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蓝狐

云英道:“你遇到的是什么妖?他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你么?”
方岩更是惶惑。他的确看小嫣好生面善,无论如何记不起自己曾救过的那只狐狸的皮毛颜色、身形大小,更别说是眼睛的模样了。
林小凤问道:“你既是妖,怎会受伤,还要人来救?而且,好象只有岩哥哥的内息才能和你相通!”
众人吃惊则吃惊,但见那小嫣一脸顽皮之色,却没有一个人相信。
云英道:“姨父他们都试了,这姑娘很排斥异己的内力,当心可别让她伤上加伤。”
厨房里拿出了他们所能准备的最好的早餐来,径直送到客房里来。其中一种青州当地的桂花小面点,小嫣尤其爱吃,吃了不少。其他人却吃得不多,只顾着瞧着小嫣。林小凤叹道:“我总算知道什么是秀色可餐了。原来美丽还真能当饭吃。”
然后他一低头,才发现这年纪极轻的少女,才不过十四五岁模样,简直还是个孩子,生得极好,肌肤虽是苍白,却如冰雪般晶莹剔透,唇边并无丝毫血色,但轮廓秀美可爱,瑶鼻秀挺,也如白玉雕就一般。睫毛却微微颤动,似在忍耐甚么难忍的痛苦一般。
云英道:“那妹妹是谁?妹妹以前见过他?”
但那又如何?
问原因么?
与少女体内混乱不堪的乱窜的真气相比,自己的那点内力,怕只是杯水车薪。
于是,方岩身边便多了个如仙子般的狐狸精,自称要报方岩的救狐之恩了。
方岩心头却说不出的慌。
林如龙将那少女扶起,盘膝坐下,暗运内力意欲打通她那为真气堵塞混乱的筋脉。
谁知内力到处,少女脉络之中,竟隐隐有股力道,反弹而出,震得林如龙掌间好生疼痛。林如龙一怔,再度相试,那股力道更是汹涌,分明极为排斥。
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在慌些什么。
可为何他偏偏觉得这女孩子说不出的面善?
方岩抬头,天已大亮。
他更知道,即便是耗尽内力,只怕他也无法救活这少女。
方岩目注那蓝衣少女,只见她昏迷之中犹自紧皱秀眉,稚气未脱的苍白面容分明有痛苦之色,心中好生怜惜。但想及林如龙内力远胜自己,还无法救她,何况自己?
林小凤道:“一定要救活她!我还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小女孩呢。我想认她做妹妹。”
他可以猜到方岩会来看望这少女,也猜到方岩可能还在设法要救这少女。他自己也正想着天明后再去找几个名医来试试。
方岩知道有救,大喜,全力催动真气,与滞留在筋脉中的真气汇聚一处,先行打通其中一处少阳经脉。
大约足花了近一个时辰,方岩终于为少女打通了少商脉。他缓缓撤回功力,只觉内力已所剩无几,身体好生倦乏,正想略事休息,再作打算,忽觉微微一阵风吹来,还未及睁开眼睛,已然失去知觉。
与林如龙一样www.hetushu.com.com,他果然也遇到了在筋脉之中遇到了一股真气。不过这股真气并未如林如龙所说的那样与自己真气相互抵触,反而融入自己真气中,由自己真气引导,向筋脉堵塞之处冲去。
方岩道:“小凤姑娘,云姑娘,你们可知发生了什么事?”
良久,方岩突地想起,舒望星当初教他春风化雨心法时,原非有意教他内力,只不过借以让他疗伤而已。舒望星出身圆月谷,所教之法必有过人之处,而且春风化雨心法行功之道甚是柔和,那么,以春风化雨试为此女疗伤,即便无效用,想必也不致有太大害处。——即便有害,少女病得这样,也不致再坏到哪里去了。
小嫣见他表情,不禁有了委屈之色,道:“你真不记得吗?你不觉得我很眼熟吗?你看我的眼睛,是不是和那只蓝狐的眼睛一模一样?”
林如龙奇道:“难道岩儿竟能以本身内力为这女孩疗伤?”
这时镖局中人已人人知道方岩、林如龙救回一绝色少女,却无力回天,议论纷纷,却也揣测不出这少女的来历来。
其实方岩自己也不明白。
方岩不解,看向林如龙。
云英道:“我就是不明白,是什么人竟忍心对这么个小美人儿下手呢?”
他站起来,好一会儿,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事。他在为那少女疗伤,打通了她的少商脉,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方岩自是不知,抱着少女发呆。
小嫣望望这个,望望那个,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不就是个生得好些的小姑娘么?
林小凤、云英居然也睡倒在床边,甚至直到林如龙叫醒方岩,她们还未醒来。
方岩轻轻扶起少女,只觉触手处虽是隔着衣物,犹觉绵软娇嫩,柔若无骨,心中一荡,赶忙收敛心神,一面暗骂自己无耻,居然会对一个小姑娘心生邪念,一面凝心静气,悄然输入春风化雨真气。
林如龙看着他,一脸惊异。
小嫣做了个鬼脸,道:“我才不是仙呢,仙呀神呀,那么多的天规天条,多无聊。我是一只灵狐!我修炼了五百年了,一年前才修成了人形。不过,我也没想到我变成人的模样这般漂亮!”
小嫣叹道:“谁让我生得美,有个丑死了的猿精自作多情,一定要我做他小妾。本来我也不是很怕他,我一向跑得快,要有了准备,逃还是逃得掉的。可我是正在修炼时被他吵了,和你们练武的人一样,就走火入魔了。”
林小凤忙握住她的手,道:“小妹妹,不用怕,我爹说你已经没事啦!”
二人回头看去,只见那匹黑鬃黑尾的枣红马儿上卧着一身形极娇小的蓝衣女子,紧贴马鞍,竟似失去知觉一般。等到了镖局门口时,那马儿忽然人立而起,扬声长嘶,似在求救一般。那女子被这一颠,从马背上滚了下来,眼看便要掉在地和_图_书上,忽一人飞掠而至,托住了她,轻轻抱住。
少女无力垂着头,衣带随风轻飘,若不是方岩抱住,似乎连风都可以吹走一般。
方岩大为紧张,道:“如何?”
小嫣语笑嫣然,道:“我好饿呀,可以先吃点东西么?”
“走火入魔找医生只怕是没什么用的。我试着用内力打通的筋脉试试。不过这女孩的内力好像自成一家,一般的疗伤方法,只怕未必有效。”
方岩道:“我试试我的内力能不能救她。”
却分明素未谋面,素不相识。
方岩只觉头有些晕,忙晃了晃头,再低头看时,这少女却已昏了过去,那马儿却又嘶叫起来,用头推扯方岩,似赶着他要他救人一般。
这个不从哪里涌来的执着的念头,让他一定要救人,如飞蛾扑火,义无反顾。
他冲到床前,看那少女。
云英微笑道:“妹子好生美丽,莫不是天上来的?”
林如龙道:“你打通了她所有的筋脉?”
方岩正看得微怔之际,那睫毛却如蝶翼般轻轻一扇,星眸已然半启,看了方岩一眼,竟像遇见甚么熟人一般,居然微微一笑,面颊上露出了一对极好看的梨涡。
其他人也愕然。
林如龙纳闷道:“这女孩子脉象混乱,真气四散郁结,筋络不通,分明是练某种高深的武功走火入魔。可瞧这女孩子,顶多十五六岁,能有多深内力,居然会练那样的武功?而且看模样应该与人交过手,还受了内伤。又是谁那么心狠,对这么个小女孩儿下手?”
这人正是方岩,他的眼中正充满迷惑。
“那现在怎么办呢?”
方岩好生灰心,但林小凤、云英已看出他行功大有功效,面露希冀之色。
这时少女微微一动,几人忙看时,她已醒了过来,睁开一双乌黑莹亮的妙目,静静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林小凤抓住小嫣的手,盯着她的脸好一阵看,才道:“既是狐妖,想必你也会法术吧,耍两个法术来我们看看如何?”
可他不明白方岩为何会睡在这里。
即便林小凤有点小姐性子,支撑不住会睡下,云英却细心得很,哪至于两人一齐睡着?
林小凤、云英揉着眼睛慢慢坐起来。
少女道:“是啦,我一看到了振远镖局,便知我不会有事了。”
是太累了吗?是有人做了手脚吗?
方岩惘然,有过此事么?八年前,他才不过十岁,父亲倒是常带他去青阳山玩,他见过受伤的蓝狐吗?他救过受伤的蓝狐吗?恍恍惚惚,似乎有点印象,好像真的有此事。虽然父亲是个跑江湖的,踩着刀口过日子,方岩却自幼心地善良,童年时见了宰鸡杀鹅都不忍心,见山中有受伤的动物,更常常央告父亲救下来。但父亲去世那么久,他独自一人面对现实,面对生活,面对自己,也开始在刀口上过活,早已忘却太多本该记得的事了。
和_图_书也知自己内力本是弱项,耗去太多功力,显然会在近日争斗中处于劣势,可他即便耗尽内力,也务要救这少女的。
只见床边,正立着云英、林小凤二人,盯着自己,一脸紧张。见他睁开眼睛,才松口气,林小凤首先叫道:“天,吓死我了。”
众人对小嫣来历好奇之极,却无论如何无法拒绝她这个要求。何况在座诸人都还未用早餐。
醒时他正伏在桌上睡觉。
方岩道:“怎么了?”
她望着方岩,道:“你还认得我么?”
他说不上来。
林如龙道:“还是快救人吧。”
林如龙摇摇头,道:“她的内力可能与我截然不同,所以蕴含在筋脉中的真气对我的真气极是抗拒。由这种抗拒程度来看,她所修习的武功,必然非常特殊,要求真气要和她自己所修习的一样纯正,非常排斥其他门派内力。看来这女子绝非常人,只怕也绝非一般人所能救的了。”
云英皱眉细思,道:“奇了,我们明明正看着岩哥哥给这妹子疗伤,怎会睡觉着呢?”
云英首先清醒过来,“啊”了一声道:“岩哥哥,你不是在给那女孩疗伤么?我们……我们怎么了?难道,难道我们看着看着睡着了?”
林小凤、云英看他那模样,却渐渐当真了。
云英、林小凤守护一旁,瞪着方岩,不敢稍动。
方岩瞪着她,说不出话来。
林如龙却还不断夹着小点心给小嫣,道:“多吃点,正长身子,又受了伤,可不能亏着身子。”
别了田笑风,林如龙心头似轻松了点,一路与方岩谈谈说说,很快回到青阳城中,振远镖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已然在望。
还有什么?
林小凤等也甚是高兴,对这少女筋脉已通之事,却猜必是方岩所为,只为师门之故不愿承认罢了。
林小凤嘴中还在嘟哝:“叫什么,累死了。再睡会儿嘛。”
方岩不答,继续运功。一缕纯正的春风化雨真气,潜入少女另一条少商脉。
方岩看出不对劲来,问道:“不成么?”
林如龙目注方岩道:“莫非你们师门有甚渊源?”
少女道:“我不是天上来的,是从山里来的。”
小嫣道:“我才不呢,我这么个仙子般的美人,若长了个尾巴多难看!岩哥哥也不愿意我长条尾巴,是不是?”
他要救人。
方岩见一双明眸充满期待之色,大是窘困,却无论如何也记不起什么时候认得一个女孩名叫小嫣。他也不认为自己那么迟钝,像这么美丽的姑娘,只怕任何男人见了一面都不容易忘却。
方岩道:“是啊。我一定要救活她。”
说完,她微微一笑,似芙蓉乍现,娇媚动人,连林如龙这般有了年纪之人心中都是一动,不觉暗想,这少女年纪尚幼,身体未曾全然长成,已是这等风韵,若是再隔二三年,将是何等的绝色?
“她,到底怎么了?”方和-图-书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
小嫣似有点失望,叹道:“我就知道你们不信。可岩哥哥,你该知道呀,八年前,你父亲带你在青阳山游玩,你见一个猎人猎着一头蓝狐,觉得很是可怜,缠着要你父亲一定买下来,还替那蓝狐包扎好了伤口才离开,你想想,可有此事?”
方岩正看着她发呆,见她问自己,喃喃了半天才道:“在下,在下似乎未曾见过姑娘。”
少女面上潮|红已褪,却还是很苍白,但唇边已有一丝淡红的血色。眉目之间,甚为平静,呼吸均匀,看来竟比昨日好了许多。
小嫣苦着脸道:“我只是个小妖,遇到比自己更厉害的妖,只有挨打的份了。岩哥哥救过我,我对他有感应,所以能接受他的真气。”
林小凤、云英同是女子,容貌也是上佳,见了这少女也是自愧不如远甚,又见少女病得好生可怜模样,便亲来照顾。但到得晚间,方岩再次来看这少女时,小姑娘面色已由苍白转为艳红之色,原来已发起高烧来。
而且这女孩望向他的一眼,也似乎极为熟稔,熟稔得叫他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云英吁口气道:“你行功这么久,一动也不动,我们又不敢喊人,怕惊扰了你,又怕你有事,好生担心。”
当他见到这小小的身形往下掉落时,心中忽然没来由的一痛,几乎想都不想飞身下来托住了她,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能有这么好的轻功,这么快的速度。
那少女依然毫无生机,发着高烧。
少女道:“我是小嫣呀,岩哥哥真不记得我吗?”
少女紧阖双目,无知无觉。
不仅仅是侠义之心,也不仅是怜惜之情。
林如龙微笑道:“只怕你想不出。她所有的筋脉都已贯通,真气运转流畅,看来已经没事了。”
林如龙并未放弃,又找了好几个有救伤经验的老镖师来,依然毫无头绪。但凡见过这少女的人无不对这少女容貌之美啧啧称叹。昏迷之际,看来都能如此乖巧美丽,何况清醒之际,不知是何等的倾国倾城呢!
方岩正喝着一口桂圆粥,闻言呛了一口,猛咳了起来。
那么,有人做了手脚,让他们都睡着却未伤他们,目标显然是那蓝衣少女。
林如龙笑道:“那你就先现个原形让我们来看看,长了尾巴藏在衣服里不就是了?”
这时后面忽然传来阵阵马蹄之声,甚是急促,很快赶到了已勒缰缓行的林如龙、方岩身边。
这时林如龙也赶了过来,匆匆下马,道:“是什么人?”
林小凤站了起来,看看那少女,又看看方岩,道:“出了什么事?”
方岩回看自己,衣衫已是透湿,内力也耗去近半,那少女的脉络却才通了一道,剩余那数十道筋脉,自己如何有余力将之完全打通?
小嫣摇头道:“不成啦。我临出山时,山神爷爷跟我讲,说我才修行了五百年,太不够啦,变成人形https://m.hetushu.com.com后可不能用法术,不然会现出原形来。便是收了法术,身子后面也会长条尾巴,怎么也变不掉啦。”
云英道:“我听姨父讲,近日天正教会对付南宫世家,他已经和黄业武、韩威商量好了,到时各带几名得意弟子属下一起去。你是必定要去的。那么,如果今日你耗去太多功力,对你下面的应战,会不会有很大影响?”
林小凤道:“妹妹认得岩哥哥么?”
方岩放中心中一块大石,虽是不解她为何突然好起来,也不觉露出笑容。
不知过了多久,少阳经脉终于打通。方岩吐了口气,睁开眼睛。
客房中,林如龙把着蓝衣少女的脉搏,久久不语。
林小凤叫道:“岩哥哥,你做什么?这小妹妹病得厉害呢。”
方岩道:“我也不知道,我刚打通这姑娘的少商脉,便不知怎么没了知觉。”
方岩的师门即便对林如龙而言也是个谜,却不知方岩自己对自己师门之事也不甚了了,听得林如龙如此说,心中也自疑惑,春风化雨心法出于圆月谷,并非舒望星所创,难道这少女与圆月谷有关?
虽然她们也与这少女素昧平生,却无论如何不愿坐视如此美好的生命就这般消失。
方岩一怔道:“我打通了她少阳、少商二脉,便觉很是吃力。刚想休息,便已没了知觉。现在她的状况如何?”
后来方岩是给林如龙叫醒的。
林如龙正是推着二女:“小凤,英儿!天亮啦,快起来。”
二人正为自己护法疗伤,岂有睡着之理?
想毕,方岩一跃上床,盘膝坐下。
略一把脉,他已“咦”了一声,凝定心志又细细扣脉。
他看见还在呼呼酣睡的林小凤和云英,几乎可以立刻肯定是后者。
他只知道,自己一定救人。
林如龙饶有趣味,道:“我们莫不是遇到了个小仙子了?”
小嫣微笑道:“如果我不是人类呢?”
方岩咬了咬牙,道:“你们替我守着,不要让人来惊扰。”
林如龙见方岩不答,知他不愿回答,笑一笑,回身去瞧那少女病况。
方岩见那少女发烧,好生难受,虽见林小凤、云英二人不时替她以冷水敷额,还是不忍走开,悄悄立在一旁,看那少女两颊烧得通红,原先的痛苦之色却不见了,看来已经意识不清了。
林小凤道:“妹妹什么时候见过岩哥哥?岩哥哥有时候是有点笨,该经心的也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不管小嫣是人是妖,她身体未复,总要留在镖局继续调养。便是休养好了,这般一个伶俐活泼的小美人,怕也是无人会赶她走。
几个人大眼瞪小眼,也不知是不是该相信小嫣的话。
方岩点头道:“不知为甚,她的真气似能与我相通。”便将昨日疗伤之事细细说出。
看来,二女也是一头雾水。
少女一笑,道:“我么,自然是认得他。他是方岩。”
云英道:“你的真气,她体内并不排斥?”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