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事功天赋

很快,他脑海出现了一柄青铜古镜。
白贵接过了书,纸和墨却没有接,他嘴唇动了动,眉眼略微低了一下,摆出恭敬的姿态,“大少爷,二少爷,额和先生说过了,就用木板蘸水写字,先用不到墨和纸,这是白浪费钱呢。”
鹿家的家风很严,早先鹿老太爷在世的时候,家里就先花费重金请了蒙学先生,教着鹿兆鹏和鹿兆海,等大了些到七岁的时候,就送到七八里外的神禾村上学启蒙。
他试着读了几遍,脑中的模糊记忆越发有些清晰,一些陌生的“字”已经仿佛明了。
古镜上面也没什么鸟篆、金文,只刻着一些寻常的鸟兽纹路。
贪便宜,是要被人嫉恨的。
鹿兆海看到白贵桌上有旧笔和旧砚,将桌洞里的笔和砚推了回去,拿出一叠草纸,和两枚方块大小的墨。
鹿兆海皱了皱眉,他可不懂得白贵心中的小心思,以前白贵带着他们俩罗雀,抓鱼,逮兔子,有的时候碰见地里山里的瓜果也会带来给他们。
对于千字文的开头几句,和*图*书白贵一点也不陌生,前世不可避免的在信息流中会接触到这几句,只不过读到后面,就有些陌生起来,再加上因是繁体字,从右到左看,看起来也是困难重重。
有这个名头之后,鹿家发了财,起了庄子,盖了三进的院子。
“如果我记忆没错的话,标点符号应该是1920年2月2日北洋政府发布的《通令采用新式标点符号文》开始正式使用的,晚清还没有标点符号……”
古镜古朴无华,在金澄澄的镜面上写着一行行的简体字。
他不明其名,遂以“昆仑”代称。
道完歉,他从学堂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不敢走的大声。
“这是纸和墨,不够就说,不用和额俩客气。”
“这‘昆仑镜’终于又开启了,难道真的是我入学堂之后,如同前世的小说人物一样转运了,所以青铜镜才可以持续这么长的时间……”白贵看着脑海中出现的铜镜,不由欣喜。
只要是与读书有关,啥都好说。
「你认真读了四行千字文m.hetushu.com.com,事功+1。」
“是!是!是!两位少爷说得对。”
对老爷得恭敬。
同时他也借这个闲暇的功夫,翻开了书。
白贵看了一眼书中的一些句读所用的标点,与前世有很大差别,不是“,”和“。”,而是一些其他符号,类似“*”和“^”等等。(句读的意思是断句,也可书写为句逗。)
“是额错了。”
鹿家老太爷起先是饭铺学徒出生,挑水拉风箱,学了一手烹饪手艺,一位南巡的大官路经西安城,吃了鹿家老太爷烧的葫芦鸡,赞道:“天下第一勺。”
白贵憨厚的笑了笑,挠了挠光洁的额头,没搭话。
白鹿村都知道鹿老太爷临死的时候,留下的遗嘱:“我一辈子都是伺候人,顶没出息。争一口气,让人伺候你才算荣耀祖宗。中一个秀才到我坟头放一串草炮,中了举人放雷子炮,中了进士放三声铳子。”
有了东西能受,有些东西不能受。
「天赋:无。」
“不过标点符号古已有之,只是和*图*书没有规范,统一标准。”
“给你的,你就收下!”
「姓名:白贵。」
不过大多数蒙学并不仅以千字文发蒙,还有《三字经》、《百家姓》、《千家诗》、《弟子规》等典籍混用。
「事功:103点。」
寄人篱下,靠鹿家过活。
《千字文》文章一千个字无一重复,据说是作者周兴嗣当初一夜之间成《千字文》,然后鬓发皆白,整文文不加点,读起来朗朗上口。
白贵不能不“懂事”!
白贵这时想起了鲁迅先生写的故乡,他觉得他就是闰土。
上下有别。
两人也见劝的没趣味,有些置气,鹿兆海孩子气想将刚给的《千字文》重新抢走,大些的鹿兆鹏稍微懂事一点,拦住了他。
草纸和墨却并非必须。
此书之所以用以发蒙,因为蒙童学完成整篇千字文,也就相当于认识了一千个字。
书中不仅有正文,也有简单的注释,一些生僻字还注有切韵。
至于知道标点符号具体时间,则是他前世本科恰好与历史有关,当时读了些晚清的历史资https://m.hetushu.com.com料,不多,不过一些标准的大事件脑袋里有些印象。
“一些纸么,贵哥你就收下……”鹿兆鹏也劝道。
书是必需品。
刘谋儿点头哈腰。
只要他开口,盼着望子成龙,中秀才、举人、进士的鹿子霖,立马就指使家里的长工去镇上买,遇见镇上没有的,去城里买。
同样,要是被徐秀才看见这一幕,恐怕也会皱眉头,君子有所受,有所不受,借书情有可原,但贪图别人财物,就是小人。
「100点事功可兑换“勤能补拙”事功天赋,请问是否同意兑换?」
一会的小功夫,学堂里也陆陆续续来了些蒙学的童子。
这枚铜镜是他从古玩市场买的赝品,他也不知为何名,何物,在半年前觉醒前尘之后,能时不时看到脑海里的青铜镜,起初他以为是意识恍惚,但后来观测青铜镜的时间越来越长,他才明白,这恐怕就是他的金手指了。
倒不是他性格低贱,伺候人习惯了,而是选择生存就必须这样。
讲义气,一些纸墨,家里多的数不清。
不过他比闰https://m•hetushu•com.com土强些,“恭敬”只是一时的。
「锚定时间点:2014年。」
比如先前兑换的白羽鸡和兔子。
「道功:0点。」
千字文整诗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为开始,四字一句,隔句一韵。文章一脉相承,层层推进,一而贯之,句句引经、字字用典,读起来文采斐然、辞藻华丽。
「财产:一枚龙洋银元。」
「事功+1。」
鹿兆鹏和鹿兆海对他好,白贵心里知道,但是鹿家做主的不是两兄弟,而是鹿泰恒和鹿子霖父子俩,他今日借书读书是情有可原的事情,若是再贪图墨和草纸,就是不知进退!
白贵分的很清。
这昆仑镜里面有事功和道功两种,事功为天道酬勤,每专注一件事,就有事功入账,而道功则是在某一道中取得的功绩和成就。
鹿兆鹏从桌洞里摸出一本翻得泛着黄边的《千字文》,朝着白贵的桌子上一放,说道:“贵哥,额和兆海两人现在已经开始背论语了,这千字文用来识字,额俩用不上了,你就先用着。”
镜身锚定的时间节点,他可以资金兑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