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正所谓“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都什么时候了,睡睡睡,睡成猪,死后睡不着了,难不成准备招天师?!
TNND!
——“说好了,早点起来去相亲,你记性长哪和-图-书儿去了!”
柔软棉被中的某人,原本还贪恋被窝里的温暖,忽听见此语,仿佛被一盆冷水忽的浇了下来,冷得她一个机灵,整个人都跃了起来。
m.hetushu.com.com人!
老姑娘揉了揉一头蓬松的乱发,许是刚睡醒的缘故,乌润润的眸子宛如笼着烟雨尨茸,俏得讨喜,迷糊的可爱。
相亲!
嫁人……相亲……
https://m.hetushu.com.com相亲……嫁人……
天蒙蒙亮,玻璃窗外扬着白茫茫的一场大雾。
是啊,再不起来,就嫁不出去了。
——“再不起来,小心嫁不出去啊!”
这才是你人生要事,头m.hetushu.com.com等目标。
黄小婉,给老子振作点!
——“黄小婉,几点了?自己看看几点了?”
留声机里,骤然传来这么一句大吼。
这两件头等大事反复来回的从脑海里滤过一遍又一遍,老姑娘糊成浆的思m•hetushu•com•com绪忽然似有一缕清透的阳光,一点点剔透下来,惊的她一下就清醒过来。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忙,请在‘滴’声后留言……”
冬晨,某公寓。
主卧里,一阵阵刺耳的电话铃声,似尖锐的炸弹,一轮轮的轰炸下来。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