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富贵还乡

白贵立马推让,坐在了次座,让族长白嘉轩仍然坐在主座。
报喜的衙役抢先一步,已经来到村子里。刚走到原上,主路上就能看见一路上稀稀散散的红色鞭炮屑,到村口,听到了村民们喧嚷的谈笑声。
在里面摆着三席,一席是村里长辈最高的老人,人老是宝,尊老是必须的,甭管身份贵贱,过了花甲就能入座。一席是亲眷,白贵有些不太熟悉,至于另外一席,则是村里地位高的人坐的席面。
周元率先开口称赞。
“三元相公,相公回来了?”
说着他就挥了挥手,旁边的书吏立刻端过来早就准备好的木案,上面呈着一条条绸带。
他抬步一望,在祠堂到街巷口,摆满了流水席,有着十几桌,桌上的菜肴也挺简单,炖菘菜猪肉、炖萝卜猪肉、炖豆腐,以及一碗凉拌豆芽菜,还有摆在中间的葫芦鸡、
他朗声行礼道。
不过,这也只有短短的一瞬间。
他有扎马步的功夫,这和骑马的本事相互促进,相辅相www•hetushu.com•com成的,路上稍有颠簸,但他的双腿夹在马鞍山,微丝不动。
很快,不到两个时辰。
书吏替白贵将绅带绑好,束住腰身。
这一刻,他看到街道上、四周的酒楼的栏杆里侧,行人、食客、儒生等等无数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白贵深吸几口气,压制住了内心的激动,然后对同窗拱手行礼。
白骨当即定了定神,对着身后的众人拱了拱手,然后迈开大步,昂首挺胸,朝着贡院门前走去,等走到贡院左右两侧牌坊的时候,顿了顿步。
……
“白兄,恭喜你荣膺鹗荐,不负终日苦读!”
几人说道,被点为道试第一名,按例是要前去面见学政,以谢此次点他的恩情。
夫唯不争,而天下莫能与其争者!
乡民在长条凳子上都起了身,见到相公老爷,他们可不敢坐下。
炊烟袅袅。
因为他让的是小规矩,功名是外面的大规矩。
每次取中的廪生数量不多,和图书名额有限,根据州、县而异,秦省一次院试取中的一等廪生,往往不过十人左右。
“唔……,不错,我秦省承汉唐遗风,你文武兼备,不仅能握三寸笔,也能提三尺剑,如今国家疲敝,正是需你这等少年英杰……”
腾蛟!起凤!
取中案首之后,白贵就和同窗几人作别,离开了师范学堂,准备回村一趟。他这一回去,估计等再回来,也得几年后了。
故此,后人以“荣膺鹗荐”,为贺人登科之颂词。
至于州、县官学,看似廪生不少,但那是几十年的时间,不断累加的。
廪生,相当于正式编制,每月发食廪。而后面还有二等的增生,就是编外了,虽然有福利,可又不如廪生,全名是“增广生员”。最次的就是三等的附生,位居诸生之末,谓之“附学生员”,这一类的秀才最惨……
待到身旁的同窗喊他的时候,才回过了神。
张英如何想不得而知,或许是豁达,也或许是不想为这些小事污了清名。但和-图-书值得细思的是,邻居知道这件事后,立马也让了三尺……
他们都是陪同白贵一同看榜,白贵此先是府首,也是最被人看好夺院首的人选。
白鹿村。
这三尺,就是士绅的绅带,可不是指的王勃只有三尺高。在《礼记·玉藻》中记载:“绅长制,士三尺。”
官爵越高,绅带绑好的那部分垂下来的也就越长。
走出省城之后,一路上策马而行。
“小三元……”
“此次道试第二名……”
“谢学台教诲。”
在一些小事和规矩可以让步,因为他有功名,哪怕再谦让,别人也不会觉得他软弱可欺。
绑上这绅带,就意味着和以往的身份不同了。
白贵低下头说上这么一句,就乖乖的退到了一旁,等着衙役继续唱榜,这时可不能提前离开。
白贵紧紧攥紧了拳头,咬着下唇,只感觉喧闹的大街上万籁俱静,只有刚才衙役的唱榜声,在心底一遍一遍回响。
族长白嘉轩笑容满脸,让相邻的几人让开座位,他将面北朝南www.hetushu.com.com的主座让给白贵。这是规矩,秀才有功名,相当于官身,是不能屈居人下的。
陈学政微微颔首,看向白贵目光尽是赞扬,简单的褒赞了几句。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绅带,是士大夫的专属。
“今日白贵取得功名,也与族长仁义有关……,可不敢坐在主座。”
“白相公回来了,赶紧去整拾一套筷子。”
白贵下马,连忙推辞让乡亲们就坐,说不用这么见外。等和席间的几个村里辈分较高的长辈,稍有本事的人见过礼后,打了几声招呼后,他就径直去了祠堂的堂屋。
荣膺鹗荐,是《后汉书》中孔融举荐祢衡时说过的话,“鸷鸟累伯,不如一鹗。使衡立朝,必有可观。”
王勃的滕王阁序就提到:“勃,三尺微命。”
堂屋另有宴席。
村子建在原上,地势高。
“徐先生呢?”白贵看见了他爸白友德在招呼客人,也没上前打扰,父子俩关起门来有的话说,现在这次宴席上,缺了谁都行,可不能缺了徐秀才和-图-书
“他啊,前些日子刚去徐家园,估计现在还不知道这消息,额已经派村里后生去通信了。”族长白嘉轩说道。
“多谢,多谢……”
其他的廪生,也是同样如此。
比如被人津津乐道的六尺巷轶事,说的是康熙年间的大学士张英,在京城的时候收到家人来信,和邻居争墙三尺地,让他利用官身压迫邻居,他直接写道:“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主动让了三尺宅基地。
牌坊的嵌板上画着一条条腾空的蛟龙,和振翼而起的凤凰。
人群被衙役喝喊,分开一条阔道。
“贵娃子回来了?”
“学生白贵,谢学台今日朱衣点额。”
“叫什么贵娃子,现在是相公老爷!”
这三桌菜色丰富不少,水晶肘子、糖醋鱼,等等大件都有。
如果他是白贵的直系长辈,坐在主座上没什么,但要是托大,就有问题了。
在一旁的吴怀先等人,也表示了祝词。
这是绅带!
“去吧,去吧,学政还在等着你。”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