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那就没错了。我儿子喜欢的女孩,我能看错吗?丽柏说丫头没人要,我儿子难道不是人吗?原来不知道她是微微的女儿。今天同学聚会,你把她带来了,我才知道这闺女原来是你家的。”
就在许丽柏处于上风,携着女儿女婿,睥睨林薇薇的空儿,一个淡淡的女嗓忽然传来过来:“吵什么?谁说薇薇的女儿没人要。”
不等小婉呛咳出来,又听着母亲在说:“细水,你觉着他们俩……”自家的母亲看了看温妈妈,话没点破,只轻轻问了一句。
“噢。”
林薇薇似乎也没想到中年妇人细水竟然会帮自己说话,愣了半晌,很快的喜上眉梢,也顾不得琢磨她那句与她沾边是什么意思,兀自笑容满面,道:“细水都说了,谁说我女儿没人要。细水向来不爱说话,她一说话,说的绝对是公道话!”
她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知道温卿之最是怕麻烦的主儿,一准儿不会过来。
两人看似随意的拉起了家常。
可今儿个,自家的母亲还在这杵着,就等着挣那么口气……若是让老妈不痛快了,自个儿恐怕也没好果子吃。
她犹自镇定,强笑道:“这不可能,我见过安安,那闺女生的可俊俏了!卿哥儿怎么会不喜欢?”
“可是……”
无数个问号冒上心头,愁的小婉眉头都打了一个结。
难道……温妈不刁难自己,是因为和母亲是同学的关系?
当初,对温妈妈那些疏离感,瞬间烟消云散。
小婉瞅瞅自己这身粉|嫩装扮,终于明白老妈为什么特意要把她弄成这样了……至少,孤零零站那儿,不至于太显眼,给她丢了面子。然而,女生的年龄到底是不好瞒的,何况是同学会这样“八卦与小道消息齐飞”的场所。
这不是骗人吗?
那拥抱持续了不过一秒钟,就立刻松开了,时髦大婶分外利索的掏出化妆盒,在脸上补了点儿粉,从容不迫说道:“回来的刚刚好,今儿个年夜饭我们到外面去吃。”
周遭诸人一下安静下来。
“林薇薇不是刚毕业就奉子成婚,这么算算,她女儿少说也得二十好几了吧。”
小婉与温妈妈相处时日不长,却对她的脾气印象格外深刻,知道这是温妈妈生气了征兆。
小婉揉了揉眼睛,傻乎乎的转过头。
一抬眼,母亲林薇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这边,一脸阴沉的瞪着刚才那几个嚼舌根的阿姨们,不悦道:“我女儿眼光高,怎么会不如丽柏的女儿。你们瞧瞧丽柏家的女婿的个头儿,一米七都没到吧,基因不好再有钱有什么用,往后生个女儿也就罢了,万一生的是儿子,二十年后连个对象都找不到!”
时髦大婶可不管小婉说什么,伸手一推,老姑娘立刻一个踉跄,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客厅。
小婉吓了一跳,下意识点了下头。
若是以往,随他鄙视了。
“找不到。”
“少废话。”
不用说谎,老姑娘终是松了口气。
两人针尖对麦芒,寸步不让。
要不要这么考验心跳?
“怎么还不找?”
温妈眼一横,眼底霎时透出冷锐寒意,淡淡道:“我会拿这事来骗你们?”
“有细水撑腰,许丽柏这会儿恐怕讨不到便宜了。”
“卿哥儿是个孝顺孩子。”
OH MY GOD!
旋即,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肆意响起。
真的来了?
“啊?”
一句话,嗖的一下钉住了七寸。
“你!”
暖气从里面迎面扑来,女孩冻得红通通的小脸顿时觉得一股暖意扑了过来,她搓搓几乎要冻僵的脸蛋,墨亮的眸子里写满了疑惑,似乎想不通为什么大门会这么分秒不差刚刚好的打开。
一股暖流,倏然涌上心间。
温妈妈听闻此语,脸上登时笑出了一朵花,喜滋滋道:“自然是男才女貌,十分般配。”
等等哎,老娘。
世界实在太小。
和-图-书就在她心中的疑惑一个接一个的时候,但听温妈妈——细水,淡淡说道:“丫头是叫黄小婉吧。”
甭说自己没这面子,恐怕……当初的洛安安,也没这份面。
说出来,母亲还不得飙起来。
“我女儿那是眼光高!”
听到母亲欢天喜地的说出这句,小婉咳的更厉害了。
小婉终于忍不住剧烈的呛咳了起来,呛的满脸通红,好不难受。
都二十五岁的人了,还被当成洋娃娃这样供人“展览”、“围观”,说实话小婉脸上是烧的厉害。
小婉在角落听着,嘴角忍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一口蛋糕就这么噎在嗓子眼,吞也不是,不吞也不是,呛得她清秀的脸蛋憋的通红。
“伯母……”
“这么说来,你和小婉还不是一对了?”
这可是素来不给自己好脸看的温家妈妈啊,居然会这么和颜悦色的给自己解围,为自己出头。
说话的中年妇人,个头娇小,眉目间,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美丽,盖是保养得益,看来只有四十出头的样子。
虽这语气淡淡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小婉偏能在里面听出些许的惊愕,些许的满意。
一个最不可能帮她说话的人,一个最不可能出现在她身边的人……竟然就这么把这两项的不可能轻轻松松的破了。
可母亲居然会给自己这么温暖的拥抱,老姑娘受宠若惊,忍不住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时髦的大婶真的是自己的亲妈。
不得不说,这顿饭,绝对票子烧的厉害。
“偶哟,小两口这么快就好上了,旁边还有叔叔阿姨在呢!”也不知谁眼见,忽然大喊一声。
“好什么好!米白色的风衣,穿的跟个老姑娘似的,给我穿鲜亮点儿!别丢了我的脸。”
不得不说,专业毒舌党果然不是盖的。
许丽柏犹不甘心,干笑两声,干巴巴的说道:“细水,你家卿哥儿不是和小五家的女儿好着呢?我听人说过啊,小五家闺女,不是叫洛安安的,什么时候会变成黄小婉……”
妈今天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会带自己出去吃饭……不不不,带自己出去吃饭没什么大不了,可最大的反常是她居然会亲自来打扮自己。
“伯母,我和温总真没什么……”
小婉呛了半天,好容易缓过一口气,扯着温少的胳膊,急忙小声说道:“温总,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眼见着,争的脸红脖子粗,几乎都要打了起来。
自家老妈出糗了无所谓,可问题是会给自己脸色看。
再听听,语气似乎也挺熟的。
那个扮小装嫩的丫头,不肖想便是小婉了。
她手里握着的小叉子,一不小心戳碎了蛋糕,嘴里含着的糕点,一时忘记是应该吞下,还是嚼几下。
温妈妈,您……您说的是真心话吗?
她想了想,决定不要亏待自己,也不管周围多少双眼睛瞅着自己,直接拿起盘子,然后吃了起来。
可……他怎么会对自己笑的这么温柔?
“小心高成了老处|女!”
又一道天雷狠狠霹上脑门。
“这丫头还真是没事人,这关口还吃得下东西。”
“妈,这个不行,看起来太装嫩了,我都二十五岁了,穿这么鲜,会被人说成无耻秀下限。”
“别以为穿上百褶水手裙,就能装嫩扮少女。”
小婉不明白一向对自己百般挑剔,万般不喜的温妈妈,今儿个为什么会说这些……听这语气,似乎还要让自己做她儿媳。
“这套不是挺好的?”
此时,那清淡如水,隽逸如风的笑,正是对着自己。
林薇薇,说的自然是时髦大婶。
这么一想,心情好了起来。
看着镜中那个穿的粉|嫩无比的女孩儿,小婉都忍不住怀疑那个扎着马尾,看上去青春无敌的女孩是不是真的是自己。
哥哥呐,当初您瞅着我可没少给我下绊子!
小婉头疼的抬起头,hetushu.com.com偷偷瞄了一眼,就见着母亲又是欢喜,又是得意的睇着多年来的老对手,老同学……估计是扬眉吐气不容易。
他温卿之既然能够求婚再甩掉自己,也可以现在再用订婚,甩掉自己。
说话这个名叫细水的中年妇人,眉目中透着淡淡的锋锐,不是温妈妈,又会是谁?
小婉环视一圈,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一束清冷的目光如利刃一般笔直的射了过来,嗖嗖把小婉钉在原位。
“哪能记错,瞧见没,那丫头身边没人陪,肯定单着呢。林薇薇这人啊,最好面子,特别是不能输了许丽柏的面子。许丽柏的女儿可带着个金龟婿来了,林薇薇怎么能输在这里,特意把女儿打扮的嫩点儿,说起来也就是年龄小,不急着找……”
乍闻这个声音,小婉愣了愣。
一而再,再而三。
略微发散的目光终是凝了焦距,看清了眼前颀长如玉的身影,那白玉似的脸颊,完美无可挑剔的五官,带着亲和似墨意山水的清淡笑意。
温少一来……人比人,这是不能比的。
小婉还准备说些什么,就听温卿之静静道:“改个称呼,叫温总太生疏了。”
同样的五个字,与小婉心中的问号重叠在一起。
许丽柏就跟着林薇薇,准备找她篓子,如今听见她这么评价自己女婿,脸色刷的一下沉了下来,同样没什么好气,道:“个子矮怎么了?总比有些人家的闺女到现在都没人要,好一点。”
没过多久,她就听着一旁儿碎语传入耳中——
温卿之心中狠狠一缩。
一个包装精美的袋子就这么轻描淡写的送到林薇薇的手里。
“林薇薇面子是自己挣的,挣不过少来这打肿脸充胖子。”
小婉额头上黑线一条条。
“这就是丫头啊,长得可真俊啊,有对象了没?”一个惊喜的女声响了起来,那夸张华丽的语气,听得小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婉用头发丝,都能想象到温恶少秋水般明亮的双眸睇着自己时,会有怎样的轻蔑与淡漠。
温妈不是最喜欢洛安安的吗?
老姑娘早就习惯了老妈强势的替自己决定一切,也习惯了她说一不二的性格……心想外面吃就外面吃吧,至少带上了自己,没把自己一人丢家里。
这么风风火火的明亮嗓音,无疑是母亲。
一句话,打消小婉所有的退念。
“没……”
幸福小区,是A市出了名的寸金寸土豪宅区。
衣箱打开,挑挑拣拣,待换好衣服,已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就见着温妈利索的抽出手机,在上面拨出一串号码,也没听清楚说些什么,只依稀听着她和温卿之在通话。
而且,看着架势,温妈妈在同学们的威信,似乎极高。
就算不是……
许丽柏的脸色,一分分惨败下来。
在这样的目光下,小婉的心重重一跳。
“速度去换。”
没见着他再找小婉什么“麻烦”,忙忙呼呼的,就到了年末尾牙,继而开始放假。
说实话,小婉一点都不想同意。
小婉心中呐喊着,却如同离水的鱼,张了张唇,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可紧接着,她似乎反应到什么,忍不住扭头,问道:“可是妈,为什么同学聚会要选在年夜饭的时候?”
温卿之已是无数次的鄙视过自己的无事生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婉的耳朵尖了尖,撇撇嘴,有些愤愤然。
周遭议论声又窃窃响了起来。
看似小道消息,没什么凭据,三言两语却揭破了真相。
是个人,都能听出这含笑的嗓音中,透着怎样的清冷与疏离——是以礼对人,对比着窃窃嚼舌者的粗鄙与势利。
然而,知母莫若女。
“没错,细水你怎么知道?”
许丽柏看见她说话了,面色明显僵了僵。
目光再看向年轻男子递去的名牌袋子,是……送给母亲的。
然而,不等她在心里狠https://www•hetushu•com•com狠吐槽一下这些以貌取人的叔叔阿姨,就听着一个清雅宛如流泉般好听的声音含笑扬起,淡淡问道:“这么个什么?”
眉头倏的拧成了一团,温妈妈的脸色刹那间阴沉了下来。
想到这儿,小婉的背脊禁不住窜上一阵寒凉,只觉头皮都麻了。
就在他心中一点点下沉的时候,小婉的手忽的被母亲狠狠捏了一下,一回头,看见母亲拼命的朝自己做眼神。
可是也不像啊。
那男孩儿什么都好,偏偏个子太矮,和丽柏的女儿站在一起,恐怕都没有女孩儿高。
小婉疑惑的抬起墨亮的眼眸儿,望向说话的那边——
紧接着,一个温暖的拥抱紧紧的拥住了傻在原地的老姑娘。
直到坐在副驾上,小婉依然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
等反应过来时,母亲看着温恶少的眼光,简直是丈母娘看女婿啊。
要不要这么惊悚?
小婉嘴角忍不住耷拉下来:什么叫穿的跟个老姑娘似的?自己可不就是老姑娘!
不得不说,温少小时候一定特讨老师喜欢,这人前的温雅模样,真看不出来是装的,他微微笑笑,在母亲的示意下,与许柏丽问了好,然后和声道:“是没对象,这不是还在追着。”
被带来的“家属”,显然不止自己一人。
她头皮有些发麻,下意识揉了揉隐约抽痛的额角。
时髦大婶横眼扫来,打扮完闺女,直接扯着她下楼,将她塞入车中——引擎一开,闪亮亮的宝马立刻飞驰起来。
就听见时髦大婶和声笑道:“追她的男孩儿太多,我总劝她眼光别太高,这孩子不听……”
许久,才听她小声道:“细水,你原来不是不爱管这些吗?”
到底因为小婉这茬儿硬伤摆在这儿,很多时候,林薇薇反驳不得,说不出什么有力言论,是以掐起架来,总有几分力不从心,处于下风。
她嘴角刚扯开一个笑容,打算乐观思考,跟着母亲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谁想,时髦大婶立刻一眼瞪了过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滴滴滴……”
看这家室,温妈和母亲的关系只是泛泛之交,不可能“爱屋及那个乌”,然后顺带着也对着自己青睐起来。
真的是火星撞地球了。
紧接着,一个羽毛似温柔的吻,轻轻滑过了小婉的额角,“我会用后半生,弥补我的错误,相信我。”
“细水平时都不爱管闲事,今儿个怎么帮林薇薇说起话来?这俩什么时候结的同盟?”
一道道天雷毫无预兆的霹了下来。
后者和蔼的看了她一眼,安慰似的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纷纷扭头,望向一直处之事外的那个中年妇人。
这么个什么?
温卿之轻轻道:“原先,我的确做过一些伤害你的事情,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好吗?订婚并不是结婚,如果在婚期当日,你还是没有喜欢上我,我给你悔婚的权利……现在,不要拒绝,好吗?”
教人胆战心寒。
仿佛不明白细水为什么会忽然有这么一句。
“听说细水家的卿哥儿人品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怎么就看上这么个……”
“我什么我?”
温妈冷然道:“先前就说过,卿哥儿不参加我们这里的同学宴,和你们说的是他工作忙,没时间,其实那小子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和我们老头儿老太太聊不到一块儿去。我如果和他说小婉也在,他一准半小时之内就赶过来了。”
是……那个人?
遵从母亲教诲,此时应当沉默。
我和温卿之真的没什么关系啊。
就在这时,大门从里面刷的一下打开了。
这样的羞辱,也够她离温卿之越远越好。
此人不是温卿之,又会是谁?
“丽柏阿姨您好。”
温恶少来这儿了?
他怎么就来了?
“傻笑着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进去换衣服?”
又是谁,淡淡的说https://www.hetushu.com.com道:“卿哥儿来喊人,这是林阿姨,小婉的母亲。”
这生疏二字,未曾吐出,却见温卿之的眼眸倏的温柔宛如融化的初雪,静静的睇着小婉。
她不知道温妈怎么会有温卿之喜欢自己这样诡异的联想,她也怕啊,怕温卿之没赶过来,到时候出糗的还是自家老妈。
她不明白温恶少怎么能把这个“是”,在长辈面前说得这么心安理得斩钉截铁。
如今,年夜饭,难道要比儿女哪个有出息?
“许丽柏几年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惹人厌。”
好容易过个年。
去吃饭的地方似乎颇远,上了高速后,时髦大婶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问起女儿:“二十五岁了,找对象了没?”
然而,她不敢说。
可温妈妈怎么会为自己说话?
爆竹一声响,欢天喜地过新年。
“可不是。”
“既然是这样,那咱们择日不如撞日,今儿个就把他俩的婚事给定下来,挑个好时候,把婚结了。”
“林阿姨您好,我是温卿之,听家母说你们在这里聚会,来的匆忙,也来不及准备礼物,这是晚辈的心意,请笑纳。”
“谁告诉你我不喜欢你?”
就这么,温卿之的家事似乎忽然忙了起来。
小婉聪明的选择了沉默,微笑。
“要不怎么说是卿哥儿看中的人。”
不过很多年轻人,都是成双入对,如自己一般独自一人的倒还真就没见着。当然,那种看脸蛋儿就知道年龄小、十七八岁的,自然不会携侣而来。
有人在合八字择吉日,有人在喝酒吃饭谈论着明年开春谁与谁家的又一喜事,有人嫉的咬碎一口银牙,有人喜的笑颜如花,有人心伤有人茫然有人得意……这个年夜,XX酒店熙熙攘攘的人群,芬芳的香槟,快活的人们,热热闹闹欢庆一堂。
然而,你仔细听听,就能听出这期间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两个贵妇拼的是财力、家世、儿女等等一切可以炫耀的东西。
这个时候,母亲脸上得意的笑容,是掩也掩不住的。
说话的人,声音不大,却分外有力度。
“与我无关的,自然不管,和我沾点干系,你说我能不管吗?”
眼见许柏丽的声音越来越尖锐,林薇薇当即抢道:“我们家传统,女孩儿结婚,一向就是听大人的话。我就问,卿哥儿是真心要和我们家小婉好?”
“许丽柏看在老同学的份面上,我给你几分面子,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擦嘞?
“有那么几个闲的蛋疼要显摆钞票多的没处儿花,她既然不怕花钱,刚好年夜饭这天,同学聚会,家里老小全部接出来一起吃饭,吃不穷她吃疼她。”
如今,温妈妈这通电话过去,温卿之还不知道该怎么想。
“这丫头叫卿哥儿叫什么来着?温总?这显然就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细水学姐,你不要拿大伙儿开玩笑了?”
将车泊在了停车场,时髦大婶带着小婉,一路冲冲直奔三楼的贵宾席。快到的时候,她特意顿了顿步子,整理了下衣角,再看看小婉的模样,没什么错漏,这才放缓了步子,踩着优雅的步子,领小婉入席。
这会儿,竟出了这一茬。
小婉是北方人,但几年前,家就搬到了A市。平素,她是压根不回去的。反正回去了,母亲也忙着做生意,忙着打牌,忙着美容做SPA,根本没空儿管自己。可过年的时候,再不回去,便有些说不过去了。
趁着“老人家”聊天的空儿,她可算逮着机会,一个人跑角落,安安静静的拿着小蛋糕,垫垫肚子。
“妞妞总算回来了。”
“噢。”
就算是想破了头,小婉都没想到母亲的同学里,竟然会有温妈妈。
她想去制止母亲无厘头的行为,却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加之温卿之在旁边一言不发的推波助澜,那边彻底欢腾起来。
“没出息的怂样。一会儿我带你出息的是老同学聚会,都m.hetushu.com.com是拖儿带女的来。如果哪个叔叔阿姨问你有对象没,就说有。”
老姑娘整个人都差点被炸傻了。
“彼此彼此,看来你这些年依然和乌鸦一副德行让人烦。”
尚在走神的空儿,但听母亲的声音淡淡响起:“丫头,来,给你介绍下,这个是你丽柏阿姨。”
“妈,我可以不去吗?”
平素,比房子,比车子,比钞票,比老公……嗯,老公嘛,母亲自然是惨败。
“她现在年轻!”
时髦大婶撇了撇嘴,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极是不屑的说道。
三言两句,既夸了自家儿子孝顺,又说清了温卿之与洛安安既成过往的感情史。
“哪个不长眼的敢说老娘的闺女!”
诸人疑惑的瞅着温妈,但见温妈不动声色道:“我喜欢安安,于是介绍给卿哥儿,卿哥儿便跟着喜欢了。可结婚这种事儿,小两口儿的矛盾,不是父母喜欢了,就解决了的。卿哥儿和安安感情不合……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别看小婉为五斗米折腰,看上去穷困落魄的可怜模样,谁也想不到她家竟然在幸福小区。
小婉立马受宠若惊。
这顿年夜饭,估摸着就得这么泡汤了,回去还说不准能不能吃上泡面。
偏偏,温卿之一边拍抚着她的背,一边微笑说道:“小婉脸皮薄,你瞧,这脸就羞红了。”
果然没错。
温妈妈轻轻叹了一口气。
小婉处于风暴的中心位置,就自己是否有人娶的问题,被一群人拿着指手画脚,羞愧的几乎都要钻地洞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然而,不等小婉吃惊的下巴掉下来,时髦大婶似乎觉着这样不妥,随意的挥挥手,继续说道:“得儿,那时候你甭说话就成了。”
“我……”
她眼神淡淡的,无喜无悲。
“可我们本来就……”生疏。
他的语气太过卑微,这样的哀然,宛如初生的小兽,无辜又可怜。
乍见之下,天雷无预兆的轰上了头顶。
蛋糕狠狠的噎在了嗓子眼,小婉被这一句“是”,呛得眼睛都瞪圆了,不可置信的瞅了瞅母亲,又瞅了瞅温卿之。
这当头,也顾不得好不好吃,合不合胃口,能管饱就行。
小婉欲哭无泪啊。
“之前没听说过卿哥儿有对象啊?”不和谐的声音酸溜溜的响了起来,许柏丽看了看自家女儿女婿。温少没来之前,自家女婿衣装鲜亮,除了个子矮点,其余怎么看都是一副青年才俊年少有为的模样。
冰天雪地的,万物覆上了皑皑白雪。
小婉傻乎乎的看着他,压根没注意到他走过来,亲昵的为自己擦掉了嘴角边上的蛋糕屑。
“是。”
“看那丫头穿的挺嫩,和高中生似的,是不是你们记错了?”
年夜饭的餐席,是定在本市最为出名的五星级朱雀酒店。
就在小婉点头的时候,温少眼底掠过一抹得逞的笑意。
只见幸福小区B栋1009号的房门前,一个穿着米白色风衣的纤瘦女孩搓着手,拧着秀气的眉头,看着坏掉的门铃,似乎在思考敲门里面是否能听见。
温妈的威信在校友同学之间,果然影响力极大,只不过一瞪眼,许丽柏的气势立刻软了下来。
时髦大婶的那些个同学,三三两两的跑来打招呼,看见小姑娘安安静静站在那儿,笑得礼貌又可爱,纷纷称赞她教了个好闺女。
不愧是母子,在不悦的时候,那眼底眉梢的锋锐,如出一辙——
小婉实在不愿意惹上那么多麻烦,忍不住小声的和温妈妈说道。
乍闻那个帮母亲说话的女嗓,似乎有些耳熟。
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周围的老同学们纷纷来劝,都知道这俩不对路,遇见了哪怕刚开始明面上能互相吹捧着说两句好听的,三分钟不到,必然掐上。
“我开玩笑?”
小婉知道母亲性子素来张扬,和同学之间的关系素来普普通通,却有那么几个互相攀比,死撑面子的死对头。
“啊?”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