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梦华胥
第二章 天下大吉!!!

汉军彷佛一只蓄势待发的荒古凶鹤正在做着狩猎前的准备。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兄长,你所期待的黄天之世,就由我张梁来替你建立。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透过辕门望去,在层层军帐、片片戟戈之间有一顶庞大的青幕军帐,帐外甲士林立毫不懈怠,帐前高竖汉军大旗,此处便是皇甫嵩的中军大帐。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此次领汉军出阵的主将,更是有赫赫威名的皇甫嵩,他的兄长张角亡故,此时广宗城已是人心惶惶,暗流涌动。
皇甫嵩站在中军的楼橹之上,四周将校如云,甲士如林。
皇甫嵩将大军共分四阵,左右两阵分别由部将郭兴、阎忠统率各领郡国兵一万策应中军。
前锋骑兵从军阵的之前呼啸而过,前锋骑兵乃是骑都尉曹操率领的三千汉军骑士。
张梁缓缓开口,一句一顿,四周的和-图-书黄巾力士将张梁所说的话,传向四周。
作为突击的前阵则是由孙坚统领,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四将为副。
“我等家无立锥,手无寸铁,唯有人多势众。今我等裹黄巾聚众而起,定当革天命于世间,汉室气数已尽,黄天必将取而代之!”
皇甫嵩亲自坐阵中军,中军聚集着整个汉帝国最为精锐的部队,来自洛阳五校的禁军和三河骑士也尽皆在此。
巳时一刻,汉军出阵!
成千上万名红衣玄甲的汉军甲士从各处的营帐涌出,汇成了一道道火红色的溪流,在各级将校的指挥下,井然有序走出营门。
话音未落,城上城下无数黄巾士卒早已将手中的木枪高高举起,狂热的向张梁回应。
数个指挥的楼橹也被迅速架起,汉军的辅兵迅速在阵前建起简陋的防御工事。
而后长剑一挥,大声喊道:
有楼橹之上立起了战鼓,强壮的力士挥动着鼓槌一下一下敲击着战鼓,浑厚的鼓声伴着苍凉的hetushu.com.com号角声传向四方。
汉军在广宗城黄巾营寨前四里处设下军阵,一辆辆巢车被推出,由于地势平坦,只有在巢车之上,才能观察整个战场及时观察对方的阵形和调动。
少顷,汉军列阵完毕,庞大的军阵如同鹤翼一般,横在广宗城南,汉军渐渐安静了下来。
在昂扬的战鼓声中,汉军铺开了军阵,广宗城外的原野之上,站满了身着红衣玄甲的汉军甲士,一个个整齐的方阵在各级将校的带领下步入战场,各级军旗高高竖起竖起。
他深吸了一口气,提步踏着台阶往城楼的高台走去,每迈出一步,步伐便加快一分,彷佛更为坚定一般,城墙之上黄巾众人也都看向张梁,看向了他们的人公将军。
张梁闭上双目,听着山呼海啸一般的喊声,呼喊之声一阵又一阵的传来,经久不息。
站在城楼的高台之上,看着身下黄巾众人一张张木然的面孔。
“天下大旱,颗粒无收,而赋税益重,只和-图-书因宦戚权贵欲骄奢享福!”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此次出阵足有四万大军,大军浩浩荡荡,漫无边际。号鼓声此起彼伏。
广宗城外,汉军大营绵延十数里,四周早已筑起高墙,立上了拒马。一队队汉军弓手站在高墙之上严阵以待。
“我等小民饱经苦难,官吏腐败横行,肆意欺凌我等,我等不过是贩夫走卒,农人兵丁,家无立锥,不为大汉天子所知,对于高高在上的大汉天子,不过蝼蚁!”
应旗完毕,鼓声止住,汉军阵中,无数甲士以剑击盾,以戟触地大呼。
四阵之中又分数营,每营又分数部,层层相叠,密不通风。
“苦难,腐败,欺凌!”
为国羽翼,如林之盛。出车彭彭,旌旗烈烈,天子命我,征战四方!
他们其中除了太平道教徒,还有因灾害而逃亡的流民、迫于赋税而走投无路的百姓、不堪连年征战的逃兵、失去土地被欺压的佃农、因征伐鲜卑羌人和_图_书而家破人亡的兵丁家属。
帐中汉军诸将应声而出,汉军大营顿时一阵人声鼎沸,而后营门大开,火红的大纛旗跟随的皇甫嵩的车架从营门驶出,身后是惊天动地的欢呼之声。
“出阵!”
城外游荡的黄巾的哨骑早已被曹操统领的汉军骑士驱逐一空,广宗城城楼之上,张梁远远的看向正在列阵的汉军,只感觉肩上彷佛有千钧重担,压着他喘不过气来。
“诺!”
皇甫嵩站在大帐内的案牍之前,面北而立。披着一身赤炼铠,外罩着一件青色大氅。虽然已是不惑之年,脸上须发已经半白。
张梁睁开睡凤眼,将腰间佩剑拔出,宝剑高举,大喝一声:“出阵!!!!!”
这时只见汉军中军高台之上,大旗舞动,随后四周的无数方阵尽皆应旗,庞大的红潮沸腾了起来,震天的欢呼声随之传来。
“汉军威武!”
帐中,孙坚、曹操、郭兴、阎忠十数名将校俱是顶盔贯甲站在帐中,等候着皇甫嵩的命令。
庞大的军阵铺开,汉和_图_书军如同磐石一样,立于广宗城南的原野之上,汉军军阵绵延数里之地,刀枪如麦穗戈戟似麻林,旌旗蔽空接天连地。
汉军前阵五营一线排开,犹如红色的海洋一般,密集的戈戟遮蔽了他们头顶的天空。
“汉军威武!”
皇甫嵩此番北上所领汉军俱是汉军各郡国的精锐甲士,更有洛阳屯骑、步兵、越骑、长水、射声五校的禁军,河东、河内、河南三郡骑士助阵。
皇甫嵩提步上前,帐中众人尽皆看向皇甫嵩,皇甫嵩拔出腰间宝剑沉声说道:“贼首张角已死,此刻广宗城内黄巾不过丧家之犬,一战可破!”
但皇甫嵩本就生的阔面重颐,形态雄毅。身高足有八尺,此时一身戎装更是英武不凡,一派名将风范。
张梁内心是止不住的惶恐,只是如今他乃是广宗城黄巾大军的主心骨,更是天下的黄巾的领袖。他此时必须要有必胜的决心,不能透露出一丝的恐惧,否则便会落入万劫不复之地。
“官兵称我等为蛾贼!!!”
“汉军威武!”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