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假仁假义

即便姜药两世为人,听到父亲的话,也是心中感动,“爹,只要不当农奴,儿不怕死。就算死,也要死得像个人。”
邓九蹲下来,“他娘,你别怪我,我把那些事,都告诉药儿了。我觉得还是不要的死的这么窝囊,大不了全家一起死就是。我可以当农奴躲一辈子,可是我们不能让药儿一直当农奴。”
他听说,武修都是有修武资质的,有这资质的人不多,要是他没有资质,那就算爹教他,又有资源,他也无法修武啊。
姜母呵着白雾笑道:“那哪成?我儿子是男人,不能洗衣服。等你和玫玫成了亲,娘就不给你洗了。”
姜药立刻明白,这个老爹也是有野心之人。
姜药忽然就发现,父亲的气势变了,变得说不出来的昂然、自豪、高贵。那根本不是农奴所能具备的气质。
深知华夏历史的姜药听到这个词,心中顿时惊异起来。
“再其次,就是乙等武阀,我们邓阀就是了。乙等武阀大多也能占地十余郡,人才也不少,带甲骑兵不下十万,也属于藩镇了。”
姜药心中再次被震撼了一下,真是我的妈呀。
据魂大师说,药灵体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对药道具有天生的悟性,无论是各种药材,还是丹药、毒药、魔药,都是一学就会,一会既精,而且还能自创药道。甚至,寻找药材的本事,也极其厉害。
姜母在寒风中呵出白雾,撩撩自己的头发,再次蹲下来,吭哧吭哧的搓着姜药的一条犊鼻裤www.hetushu.com.com
我的妈呀。
这个世界不是没有帝王,没有朝廷么?
听父亲的语气,藩镇的说法是由来已久,可是一个没有王朝的世界,却有藩镇的说法,真是太奇怪了。
这才是爹的本来面目么?
他刚才听到父亲提起各级武阀拥有的兵力,有些疑惑到底是军力更重要还是个人武力更重要。
变得神采飞扬,容光焕发,带着说不出来的英姿飒爽之气,全然看不出一丝农奴妇女的模样。
他这身体已经十七岁了,内衣一定要自己洗了。少年已经有隐私了,就算是自己的娘,也不好让她一直为自己做这些。
第二,就算药灵体失去了药引子的价值,能顺利成长为丹药大师,可如果自身实力不够强大,那就只能依附某家势力,甚至被控制,难以自由。
所谓藩镇,那一定是名义上依附在朝廷之下,否则为何要叫藩镇?
邓九笑道:“武修的子女,绝大多数天生有资质。爹虽然没有测试资质的法宝,但你是我邓九的儿子,资质当然不会太差。”
“最小的武阀,就是丁等了。这丁等武阀大多是部落,往往占据一两个郡,依附丙等或乙等势力,能凑出一万带甲骑兵,已经顶天了。”
说完,她继续低头捶衣服,可是没捶几下,就猛的将捣衣棒往地下一扔,霍然站起。
因为姜药是药灵体。
“不错,中域邓阀!”姜樵露出骄傲的神色,“中域是神州最大也最强和-图-书的一域,距离南域遥遥百万里。我们邓阀是乙等武阀,虽然不算中域大势力,但也是一方霸主!爹真正的名字,叫邓九!”
正在做午饭的姐姐姜菜听到动静出来,看着姜药也含着眼泪笑了,“小药,你终于可以修武了!”
“药儿,从今天起,我们就教你修武!我卫容的儿子,死也不要再做农奴!”
“邓阀?中域?”姜药做出十七岁农奴少年该有的迷惘和震惊的神色。
“爹很清楚,这些年那个大恶人一直在派人寻找我们一家。所以,我们只好隐身于农奴中。那个大恶人万万想不到,我们竟然甘心当了农奴,哈哈哈!”
妥了!
邓九回答:“这个还真不好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当然是修为更重要,因为他们没有掌握兵权的机会。可对于掌握兵权的人来说,当然是军力更重要。”
“乙等武阀之下,就是丙等。丙等不算藩镇,只算武阀,多是部落,但实力也不弱,两三万骑兵,还是能拿得出,也有一些人才。”
此时此刻,万万不能露出破绽,让父亲发现自己不是他真正的儿子。
事实上,他虽然不知道姜药的资质是几等,却知道姜药一定有修武资质。
此时此刻,她的气势也变了。
“可这武阀有强有弱。最强的雄师百万,兵强马壮,装备精良,这往往是超级强藩。其次就是甲等武阀,也是地广粮丰,人才济济,甲士几十万,往往也是占地数十郡的强藩。”
“但一句话说www.hetushu.com.com回来,哪怕你修为再强,强到移山填海的地步,可要是单枪匹马,也无法和强藩抗衡。大军一发,要剿杀你也不是什么难事。”
姜药听说还藏有资源,就更是高兴。
“药儿,你过来。”姜樵走到一块周围空旷的石头边,拂去石头上的积雪坐下来,“今日,爹就告诉你,我们的来历,我们为何来到这里。”
姜药亦步亦趋的跟着父亲回到村庄中简陋的院子,姜母正在轱辘井边洗衣服,洗的还是自己的内衣。
说完,举起捣衣棒,对着衣服捶打起来。
姜药松了口气,“爹,个人修为和兵马,哪个更重要?”
第一是药灵体作为极品宝丹的药引子,太过于危险。
“爹,我的资质…”姜药有些担心的问道。
“是以世间至强者,便是修为绝顶,雄师百万!个人修为当然最重要,可光有个人修为远远不够,还要有权势在手。”
邓九的笑容随即变成了苦笑,“可是这农奴的日子,实在是生不如死啊。而且也是朝不保夕。之所以没有教你修炼,是怕暴露,怕仇家发现。可是今日,爹明白了,宁愿被仇家找到斩杀,也不要这么窝囊的苟活。”
就算他穿着简陋的狗皮大袄,也无法掩饰这种气势。
“从古到今一直如此么?”姜药的好奇心促使他再次问道。
药灵体的修武资质不见得优秀,可肯定能修武。
姜药道:“爹,是不是我们得罪了强藩,才被迫改名换姓,背井离乡来到这里?”
这可和图书是改变农奴身份的唯一机会!
邓九的神色黯淡下来,长叹一声道:“谁说不是?爹得罪死了一家强藩的少主,他要杀我们一家四口而后快。邓阀不会为了保护我们,就和强藩打仗,无奈之下,爹只好带着你娘和你姐姐,以及刚出生的你,逃出中域。”
什么?藩镇?
邓九苦笑着摸摸姜药的头,“唉,这都是最基本的常识,爹却连这个都没告诉过你。神州广袤,武阀多如牛毛,相互兼并争霸。”
药灵体虽然在药道上悟性惊人,可知道药灵体存在的人,没有一个羡慕药灵体。
却听父亲说道:“药儿,其实我们父子不姓姜,而是姓邓。我们是中域邓阀的嫡系,是中域数得着字号的势力。”
姜母弯腰对着井口放下吊桶,咔嚓声中,木桶打碎井中的冰块。姜母有些吃力的摇起轱辘,将一大桶井水摇摇晃晃的吊起来。木桶中的冰块相互撞击,发出清脆悦耳的叮铃声。
所以在神州,武力的重要性永远排第一。只要有了武力,其他东西都可以抢,包括人才。
“何事?”姜母抬起一张周正的脸,麻利的将垂下的头发撩到耳后。
“走!回去再说。”邓九站起来。
大不了,我真当你儿子不行么?
姜药当真又惊又喜。谁不想要个有本事的爹?
姜药鼻子发酸,“娘,别洗了。我来吧!”
邓九叹了口气,“他娘,先别洗了,告诉你个事。”
“药儿,爹今日开始教你修武,可如此一来我们就很容易暴露,真要是仇家找和_图_书上门,你不要怪爹。要死,咱们全家一起死了便是。”
上一瞬,他的腰背还微微佝偻着,可是此时却挺拔如松,眉宇间也轩朗舒展,隐隐雄姿英发。
邓九摇头,“超级强藩就是神州最顶级的势力,还能有谁比超级强藩更高?”
邓九说到这里,双眸发亮,满是心驰神往之色。
既然没有王朝存在,为何会有藩镇这个说法?
“爹,有没有比超级霸主更高的,更大的?”姜药问道,他想知道,到底有没有王朝存在,哪怕是名义上的,哪怕是已经灭亡的。
“好!这才是我邓九的儿子!”邓九很欣慰的拍拍姜药的肩膀,“爹和你娘,会竭尽全力,让你在一年内成为武修。修炼的资源,我们还藏的有。”
“不过,爹这话说的也不全对。修为不够,就算给了你兵权,武士们也难以听命。所以修为是兵权的保障,个人武力不强,就别想有兵马替你打仗。个人武力,才是最重要的根本。”
姜母有些呆滞的看着邓九,美丽的大眼睛慢慢溢出泪水,“他爹,你终于想通了,也好,挺好的。”
邓九笑道:“当然一直如此。不过,强藩会变弱,会分裂。弱藩会变强,或者被灭。自古以来,变化不定。能保持十万年强大的强藩,已经极少。”
大冷天的,她的手冻得通红。
“爹。”姜药露出既好奇又激动的颤声问道,“什么是乙等武阀?是不是很厉害?”
姜药有些心疼,又有些赧然。
可是很快,他又想到另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资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