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关系户,人曹官

所以祈雨术,会的人不少,但真正能祈来的雨水的道人不多。
“只不过……我虽修过祈雨术,但并未得到雨部、雷部、风部、云部的符诏,求不来雨水。”
白贵踌躇。
“书法讲究掌虚、掌竖、腕平、管直……”
这不满不是针对白贵的,而是针对李世民夫妇和李泰的。她并没有想要拜什么书法先生。
相反, 解决掉帝王心事,绝对会简在帝心。
“人曹?”
难怪今日他任职的时候,是褚遂良先向李世民介绍的他。原来是褚遂良和李世民早有这个打算了。
三龙女言笑盈盈道。
为何魏征有权利斩杀泾河龙王。
人曹官,是天庭的官身。妖孽再大胆,也不会轻易杀害官员。
芹菜、莲子、红豆、红枣、桂圆、干瘦肉条。
他顿了一下,就答应了这件事。
如果过了七八日。
拜师六礼。
“此功德事一立,白郎可凭此做人间人曹官。”
如今虽找了牙行,但还没有见到合适的宅邸,所以仍旧暂居在客栈。
西游世界中,唐僧师徒一行四人从南瞻部洲前往西牛贺洲灵山取经,越往西牛贺洲,妖魔鬼怪越多,神通亦越发广大。相比较于此,东土大唐才是真正的乐土所在。
青雀,李泰的小名。
“见过白先生……”
白贵心中暗道。
三龙女螓首微点,打开窗扉,就准备飞往洞庭湖,禀告洞庭龙君。
李泰拱手一拜,回道。
可对褚遂良来说,却未必是。
“臣……见过陛下、娘娘。”
只不过少年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白贵。
洞庭龙女这才前往洞庭湖。
这个官职前途可期。
至于李泰争夺皇位,现在为时尚早,至少也是几十年后的事情。所以,答应不答应这件事,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这一教导,就过了近半个时辰。
白贵挑了挑眉。
没有能力,洞庭龙王再厉害,也会抓瞎。
除了起居郎褚遂良入殿,记录帝王言行之外, 其余官员、书吏,则在侧殿等www.hetushu.com.com候。
再者说,远不漏财,他虽然不惧蟊贼,但平添许多麻烦,却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事情。
他上前,躬身一礼道。
她俏脸略带稍许不满。
过了大约半日,深夜丑时的时候,洞庭龙女这才回返到了长安。
白贵道谢,从立政殿出去。
这人曹官,貌似是魏征在天庭中担任的职位。
下雨,要醮法请示天庭的风雷云雨四部,四部得到玉帝的旨意之后,才能给人间布雨。多上一尺一寸,这就是违反了天条。违反天条的下场自不用多说,泾河龙王就是例子。
“这件事父王也没有办法,不过白郎不必担忧,这一次不行,还有下次……”
白贵在皇宫中也逐渐熟络了起来,亦到了能面见圣驾的地步了。
她父王是洞庭龙君,虽不负责关中的降雨。但都是水系一脉,知道今年的降水多少,并不难为。
这下雨之事,乃是秘闻,不能被其他人知道。所以现在白贵通知朝廷去蓄水,就相当于是违反了天条,别说功德事,不罚就不错了。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三龙女道。
想要修得真正的祈雨术,他们洞庭龙宫也没有办法。这术法口诀不难,难的是让天庭里的雷公电母、邓天君等人承情,为此下雨。
上座的李世民面容和煦, “今日招卿前来殿内,是因青雀和丽质想找一个书法先生, 朝中书法大家虽多,但皆任要职。褚爱卿虽可行, 但他是朕的起居郎,公务繁忙……”
比从九品的秘书郎要更好一些。
铨选之后,还有五六日的闲置期。
洞庭龙女奇道。
“不用祈雨术,并不代表没有其他的法子。”
给皇子教书,看似是一个好差事。
左拾遗顾名思义,就是国家有遗事,拾而论之。算是隶属于门下省的谏官,但和御史台的御史有一定的区别。因为三省本来是内廷,而御史是外廷。所以左拾遗更多的是职司规谏皇帝,在日和-图-书常中提醒(谏言)皇帝,查漏得失。
“是何方法?”
“见过白先生。”
“好!奴家这就回去告诉父王,让他帮你运作。”
他对大唐的官职早就门清。这左拾遗官职实际上挺清闲的,皇帝出行的时候,陪侍在皇帝身边,监查得失就行。其余时间,就是待在侧殿或者门下省的官舍饮茶就行。
泾河龙王是比人曹官要尊贵,但隶司不同,不是一个体系。哪怕一品大官,进了锦衣卫的诏狱,也得瑟瑟发抖。
休憩片刻之后,他便被宫女叫了出去。
“启禀陛下,这是新科进士白贵, 现在为门下省左拾遗。”起居郎褚遂良出列,对李世民说道。
他讶然了一下。
所谓的赐宴, 指的是在侧殿的赐宴,而不是在立政殿正殿直接赐宴。
白贵沉吟片刻,说道。
“这少年胖乎乎的,长相不像是太子李承乾, 那么应该就是魏王李泰了。而另一人,则是长乐公主李丽质。”
“赐宴!”
洞庭龙女劝慰道。
“三娘子,这人曹官……,我确实比较中意一些。人曹官,虽低贱,但却更容易在人间积累功德。”
白贵刚推开门,三龙女就告诉了他这条好消息。
现在,他有了官身,购买宅邸才算合情合理。
因为人曹官就相当于锦衣卫,相当于“天使”一类的角色。(天使,指的是皇上的钦差,不是西方的那个。)
“白郎对这官职感兴趣?也是,这官职虽说是刽子手,不是清流,但委实不错。人曹乃是天庭任命主管人间事务的人官。相当于天庭在人间的使者,好处多多……”
不久后,有宫女传唤白贵。
立政殿是长孙皇后的寝宫。
洞庭龙女娓娓道来。
白贵拉住了三龙女的玉手。
“如天庭的人曹官,相当于人间的刽子手,这官职乃是浊流,并不清贵。地仙界中,亦有城隍、山神。还有天庭的四值功曹,值年神、值月神、值日神、值时神,或者镇天元帅,当然这镇天元帅并和-图-书非真的元帅,只是南天门的守卫……”
故此,魏王李泰想找一个书法先生, 李世民就将此事推诿到了白贵身上。
寂静了稍许的立政殿, 响起长孙皇后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
白贵笑了笑,说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冥府的阴司官职价钱最贱,而天庭的仙班,则贵上不少。但洞庭龙宫财宝不知积累多少年,使些好处,买通仙府,不是难事……”
在得到这个官职的时候,白贵还有些不敢置信。毕竟绝大多数进士科的进士任职都是九品官,别看仅仅差了一品,但这可是差了好几级。后来,他才得知,吏部之所以这般安排,还是因为他的书法被李世民看入了眼,所以调到了皇帝身边,当了一个左拾遗。
殿内入眼可见的, 除了宫女、宦官, 还有李世民、长孙皇后之外, 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 以及稍小一点的少女。
他犹豫道。
在大唐苟住,可比一通乱跑,要好得多。
“这……”
这一日, 早朝完毕后, 李世民前往立政殿。
“白先生……”
只不过在低下头的时候,他眼底暗含一丝遗憾。
他开始教导书法。
“什么功德事?”
“父王已经得知此事。”
垂怜一番后。
很人性化。
入殿。
李丽质乏困,朝白贵执了弟子礼后,就拜别,回到了她的寝宫。
白贵笑了笑,毫不在意道。
过了一会, 便到了立政殿。
当然,前提是有能力。
“来年大旱,必定导致粮食减产。若能解决此事,确实是一件功德事。”
十岁大小的少女,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被父母突然教导,多了一个老师。不高兴才是常事。更别说这种天家公主,更是骄矜。
白贵皱眉,点了点头。
“褚起居公务繁忙,推脱也在情理之中。”
“人曹官?”
在陪侍君王之前,宫中负责礼仪的尚仪局等部门都会教导白贵这些新任官员一些宫中礼仪。比如碰到了皇后或者贵妃的www•hetushu•com.com时候,不能眼珠子直愣愣的盯着看,或者一些宫中的禁忌、称呼问题,都要一一说明白。不然触犯龙威,冒犯天家,可不是什么小罪。
相比较虞世南、欧阳询这样的初唐书法大家,白贵现在的名气不高。但若是教导太子,这两人绰绰有余, 教导魏王李泰的话,未免就有些顾忌重重了。李世民虽喜爱魏王李泰,但不会轻易给魏王李泰结党营私的机会。
他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但白贵只是推诿,没有给他明确的答复。
李世民点头, 看了几眼, 也没多说什么。
明明都是皇子,但他的皇兄却能以欧阳信本为师。欧阳询,字信本。但他呢,看中了褚遂良,却连拜师的机会也没有。
一应俱全。
他作为偏于文才的皇子,见到白贵的字,就知白贵确实有才华。此刻,说的也是真心话。但他话中之意,则不仅于此。
在立政殿另一侧殿,这里则是魏王李泰的寝宫,他是长孙皇后的儿子,虽说已经到了开府的年龄,但帝后皆喜好这个儿子,所以李泰仍居住在皇宫。
等李丽质走后,李泰忽道。
少男、少女乖乖跪坐在室内,握笔写字。
两人皆是华服。
虽说白贵在临行的时候,洞庭龙宫赠予他不少珠宝。但原先明面上是否中举,还是两可之数,所以也就未曾买下宅邸。
洞庭龙女就相当于是高干子女,他这个“入赘”的女婿,有能力,就会被洞庭龙王这老干部,使手段,塞入仙班。
另一旁的李丽质,亦脆生生道。
晚上,回到客栈。
其他仙班的职司,只是白纸上的烧饼,只能看,不能吃。但人曹官,这可是代表天庭主管人间事,他如今在人间,若是有了这人曹官的职务,今后不仅能积累功德,亦能借此,当做他的凭依。
白贵赴往吏部关试,此次关试,他就无须藏拙了。在吏部关试中,他考核上等,又因为进士科位属前列,所以吏部任官时,给了他一个从八品旳门下省左拾遗。
和图书“先别着急。”
白贵询问。
隔了数日。
“天庭仙府有什么官职?”
譬如白居易,就是先任秘书郎之后,而后过了数年,才升迁到了左拾遗。
“白郎你被吏部任命为了左拾遗,奴家今日找父王告知了这条喜讯。父王说了,只要白郎你在人间秉公办事,留下清名,做出功德事……,日后位列仙班,亦是可期之事。”
“这次孤本来是打算拜褚起居为师的,但被父皇婉拒。不过今日见白先生的书法,孤亦是大喜过望,不觉有憾。”
“白先生所言有理。”
白贵见之,未曾放在心上。
帝驾出行, 随行人员多了一个绿袍官员,李世民回头望了几眼。
……
李泰内心虽对李世民这安排略有不满,但他向来尊礼好客,一副儒雅君子的模样,此刻拜师白贵亦是规规矩矩,未曾有丝毫不逊。
午间过后。
“爱卿平身。”
洞庭龙女缓缓说道。
他虽知西游世界的天庭,极有可能不是诸天万界真正的天庭所在。但能在其中,位列仙班,亦是一件好事。
短短一瞬间,白贵也想到了这一点。
起居郎这个官职,简在帝心,只要一直任职下去,不犯什么错误,他日为青紫之身,绝对是十拿九稳的事。犯不着前去教导皇子。
他来任职的时候,宫中女官已经告诉了他皇子皇女的大体长相。他一观, 瞬间就知谁是哪个皇子、皇女。
“不过人曹官需要在人间立下功德。父王言道,最近有一桩功德事,只要白郎你立下,父王就可借此运作……”
但白贵还是随大流的前往皇宫赴任。
“你的书法,朕已观览,甚爱之。可为青雀、丽质的先生。不知卿意下如何?”
“贞观四年春夏四五月,总计降水二尺三寸。今年必定大旱,若君懂得祈雨法,降下雨水,解民倒悬,或另有妙计,全百姓安危……”
洞庭龙女美眸看了白贵一眼,不知道白贵为何对人曹官起了兴趣,但她还是耐心解释道。
听完洞庭龙女的话,白贵这才恍然。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