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传道白秀珠

晚上,白秀珠闺房。
但阿妹肯国的各大学基本都是学分制,只要修够一定的学分,就能提前毕业。
上了二楼。
“是的,不远了,以我的资历,读研只是一个过度。”
他虽然平日里在感情上显得优柔寡断,但涉及到自己的重要抉择时,绝不会意气用事,分外果决!
“想不到你的论文被选录到了《眉国历史杂志》上?这杂志我听说过,是很权威的历史学刊杂志,你的论文能选在这上面,估计距离你研究生毕业为期不远了……”
白老爷惊叹道。
“我只不过是作为导师给你一定的方便。”
阿妹肯国的研究生教育不同于后世国内,讲究同进同出,有的阿妹肯国大学研究生,有一年制的,也有两年制的,三年制的,没有严格的限定。
“朱丽叶,凭着这一轮皎洁的月亮,它的银光涂染着这些果树的稍段,我发誓——”
既然抱朴子葛洪和他的妻子鲍姑都能得到成仙,那么他亦不会断情绝性至此,只求自己一人得道逍遥。
“是,夫君。”
“这确实是一件好事。”
这是人之常情。
“你的论文发表在了《眉国历史杂志》上了?”
现在能以耶鲁大学为平台,在《眉国历史杂志》上发表论文,无形的碍阻会消散很多,这就是耶鲁大学学阀的力量。
但……还是得顾忌一下自己的形象。
“我会给张道长去一封信,看他传下来的尸解仙法门能不能传给你。”
“看来百日筑基你已经完成了第一步。”
“这也是正常,毕竟……我自从和你成婚之后,与你同房这么久。”
不过他需要遵守诺言,即使给白秀珠修行尸解仙法门,也得给张道长去信,看其是否准允。如果张道长不准允的话,他再回国询问其他高道。
他虽然想感受一下异域风情。
“白君,你说我们这样……会不会对不起秀珠妹妹。”
他又看了一眼白秀珠的皮肤,黑发红颜、皮肤吹弹可破。
一人得道,鸡犬https://m•hetushu•com•com升天。
他也不能任意让自己门下的研究生“逃课”。
白贵开着自己的福特车,从纽黑文开往纽约州。
“咦?美和,你这周怎么提前来了,以往不是周三、和周六过来吗?”
“你资质虽然说是不错,但想要求仙问道还是有些难……”
但……昨夜过后,还是不可避免的会想起白秀珠。
将葡国和西班国的大国崛起部分交到詹姆斯教授那里,过了二十多天,都没有什么风声,但在九月中旬的时候,白贵的个人邮箱收到了一封信。
顶尖的大学,拥有的人脉超乎想象。
而传道术,这种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是不肯委屈了自己,所以求道功,看能否走地仙和天仙的路子。
没有受到什么碍阻,算是好事一桩。
毕竟现在能在《眉国历史杂志》上发表文章的华夏人,他算是第一人。
“这篇论文,詹姆斯教授亦有意将其视作是我的硕士毕业论文。”
“再见,晚安。”
信中的内容没有出他的意料之外,《眉国历史杂志》的编委会准备将他的这篇论文选刊在十月份的这一期杂志上,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出版。
他站在门口。
这是耶鲁大学戏剧学院的学生。
“你最近修道修的怎么样?”
“我一直勤修不辍,现在已经能冥冥之中感觉到了气机。”
白府虽然也有厨娘,做的饭菜味道也不错,但招待贵客或者庆祝宴的时候,耗费时间太长,做的饭菜品类亦不丰盛,没有酒楼做的快、做的好。
现在他已经让山田光子勉强接受了白秀珠的存在,那么让白秀珠接受山田光子,指日可待。
登天有飞机,热气球。
白老爷看了一眼日历,讶然道。
倒不是非要阿妹肯国的人认可,才能证明其实力,他还没自卑到这个地步。而是现在文化界的话语权是在西方世界,你想要在西方世界有一定的名声,就得融入这个圈子。
“我这hetushu.com.com就叫秀珠下来,晚上咱们庆祝一下……”
白贵走到山田光子的别墅中,敲了敲门,笑道。
也就是说,两年就能毕业。
……
白贵退后一步,合上卧室房门。
他们在卧室中又谈论了一会趣事,这才依依不舍分离。
烂泥是扶不上墙的,但天才,往往大家乐于大开方便之门。
他知道自己的女婿很有才学,但没想到刚来阿妹肯国数月,就弄出了这么大的成就。不过他只是惊叹了一小会,很快就释然了。白贵可是有名的学者,只是在阿妹肯国这里声名不怎么显赫罢了,在国内和东瀛可是大名鼎鼎,弄出如今的成绩,意料之内。
他拄着文明棍。
他走在校园里,看到公园草地上一群文质彬彬的金发少女正在排练话剧,大感赏心悦目。
白贵送山田光子回去。
她现在虽然进的是文学院,但曾经和白贵一样都是历史专业的学生,知道《眉国历史杂志》的含金量有多么高。
“你的记性很好,一些研究生课程,你已经可以做到提前完成。”
白贵轻轻点头。
亦给他邮递过来了稿费,数额是两百美金。
算是练功之后的收获。
“今天才礼拜二,你刚走不久。”
她起先跟随白贵修行,只是夫君这般要求,她就照做罢了,只是偶尔想着达到白贵这样肌体生香的程度,但没想到,修行之后,对她身体的改变很大,亦就乐于修道了。
白贵驻足看了一会,就自顾自的离开了。
而耶鲁大学的研究生是两年制。
“你有你自己的打算就好,无须我们多操心。”
白老爷起身,说道。
“如果不是詹姆斯教授您在我读研期间,力排众议,不然我现在还在修研究生课程,或者着急听新生研讨班,抽不开时间去看图书馆的资料和文献。”
坤道修行,第一步就是斩赤丨龙。
在送刘宝儿去万寿八仙宫修道的时候,他亦从坤道那里求得了一份坤道的修行功法。
“秀珠hetushu.com.com,你说得对,我确实对不住秀珠。”
……
事实上白贵在写出枪炮一书后,如果他是一个阿妹肯国人,或者欧人,估计在阿妹肯国现在已经能荣任历史教授一职,但谁让他来自弱国,所以在声名上会有一定的降低,有十分力却只能得到五分、甚至三分的名声……
“可……和你在一起,算了,我会找时间和她坦白的,秀珠性格贤淑,应该会谅解你我二人的,不过她身子骨弱,我得找个时间给她说,不然气坏了她,就是我的过错了。”
两人相拥告别。
到了下午的时候。
窗外,云卷云舒。
水到渠成。
“这件事不能太早告诉秀珠妹妹……”
例如传说吕祖在游吴兴的时候,遇见一女子。色华美,性澹。每夕沐浴更衣,焚香告天,以求道术。吕祖见此女志向坚定,传她“女丹功”的修行方法。此女得此功法之后,心诚志坚,终日修炼无辍,于是历时三年修炼成仙。
有他亲自指点,传给了白秀珠。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好好好……”
自己的论文被《眉国历史杂志》选录,这个好消息,白贵不可能仅仅告诉山田光子。在山田光子的别墅中,沐浴一番后。
两人到了纽黑文的高档餐厅,吃了晚饭。
道家中创造了一系统坤道的内练功法,丹经中称为“女丹法”、“女金丹”、“太阴炼形法”、“坤道功”等等。
“刚刚发的稿费。”
排练莎士比亚的戏剧排练的很好,他这个外行人,没有批判的余地。
两人谈了会话。
山田光子听到这个消息,亦为白贵感到喜悦。
白贵点了点头,说道。
山田光子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愧疚感,低声说道。
白贵虽然在一些研讨班、研究生课程上缺课,但他的课程除去平时分,基本都是满分,已经满足了一定的学分要求,再加上能在《眉国历史杂志》上发表论文,是能够加学分的,若再加上下个学期的学分,这么一算,他的学分已经达到了和-图-书研究生毕业的要求。
到了耶鲁大学,亦是与此类同。
山田光子抿了抿嘴,柔声问道。
白贵对詹姆斯教授道谢道。
耶鲁大学的戏剧学院挺有名气的,为百老汇、好莱坞培养了不少顶级艺术人才。在华夏,著名的林先生,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美术学院取得美术学士学位后,后来就到耶鲁的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攻读硕士。
只不过……修道之后,今后容易饿着孩子。
不过……现在前路断绝,想要完成百日筑基比登天还难。
虽然一些道功是不传之秘,但那也是对谁,他在国内拜访了许多高道,搜集了不少的修道功法,这些修道功法有真有假,不过他修道已经到了一定境界,能够辨别出何为真何为假。
白秀珠轻点螓首,自无不可之处。
耶鲁大学对研究生的培训是极为苛刻的,例如历史学硕士,每年必须要修够七门研究生课程,参加两次研讨会。科学与医学硕士则需六门研究生课程、四个研讨会。
白贵摇了摇头,说道。
这段时间,她已经刻意忽视掉白秀珠的存在。
“这与詹姆斯教授您的指点和照顾是分不开的……”
白秀珠不练修道功法就有些可惜了。
但白贵能做到科科成绩顶尖,一些没必要的课程学习就不需要再进行打扰。对于天才,往往特事特办,耶鲁是培养精英,而不是工厂培养流水线工人,有了白贵的成绩,他才可以去教务处说项,免于一定的平时分考核。
不过路终究是自己走的。
门口。
纽约州有一个,纽黑文也有一个,都在附近。
想了想,又走了进去。
在秦省的时候,进入省城师范学堂,就能与秦省社会名流有一定的关系。在东瀛的时候,进入东大,相当于获得了一张进入社会上层的准门票……
“啊!不要指着月亮发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
“等明年开春,我应该就能获得耶鲁的硕士学和*图*书位。”
在《女丹合编·序》中说道:“男子先练本元,后练形质,女子先练行质、后练本元。”
妄自菲薄不行,妄自尊大更不行。
和詹姆斯教授又谈了几句话后,白贵这才告退。
白贵问道。
尽管以他现在的名声,在阿妹肯国的《眉国历史杂志》上发表文章并不算是什么难事。但现在能真正在其上发表文章,相当于阿妹肯国的学术界已经选择接纳了他,他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阿妹肯国学术界这个圈子……
第一步走出,弥足珍贵。
同塌。
次日,清晨。
排练的是著名戏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白秀珠粉脸微红,“这段时间月事一直没来,我还以为是我怀了,后来看了医生,说是没有喜脉,让我好生一阵失望。”
“走,我请你吃顿饭。”
“詹姆斯教授已经为我申请了直博。”
如果白秀珠一直提不上道,那么他也只能早点作出取舍。
但白秀珠显然就没他这种造化了,白秀珠唯一的造化就是他了。
白老爷吩咐柳妈前往酒楼订餐。
“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不时,就与白秀珠一同下来。
来到了曼哈顿区的白府。
研讨会是由耶鲁大学的资深教授担任讲师,通过研讨会进行小班教学指导。
“不过在阿妹肯国逗留的时日还很多,等攻读完博士学位后,我才会返回国内。”
白贵走出卧室到了阳台,披着外袍,叹了口气道。
白贵如实相告。
“嗯,白君你说的没错。”
他之所以只想着让白秀珠修道,就是因为他自从有了白鹿仙草后,精神气三宝不断被其冥冥之气机补足。
而这些本元损失,对他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的体质和别人迥异,别人百日筑基需要补足的三宝,对他来讲,就是数日的时间。
詹姆斯教授笑了笑,说道。
所以在耶鲁读研的时候很紧,想要抽开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很难。
白贵笑了笑,说道。
而在此过程中,泄露掉的一些本丨元过渡给了白秀珠、
“断龙秘法……”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