住了。不由得伸出手,将浓黑的长发一点一点拨到后面去,露出赵萧君小小的细致的脸。长长的睫毛下有一圈淡淡的黑影,可惜眼睛是闭着的,见不到黑如星空,净若雪水的眼眸,仿佛时刻有一种将人吸进去的魔力。陈乔其用右手的食指轻轻蜷起她微翘的眼睫毛,一下一下来回的拨弄。
喘气推开病房,见陈乔其苍白着脸躺在病床上,没有生命危险,大松了一口气,稍稍站了一会儿。从她这边看过去,恰好看到他一只脚包的跟种子一样,旁边站满了同学。连忙钻进去,焦急的问:“陈乔其,怎么了,怎么了?”陈乔其见到她,将头转到一边,抿着唇没有说话,脸色吓人。他的老师在一边解释,原来陈乔其立定跳远扭到了脚,所以送他来医院,并没有什么死人的大事。赵萧君问清楚后,连声感谢老师和同学,将大家全部送到外面才回来。
成微递给她一方洁白的手帕,赵萧君谢了接过来,擦干脸上的水。成微问:“好一点了?”赵萧君没有力气,只点了点头。成微“恩”了一声,说:“那快回去吧,也该散了。”说着一手扶住她,低头问:“还能走?”赵萧君全身虚软,仍然只点了点头。成微扶住她走到包房的外面,赵萧君轻声说:“成总先进去吧,被大家看到了似乎不大好。”成微看了她两眼,没有说什么,果然推开门,先进去了。赵萧君定下心靠在墙上站了好一会儿才稳住脚步走到席位上。
成微仍旧没怎么吃东西,大部分时间看着窗外发呆。赵萧君一停下筷子,他便回过头来,说:“吃完了?还要不要再叫一点?”赵萧君有些不好意思,笑说:“不用了,不用了,再吃的话就真的不像了。”说着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成微笑笑,招手让服务员结帐。
陈乔其仍然瞪着她,半句话都没有。赵萧君坐在他床边问:“痛不痛,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陈乔其冷哼一声,看都不看她。赵萧君念在他是病人,不和他计较,只是问:“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想吃什么我下去买。”赵萧君耐着性子等了他半天,见他还是臭着一张脸不肯应半声。有些火大,强压住,深呼吸一下,问:“要不,我们先回去?”陈乔其干脆斜躺下来。赵萧君火冒三丈,沉着脸问:“陈乔其,你这是什么态度!”说着拉陈乔其坐好。
陈乔其站在浴室大声叫囔:“萧君,萧君,快过来!”赵萧君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忙不迭的跑进去。陈乔其只穿了长裤单脚立在地上,朝她说:“地上这么湿,你过来扶我一把。”赵萧君装作不经意的瞄了他一眼,说:“洗好了?”说着拿起他的衬衫递给他。陈乔其随意搭在肩上,身子朝她这边倾斜过来。赵萧君推他:“去,去,去,先把衣服穿上!”陈乔其看了她一眼,双手撑住她的肩,坏坏的笑说:“不|穿!”赵萧君拧了他一下,骂:“你暴露狂呀!有病!”还是扶着他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赵萧君因为是新来的,有许多东西要学,分派下来的工作还不熟悉,总是要弄到很晚才下班。可是这些还难不倒她,渐渐的就上手了。这么几年,为了生活经常在外面兼职,起先是“五一”,“十一”的时候做销售,后来门路多一点了,大型晚会的司仪也做过,汽车展的服务人员也做过,多少积累了一点工作经验。或许是这些经验使得“齐成”录用了她。看来苦难不是没有好处的。
赵萧君拿着一大堆的资料进来的时候,她们部门的曹经理拉住她说:“小赵,今天公司有一个合同要签,你跟我一块去,就当是见识见识。”赵萧君立即弯腰敬礼,笑嘻嘻的说:“谢谢曹经理!”曹经理才四十来岁,可惜“聪明绝https://www•hetushu.com•com顶”,仅剩的几根头发稀稀疏疏的挂在那里,他便地方救济中央,拼命往头顶凑。为人倒很和善,对新来的人也肯提携,并不仗势欺人。赵萧君颇感激他。
成微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泛光的眼睛。徐徐的说:“我有一次开车从东直门的一条小巷子里出来,刚要转上大路的时候,横地里一个人影冲出来,吓的我连踩刹车和离合器。幸亏来得及,没有酿成大祸。可是那个人可能受了惊吓,跌在地上好一会儿也没有起来。我于是下车扶她起来,见她哭的满脸的泪水。以为她伤着了,连声问她要不要去医院,有没有伤到哪里,她也不回答,只是一个劲的哭,把我弄的不知所措。见她手肘上一片殷红,于是掏出手帕给她止血。对她说:‘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把车停好,然后送你去医院。’她也呆呆的没有回答。眼泪只是流个不停。等我转身停好车的时候,她人已经不见了,地上还留着我的手帕,一片濡湿。后来我想,她大概是遇到什么事了,所以才会哭的那么伤心,连自己受伤了都不知道。这件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像。”
陈乔其眯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忽然说:“萧君,你还记得小时侯么?你也是这样替我擦头发呢。可是现在,你再也不给我擦头发了。”赵萧君听他提起小时侯的事情,心也微微的柔软起来,轻声说:“你早已过了让人替你擦头发的年纪了。乔其,你不再是小孩子了。不能再这么任性了,知不知道?”陈乔其沉默了一会儿,说:“萧君,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直以来,我都知道。”赵萧君一手将毛巾扔在他身上,说:“知道就好!”转身就要走。
赵萧君自然不可能和成微同坐一桌。坐在角落里,被旁边的一个人频频灌酒,刚推辞了两句,对方斜着眼说:“看来赵小姐不肯卖这个面子呀。”曹经理连忙站起来,说:“小赵刚出来做事,还不懂规矩,付主任可别见怪。”对她使了个眼色,说:“小赵,你也太不懂事了,付主任敬的酒还不喝!”赵萧君半句话都不敢分辩,连连赔罪,一仰头闭着眼将酒全部喝完了。众人见她一口喝干,连连叫好,气氛才活络起来。赵萧君不一会儿,便头昏脑涨,一口气直往上涌。趁还清醒的时候,推椅子对大家笑说去一趟洗手间。
刚下班,大雨哗啦啦的砸下来,真是风云色变,赵萧君正想着不知道陈乔其有没有回去的时候,手机响起来,听见对方说:“请问是陈乔其的家长吗?”赵萧君愣了一下,说是。听见对方开口就说陈乔其现在在医院里,赵萧君魂都掉了,朦朦胧胧的好像还听见她说什么流血了,受伤了之类的,吓的她面色苍白,意识混乱,手脚发软。顾不得外面瓢泼大雨,一头钻了出去,顶着雨站在路边上伸手招出租车。可是下雨天出租车本来就很难招到,何况还是下班高峰期,过去几辆全部有人。正急的心头冒火的时候,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停在她面前,车窗摇下来,吓了她一大跳,原来竟是成微。
陈乔其趁机顺势倒在她身上,赵萧君皱眉:“快起来,全身湿漉漉的。”陈乔其不但不听,双手反而环住她的上身,微微磨蹭。赵萧君明显感到他身上传过来的湿热的温度,用力推他,说:“陈乔其,你干什么呢!”陈乔其轻轻在她耳旁吹气,有一下没一下的,甚至延伸到脖子上。赵萧君毫无防备之下全身酥麻,忍不住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当即恼羞成怒,严厉的斥责:“陈乔其,你给我起来!”陈乔其见她真的发火了,蹭了一会儿说:“我腿疼,刚才被你撞了一下。你以为我想趴这儿呢!等我慢慢来呀。”赵萧君满身的火气迅速降下来,忙问:“腿怎么会疼?撞到哪儿?要不要紧?”陈乔其“哼”了两声,说:“你说能不疼么?本来就伤着了,现在又撞了,雪上加霜!”
赵萧君看他那个表情,真有些怀疑他是故意的。看着他的脚问:“现在怎么办?你还能上学么?”陈乔其回答:“老师让我在家里休息两天再去。”赵萧君点头是说:“那只能这样了。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行动不便,谁来照顾你?出去吃饭也不方便呀。”陈乔其低眉垂首,说:“那你能不能请两天假?”赵萧君瞪他一眼:“你想我被炒鱿鱼呀!疯了我,我还在实习呢!”陈乔其拿眼问她:“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我饿死吧。”赵萧君白他一眼,“放心,还能饿死你!”
赵萧君大步匆匆的跑出来,看电梯刚刚合上,一手无力的撑在光亮的电梯门上,有点泄气。侧身不露痕迹的斜靠在墙角上,闭了闭眼睛,轻轻“吁”了一口气,真有点累了。用手揉了揉酸疼的眼睛,大大叹了一口气。忽然听到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她立即站直身体,眼睛朝来人看去,身体紧崩,有些慌乱的叫了一声:“成总!”成微看了她一眼,稍稍点了点头。
曹经理见她神m•hetushu.com•com情萎靡,连忙凑到身边低声问:“小赵,怎么了?怎么去了这么久?”赵萧君有气无力的说:“刚刚吐了。”曹经理忙问:“还好吧?”见她点头,又说:“再坚持一会,我们也该走了。”没过一会儿,大家果然站起来告辞。成微客套一番,将客人送出去之后,回来见赵萧君脸色鲜红,似乎可以挤出血来,不由得的问:“怎么了?你还好吧?”曹经理也在一旁有些着急的说:“这丫头,怎么这么点酒就晕头转向了呢。”成微在她全身上下随便瞄了两眼,然后说:“这不像是喝醉了,倒像是酒精过敏。”曹经理不由得的问了一声:“酒精过敏?”说着连连看赵萧君,见她红的实在不像样子,说:“成总,这下怎么办?”
赵萧君过了半天才懦懦的说:“我一点都不记得了。”成微看了她一眼,说:“是吗?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赵萧君有些尴尬。幸好这次没有再堵,经过桥底下的时候,看见警车在那里维持秩序,原来是两辆私家车追尾了。这次很顺畅的就开到了医院。赵萧君担心陈乔其的伤势,车还没有停稳就急急忙忙的打开车门。对成微道了谢,就要走。成微喊住她,微笑说:“其实不管出了什么事,总会过去的。看着别人哭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希望你的生活越来越好。没有什么烦恼是最好了。”赵萧君愣了一下,说谢谢。然后说她要进去了。成微点头,说:“那我走了。”掉头离开了。
陈乔其说:“你房间离外面近,听的特别吵,这里就好多了。你在这里先睡一会儿吧。我看完电视再叫你。”赵萧君拿了毛毯披在身上,然后双脚缩在沙发里,捂住嘴巴说:“我也看一会儿,等会就去睡。”陈乔其转了台,赵萧君一头歪在抱枕上,说:“又是这种阴谋诡计的,烦不烦呀你!”没有半点兴趣。慢慢的把电视声当作催眠曲,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陈乔其连忙探身过来,查看她的伤势,神情懊恼的道歉:“对不起!”赵萧君见他不再闹脾气,便趁势下台,教训说:“以后小心点。”意思是让他自己以后小心点,别再受伤了。陈乔其误以为她警告自己以后小心点,更加愧疚,垂着头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萧君,我真不是有意的,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赵萧君立即说:“好了,好了。知道就好。脚还痛不痛?能回去吗?”陈乔其点点头,连声问:“伤到哪里了?要不要让医生看一看?”
成微听到动静,一手将烟掐灭了。转身说:“你醒了?”赵萧君“恩”了一声,他又说:“我不知道你住哪儿,所以就在这里停下来。”赵萧君心想他原本完全可以将自己叫醒的,不知道是不是在国外待久了,习惯维持一种绅士的风度,不好意思叫醒自己,还是有别的什么。她不敢胡思乱想。对成微这种人,她不敢胡乱揣测,也猜不到他的心思。反正从一开始,她对他就没有什么企图,她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成微的事她不是没有听说过。一个年轻英俊,事业有成的人永远不缺少风花雪月。但她不一样。
赵萧君偷眼打量他,见他身躯直挺,脸上棱角分明,可是眉眼间全是疲倦的神色。没想到他也这么晚才下班。没有试图再说话。心想虽然是他的员工,可是人家不一定知道自己,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不料成微竟然说话了:“赵小姐,这么晚才下班,工作还习惯吗?”赵萧君有些吃惊他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立即毕恭毕敬的说:“还习惯。”成微忽然笑起来:“你不用这么如临大敌似的,难道我是一个可怕的老板?”赵萧君也觉得的自己的态度太露形迹,于是松弛下来,也微笑说:“没有,没有,是我自己的问题。”
陈乔其一个甩手,赵萧君踉跄后退,被旁边的凳子一绊,差点磕在窗台上。快手快脚的抓住陈乔其的手臂才没有一头撞上去。陈乔其似乎也吓了一大跳,连忙攥紧她,紧张的问:“有没有撞到哪里?”赵萧君受了虚惊,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趁机说:“撞到了,撞到了。你成心想我死是不是?刚才为你白担心了!还一路冒雨没命般抢过来,你就这个态度?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甩手去揉被凳子撞到的膝盖。
赵萧君转头惊愕的看着他,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脑中一片茫然。成微递给她一方洁白的手帕,看着她说:“擦擦眼泪吧。”赵萧君一时吓住了,没有接过来。成微塞在她手里,笑说:“希望这次不要扔到外面去。”赵萧君才呆呆的接过来,却用手背胡乱的擦了擦眼泪。成微转头看正前方似乎有些松动的车流,缓缓说:“其实我很想知道那天她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好像整个世界都消失不见了似的。哭的那么痛快淋漓,旁若无人。”赵萧君看着他的侧脸,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成微又接上去说了一句:“只是好奇而已。”然后发动引擎,汇入车海里。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