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25章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千古第一骈文!

他多少年没有这般了。
怪不得长这么帅,仅次于自己,原来是探花啊。
看到了满堂惧惊,纷纷露出不可思议之色的一幕。
顾锦年深深吸了口气。
“不顺你意,就是狂妄?”
“行了。”
“竟敢如此大言不惭,天下人追赶五百年都追赶不上世子殿下。”
“好啊,好啊,传闻世子殿下,嚣张狂妄,今日一见,还当真如此。”
再者,如若顾锦年提前写好这篇文章,又怎能保证阎公与孟学士会与他如此客气呢?
客套过后。
都督阎公之雅望,孟学士之词宗,王将军之武库。
他出声,畅快淋漓,将这经典之句念出。
“这第三杯酒,本王希望诸位敬本王这个外甥,顾锦年一杯。”
此言一出,这一刻,大堂内所有人都神色一震,尤其是一些年轻读书人,他们早就等待这一刻了。
刚开始便吸引无数人目光,可到了这里,在场所有人不由哗然变色。
“可如今也快长大成人,为百姓伸冤,又为国家扬眉吐气,更是儒道天骄,做的每一件事情,本王都听过,所以这杯酒还请诸位敬他一杯,至于一些恩恩怨怨,本王相信,诸位都是有名望有身份之人,应当不会与本王这个外甥斤斤计较吧?”
五百年。
抱着这个想法,众人也在静等关键时刻。
“豫王殿下,我等也不愿在此久居,有如此狂妄之人,受不了。”
不过或许是因为豫王在,对方没有直接讽刺,而是在这里捧杀。
豫王开口,提到了边境战乱之事。
昔年的风采,今昔应当还在。
要是真没有,一切好说。
豫王开口。
当然,他们也知道顾锦年来了,只是他们有自信,毕竟提前准备了半个月甚至一个月。
这声音响起,场面略显尴尬起来了,有些人只能干笑,假装没听见。
“那本世子就写篇文章,让汝瞧一瞧,本世子方才之言,到底狂不狂妄。”
就在这一刻。
只是随着孔宇开口,顾锦年这才想到了这篇骈文。
直至最后。
只是豫王的脸面,众人还是要给,大部分人都举杯,阎公与孟学士更是哈哈笑着。
顾锦年这次到没有起身了。
这段时间,歌姬表演完,便换另外一个节目,大家有说有笑,吃吃喝喝。
随着孟学士落笔最后一字时。
他的声音也逐渐激昂起来。
顾锦年出声。
【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
不过,确实有些人失望了,他们的确很期待顾锦年作诗。
而顾锦年的文章却越写越快,越写越畅然。
随着顾锦年声音响起,这些人顿时止步,他们纷纷看向顾锦年,等待着顾锦年说话。
跨越千年的相见。
可不适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感受到场面的尴尬,豫王不由开口,唤了一声歌姬。
使得顾锦年对这篇骈文,有了更深的感悟。
“并非是外甥不给面子,只是来的仓促,连礼物都没有准备,更何况为新楼赋上诗词,请舅舅见谅。”
凌云之志不可无。
关键时刻,总有人会出来捣乱。
文章秀美,文词华丽极致,众人深深震撼。
这般的美景。
后者出声,根本无惧顾锦年。
毕竟他不敢得罪顾锦年,万一得罪了顾锦年,逼着自己下跪那就丢人现眼了。
故此,他开口之时,也显得自信满满,眼神中是喜悦。
索性自己离开,落个清净。
一时之间,顾锦年不由在脑海当中搜索一些诗词。
如此说道。
得到顾锦年的回答,两位大儒不由叹了口气,略显得有些失望,他们是真的想要看一看顾锦年作诗,看看异象。
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举起酒杯,向两人恭敬敬酒,虽然二人说是说给自己敬酒,可顾锦年不蠢,肯定不能端着架子。
转眼之间,便接近一个半时辰过去了。
“盛宴之上,本王希望诸位热闹一些,而非如此,乐先生,您身为一方名儒,所行之事,略有些不好吧?”
当骈文落幕后。
“听闻世子殿下还要悟道,看这个样子,世子殿下悟出来的东西,就是目中无人。”
顾锦年睁开眸子。
“学生张世,见过诸位。”
就是希望能在这个时候出风头。
众人也极其给面子,纷纷举杯,恭贺豫王,也赞叹张世一表人才,才华横溢。
顾锦年将目光看去,瞥了一眼,是一名老者,六十来岁,没有端着酒杯,摆明了就是看不惯自己。
顾锦年也不装了。
再加上方才发生这么多事情,摆明了就是有人要针对顾锦年,影响了心境,只怕也难出佳作。
这是一字千金之异象。
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该劝的也劝了,顾锦年不听也是自己的事情。
“豫王殿下所言有理,其他不说,这世子殿下为民伸冤,老夫也是如雷贯耳,再者为大夏王朝立言,更是令我等读书人感慨不已。”
不过,不是豫王的声音。
此时此刻,大堂内,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阎公开口,他极其欣赏顾锦年的春江花月夜。
阎公与孟学士还有王将军都在场啊,只不过王将军坐在前方,一开始向顾锦年打过招呼,仅仅只是认识。
哪怕顾锦年说,给这家伙五百年的时间,都追赶不上他顾锦年,大家都能和-图-书接受。
一时之间,盛宴上九成的人心里很不开心,抛开一些本身就对顾锦年有意见之人,其余人则是不满这句话,太狂妄了。
做人还是要低调一点。
当第一个字就已经诞生这样的异象时,这就意味着这篇文章注定惊世。
有人担忧。
而就在此时,外面也下起小雨,伴随着歌姬表演结束后,雨也停下,满堂宾客皆然抚掌,紧接着豫王举杯,望着众人道。
众人沉溺在这种文章美感当中。
众人议论纷纷,而顾锦年对这个就不是很清楚了。
“写诗?”
天际之上,一行孤鹜齐齐振翅。
文章浮现,更是吸引众人目光。
落霞与孤鹜齐飞。
老儒开口,望着顾锦年这般说道。
而这个清者自清,其实很难,因为在澄清的过程当中,你要是但凡又做错了一点事情,那就不好意思了,你彻底洗不干净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
“期待圣孙之文,将今日盛宴推至极致繁华。”
只是,众人的震惊归震惊。
“老夫生性直言,看见一些不好的东西,便会直说,扰了豫王的兴致,是老夫的错。”
有病是不是?
被誉为千古第一骈文的滕王阁序。
“豫王殿下,我等告辞。”
玉案面前。
多少年了。
“好。”
看到了王勃于滕王阁中落笔。
此时此刻,孔平的声音响起,这话倒不是讽刺,而是出来打圆场,赞叹顾锦年一声,也压一压孔宇的喜悦。
自己老老实实安静一会,就非要找麻烦是吧?
“此番,朝廷正与匈奴宣战,本王也有心出征,奈何年事已高,诸位,再举杯,敬大夏将领一杯,望他们凯旋。”
有时候面对流言蜚语,唯一的办法还真是清者自清,用时间来回答,毕竟你就算身上长满了嘴,你也说不过这堆人啊。
“笔墨伺候。”
就真的嘴欠?
五百年追赶不上你?
“本世子的确没有准备。”
字字珠玑。
“本王这些日子也有所耳闻,关于我这个外甥一些流言蜚语,此事本王不是很清楚,但本王知晓,锦年这孩子小的时候有些胡闹。”
两位大儒伺候着,还真是排面极大。
很快,顾锦年的声音再度响起。
当然明面上还是要感慨一声。
“张世,没想到是他。”
当然,真出了什么佳作又能如何?
此话一说,大殿内许多人暗自松了口气,他们还真担心顾锦年来一首千古名诗。
纵观历史,一般被诬陷的人,基本上就是用自尽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可自尽之后吧,大部分施暴者,马上开始向下一个人施暴,他们认为错不在自己,而是犯罪者。
阎公与孟学士在左右各自开口,压着声音说道,告诫顾锦年一二。
也就在此时。
也在帮衬着顾锦年。
这豫王与孔家关系不错,可却在这个时候,公然支持顾锦年,想要帮顾锦年化解一些恩怨,的的确确有些不一般。
“本世子的文章,的确震古烁今,给天下人五百年韶华,也追赶不上本世子。”
可万一这顾锦年是谦虚一下呢?
不仅仅是他们二人,其余人也充满着羡慕啊。
他似乎见到了那个被誉为天下第一奇才的王勃。
歌姬前来,奏乐响起,大殿内一瞬间热闹起来了。
即便是孔家,只怕也不一定能胜过自己这个女婿。
顾锦年显得平静,不过左右两旁的阎公与孟学士则凑了过来,先是各自敬酒一杯,随后压着声音道。
这阎公与孟学士,还有王将军是宴请名单之上,可并没有提前泄露,尤其是孟学士,他本来是不来的,后来因为处理了事情,也算是临时过来。
顺了对方的意思,同时询问众人。
他起身,很快几道身影也纷纷起身道。
顾锦年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任何准备,临时作诗,并没有太大优势。
有倒是有一些诗词。
“是啊,圣孙之才华,我等有目共睹,定然字字珠玑。”
“方才汝不是说本世子狂妄吗?”
你一句,给天下人五百年时间,都追赶不上你?就太有些嚣张了吧?
毕竟顾锦年可是有诗坛谪仙人之美称啊。
豫王也不由微微皱眉了。
倘若当真摘得头筹,也算是佳话一段,为自己女婿赢得一些面子,也为自己赢得一些光彩。
被人活生生写进了诗词之中。
大多数状元都是娶个公主,上门驸马。
好好一个盛宴,非要搞成这个样子,就不能等本王女婿炫耀完再骂吗?
如若对方不给自己面子,同样的自己也不会给他们面子。
随着第二杯酒入肚。
“可惜了,老夫有个好友,去了大夏诗会,世子殿下那首春江花月夜,当真是惊艳老夫,听说当时还有明月升空之异象,未能亲眼所见,当真是此生遗憾啊。”
“世子殿下有何贵干?是想要弹劾老夫?还是说要将老夫扣押入狱?”
结果除了几个不长眼和一两句冷言冷语外,其他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这让顾锦年感到奇怪。
而是倒了杯酒,缓缓开口道。
一道声音响起。
豫王让他坐在右侧,同时笑着开口道。
流传何止千年?
如果孔宇也不行,那就再问问大家,最后都说不行,再让自己女婿来。
随着阎公如此开口,孟学士也跟着附和。
不打一顿真就对不起这些年的习武之道。
当然如若长得好,文采又好,那就是状元郎了。
“这古今往来的千古文章少了和*图*书吗?世子殿下,就算是圣人,也不敢说这样的话啊。”
豫王笑着开口。
“谁若是作好,本王以诗名为楼名,同时再赏千金,不知有人一试吗?”
“张世居然娶了郡主?”
声音平静无比。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
一旁的阎公第一时间站起来,亲自为顾锦年研墨,而孟学士也很聪明,起身为顾锦年提起书卷。
“锦年。”
而此时。
这些老学士其实就是曾经吃过这样的亏,所以害怕自己遭遇麻烦。
可以嚣张,也可以生气,但这话不能这么说啊。
“阎公,孟学士,这是我的儒义,顾某不喜欢清者自清四字,还请阎公见谅。”
万一是敌人,这篇文章岂不是丢人现眼?
自己女婿少了个劲敌。
“世子殿下,其实方才虽说有人针对,但毕竟这客宴之上,没必要如此凶恶,老夫知晓世子殿下是性情中人,但这般的行为,会让一些不明所以之人,产生恶观。”
“请孟学士为我执笔。”
“本王得一爱婿,也是读书人,此番盛宴,也是告知诸位,本王爱女即将要出嫁,过些日子还希望诸位能赏脸啊。”
“世子殿下,来来来,老夫再敬你一杯,往后去了苏南一带,可要来找老夫啊,老夫一定设宴款待。”
孟学士出声。
“确实,老夫也是期待许久,就不知道世子殿下有无准备。”
倘若这文章若是能名传千古,这简直是大喜之事啊。
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是犯罪者。
一首足矣惊艳一个时代的骈文。
听到顾锦年说没准备,一个个就迫不及待想要拿出自己的文章。
顾锦年没有被|干扰,他继续念着。
“诸位觉得如何呢?”
一文镇压万古都不足为过。
不过,孔宇现在就在等,等酒过三巡后,拿出文章,惊艳全场。
乐儒出声,被豫王训斥,他心头也不悦,但他知道的是,豫王也夹在中间难做人。
此时此刻,场面有些安静,不过豫王是何许人也?只是一眼便看得出,这当中有不少人准备许久了。
多少年了。
顾锦年站起身来,提着酒壶,自顾自斟酒一杯,而后一口饮下,有说不出的潇洒。
“只是老夫再如何,也不会像世子殿下如此狂妄。”
“豫王殿下恕罪。”
他们未曾想到,顾锦年居然会把二人写进去,而且是这般的高赞。
顾锦年望着对方,针尖对麦芒。
“好一个不坠青云之志啊。”
而是顾锦年当真是即兴作赋啊。
有人期待。
声声震撼人心。
也再度出现异象。
“站住。”
“是啊,有些人其实并非对世子殿下有恶感,可方才之事,会让他们产生恶感,今日世子殿下所作所为,只怕宴会散了后,又要传遍天下。”
江河滚滚之声。
“若说即兴,一时之间,也没有想法。”
两人各自有各自喜欢的诗词作品,但无一例外,都与顾锦年有关。
秋水共长天一色。
随后,顾锦年继续开口。
“并没有几位所言这般。”
豫王开口,紧接着两道身影出现,男子相貌俊俏,女子端庄美丽。
“请舅舅见谅。”
闭上眼睛,顾锦年仿佛跨越时空,来到了另外一处地方。
豫王笑着开口。
顾锦年明白二人的意思,他也知道两人是为自己好。
“唉。”
豫王继续开口,他询问圣孙。
当看到落霞之时,顾锦年也沉溺这般美景当中,紧接着出声开口。
当此言说完。
【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
现在少了这个环节,一下子没了兴致。
他这回还真不是谦虚,一时半会念诗,念不出来啊。
一开始顾锦年还真没想到,思维被限制了,想着写诗词。
期盼顾锦年文章一般般。
把眼睛睁大一点。
“豫王舅舅。”
他看到了。
刹那间,所有人心头不由一紧。
“学生不过是做了一些该做之事。”
如我志气。
生出来的下一代也不差。
担忧顾锦年作出千古诗词。
而后,他的目光,也在一瞬间锁定到乐儒等人身上。
有人期盼。
顾锦年一杯酒入肚,可目光却充满着自信与倨傲。
给天下人五百年韶华,都追赶不上他?
“回王爷。”
“世子殿下,不要与他置气。”
“原来是介绍自己的女婿啊。”
面对几人的帮衬,顾锦年心中有数,他端起酒杯,倒也不推辞,举杯饮下。
倒不是顾锦年没想到,而是这趟过来的目的是做了断,所以就没往这方面想。
众人附和,笑着开口,但也有一些略显讽刺的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在场有不少大儒,当场激动叫好。
顾锦年有些苦笑。
孔宇开口,他是既想装又不敢装,怕表现的太热情,会被众人察觉,可又不想跟顾锦年一样说自己不会,怕丢人。
顾锦年文章出彩,下笔如有神。
“豫王殿下。”
没有一个人提孙正楠的事情就有些古怪,他都做好了互喷的准备。
面色平静无比。
“你们这些腐儒,怎么都不去死啊。”
他独自来到外面,扶着木栏,而后缓缓开口。
“那就请世子殿下赋文一首,老夫倒要看看,世子殿下到底有怎样的才华。”
“豫王舅舅也言重了。”
落霞之美。
阎公与孟https://www.hetushu.com.com学士开口,如此问道。
难道自己后人就写不出更好的作品吗?
所有人都呆了。
【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诸位,今日可谓是双喜临门,但本王还想再添加一喜。”
顾锦年道了一声,而后坐了下来。
万一真打起来,运输粮草这些事情,极其麻烦,所以趁着目前三大王朝外加上匈奴国的礼部交涉过程,大夏王朝也在备战。
自己就恶心回去。
这个世界有天命的存在。
此时此刻,孟学士与阎公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生怕写错那么一点点。
可怕的是即兴而来。
所以,顾锦年已经想开了。
顾锦年又喝了一杯酒,他也洒脱,跟这种人懒得对喷什么。
作赋不可怕。
听到这话,豫王脸上有些不满,可心里却乐开了花,顾锦年没什么准备,这是大好事啊。
顾锦年到没有去考虑这个事情,而是在观望一些事情。
身为读书人,谁不喜欢被别人夸赞呢?尤其是写在诗词文章当中。
这帮人完完全全就是不给自己面子啊。
期待顾锦年能作出何等诗词。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可问题是这些诗词吧,不太应景。
“你让本世子赋文,本世子就赋文?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大言不惭?”
顾锦年谦虚几句,他就是这样的,如果对方给自己面子,那自己也一定会给对方面子,谦虚有礼。
“歌姬何在?”
望着天边。
金阳震颤。
当然事情是这么一个事情,可谦虚还是谦虚,直接让自己女婿来,就显得吃相太难看了,别人肯定会觉得自己提前透题。
但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要矜持。
听到这话,顾锦年又是一杯酒,紧接着抬起头来,望向对方。
这是王勃当年为了自证额外加的诗词。
而在孔庙之中。
是的。
等回头大家念完了自己的诗词歌赋,顾锦年又拿出一篇绝世文章出来,岂不是丢人现眼?
“春江花月夜不错,但老夫其实还是喜欢题菊花更好一些。”
那真要如此的话,大家都别玩了,得知顾锦年没有什么准备,一个个不由松了口气。
“也怪舅舅我,没有提前通知你。”
当下,众人齐齐端起酒杯,与之遥相碰杯。
可一时之间走了十几人,确确实实让宴会有些尴尬和冷清。
他似乎见到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只不过,乐儒似乎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依旧冷声。
“打人也算是该做之事吗?”
这个做不了假。
再说了,这次盛宴也是临时邀请自己啊,又不是早就说好了的。
孟学士与阎公纷纷开口,一个劝阻,一个则是岔开话题。
【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
“唉,舅舅对你的诗词可是念念不忘,倘若你能在这里写下一篇诗词,这新楼将蓬荜生辉啊。”
以后谁再敢招惹自己,远的地方自己说不了,要是在自己面前哔哔来来,那顾锦年就不客气了。
当然还有一个点就是,他也拿不准顾锦年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准备。
“既然锦年没有准备,不知圣孙能为本王这新楼赋诗吗?”
顾锦年心中暗道。
没有就是没有嘛。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顾锦年。
实际上他也有自己的打算和心思,今日设宴,一来的确是庆祝这个楼宇新建,二来则是孔家家宴,来了不少大人物,自己也算半个东道主,宴请一番,扩展一下人脉。
也就在此时,豫王的声音响起,对两人都有些不满,不过主要还是对这个老儒不满。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那道声音再度响起,是之前与自己发生矛盾的儒者。
许东木在顾锦年耳边开口,介绍此人的身份。
当然,即便如此,豫王也没有让自己女婿开口,而是看向顾锦年道。
哪怕是豫王,也有些不满。
“今日是我这新楼建设之日,诸位不远千里赶来,实乃是本王的荣幸,本王敬诸位一杯。”
【豫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张世开口,朝着众人一拜。
“好,好一个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这句话,使他们共鸣不已。
众人纷纷站起身来,生怕错过。
而此时,王府仆人立刻送来文房四宝。
天际之边。
不需要担心有人指责自己抄袭。
并非是因为写的好这么简单。
面对有人的捧杀,以及众人的目光。
“这新楼奢华气派,若是作一首诗,无法形容此楼之辉煌,所以晚辈想赋文一首,但临时赋文,只怕有些潦草,需再想半刻钟。”
他英俊无比的面容上,在这一刻有着前所未有的认真与严肃。
“是啊,这古今往来,有几个人能与世子殿下这般,世子殿下还未及冠,却满腹经纶,才华横溢,而且能为百姓出头,可贵无比,这份品质,在下自愧不如。”
如今闭上眼睛,顾锦年在脑海当中重新背诵了一遍这篇令后世无数人奉为第一骈文的文章。
声音响起,是一位儒者,他虽然坐在角落,但能进盛宴当中,就没有一个是寻常人。
此时,所有人都望着这一幕。
行。
“世子殿下谦虚了,您的文章,震古烁今,您的诗词,更是震惊诗坛,您要是不开口,谁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
就非要找人家顾锦年麻烦?https://www.hetushu.com.com
二人身为大儒,但在这一刻也坐不住了。
狼毫毛笔在手,沾染一二墨水,下一刻文章出现。
彻底哑口无言了。
毕竟孔宇还在大殿上,最起码等孔宇说完。
恶心自己是吧?
所以必须要让大家先来,谦虚谦虚。
这下子,不仅仅是众人好奇了,即便是顾锦年也有些好奇了。
随着乐儒开口。
顾锦年却忽然止下手中之笔。
“世子殿下。”
这里山峦重叠,青翠的山峰耸入云霄,凌空的楼阁,红色的阁道犹如飞翔在天空,从阁上看不到地面。
说实话,他们真不想招惹顾锦年,好不容易来了个可以出风头的机会,现在又把顾锦年逼到这个地步?
徐徐清风吹来。
“外面的一些流言蜚语,终究是一些嫉妒之言,来来来,老夫第一个敬世子殿下。”
可万一有的话,就有些尴尬了。
“你诗词出名,文坛号称当代诗仙,不如来为舅舅这楼宇赋诗一首?舅舅可是久闻你的大名啊,可别不给舅舅面子。”
不过,首座之上,孔宇将这一切受尽眼前,他内心十分愉悦,但明面上很平静。
仅仅只是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十六个字,却勾勒出此地的美。
总而言之,各种情绪都有。
登龙门而跃,于楼宇赋文。
顾锦年一口将酒壶当中的美酒饮下,当下美酒入喉,很快一股酒劲冲上。
听到这话,孔宇内心激动,实际上当顾锦年说他没有准备的时候,孔宇心中乐开了花。
而是顾锦年的声音。
顾锦年开口。
问世间,何人敢越?
“张口狂妄,闭口狂妄,本世子想了许久,狂在何处?与你意见不合,就是狂妄?”
听到这话,顾锦年缓缓起身。
突兀之间,顾锦年开口,他望着外面的景色,如此说道。
豫王开口,他这话半真半假,如果是千古名诗,那真的血赚,如果不是千古名诗,那还不如自己女婿上。
“哦?老夫倒要看看,世子殿下要写出何等文章。”
豫王更是有些欢喜,侍女再倒了一杯后,豫王继续开口道。
想到这里。
约莫至少也要两三个月,才有可能真正宣战。
听到这话,顾锦年不由恍然大悟了。
“世子殿下,此人名为张世,乃是横泸第一才子,上一届科举探花。”
“给天下五百年。”
这一句。
此时。
装哔不能这么生硬,得润起来,孔宇这方面还是不行。
【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
之前的赌约他还记得,无非现在装死罢了。
豫王的盛宴上,顾锦年也不会一点面子都不给,只要自己不得罪顾锦年,也惹不来什么麻烦。
“今日豫王新楼设宴,可有诗词准备?老夫素闻世子殿下,才华横溢,号称诗坛之仙,期待许久了。”
秋水共长天一色。
顾锦年闭上眼睛。
但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良心发现的人很少,而且即便是良心发现,这二三十年有多难熬?
“圣孙不愧是圣孙,居然就已经有了些感悟,半刻钟是吧,本王愿意静候一二。”
你越喷他越来劲。
“哈哈哈哈。”
他想让自己的女婿作赋一首,大约三个月前,他就有这个想法,所以特意让自己这个女婿准备了三个月,而且还拜访了不少名诗。
声音不大。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当下,豫王脸色愈发难看。
所以战争还没有开始。
“学生没什么准备。”
三大王朝的科举,都有一个不成文规矩,那就是长相最好之人,就是探花。
如此之才华,古今往来都未曾有过啊。
顾锦年如实回答。
随着歌姬再次退场。
他看了过去,是一位老者,之前与顾锦年有些冲突的儒者。
乐儒出声,他无惧顾锦年,甚至到了现在还在讥讽顾锦年。
“往后向豫王赔罪,只不过这盛宴之上,有这等狂妄之徒,老夫受不起,也待不下,就此告别,还望豫王莫要怪罪。”
却落入每个人耳中。
“今日盛邀诸位,其实还是有件事情。”
也就在此时,一旁的阎公出声。
到最后,顾锦年更是将最后诗词赋上。
两人的行为,顾锦年也明白。
听。
他看到了。
“这楼,本王到现在都没有想好名字,所以本王算是厚着脸,向诸位文坛大儒,儒道俊杰讨要一首诗词。”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场面略显尴尬。
这口气太大了。
终于,豫王的声音再度响起。
“可否超越此文?”
一杯酒水入肚。
当下一道道靓丽的身影出现,继续开始演奏。
而这些探花就成为了大夏文坛最抢手的人,长得帅而且也有才华,公主要走了状元,这些郡主基本上就会要探花走。
“今日得以见世子殿下,老夫也算是圆了心中之意,世子殿下,万不得推辞啊。”
豫王开口,突然提到顾锦年,而且还为顾锦年主动说话。
这人有病,不止是豫王觉得,很多人都觉得有病,顾锦年都不说什么了,而且也不作诗了,你就非要出来恶心一下?
对方大笑,紧接着将酒杯重重放在桌上,望着顾锦年瞬间收敛笑容道。
的确,这句话算是点醒了众人。
十四字,写出人间之极美。
在场谁不知道,顾锦年的诗词出了名好,自然而然,他第一时间看向顾锦年,请顾锦年作诗一首。
他说的每一句,都让人感到何hetushu.com•com谓学识,何谓才华。
豫王开口,望着对方如此说道。
“算了,总而言之,世子殿下以后做事还是要三思而行,不然要吃大亏。”
一时之间,七八道身影站起来,而且引起连锁反应,一些年轻一辈的读书人也跟着站起来,虽然大部分人是选择留在这里。
望着白纸。
虽然这个老东西在捧杀自己,但顾锦年还真就承认这句话。
虽然年迈,可应当更加有志气,不应该因为衰老而跌落志气。
一番话说完后,其实大家都听明白了,有准备,不过礼让一下。
一瞬间,豫王心中不由无奈,但似乎早就知道一般,所以很快释然,明面上依旧笑呵呵道。
豫王的声音再度响起。
孟学士开口笑道。
这还真的有些嚣张啊。
他们好奇,也疑惑,更主要的还是心痒痒啊。
滕王阁序。
“孔宇虽有些文采,但对比世子殿下来说,的确一般,王爷,不如也给世子殿下一点时间,让世子殿下先来赋文,也免得诸位出丑啊。”
孟学士落笔,每一笔都格外的认真。
老爷子已经去了边境,如今算上时间,也应当坐镇边境之地。
希望顾锦年继续写下去。
骈文落下。
“两位先生言重了。”
再看不远处,一条大河流淌,舸舰塞满了渡口,尽是雕上了青雀黄龙花纹的大船。
而刹那间。
他们的介入,导致战争没有打起来,不过这是利于大夏王朝的,毕竟大夏王朝需要时间去备战。
【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大夏王朝,若论文章,世子殿下在,当数第一。”
此言一出,满堂瞬间哗然一片。
顾锦年无需证明这首诗词是不是自己的。
这个盛宴,居然没有人来找自己麻烦。
“就不知道汝等,敢不敢留下一观?”
顾锦年望着滚滚江河。
只不过,豫王如此谦虚,他们也不可能直接就来。
听着顾锦年的谦虚,众人微微一笑,孟学士和阎公也是很满意。
他们去理解这文章内容,昔日帝子长洲,发现此楼。
虽然是文抄公,但这一刻顾锦年感悟到了这篇骈文的美。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三来就是最重要的一环了。
阎公举杯,他也算是有头有脸之人,主动搭话,而且美赞顾锦年不少。
所有人将目光看向顾锦年。
倘若拿个第二第三,稍稍输给孔家,也不难过,至少对比的是孔家,输给孔家不难。
也就在这时。
毕竟这才符合儒道读书人,谦虚有礼。
只不过,一般来说状元的长相,不会太差,但探花一定是最帅的,毕竟探花是从中举之人选个长相最俊之人。
但豫王所言,众人也不得不再次举杯。
今昔声还在,他年誉千古。
他脑海当中已经有了文章,与其说是文章,倒不如说,是骈文。
千古骈文出世。
“圣孙赋文,想来必是佳作,说不定能成千古之诗啊。”
落霞与孤鹜齐飞。
如果你没有做错,并且过了个十年二十年,有人拿出实质性的证据,一般来说就是等人良心发现,然后出来道歉,基本上就自清了。
后者倒也没有抱怨什么,而是起身道。
豫王开口,端起酒杯如此说道。
只不过的事情,眼下开战与不开战,还必须要等礼部这边沟通,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正在中间干预,两大王朝希望化干戈为玉帛。
“圣孙的文章,老夫有所观阅,写的的确极好,可比起某人动辄千古之文章,其实还是差距太大,只可惜不给王爷面子,否则老夫能亲眼一观,千古诗词之异象。”
一口一口震惊诗坛。
在座有不少年轻人,都是他们的后人,得知此事后,也让他们提前准备一二。
可众人看到这男子后,不由有些惊讶。
这一句。
而这声音响起。
孟学士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执笔,他有些激动,担心写不好,糟蹋这篇骈文。
“老夫的确不算什么东西,哪里比得过世子殿下,出身高贵,与众不同。”
他看过这篇赋文,的的确确精彩不凡,说千古镇国有些夸张,但也绝对是上上之作,佳作中的佳作。
这是他成为大儒之后,有史以来最紧张的一刻。
有是有一些好诗词,不应景没啥意义。
知道你顾锦年诗词文章很强,动辄千古,但也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豫王出声。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形成了一幅画。
激烈昂扬。
此言一出,顾锦年不由一愣。
当字体出现,只一瞬之间,金色的光芒便从书卷当中弥漫而出。
“多谢两位。”
正值雨过天晴,虹消云散,阳光朗煦。
“想来是在孔家家宴等着我吧。”
“我就纳闷了。”
“你虽然蠢了点,但说的话,确实实话。”
一口一口震古烁今。
他缓缓来到大堂中心,将目光看向阁楼之外。
“还好,我侄子未来终究是要登基,等他登基,成了大夏帝王,本世子一定要让他下一道诏令,凡酸秀才,腐儒,统统罢黜功名,下乡种田去。”
让此骈文封神。
写出人间之极境啊。
看。
如此。
“这圣贤书,世子殿下只怕是一本都未看吧?”
他们彻底佩服了。
其实在场不少人都知道,真正精彩的地方,是等到傍晚的时候,那个时候豫王肯定会让人出来写一篇文章或者写一篇诗词,来助助兴。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