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厌胜术,扎鱼

草人里面, 则藏有安知鱼的一缕秀发。
效忠谁不是效忠。
像是一个熟透的水蜜桃一样。
“如果仅有这样……。那么师弟也只能无情了!”
厌胜术!
安知鱼从地上跌落后,试着活了几下筋骨,这才松了口气。
“是,小师弟。”
“你饶了师姐吧。”
“好痒。”
双足是人体末梢部位, 刺的时候,只会感觉痒, 但到了双股的时候, 她这时才发现什么叫痛感了。
简单来说,安知鱼和他的气运相比, 就是个小蝼蚁, 蚍蜉难以憾天。他虽不能施展作为仙神的法术,但以仙神的气运,足以碾压安知鱼。
“师姐服了你了。你快放师姐我下来。”
他取出两根绣花针,念念有词,扎在了草人的双足上。
白贵又取出两根绣花针,朝草人刺去。
白贵左掌手指间夹着一排的绣花针。
她说出了这造型奇特火灵玉的真名。
这滴精血落到了白贵手握的火灵玉上。
安知鱼悻悻的收回了笑容,m•hetushu.com.com朱唇吐出一滴精血。
“安师姐……”
而是相比于一个死去的安知鱼,活着的安知鱼,价值会更大。。
“小师弟,师姐美吗?”
“武王伐殷,丁候不朝。尚父乃画丁候,三旬射之。丁候病大剧, 使人卜之,祟在周, 恐惧,乃遣使者请之于武王。……尚父以甲乙日拔其头箭,丙丁日拔目箭,戊巳日拔腹箭,庚辛日拔股箭,壬癸日拔足箭。……丁候病乃愈。”——《太公金匮》。
“这是炼化此物的法咒。”
很快,他就从鲲灵玉中,感知到了一件事。执掌鲲灵玉,就相当于手握了安知鱼的性命。想要杀死安知鱼,也不难,一掌摧毁鲲灵玉,安知鱼就会立刻死于非命,暴毙而亡。
白贵一挥衣袖,草人上的绣花针,还有红绳尽皆脱落而下,入了他的袖中,他这时才好整以暇的说道:“安师姐,我知道你聪敏,但你别给我耍什么花招,不然……,这次的机会过后,下https://www•hetushu.com•com一次,可不仅仅是扎你这么简单了。”
“人有来路,一切邪灵鬼无门, 若有青脸红面人施法,踏在天罗地网不容情。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安知鱼道。
她想用法力挣脱,但试了几次,这无形之绳牢不可破,她也就没了反抗之心,只能哀声求饶。
“刺你双足!”
仅是白贵随意露出的厌胜术,就让她已经吃不消了。
她被这无形之绳捆绑,悬浮在空。
扎鱼?
安知鱼强忍不适, 我见犹怜的垂泣道。
不过她现在知道了这点,也无济于事。因为以她的手段,她细细思索了一会,发现对付白贵,一点胜算也没有。
白贵踏禹步,嘴里念念有词,对草人一拜, 然后从袖中掏出一段红绳, 扔在了草人之上。
“刺你双股。”
还是不扎鱼?
安知鱼现在肯定了。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下作的身材,一览无遗。
“小师弟,你捡到的那https://m.hetushu.com.com根火灵玉是我生死魔宗储备圣女的信物,里面存有我的一滴精血,与我性命相连,所以你往里面打入法力的时候,我竭力阻止你。”
香馥可口。
是生死魔宗的鲲灵玉。
白贵镇定自若,面色不变。
相比较祝由之术, 厌胜术更偏向于邪术。不过白贵现在法力低微, 使用祝由之术虽可,但耗费的心力太大。而厌胜术,虽会对施咒人减福降灾, 但不提他本身所具有的大气运,单是此世身的落宝道体所拥有的福缘,这厌胜术施展过后, 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小师弟你依照此法炼化之后,就能以鲲灵玉控制我了。”
安知鱼撩起额前乱发,红裙,白皙的肌肤,精致浮凸的锁骨,虽没有施展任何的媚术,但此刻的她,却极为诱人。
他咳嗽一声,说道。
这红绳像是有灵, 立刻将草人捆扎的牢牢实实。
白贵看了一眼,炼化了鲲灵玉。
“安师姐,你我这个样子……可不太好。”
明明是打算和_图_书一剑捅死安知鱼的,现在事态这般发展,让他虽不至于方寸大乱,但后续的处置,则需重新慎重考虑了。
安知鱼努力回想起白贵先前说的话。
然后一拍储物袋,从中拿出一个稻草扎成的小人,上面用字写着安知鱼三个大字。
她在空中乱动,因被束缚住了双手、双腿,故此扭动起来, 像一条红裙美人鱼。
《天罗地网符咒》!
“小师弟。”
他缩身,退到一旁。
很润。
她反正也是个暗间来着。
“冥冥玉皇大帝玉尊,一断天瘟路, 二断地瘟门, 三断人有路, 四断鬼无门,五断瘟路, 六段披盗……,十断吾师有路行。”
倒不是他下不了手杀人。
“痒……”
安知鱼惊恐万分。
白贵一定不是她生死魔宗之人。
有若龟甲缚。
只不过关键点在于,这个安知鱼是否受他掌控。
另外……, 厌胜术有史记载以来, 最早用此术的人是姜太公。所以这厌胜术说是邪术,但完全看怎么使用。
火灵玉从细长之态www•hetushu.com.com,开始有棱有角了起来,片刻之后,化作一带着棱角的鲲形制式。
她咯咯一笑,调笑道。
刚被白贵推出去的安知鱼正在羞恼之间的时候,瞬间感觉自己像是被一条无形之绳束缚了起来,从头到脚捆了个遍。
“你想要控制我,也不是不行。很简单,放我下来,我教你。”
咒法刚施,又受限于白贵的法力不高,绝大部分心力维持在天罗地网咒上,所以这扎安知鱼的双足,仅让安知鱼感觉秀足奇痒难耐。
气运,亦是力量之一。
刹那间。
这等法术,她闻所未闻。以她的见识,竟从未见过这种道法。
“小师弟,小师弟……”
只不过她听到白贵这略带歧义的话,美眸流转,又操持了老本行,“奴家,也是喜欢小师弟你扎我呢。”
白贵竟有一点舍不得抽手。
看似繁多的步骤,但在白贵的精心操演之下,只不过短短一瞬间。
“对了,条件。”
“条件……”
白贵脑海思绪徘徊了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若不能掌控,杀了,免去后患之忧,才更适合。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