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天庭升官了,二郎真君

……
“当年能提出毒计让泾河水脉乖乖束手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一处陷阱。”
说罢,太上羽衣而去。
正因为司法部缺人,所以这个官职落在了白贵身上。
司法部是得罪人,但不代表这部门不是个好去处。
五湖水君这个神职也是与此类同。
白贵这天仙,相当于科班出来的正统仙神。而他虽则为天仙,但和白贵的天仙是不同路子,是借神祇和血脉修来的天仙。虽则都为天仙,但白贵在天庭中,前途更广大一些。
洞庭龙王暗道。
白贵该升官了!
龙族隶属水部,早就对水部渗透成筛子一样了。与其让一个不知根底的以后担任五湖龙族的“上司”,还不如让白贵这个可靠之人来担任。
白贵摇头,“我素来公义,若是担任五湖水君,龙族子侄见我为水君,念在自家人,无人看管,必定跋扈,我这里还好说,但族风若移,这就是贵之失了。”
他们二人正说着。
“贤侄,根据寡人在天庭和*图*书上的密报,此次你在人间担任人曹所获功德甚多,考核虽不都是上等,却也没下等之列……”
太上笑道:“金丹天仙,此为我太上道统,官品不应低于六品。”
“贤侄有理,此职为害深远,弃之也好。”
简单来说,白贵出自正统金丹大道的天仙,正常授官的话,至少也是中档仙官这一等。不然在剐龙台上,负责传旨旳金甲神人就不至于对白贵这般尊敬了。
还有如兵部掌握兵权,但宋时的枢密院亦掌握兵权。
“敖广失察了。”
“谢大天尊圣旨。”
不过关于五湖水君这官职的坑,尽管他也知道,但他却不能明着提出来。提出来就是得罪东海龙王敖广了。
白贵领旨。
金甲神人认得白贵,上次白贵在剐龙台上给了他不少好处,所以此次也和颜悦色。
前往洞庭龙宫,不是为了私事。
他担任五湖水君,对于龙族是好事,可对于他,那就未必了。管理这一大https://www.hetushu•com•com帮“亲戚”,不说能不能成事,坏事那是肯定的。而龙族本就跋扈,要是有了他在上面顶着,日后定会更加肆无忌惮。
天庭之中,六品以上官职缺漏不多,所以予了这司法部的三界按察都巡检。
“咳咳,司法部是个得罪人的部门。”
“既然五湖水君不可……”
譬如他曾担任的左拾遗,是内廷官,主要是谏诤君主。这官职的权力,和御史台的御史是重合了的。都负责谏言。
“南海之神曰祝融,东海之神曰句芒,北海之神曰玄暝,西海之神曰蓐收。”——《太公金匮》。
东海有水君,其他三海亦有相应的水君。
祥真殿内,洞庭龙王见白贵一脸热切,笑道。
“主要是没人来。”
洞庭龙王命宫婢设宴。
他说不下去了,尴尬的笑了笑。
这个官职,不是他想提出来的,而是他的大舅哥,东海龙王提出来的。东海龙王和洞庭水脉虽有一定联系,却也不多和_图_书,更多想着贪恋权势。但洞庭龙王就考虑的更多些,这五湖水君看似是个好差事,但他并不认同。
白贵被洞庭龙君引得入了席位,皱眉细思这个神职。
洞庭龙王迟疑稍许,说道:“那寡人也无法了。只能使了钱财,看天庭的司禄府,将会给你安排什么空缺。毕竟龙族虽是大族,但于天庭而言,地卑位小,还左右不了天庭神职,只能尽力而为了。”
很快,洞庭龙宫的宴席也摆好了。
他委婉拒绝。
像他,再有本事,也只能位居洞庭龙君之位。
那日,太上老君练完仙丹,前往凌霄宝殿面见大天尊,适逢葛玄天师奏报有人族仙神修成了金丹天仙,正任人曹,看应升为何职。
而是公事。
“我龙族隶属水部,可暗使关系,为你争得五湖之水君。”
白贵再赠以仙宝。
酒席上,金甲神人也吐露出了,为何这次白贵定官职如此快的原因。
如今四海有了水君,但五湖的洞庭湖、鄱阳湖、太湖、巢湖、洪泽湖这五和_图_书湖尚且没有主管的水君,所以这个职位是个缺职。
所以这个官职,是个天坑!
但该授予何官,还尚待商酌。
无它,分割权力。
他再沉声道。
他打了泾河龙王的秋风,花钱不心疼。
只见一道金光闪过,金甲神人到了龙宫之内,身后跟着天兵天将,他手捧玉旨,说道:“奉大天尊之命,人曹白贵,功德圆满,道行天仙,处事公正,可入天庭司法部天曹司危府,掌御天律,封为三界按察都巡检。”
只能和白贵心照不宣。
但白贵是人族,却能受天庭诸神信任,任命为统管五湖的水君。
如今白贵看到这一点,也让他放心不少。
洞庭龙王深以为然。
他一句一言道。
白贵借助冷龙法,行走天下水脉,一刻钟便到了洞庭湖。
“五湖水君?”
金甲神人暗自点头,“白都巡过些日子就要面见二郎真君。二郎真君生性冷傲,不是个好相与的人,不过二郎真君最是疼爱他的妹妹,她妹妹三圣母现在就居于华山,白都巡可事www.hetushu.com•com先去见三圣母……”
和人间朝堂权力分割差不多。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俗话说五湖四海。
正如当兵会死,但边疆也是最易立功的地方。
人曹官尽管权力不小,但是官职低,和白贵这个金丹天仙并不相配。
不久后。
“位六品,禄每岁百二功,蟠桃宴上有尊席……”
而恰恰因为此故,所以龙族和白贵的谋划失败,这职位是天降而来。
“此职不可。”
这时,金甲神人解释白贵这个官的由来,“司法天神二郎真君手下缺人,白都巡任人曹官的时候,处事公允,正合了司法部的立意,再加之……”
他逗留人间的这些日子,在天上估计才过了一个时辰。
该授予何官职,这正是洞庭龙王打算和白贵商量的事情。在西梁女国的时候,白贵之所以急匆匆回到长安,和此故有很大的原因。
“不过……,事也非绝对。天庭各部中,唯有司法部最易立功。白都巡监查三界,不缺立功机会,日后前程定然似锦。”
“白都巡,接旨吧。”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