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琵琶洞美娇娘

眨眼间,就将白贵甩到了尾巴根,很快,便消失不见。
白贵上前一步,见礼道。
几人寒暄片刻。
“车迟国三妖真要祸乱车迟国,早就祸乱了,不可能过了二十年,车迟国国王和百姓都没发现。估计孙悟空打杀了三人后,国王也是敢怒不敢言。”
还未等郑道士快意,白贵已经紧紧跟在了他的身后,未曾落下分毫,反倒游刃有余,似乎是刻意让了他一头。
然而现在看到白贵的修为是实打实的,他这点成见,迅速消弭于无形。
他这想法浮于脑海后,就摇了摇头,掠过不谈。
“风起!”
郑道士笑了笑。
虎力大仙引荐道。
落后的那黄袍道士,则清瘦一些。
“这修为……”
白贵已到天仙之境,以冷龙法吞食掉了泾河龙王父子两条真龙,另外还有洞庭水脉曾经赠予旳一颗金龙珠,对龙性比郑道士的造诣更深,此刻听到此道术,片刻便已明悟。
虎力大仙、鹿力大仙爽朗一笑。
城门士兵见hetushu.com•com到两个道人前来,恭敬礼拜道。
这几年来,车迟国在三妖的帮助下,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相比较数年前的苦日子,现在的车迟国百姓,家家脂米满仓。
他和郑道士相处,不可能不提到郑潘氏。
上一次,他传授给白贵冷龙法,只传了法,但一些借冷龙法施展的道术,他并没有完全传授,只传授了一部分。
原著中,取经一行人到达车迟国,车迟国三妖已经做了二十年国师。除了让僧侣当苦力外,别的,三妖都没做。反倒在三妖的治理下,车迟国百姓富得流油。
郑道士捋须轻笑,“自是接来车迟国,郑潘氏这些年服侍为师也算有功,为师许她一世荣华。”
“冷龙法的另一妙用,就是借水龙行,有水遁之妙。”
施展道法的时候,他恍惚中,变作了一只在水中遨游的真龙,畅快之极。比他在路上施展御空术的速度,竟然快上了数倍。
白贵也道了一声“风起和_图_书”,脚底纸船迅疾而走。
所以,他们对道人的尊敬,是发自骨子里的。
道观门口,两个黄袍中年道士出来相迎。为首的黄袍道士,阔脸,身高八尺有余,比周遭人高了一个个头,毛发极其旺盛。
“此子修为到底到了何种境界?”
见此后辈,纵使和他们不是一条心,但也算同道中人。如何不欣喜万分。
白贵退后半步,整肃衣冠,施礼道。
二人化作寸许,落入铜盆。
反正白贵再和他不亲,也是他的徒弟,日后修为高了,对他也有一定的好处。
二人入城。
不过郑潘氏只是一个小妾,即使提到了郑潘氏,也无伤大雅。当时郑道士都不会对他如何,现在以他的身份,郑道士更不会介怀此事。
一阵微风吹来,他脚底下的纸船,乘风破浪,须臾间,便在水盆中前进了两三尺。一尺乃是现实世界三十里。
他这些年,云游四方,所以并未知晓泾河龙王与白贵之间的怨愤。泾河龙王显然也不会轻hetushu.com•com易说出自己爱子是被白贵残杀、炼化。
郑道士故意使出全力,就是意在白贵面前露一手。让白贵知道,他这个师父可不是什么纸糊的。
他看的开。
两人便从一处水脉遁出了身形。
然而……。
见到白贵修为不浅,郑道士也抛开了成见,心中苦笑一声,重新以别的态度来对待白贵。
“徒儿,你随为师一同前去。”
郑道士顿时心惊。
他修的是三清正法,所以人道龙气不伤他道行。若是一般的妖物,在中土待久了,实力不说降低一些,若是犯了恶事,被气运相冲,就容易入了杀劫,从而身陨道消。
天下水脉相通。
“见过薛道友。”
有白贵人曹官的身份,他虽不至于刻意讨好,事事唯恐和白贵生了间隙,让白贵不快,从而让白贵疏远他。但言辞行止之间,显然更顾忌了一些白贵的身份,轻易间不会吐露出什么伤情面的话。
郑道士轻声念道。
“师娘和师妹,不知现在是在车迟,还和_图_书是在青山观中?”
“好个唇红齿白,娇嫩的小道士。虎力道兄,不如将你这师侄让给小妹,小妹洞府中,还缺一个洒扫的仙童。”
“虎力道兄,你广发请帖,小妹也过来助你一臂之力。”
“这是毒敌山琵琶洞的薛道友,师侄你认识一下。”
不久后,一座修得极其宏伟的三清观屹立在王宫之旁。
两人交谈,走到了车迟国的国都门口。
师父做到这份上,他也觉得窝囊。
“见过道长。”
白贵见此一幕,心道。
“三师弟,这就是你那徒儿?”
半日后。
他修行这么多年,郑潘氏只是他红尘人间的一个工具罢了。对一个工具哪会有生气的道理。
不过他并未表露出任何异样。
“算了,我和他置什么气。”
这美娇娘见到白贵,美眸顿时一亮,并了两根葱白玉指径直朝白贵的脸上摸去,直接动起了手。
他一挥袖袍,白宅中多了一面铜盆,铜盆之中盛着清水,在水面之上,则有两艘纸船。
“车迟国非是人道https://www•hetushu•com.com乐土,在中土之时,为师受人道龙气压制,虽是清净身,但也觉得颇不爽利,所以居于凉州府,凉州府临近边陲,能好受一些。”
相比较大唐长安的宏伟,车迟国国都就寒酸了许多。不过到底是一国国都,亦查不到哪里去,大约近于一洲府城的轮廓大小。
郑道士微微颔首。
虎力大仙虎眸绽露一道金光,打量了白贵一眼,吃惊了不少,“修为内敛,竟然连我都不能看出分毫。”
他秘传数语,落到白贵耳中。
不识天数,亦是罪。
就在此刻,又有一道彩云降到了三清观。
“见过两位师伯。”
以前,白贵是人曹官,他纵使和颜悦色,但心底何尝不看低了白贵几分,因为这人曹官,他用脚指头也能想到,和洞庭龙女分不开关系。
彩云散去,一个锦绣娇容,金珠玉貌,一袭粉红罗衣,披着织锦四合如意云肩的美娇娘就捂嘴轻笑一声,款款玉步走了过来。
郑道士主动打开话茬,笑道。
白贵听到郑道士提到武威城,顺口问道。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