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真是狡猾的小人

林中有野兽的嘶吼隐隐传来,增添了林中的生气,反而让姜药感觉舒服了些。
即便是恐怖的野兽,姜药也为这以如此方式出身的狼崽,感到一丝怜悯。
更让姜药头皮发麻的是,伤口中还在动弹,似乎巨狼的腹腔中,还有什么活物。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和兽腥味儿传来,姜药不由闭住呼吸,喉头上下滚动,紧紧握住身边的猎弓。
这个梵山…绝非善地。这还在边缘之地,就显得如此诡异阴森。
自己那个再嫁之后对自己不闻不问的生母,能想到自己已经远在异界,被另一个母亲背着逃命么?
姜药闭上眼睛,运行云水诀。与其满心焦虑的等待父母和姐姐,还不如转移注意力,修炼心法。
姜药绝非胆小之人。相反,他当真是吃了豹子胆,地球上很多地方都敢去。就说华夏最神秘的昆仑山,他就独自一人深入数百里,在杳无人迹的深山老林寻幽探古。
这哪里是狼崽?
姜药抱着母亲的脖子,不禁回想起自己冷漠的生母。
小人没看出什和_图_书么,神色沉吟了一下,忽然身子就消失在原地,这速度快的令人匪夷所思。
这特么什么东西?
然后,这小人一抹满头满脸的血迹,放到嘴边舔了舔。似乎还不满足,又俯下身子,趴在巨狼伤口上,贪婪的吸吮一番。不知道的,还以为狼崽在吃奶。
卫容吞下一颗丹药,毫不迟疑的一把拉过姜药,将他背在自己背上,就腾空而起。
是那种诡异邪恶的恐怖。
姜药的心,顿时就提到嗓子眼,大气都不敢喘。
小人五官身材和一般人毫无二致,就像是将一个成年人按比例缩小了好几倍一般。
“好!这是最好的法子了。”邓九点头,“他娘,我真元神识消耗不小,换你来背药儿,尽快赶到梵山!”
卫容和邓九按照很早就设定好的逃跑路线,一头扎入茫茫山林。
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动静。
如此漫无边际的林海,里面到底有什么?
妈蛋,这声音吓到人了好么?
爹,你的隐身诀…真的有用么?
姜药睁眼和图书一看,差点吓的惊呼出声。
这头狼铜铃般的眼睛目光血红,吐着长长的舌头,舌头上不断淌着殷红的血,龇着半尺长的霜牙,形状极其可怖。
难道…这竟然是头母狼,狼腹中还有狼崽么?
姜药哪能不懂事?点头道:“好,儿就呆在这里,等你们汇合。”
应该是走了。
姜药不禁摇摇头,为野兽叹息一声。
倏忽离开,倏忽再来,这是…回马枪!
“嗷——”
到底是什么人或者野兽,能伤到如此巨大的灰狼?
卫容和邓九找到一个岩洞,将姜药放下了。
而且,从巨狼的反应来看,隐身诀是有效的。爹靠谱,不坑儿子。
这明明是个两尺高的小人,可是他给姜药的感觉,比那巨狼更加恐怖。
两人一走,就剩下姜药一个人呆在这个林子。他看着深邃的吓人的神秘林海,不禁有些胆战心惊。
姜药倒吸一口凉气,不由捂住耳朵。
一股股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吹来,林中传来难以言喻的声音,令人心头不适。
姜药不敢肯定https://m•hetushu.com•com,但他还是不敢动弹。
然后下一刻,姜药就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他竟然看到,一个血淋淋的小人…约莫两尺高的小人,从巨狼伤口爬出来,口中还叼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尤其是他的小眼睛,充满一种说不出来的邪恶之感。
真是狡猾的小人啊。
姜药看着比地球上原始森林更加险恶的山林,不禁对这梵山深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由于九溪庄园离梵山更近,仅仅半个时辰之后,三人就看见一座茫茫大山,那山南北连绵不知多少万里,端的好一条山脉密林。
恶心的妈抱着恶心哭泣…恶心死了。
可他刚把四种功法依次修习了一遍,就感到附近有动静。
一头牛犊般大小的灰狼,正一步三摇的走过来。如此大的灰狼,以至于姜药乍一看还以为是其他没见过的猛兽。
走了么?
“儿知道了,就呆在这里,哪都不去。”姜药露出诚实少年的乖巧模样。
根据恐怖谷理论,这样的东西更让人难以接受。
“药儿,www.hetushu•com•com你不要怕,这处只是入山数十里,并没有什么危险,你就呆在这里莫动,等我和你爹接应你姐和玫玫过来。”卫容说道。
好家伙,怕是有一两千斤吧。
可不能坑儿子啊。
似乎是这一声嗥叫耗费了最后的生命力,巨狼身子一翻,就此不动了。
两尺高,嗯,就是一两岁而婴儿那么大吧。然而只要不是白痴,就能看出这个两尺小人,绝非婴儿!
邓九和卫容放心了,他们也不敢耽误,赶紧又原路返回接应梅玫和乔菜。
邓九打了一个手诀,“爹这隐身诀,可保你两个时辰隐身。只要不乱动,野兽不会发现你。但要是乱动,就无效了。”
“我们先赶到梵山,将药儿藏起来,再返回来接应玫玫和菜儿。”卫容说道。
可是下一刻,姜药觉得原地突然多出来一样东西,定睛一看就差点骂出来。
喝饱了血,小人站起来,眼睛东看西看。当他看到姜药所在的位置时,竟然皱起小小的眉头,往前走了两步。
灰狼跪坐在大树下,忽然仰天嗥叫,声震林海,就连m.hetushu.com.com树叶和它身上的狼毛,也震动起来。
直到此时,姜药才发现,巨狼的腹部,有一个碗口大的伤口,血液汩汩流出,内脏都流了出来。
小人的小手,取下嘴中叼的匕首,插在腰间。然后抬起右手,看着一颗葡萄大小的晶亮珠子,咧嘴一笑,小小的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姜药到底没有那么菜,虽然如此硕大凶恶的灰狼,着实让他感到害怕,但他还是很快就发现,这头灰狼不行了。
他又来了。
嗥叫声巨大,苍凉,嘶哑,充满着无尽的悲伤和痛苦。嗥声将歇,巨狼缓缓垂下硕大的头颅,狭长的眼睛流出血泪。
若是如此,到真是可怜了些。
姜药眼睛一亮,还有这么神奇的隐身诀?听爹的言语,这还是武尊修为的隐身诀,那要是修为更高,隐身诀岂不是更厉害?
果然,这头巨大的灰狼仅仅走出了几步,就四蹄一软,跪了下来。
可是现在,他竟然有点害怕。
这梵山宽达好几万里,仅仅入山数十里,就是一人抱不过来的参天古木,遮天蔽日,林海苍茫,好一处险恶的所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