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梦华胥
第四章 鏖战广宗(二)

他歇斯底里的向着蜂拥而来的汉军大喊:“哈哈哈哈哈哈,你们都想杀我吗,尽管来吧!来吧!来吧!统统都给我过来!大好的头颅就在我许安的肩上,过来取吧!!”
但是汉军前阵的其他几处突击并未结束,江东四将仍在稳步推进,黄巾军阵仍然岌岌可危。
整个战场,被分割成数片,有些地方还如许安这边一样结成军阵互相支援,有些却早已被汉军攻破了军阵,溃兵被汉军驱赶着四处奔逃。
左军的黄巾军军阵在汉军一波又一波的人潮的冲击下摇摇欲坠。
他们比之训练有素的汉军锐士来说,或许技击不足,但是胜在悍不畏死,他们早已将他们的一切献给了黄天,包括他们的性命!
悠然回首,只见无数马头正在起伏攒动,战马的鬃毛在狂风中肆意飞扬,无数骑士高举着兵器口中狂呼着“威武!”,潮水般的铁蹄声中,带起滚滚烟尘,扶摇直上九宵!
而汉军的将校几乎都是从小锻炼武艺,hetushu.com.com与黄巾军这些半路出家的将校不一样,他们都是职业的军人,所以黄巾将校阵亡率简直是高的吓人。
许安不想死,他本来会有大好的前程,他本来可以在太平盛世之中安逸的度过一生,但是却稀里糊涂的穿到了这个令人绝望的乱世,在这战场上担惊受怕。
“前线的将士都在浴血奋战!皇甫将军就让我们在这里干看着?莫非以为我洛阳的子弟都是酒囊饭袋不成!?”
黄巾军中军,楼橹上的大旗被力士舞动,随后鼓声陡然一急。
“徐大,你带人到军阵前面,但凡有冲击军阵者!无论是敌是友,杀无赦!!!
阎忠在汉军右阵的楼橹之上早就发现了这支不同寻常的黄巾。
许安怒吼一声,拔出腰间的环首刀,带着身后衣衫褴褛的蛾贼迎上了黑压压的汉军!
只有傻小子张季记得许安的嘱咐,依旧牢牢的跟在许安的身后,他高举着许安的队率旗,也正是靠着这和图书面队率旗,越来越多被冲散的黄巾士卒聚集在许安的身旁。
立马在前的曹操深吸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长戟高高举起,仰天长啸。
大军交战多时,许安身边士卒换了一批又一批,无数人倒在阵前,又有无数人从后排站到前列。
许安握紧手中长枪,隔开了一杆来袭长戈,手中长枪顺势而出,一枪刺中前方汉军甲士的咽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饭桌上的觥筹交错,都市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和血腥的战场在许安眼前疯狂的交错,刺|激着许安的神经。
四周的黄巾士卒,单薄的麻衣根本无法阻挡汉军锋利的戟戈,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如同路边被人肆意踩踏的野草一般。
黄巾军的将校不是太平道的弟子就是作战有功的士卒,甚至是因为队伍扩大被直接提拔的老卒,许安就是这种情况成为了队率。
曹操一挥手中长戟竟然身先士卒而出,夏侯惇等将及身后无数汉军甲www.hetushu•com•com士闻声而动,如同红色的潮水一般向前涌去,无数红衣玄甲的汉军骑士策马而出!
高呼着口号,黄巾军黄天使团伴随着急促的战鼓之声出阵。
“为国杀贼,就在今日!”
手持刀盾的黄天使者在猛将刘辟、黄邵两员黄巾军猛将的带领下,终于止住了汉军锐士的突击。
令旗飞舞,哨骑带着军令从楼橹而出,数曲汉军在本曲军候的带领下,开始向许安所在的方向慢慢靠拢。
许安带着身旁的士卒且战且退,身旁的队率旗仍牢牢的握在傻小子张季的手中。
他阴沉着脸看着远处的皇甫嵩所在的楼橹,只觉得有一团邪火压在心头。
黄天使者如同汉军锐士一般,也是全身披挂重甲,手持刀盾,他们都是张角从黄巾军中精心挑选的百战老兵,用来应对汉军的锐士突袭。
曹操声嘶力竭的大喊到,军旗一动,两千汉骑如同一把利刃一般直插黄巾军大阵右侧。曹操一马当先,盔上红缨似血,日近黄昏https://www.hetushu.com.com
冷兵器的战场上除了武备之外,士气也尤为重要,黄巾军狂热的气氛也影响着这些将校,就算明知不敌,很多黄巾的将校,依然会选择迎敌而上。
许安一把拉过身旁一名魁梧的壮汉,现在的他已经状若癫狂了,整个黄巾军左阵在汉军的冲击之下几乎乱成了一锅粥,原本还算严整的军阵早已不复存在。
曹操此时坐立不安,汉军和黄巾军交战已经近一个时辰之久,但是曹操统领的汉骑彷佛被皇甫嵩遗忘了一样。
又有数名汉军挺盾而出,连斩数名黄巾,不过马上便被黄巾军军阵伸出的竹枪刺翻在地。前方汉军戟兵军阵,趁此机会迅速往前,长戟刺出,收割掉十数名黄巾士卒的性命。
许安癫狂的大笑着,几乎笑出了眼泪。
汉军阵中也传来了一声又一声的斩将夺旗之声,与其他正处于溃败之中的黄巾军阵想比,许安这边大队颇为严整的军阵便格外的显眼。
抬眼望去,黑压压的汉军甲士高举着戟戈蜂拥而来hetushu.com.com,密集而又急促的脚步声,犹如催命的信号在眼前闪烁,一浪高过一浪的呐喊声,犹如天边的惊雷在耳边回响。
汉军中军,背插负羽的哨骑终于带来皇甫嵩军令。
许安此时身处黄巾军的左军,虽然避开了汉军前阵的锋芒,但依旧压力不小。
整个战场已经乱成了一团乱麻,汉军和黄巾军交织着,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无数生命凋零。
此刻曹操领着一干汉骑迎着斜阳向北突击,金黄的阳光散在众人甲叶之上,恍如天兵一般。
溃散的士兵,甚至还是将几处稳固的军阵也冲散开来。许安此时已是焦头烂额溃兵越聚越多,他身边已经有足足四百多人了。
黄巾将校大量的阵亡也导致了军阵的溃散,失去将校的黄巾士卒,在战场之上只能向着最近还稳固的军阵跑去。
“全军突击!!!”
一股血箭喷出,汉兵双目圆睁,轰然倒地。
说是队率,其实已经在履行军候一职。本来队里的几名什长被他火速提拔,分在阵中左右,才勉强维持住军阵。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