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千金易得,一恨难解

“白拾遗……”
白贵拱了拱手,气定神闲,绕开了白衣秀士,朝家走去。
大家都是同朝为官,即使他这個人曹官论位阶比不上水脉龙王。但人曹官位卑权高,一般地仙界的土地、城隍、山神、龙王都不会轻易得罪。泾河龙王要是知道他是人曹官,有多大的自信敢说出这句话。
更深层的原因……,就是借此一窥袁守城和泾河龙王“结仇”的原因。
泾河龙王见要不回爱子,气的浑身发抖。
泾阳君能放下仇恨吗?泾河龙王能忘掉吃的这次大亏吗?
渡过这次肉身劫,他非但能重修回法力,而且更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是一颗上好的珍珠!
他离开之前,叮嘱道。
“还请龙王自重。”
但他却不敢直接在长安城中对白贵出手。一来,这化龙劫本就需要自己度过,他这个父亲前来夺回泾阳君,已经算是违反了规定,要真出手夺回泾阳君,泾阳君就会立刻化作金鲤,神识消散,阳寿散尽,同时他也触犯天条,二者,长安城乃中土都城,人道大兴,他出手也不见得能夺回泾阳君……。
m•hetushu•com.com对于泾河龙王,他还是有点忌惮的。
白贵看了一眼手中的金鲤,对这只金鲤的身份略有猜测。
从袁守城话中之意,他就听出了,这是泾阳君化作的金鲤。
白贵镇定自若,淡笑道。
“不过白拾遗回府之前, 若遇人拦路,想要买下你这手中金鲤。白拾遗但可回道:‘千金易得, 一恨难解。’”
本来他修炼多年亦无事,毕竟是纯种龙属。可上一次他大哥泾河太子和他大打出手,他肉身损坏,即使知道了白贵的身份,甚至听到水井的声音……,也只能暗压下心中的仇恨,闭关修炼,重修法力。
他猜测道。
“这只金鲤的阳寿到头了,我让他今日死,他就今日死。”
白贵道谢。
做官,寿命一长,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明珠虽好, 但千金易得,金鲤难求。本官为朝廷命官, 两袖清风,要此明珠,又有何用处。”
被草绳穿在鱼唇的尺长金鲤,正挣扎着,听到几人的谈话,悚然一惊,睁大鱼眼看了一眼白贵的相貌,鱼眼怒目和图书呲裂。
放虎归山的事情,他不愿意去做。
不可弭消!
“神课先生说的不错。”
不过在他回复泾河龙王的时候,他却心中突然一惊。他现在是天庭任命的人曹官,永济县的土地公都能知道,袁天罡都能算出。而泾河龙王竟然没有看出他的真身。
但没料到,化作金鲤的他,竟被渔夫钓了上来。
这句话意思很浅白。
想通了这一点,白贵对泾河龙王的威胁更不在意了。
说着话,他就从袖中掏出一檀木盒,打开盒盖, 里面有一夺目明珠露了出来。这明珠,大若鸡卵, 明似白玉。
渔夫摇头,不信道。
不仅凤有涅槃,龙亦有,龙种涅槃为化龙劫。龙之间亦分高低,白龙马一泡尿甚至都会造出龙属,那些只不过是低级的杂龙。龙属每度过一次化龙劫,修为就会精进一步。
若不是忌惮重重,他早就杀白贵解恨了。现在白贵这般施为,兼职不将他这个龙王放在眼里。
可见,泾河龙王没看出他是人曹官。
“奇了?”
他巧妙的绕过了袁守城打过的机锋。而是当做是一个和_图_书玩笑话。
白贵顿了一下,说道:“千金易得,一恨难解。”
若说仇恨, 两人肯定结下了。
若说这山上的野鹿、野兔等动物有阳寿,他或许还会半信半疑,毕竟这些动物有灵性。但鱼类,绝大多数并无灵性。起码,他是看不出来这金鲤鱼有什么灵性。
“此金鲤现在既然到了白拾遗手中,今日死,还是明日死, 都在白拾遗你的心中。”
这就是几朝元老了。
“不早就得罪了吗?”
“你这金鲤,实乃天造灵物。小友,你带回这金鲤,并无大用。我这里有一枚明珠,价值千金,愿与小友交换,不知小友以为如何?”
而袁守城直接告诉白贵, 一恨难解。
袁守城收拾算卦摊铺, 持着布幡, 回道。
他让袁守城再算一卦,并非是真的让袁守城算卦。而是借此询问袁守城,这金鲤他拿着会不会出祸事。或者说,出现祸事如何应对。
两条长须也是不断的抖动。。
当然, 泾河龙王也不敢轻易冒犯他,毕竟他是人曹官。同是天庭官员,泾河龙王再狂,也不敢对他如何和-图-书
但他却知, 这是泾阳君的命中之劫。本来若是按照正常发展,泾阳君绝对会被钱塘龙王一口吞了, 命陨黄泉。但他献出了计策, 让泾阳君侥幸活了一段日子, 现在泾阳君命中杀劫,转而到了他的手上。
今日是他的肉身劫、化龙劫。
“亦或者说……,袁守城破坏了泾河水脉的气运,影响了泾河龙王……”
“得罪?”
白贵眯了眯眼睛,回道。
从西门大街到顺昌坊的白宅,有不短的距离。
“你难道当真要得罪我泾河水脉吗?”
结仇已成必然,但风度还是要保持的。
白衣秀士脸色略微难看了一些,他又掏出一物,是一枚紫杏,香气扑鼻,他道:“这是一枚仙杏,是我无意中所得,吞服之,可延寿四十载。阁下为官,当知,有志宦途者,寿元悠长最重要。”
白衣秀士风度翩翩,轻笑一声,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这鲤鱼还有阳寿?”
他此时不果断,日后必遭祸事。
“龙王可知。”
等渔夫走后, 白贵提着尺长金鲤, 再问道:“神课先生, 不知https://m.hetushu•com•com这金鲤何时身死?”
不出所料,在白贵刚离开闹市的时候,就有一白衣秀士拦住了去路。
别看袁守城不愿意为他再次卜卦,像是故作矜傲。实则不然, 天机不可轻泄。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人遁其一。每日算一卦,合了天数, 对己身和别人都无影响,但若多了, 不仅算卦人遭遇不详,求卦的人亦不会落得好下场。
“好好好……”
这可是夺妻之恨!
“神课先生,我知道你算卦无双,可鲤鱼有阳寿,就是笑言了。”
“此卦不可算。”
白贵目光一闪,婉拒道。
不然凡人手中,怎么可能有可延寿四十载的仙杏。
“贫道每日只给人算一卦。”
白衣秀士冷声道。
渔夫亦闻之大笑,不疑有他。
仙杏,算是泾河龙王半挑明了。
“劫气入体,蒙蔽了六识。”
虽不知泾阳君缘何成了如此模样。
至于泾阳君,他已经想好了如何处置。郑道士传了他冷龙法,他一直没有机会修炼,本打算借洞庭龙女的关系入洞庭龙窟修行,但现在了他手里有了一条真龙,拿真龙修炼冷龙法,绝对比龙气更好。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