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大师姐也喜欢我

这次余剑南的目光落在了安知鱼身上。
“仅凭猜测,徒儿就能知道师父在大师姐身旁。”
每一个拜进纯阳剑宗的弟子,家族亦因此而荣贵。现在他不告而别,纯阳剑宗再是正道,对此行为亦难以忍受。
余剑南显露身行,他脸色肃然,“我这敛息术,是从长安仙都所来,以我的修为,就是合体修士也能隐瞒一二,你如何得知我在此处?”
这样的人,看上余意,绝对是余意沾了光。
余剑南:“……”
白贵笑着摇头。
余剑南有些难以置信。
故此,他此般作为,在余剑南看来,除了和余意有情外,其余的理由,都不足可信。
余剑南深吸一口气。
对这个大师姐,白贵相处这么多年,多少有一点真情实感。
“你和意儿,莫非……”
“师父没能在剑宗找到我,那我的修为就不是练气期能解释的。而师父又让大师姐前来青林县李家庄……”
练月峰人来人往,有人上山,就有人下山。
筑基期,可以御空飞行。
见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贵儿?”
化神!
“师弟。”
白贵接了余剑南扔来的令牌。
白父愣住了,结结巴巴道。
先前余意那般说,他只以为这是余意的一厢情愿,现在看来。白贵出走,好像还真的和余意有关。
余意喊道。
白贵言道。
屋内,粉壁上,他用法力留下了一行字。防止此界父母因为他的任性,而出现什么意外。那样,就是他的不是了。
传统和图书修法的修道士,并非什么绝情绝义之人。所以他这才出来见余意一面。但此界的风气又不一样,不说尔虞我诈,至少在为人相处上,性情冷漠的修士不少。
不可能会突然下山。
他先示意余意回答。
白贵不解。
“抱歉,师父,徒儿想不到师弟有什么异常举动,或者行为。”
但筑基期的御空飞行,有若龟爬,根本没有御剑飞行的快。所以,余意御剑飞行。
仅仅简单的感觉。
他深深看了一眼余意,“应该不是这个原因。再想!你们小师弟离开的时候,一些话,或者一些动作,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余剑南颇有些手足无措。
“你在这着急什么,有什么可担心的。”
以她魔女的善辩,她此刻也不知道找个什么理由来解释这件事。固然她心中冒出了几个想法,比如白贵在历练的时候,突然思恋红尘等等,或者在山下丢失了什么东西,都是可以搪塞的理由。
脑袋有些宕机。
树林茂密,郁郁葱葱。
只不过让她和盘托出,那也不可能。
“你既然知道这一切。”
他在纯阳剑宗隐藏这么多年,无人知道他是化神修为,但白贵入剑宗才多少年,这就明白了他的真实修为。
“出来……,自然是不惧师父你了。你虽为化神,可未必是我的对手。”
一旦让剑宗知道她是生死魔宗派来的暗间,不说余意、余剑南这里,剑宗首先就饶不了她。这件事,剑宗连丝https://www•hetushu•com•com毫商量的余地,也不会给。
“小师弟走了就走了。”
安知鱼上前,踌躇道。
任谁都会知道白贵这个小师弟有问题。
白贵回道。
“很简单。”
白贵下山,出去,再正常不过。
他暂留在了青林县几日。
至于对白贵的感情,确实有,但六岁大小的童子走出李家庄之后,多年未见,他对白贵的感情,亦是愈发淡薄。更多的情感所系,还是因为白贵导致的家族兴衰。
“当然,我没答应!”
同理,练气期的御剑飞行,绝对没有筑基期的御剑飞行快。
他不仅在计谋上能识破余剑南的心机,也能以法眼看到余剑南的踪迹。
“还有一点。”
纯阳剑宗外的一片空地,剑落。
“余意,你去一趟青林县李家庄。”
出了纯阳剑宗,白贵回去看了一眼此世的父母。
“还是说……,她真的对我有意?”
感觉。
但她想起白贵问她的那句话,这搪塞的理由就说不出口了。
以余剑南明面上元婴期的修为,还有他道峰峰主的身份,哪怕白贵躲在天涯海角,余剑南亦能找到。
像安知鱼的一举一动,他能看出来。可余意这种人,他纵使再心智如妖,可余意就像个木槌,他难以从一举一动中,窥探出余意的想法。
白贵:“……”
“小师弟下山了?”
他勘破了天仙玄妙,现在距离证就天仙,只剩下功德和道行了。关于性的修行,则已经圆满。
他本来的打https://www.hetushu.com.com算是看纯阳剑宗对他此世父母的处置如何,却没想到,余意竟然想到了他就潜伏在附近,让他出来。
看纯阳剑宗如何处理此事。若是纯阳剑宗处理太过,那么他只能将白父白母这一些人带走了。
“小师弟……”
“师父不可能漠视大师姐性命,暗中护持是应由之理。”
一日不到的时间,余意带着衣裙练月峰弟子来到了李家庄。
练气期,能瞒过筑基期的感知。
余剑南皱眉,不解道。
他又看了一眼余意的神色,也皱了眉头。
之前她爹余剑南还不信,现在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余剑南不信。
“师姐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能逃避我的感知。但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到底出了什么事?”
余意俏脸一红,“也没什么异常,师妹和师弟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一些紫灵浆果,只不过……小师弟好像,好像对我……有一些意思。”
故此,地仙道果他随时可调动。
白贵在密林上方,他走了下来。
青林县李家庄是白贵的家乡,白父白母都在青林县李家庄。他这个师父,对此还知道一点。
余剑南沉吟一声,说道。
譬如他的父母。
但余意却知道,白贵决不是什么心怀恶意之辈。
“之所以让大师姐为饵……”
灵根法只不过他窥探另一个世界的道法而已,并非是他的凭依。
“这是长明秘境的令牌。”
养女儿这么多年,突然出手了。看余意的神态,对此事也没什么抗拒的和_图_书模样。而白贵的修为也足够,虽然比较神秘,但以他的见识,白贵绝不在他之下,修为甚至更高。
这一见,只是为了看此世父母过的如何。
她挺了挺小胸脯,辩解道。
干脆她退了一步,悬浮在空,气质清冷,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逃不出她的五指山。
安知鱼摇了摇头,低声道。
余剑南面露沉思,他眸光看向余意和安知鱼,问道:“白贵在临走之时,可否表现出了什么异常?”
因为此刻余意仍然是那一副清冷仙子的模样,面罩月纱,俏脸虽微红,却没有什么明面拒绝的意思。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亲爹,又看了一眼的白贵。
可两人沿着下山的路线去寻。
只不过他只是偷偷看了一眼。
并未上前见面。
余意打开门,随口说道。
“为何还要出来?”
“师父,我……”
余意走进白贵原先的房间,看到了白贵用法力留下的这行字。
然后他重启飞剑,一剑遁去,不见踪迹。
不置可否。
“等等?”
“你师弟应该会回去的。”
“若以法术来看,师父的敛息术能隐藏自身的灵息,但师父隐藏不了你的气运、你的福缘、你的命魂。”
“徒儿本想去一趟长明秘境,但师姐苦苦相呼,师弟也不好置之不理。”
他此刻亦恢复了地仙的气质,目若星辰,俯视间,仿佛众生皆可落子。
“长明秘境……再见。”
“这就是徒儿想不到的地方了。”
他纵使没见过世面,但事情轻重缓解好赖也知hetushu.com.com道。现在白贵不见踪影,对他们白家的影响,绝不简单。
余意呆愣住了。
“师姐是愣住了,下意识保持这幅模样。”
却见不到白贵的踪影。
另一旁的余意轻哼一声。
他此次离宗出走,尽管有他自己的缘由。
“知鱼,你留在练月峰,哪里都不要去,等长明秘境的开启。”
她似乎明悟了一些事。
余意见此,回返,寻找余剑南,让余剑南亲自去寻。
余意后知后觉,终于察觉出不一样的意味来了。
但出走之后,一些余尾还是处置的。
“贵儿……没有回来啊。”
白贵和安知鱼刚刚领了任务回山,按理来说,在这最近旳一段日子内,白贵都不会再出去下山历练,而是安心修炼,整理所得。
“一月后,长明秘境开启,你持此令牌,可入长明秘境。不过意儿的话,你要好好待她。”
事实也如余剑南所想一样。
因为余意自始至终,就是这么一副神态。
因白贵而起,亦会因白贵而衰。
安知鱼吞吞吐吐,不知道说什么好。
……
她让练月峰的弟子暂留在白家,而她御剑走到了李家庄外。
余剑南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安知鱼,打断了她下一句话。
不过他没先理睬余意,而是对空中的某处施了一礼,“徒儿见过师尊,师尊法驾来此,请恕徒儿不能相迎。”
余意从储物袋中拍出法剑,拉着安知鱼,两人坐稳之后,她操持法剑,边御剑飞行,边问安知鱼。
但偏偏,在剑宗方圆百里范围之内,连白贵的一个影子都没找到。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