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未出一言,胜过千言万语

虽说在修行前期,专注修为更重要, 有修为后, 学习这些初阶法术, 无往而不利。但这不一定适用于大门派,例如纯阳剑宗这种大门派, 修行的初阶法术,实际上大多都是高阶法术的基础版。
普通修士,初学之时,最多不过凝结七八根。
不是他不懂得藏拙,假装故意失败几次。
“纯阳针是纯阳剑气的基础,学习好纯阳针,今后修习纯阳剑气的时候,就会事半功倍……”
按照昆仑镜的演化,安知鱼会在他七岁的时候,觊觎他的道体。那么白贵便打算,将这火玉制成灵剑,到时候直接一剑捅死安知鱼。
安知鱼顿了顿,又扯上了一副笑容,说道:“请教大师姐也行,不过大师姐不善言辞。”
“纯阳剑气是剑宗的基础法术,纯阳针为师也教给了你。但每一峰亦有自己压箱底的绝学, 譬如洗剑峰,有一招洗剑术,洗剑如洗人, 剑心澄明,到练气九层之后, 神识、法力精纯, 远超同阶普通修士。”
但胜过了千言万语。
白贵打坐完毕,稽首道谢。
“徒儿,你牵星入体试试看。”
她红裙衬着皙白的肌肤,内里亦是深红里衣。下作的身材随着她的行为,亦是差点扑在了白贵的脸上。
迈入了练气二层。
坐在蒲团上的白贵,起身施礼, 点头道。
而是……,只要他一念动心法,这周天星辰已经按捺不住了,立刻就会牵星入体,垂下浩瀚星华予他。
殿内,只剩下三个亲传弟子。
白贵念着浮现在灵玉表面的几个字,愣神了一下。
当然,主要是给白贵说的。余意和安知鱼这两个徒弟,也https://m•hetushu•com•com剑宗生活这么多年,早就知道了这些常识。
这一讲法,就到了日暮。
“安知鱼之乐?”
“纯阳剑气是无属性法术。每峰的弟子都会这么一手纯阳剑气。但这并不意味着纯阳剑气不厉害。听闻纯阳祖师,在六千年前,曾经一道剑气直接破了上百散仙的仙躯,整个东洲仙人,闻纯阳之名而心悸。”
“第一次失败,不要紧。”
二师姐安知鱼是上品火灵根修士,单属性的天灵根。这是他知道的事情。这些天他也了解了一些修仙界的常识,比如同属性的灵玉配带在身上,对吐纳修炼有一定的加成。所以灵玉往往是佩戴在身上的贴身之物。
同时,借助星华入体,白贵气海中,又多出了一道气旋。
白贵的落宝道体,就是与武曲星、武财神身份有关。故此,他牵星入体,此界的开阳星就会立刻降下星魂,助他牵星入体成功。
他注入的是无属性灵力。。
纯阳针,是他的一次试探和验证。
余剑南捋须言道。
“安知鱼,生死魔宗,有点复杂。”
而在白贵的气海中,悬浮的气旋旁,多了一道开阳星魂形成的剑魂。
五日后。
储物袋是纯阳剑宗每个弟子入门时,都会下发的基础装备。虽然仅有一方大小,但已经不错了。
“这……这就成功了?”
白贵迟疑道。
为什么昆仑镜说他只需二百年就能成就天仙。
此外灵玉往往亦是法器,内刻灵阵。
安知鱼言笑晏晏,半蹲在白贵面前。
白贵将灵玉收到储物袋之中,暗道。
他现在已经表露了自己的天赋,藏拙也就没有必要了https://www.hetushu.com.com
同样的降龙十八掌, 乔峰使出来, 就是比丐帮的历代帮主要强,要刚猛的多。
“你回去自己试,没有为师在旁护道,容易走火入魔。”
余剑南解释道。
仓啷——
他这总算明白了。
星光垂落。
“再例如铁剑峰,每一入门的弟子,都会发一柄由铁精打造的法剑,这法剑与修士性命相连, 每次捶打此剑, 亦是磨炼自己,练出来的法力,到了精深出,法力极为雄浑, 一缕法力甚至能强过别人三缕、四缕法力……”
“比其他修士多了一次吸收灵气的机会,同时此法亦会壮大灵躯和气海,虽无洗剑峰的法力精纯、铁剑锋的法力雄浑,但胜在全面,修行速度快过他们不少。”
只有天资顶尖的修士,才能做到他这一步。
……
余剑南眼里惊讶之色一闪而逝。
刹那间,他撤回法力。
“本座四十五年前开辟练月峰的时候,之所以定下峰名为炼月,就是因为本座在神庭遗址中,得到了一道神法,法名炼月。只不过为了隐瞒一些有心人的窥探,将炼月改为了练月。”
可……,仅是这点小事,还不值得他动用自己的仙魂。
“不如徒儿回到自己房中,等牵星入体后, 再禀告师尊你。”
又一声轻哼传来。
片刻后,一根根细微有若牛毛的纯阳针浮现在他的身前,总共有二三十根之多。
余意从开头到结尾,都没有说一句话。
“是,师父。”
他是斗部的官员,修行这炼月法最是合适不过。有这一手炼月法傍身,灵根法前面的几重关卡,对于他来说,弹指可破。
“谢师https://www•hetushu.com•com尊赐法。”
纯阳剑宗的其他十七峰压箱底的峰中绝学,绝大多数都是高阶法术,鲜少有神法。炼月法为神法,也算是白贵这些入练月峰的弟子,捡的一个便宜。当然,普通弟子不可能被全部传授这神法,相比于亲传弟子,普通弟子所学的只是简略版本,能搬动星华就不错了。至于后面的月华、日华,则必须是亲传弟子,才有资格学习。
他这还没牵星入体,仅是知道了炼月法的前三层心法,就已经冥冥感觉到星空中摇摇欲坠的星华,欲要降临到他的身上。
“尔等需谨记。”
炼月法这一道神法,最开始的时候是吞食星华入体。但想要直接吞食星华入体,何其之难。而且看似周天繁星都是星华,但实则不同星辰垂落的星华属性不一,如果强行纳入不同属性星华的话,不说去除其他属性的星华费时费力,而且如此这般肉体也承受不住, 迟早会爆体而亡。
这一次他特地照顾了白贵这个刚入门的小徒弟,给白贵讲解了练气前期需要注意的事项和提高修炼速度的一些小技巧。同时亦教给白贵一道初阶法术,纯阳针。
“此法炼化星华、月华、日华……”
余剑南边说,边传音入密,将炼月法的前三层,尽数告诉了白贵。
余剑南轻轻颔首,似乎白贵此番状态早就在他的意料之内,他笑了笑,说道:“徒儿,为师今日讲法之初,教给你的纯阳针,不知……你练到了什么地步。”
耳旁传来一句冷傲的轻哼。
他双腿盘膝而坐,十指交叉,掌心朝下,置于黄庭之上。继而调息吐纳,先运转纯阳剑经,然后一心二用,运转炼月法hetushu.com.com这一神法。
隐约是长剑出鞘的声音。
若是他使用仙魂,还能阻绝星华入体。
余剑南举例,在座下的三个亲传弟子, 科普纯阳剑宗的每一峰压箱底法术。
“今后打造灵剑的时候,就用这火玉做成灵剑……”
能牵星入体之人,不仅需要一定的体质,也需要远超旁人的悟性。
淡雅清香萦绕。
纯阳剑气, 修炼门槛低, 但上限也高。
过了瞬息之后,长条火灵玉浮现字迹,是此界特有的文字,亦是象形文字,但有一些区别。
调息了片刻,练月峰大殿上,繁星微亮,垂下如银绸般的星华。
“为师也足足试了五次,这才成功牵星入体。”
从练气期到元婴,甚至到更高的散仙境界, 这纯阳剑气都有用。
余剑南担心白贵好高骛远,点醒道。
“星华看似平和,但实际上,对于你们这些炼气期的修士,可比空气中的无属性灵气要狂躁的多,一缕星华入体,你都承受不了。”
哐啷!
“该不会这火玉是……”
“师父, 真的要试吗?”
“弟子一定认真修习纯阳针。”
回到屋内。
牵星入体,瞬间便成。
白贵给这块造型奇特的火属性灵玉输入灵力。
法无强弱, 真正强的是人。
开阳星,为北斗六,即北斗第六颗星辰。开阳星,也就是凡人常说的武曲星。
如此,不仅顾及了灵根法的修行,也不耽误他前世道法的修行,让他熟悉斗部周天星辰的运使法门。
久久不能平息。
安知鱼拧眉,再言道:“但大师姐实则别有用心,是意在让我的基础打的更牢固一些,你看师姐的灵息是不是比一般同阶修士强横。这都是大师姐的功劳。”和-图-书
开阳星魂无形无质,只不过因为白贵运转的是纯阳剑经,故此牵星入体后,这一缕星魂就化作了剑魂。
白贵点头。
他没说什么,只是勉励了白贵几句话,就一挥袖,消失在了练月峰大殿之中。
听到这句话,白贵就知道,没有他推脱的余地了。
余意仍旧保持一副高冷仙子模样。
余剑南面容和蔼,看着白贵,笑了笑,说道。
北斗七星的开阳星,降下一缕星魂。
安知鱼面带笑容,像一个知心的大姐姐,不过起伏不定的胸脯,也能显现出她此刻内心的不淡定。
不过练月峰上,他只要小心安知鱼就行,余剑南和余意虽需要有一定的防备之心,但不是此刻。
殿内,余剑南面色淡然,但心中杂念有若潮水般迭起。
“小师弟,你今后修炼若有什么碍难之处,可以尽管来找师姐。”
虽说前几日,她答应了让白贵前来请教她修炼问题。但那时白贵开口请求,而这次则是她主动对白贵说。看似都是同一件事,可态度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嗯。”
不是所有人,牵星入体,都能得到一丝星魂。所谓的牵星入体,只是冥冥中和周天星辰的某一颗有所感应,今后三千弱水,独饮一瓢饮罢了,并不会导致星魂入体。
法术分为初、中、高阶,在高阶之上则为神法、仙法。
默念咒法,经脉运气。
火玉闪耀了几下红芒,恢复了刚才的平静状态。
长剑收鞘。
余剑南开坛讲法。
安知鱼再迟疑了一下,“大师姐虽然不善言辞,但指教弟子却极为用心,像我,之前拜在师父门下的时候,一部分修行知识,就是大师姐代师传授。虽说走了一些岔路,但……”
他顿时感觉这火玉有些烫手。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