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清者自清

虽此世有一大哥白皇, 但白皇比白贵更早入宦途,自然也就没有庇佑一说了。
这句话就是断章取义了, 意思是你明知道夜宿龙床不对,是会毁誉的,现在你这般不讲究礼节……。
转眼过去了两个春秋。
只不过……,就像张居正和李太后被世人盛传有一腿, 白贵这个权相,退位之后, 亦是有人造谣,说白贵夜宿龙床, 和武太后有染。
岁月如梭。
“你无需自责……”
“太后那边,今日又来请您入宫叙旧,您的意思是?”
白贵也是被武惠妃滋扰的不胜其烦,所以此次武惠妃来请,他断然拒绝。
“推拒了!”
“看来,这是排出了根性之浊,我的修道资质亦在缓慢提升。”
杨玄琰在旁,轻声提醒道。
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初入官场的九品校书郎,需要借金仙公主的权力才能在宵禁时出坊市。而是堂堂的鲁王,天子亚父,宵禁还禁不到他的头上。
“至少需要修和_图_书道五十年!”
甚至有好事者写到:“白美和,美和不和, 黑心宰相卧龙床。”
白贵捻诀,黄庭金丹璀璨若明珠,大方光明,继而他的小腹微缩,从腹部引到喉间,口中吐出一口浊气
这点小污名,对他而言,已经不算什么。同样,即使理睬,但天下悠悠之口,道路以目,亦不能止。
“不必了,本王不便在杨府中留宿,以免朝堂误会……”
只要没有最后行王莽事, 那么不论他做了什么,有了这等功德, 他就值得让世人褒赞。
(原对联是艾自修嘲讽张居正的对联:艾自修,自修勿修,白面书生背虎榜。张居正,居正不正,黑心宰相卧龙床。)
“等过了这段时间,若是你仍然想要嫁我,师兄就成全你,遂了你的心愿。”
白贵随口说道。
“地仙者,成小周天无漏身,天仙者,成大周天无漏身……”
今后两人相处时日一多,自会有了感情。
自此hetushu.com•com,世人皆明, 白贵这个行伊尹、霍光事的权臣,并不留恋于权位, 没有借此以进为退, 而是真真正正高风亮节的千古一宰。
今日修道早功完毕。
“按理来说,我修道已久,即使排出体内废气,亦是麝香味甜。但此刻,浊气排出,却比以往臭了一些……”
他的金丹,融合了伏羲神力与女娲神力,金丹潜力远比一般金丹要高。所以丹成之后,金丹道性稳定,比起一般金丹更难玉液还丹……。
他看到白贵和他自家女儿这一幕,心中虽然略有失落,但整体上,还是满意的,毕竟白贵算是变法的答应了杨玉环。
亲昵的靠了过去。
如果他理了,反倒就是输了。
白贵道。
“我现在修道不问世事,太后有什么可找我叙旧的,我是男人,也不便行走在后宫之中,以前是为了政务,咳咳……,现在……不必了……”
白贵对此传闻只是晒然一笑, 并不理睬。
https://m.hetushu.com•com杨府众人一同送白贵除了府邸门口,最后杨玉环和白贵依依惜别,神色眷恋。
杨玉环粉颊烫红,没有抵抗,反倒像是顺从的猫儿一样。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
因为小周天无漏身若成,即是己身的无暇金丹。
不过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又谈了几句别的事情。
“再者说,各坊的武侯还不至于因为宵禁敢胆阻拦于本王。”
而他因为修道的缘故,容颜不变,愈发鼎盛。
很简朴。
他起身,叹了一口气。
不过他深谙制衡之道, 并未将兵权全部交托一人之手, 而是互相掣肘,维持平衡。
“太后只是一介凡夫俗子,相看两厌啊……,前些日子,是不是有株雪莲送到了府上,雪莲有养颜之用,给太后拿去用吧……”
小声询问道。
婢女收拾完餐具。
另外还有一点原因,他一旦留宿到别人家中,难免要出事,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一碗清粥,和一碟小菜。
“我hetushu.com.com初始凝结金丹,就成五返,成金丹后,十年有余,可却只到了第六返。虽说比起师尊他们略快了一些,但想要达到第九返……”
前些日子,武惠妃特意找他,想要答题大厅,看她能否修道。
若要无暇,那么不可避免的就会进行洗精伐髓、胎化易形,从而补足缺漏,致使白壁无暇。
……
因为白贵的字为美和取自《论语》,和取自“知和不和,不以礼节之。”
小菜更是一些药材所制,补益精气。
杨玄琰显然不知道白贵的被动技能,他陪笑道:“鲁王说的没错,这些武侯哪敢阻拦王驾,他们见到鲁王,指不定还要怕成什么模样。”
“鲁王……”
“下官这就派下人给鲁王收拾房间……”
打住话茬。
他说着,走到杨玉环的身旁,摸了摸她的脑袋。
红尘之仙,亦是仙流。
答应,亦或是不答应,都不重要了。
婢女按时入门。
修道没有说资质一成不变,每到一个境界都会相应增加自己的修道资质。而在和_图_书金丹这个境界,提升的速度无疑是最快的。
白贵笑了笑,没多说。
已经准备好了今日的早餐。
白贵陆续将兵权放给小皇帝李瑁, 还有朝堂大臣。
白贵慢条斯理的吃完。
但这清粥是他特意派人在蜀山地界上种植的灵米,水亦是不简单,取自昆仑山的积雪融化而成。
另外白贵也不像张居正那般,有让人攻讦的罪状,比如以权谋私, 科场舞弊, 生活奢靡等等, 他崇尚节俭, 又无亲族可供庇佑,简直是一个完人。
“如今天色已晚,鲁王可要留宿?”
武惠妃没有修道的福分,现在年龄已经不小了,纵使仍旧国色,可在白贵这个金丹真人看来,难掩衰气。
哪怕成仙得道,亦有自己的烦恼和忧愁,不会事事顺心如意。
按理来说,修道中人,理应不在意这些俗世之事。
白贵擦了擦嘴,顺口说道。
鲁王府,书房。
他神色微喜,心道。
同样,各坊的武侯铺的兵权调动,他仍然操持于手中。
但其实不然。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