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梦华胥
第六章 鏖战广宗(四)

正说话间,城墙之上突然听见三声巨响,皇甫嵩神情一振,将手中令旗抛向一旁的孙坚,孙坚一愣,皇甫嵩微微一笑:“那就让我见识见识江东猛虎的勇武吧。”
入城的汉军疯狂的向前冲锋,黄巾众人在他们眼中就是移动的军功,双方的尸体塞满了街道,后面的马队只能践踏尸体而过。拥挤的道路再一次成为两军争夺的焦点。
“诺!”
“我等有黄天庇护,岂会输给苍天的野兽!!!”
城楼之中,一员黄巾悍将带着数十名黄巾军结成军阵,死死守住绞盘,门口堆满了汉军的尸首。
城上的搏杀的汉军见孙坚上阵,不由的士气大振,汉军甲士如潮水般往上涌。程普,黄盖,韩当,祖茂也挥动武器如狂癫一般上了城墙。
城外突然传来一声异响,一下子将他的睡意全部驱散而去。无数箭矢从城下急射而来,而后城墙下无数火把亮起,苍凉的号角声在广宗城外响起。
孙坚胯|下的坐骑,不住的打着响鼻,马蹄抛着松软的土地。
再加上广宗城本就被张角经营的密m.hetushu.com.com不通风,物资齐全。
大门洞开,城门处内外双方一时间愣在的原地,一名汉军司马率先反应了过来。
“前军将士在城墙上浴血奋战,我等在这里看着?”
孙坚好不容易抚慰住自己的坐骑,听到皇甫嵩的话语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不过一群蛾贼而已,凭我手中宝刀,胯|下神驹谁能挡我?老将军多虑了。”
黄天使者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锋利的古锭刀下……
几处城墙上喊杀声骤起,汉军锐士卒趁着夜色的掩护突然出现,一时间将城墙上的黄巾士卒杀的节节败退。此时广宗城内正在梦乡中的黄巾军,甚至还有人仍沉浸在梦乡之中。
阎忠一马当先而去,手握火把的三河骑士紧随其后,如同一条狰狞的火龙直奔城门。
狂风呼啸之间好似能听到汉军的呼喝之声,冲天的火焰照亮了漆黑的夜空,急促的战鼓声响彻了广宗。
但是广宗城内已是乱成了一团乱麻,无数士卒从睡梦中惊醒,听闻着远处的喊杀声和战鼓声不知所措,www.hetushu.com.com甚至有些开始大喊大叫。
就算被俘虏也会在几天以后被砍掉脑袋,筑成京观。
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欢呼之声,最后映入黄巾众人眼前的只是一身火红的战袍。
人马皆披重甲的三河骑士组成的火龙,一头撞上了在城门列阵的黄巾军阵。密集的黄巾军阵,却不能阻挡三河骑士分毫,黄巾军缺乏盔甲和武器的弊端暴露无遗。
三河骑士的虎符被交给一旁的阎忠。
秋风吹过,让站在墙头警戒的一个士卒打了一个寒颤,他挪动了一下身子,又拉了一拉身上的单衣。
广宗南城以内,四处都是喊杀声,城内这些半生经受劳作之苦的农民爆发出了汉军无法想象的力量,虽然军阵被冲散,但是各处仍有顽强抵抗的黄巾士卒。
示警鼓声响将张梁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房间内油灯已被闻声而来的的黄天使者点亮。
孙坚纵马向前从高大的云梯之上直接冲入广宗城的城墙,舞动手中古锭刀,刚刚聚集起来的黄巾军阵,瞬间便被孙坚踏破,长刀所指无人能挡,所和图书至之处无不披靡。
……
“儿郎们,让老将军见识一下我江东子弟的勇武!”
南面两处城门外,汉军冲车也被力士推上前来,撞木在一众力士的拉扯之下,狠狠的撞击在城门之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
已入十月,北地的秋风越发冷冽,深夜天空压抑的恐怖,不见一丝亮光。广宗城城墙上,稀稀拉拉的站着守夜的士卒。
他想大声呼喊示警,但是为时已晚,一支羽箭射中了他的面门,一支正中他的咽喉,只来得及闷哼一声便一头栽下城去。
急促的鼓声终于在城楼处响起。
一声大喊,将双方人马全部惊醒,数丈宽的城门眨眼之间便变成了绞肉机器,两军前排的士卒如同割麦一般倒下,前方的汉军甲士拼了命的想进城,想拿破城的首功,城内的黄巾士卒则高呼着天下大吉前赴后继,不肯退让一步。
但是收效甚微,广宗城外一战后,虽然是汉军得胜,杀伤了大量的黄巾军,但因为张梁的强势回击,黄巾军本来因张角病逝而低落的士气,得以回涨。
进攻的汉军越战越www.hetushu•com•com是心惊,控制城门开关的绞盘驻守的居然是黄巾军中最为狂热的黄天使者,狭隘的门口彷佛成为了一道天堑。
“令诸将固守营寨,无我军令不得擅动,违令者,斩!”
王奋厥武,如震如怒,进厥虎臣,阚如虓虎。
井阑被缓缓推至城旁,无数汉军弓手拈弓搭箭,广宗城上一时间箭如雨下。
他们将手中的火把扔入房屋内,点燃一切能看到的物体,在狂风之中,大火开始燃起,止一刻钟,城门处便已是一片火海。
纵然皇甫嵩指挥汉军进攻一月,麾下众将轮番上阵,还是没有攻下广宗城,不过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货,汉军将广宗城外的黄巾军营寨全部拔除。
“咚!咚!咚!咚!咚!”
但是现在城内的黄巾仍然在负隅顽抗,城门丢失,但是城内的黄巾居然用血肉之躯,堵住了汉军的前进的方向。
孙坚大喜过望,猛地一拉马缰,胯|下的花鬃马一阵长嘶迈开四蹄飞奔而出,身后黄盖四将并着无数江东子弟高举着火把和武器也随之而出。
城墙上的黄巾士卒口诵经义和先登的汉军https://www.hetushu•com•com甲士在城墙上争夺着每一个垛口,每一个箭楼。
他们知道汉军不会接受他们的投降,他们就算跪下乞命,也只会被汉军的材官一脚踢翻在地,割去脑袋,割去耳朵。
“城门开了!!!”
广宗城下南门的撞木被力士搞搞拉起,但是还没等撞木落下,大门却缓缓的打开了。
骁勇的三河骑士轻而易举的破开了城门的封锁,城门两侧的汉军甲士,高呼着威武,踏着曾经的袍泽和蛾贼的尸体杀入城内。
“杀!”
城外一处土丘上,皇甫嵩立马在前,火红的大纛旗两侧,无数高举着火把的汉军,正缓缓向前。各式各样的攻城器械被力士推出。
皇甫嵩斜眼看了一眼身旁局促不安的孙坚,不由哑然失笑:“你乃前军主将,眼下战局不明,怎么可以贸然突进?”
“儿郎们!随我来!”
广宗城外的汉军越聚越多,期间皇甫嵩又令汉军数次攻城。
皇甫嵩本以为今晚的夜袭顷刻间便可以击溃广宗城内的黄巾,如同之前所遭遇的黄巾军一样,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
“杀啊!!”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