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护体灵气

方岩尚未反应过来,那小蝶已一掌击在他肩上,道:“快让开!”
方岩忙扶住他,触手之处,竟是冰凉一片。忙摸他身体其余部位,虽是柔软,却也是寒冷如冰,饶是方岩内功修为已是不低,也打了个寒噤,再摸脉膊时,竟丝毫也摸不着。
黑袍剑客遂继续教他下面招式,边解边说边舞剑示意。但一招已了,另一招刚示范完毕,尚未开始解说,黑袍剑客脚下忽一踉跄,竟扶住身畔岩石摇摇欲坠。
方岩心中又紧张,又欢喜,抱着黑袍剑客不敢动。
言毕,竟抽出刀来,直攻方岩。
方岩年纪尚小,茫然不知小蝶所指。黑袍剑客久经人事,却是明了,又气又好笑道:“你这丫头,真亏你想得出!难不成你竟吃起了这孩子的干醋不成?”
黑袍剑客目送小蝶离开,眸光明澈而温暖,连方岩心中都涌起了一种安宁的暖流,静静流淌。
小蝶道:“那你可记得早点回来,天快亮了。”说罢撅着嘴,翩然而去,身影也如飞蝶般曼妙轻婉。
黑袍剑客已经醒了,当然还未完全恢复,但方岩有险,他只得出剑。
黑袍剑客走到洞外,走至一岩石上坐下。他的面色已经好多了,身周依旧缭绕着若有若无的银白光芒,映着初升旭日淡红霞光,更显得身形秀逸,高雅不俗,但他眉目之间,却浮动着淡淡忧伤,隐隐寂寞。他出神地看着那通红的旭日晃悠悠跃出,低悬在天际,天边的景物,深黑之中披上了金红的镶边,平凡中透着绚丽,寂寞中含着喜悦。天亮了。
一把平凡的剑,却快得让人无法想象它从何而来。
方岩吓了一跳,忙道:“不会,大哥于我有救命之恩,授艺之德,方岩心中感激不尽,绝不会做出任何对大哥不利的事来!”
小蝶看了他片刻,面色阴晴不定,终于一跺脚道:“他跟你这般接近,我早就不放心了。你早晚会知道他是谁,说不准什么时候便让他露了马脚,到时我们……哼,还是叫你永远闭嘴的好!”
方岩无法可想,抚其脸上也觉冰凉,但因其除双目之外都紧裹于蒙面布下,无法知道他的面色究竟如何,也探不出鼻息深浅来。虽说黑袍剑客晕前曾说过自己没事,可现在这状况,哪像没事的样子?何况,方岩虽一直未曾见过这黑袍剑客真面目,却久知他性情温善,凡事都很为他人考虑,未必不是因为宽慰方岩而随口说句自己没事!
方岩大惊,忙扶住他道:“大哥,怎么了?”
众人有见到他练剑的,见他剑法虽是陌生飘忽,却不见有什么特别威势,只说小孩子家不知从哪胡乱学来的,也不放在心上。
方岩喃喃道:“舒……大哥!”
他退后几步,向黑袍剑客叩了三个头,缓缓走下山去。
方岩知是黑衣大哥来了,忙起身拜见。
黑袍剑客显然灵力颇高,而且色泽纯白,应该是品性极佳,根基甚稳。但他究竟是什么人呢?正如小蝶所提,这种人不多,很容易猜出来https://www.hetushu.com.com。可方岩却猜不出来,毕竟他没有小蝶所说的那样“有点阅历”。
黑袍剑客看了方岩一眼,微微一笑,把衣服略略一整理,却没有再戴上蒙面巾,他和平常一般提起剑,跟方岩道:“我来教你这没教完的一招吧。”
小蝶道:“可他知道得太多啦,不能留着。”
一如往常,黑袍剑客且演示且解说,手把手教着方岩,方岩心神并不甚集中,足足半个时辰,才大致明白剑式精华所在。
黑袍剑客叹道:“看来我跟他的缘分也尽了。罢了,你且出去,我把今天要教他的功课教完,嘱咐他几句话,便回去,不再教他了,你也不得伤他,可好?”
方岩着急之下,决定揭开他的蒙面巾,查个究竟。就是黑袍剑客醒来,严加责备也顾不得了。——即便他发起怒来,一掌将自己打死,自己一条命,原也是他救下来的。况料想以黑袍剑客性情,必不致会如此凶狠;而目下不当机立断,不赶快查看一下他的伤情,恐怕眼前他便有性命之虞了。
方岩道:“我怎敢怨大嫂?你们,你们在一起很不容易么?”
好在这时出现了一把剑。
小蝶眸光转柔,道:“你说好,那便好了。只不过你身体可吃得消?”
黑袍剑客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发作之后就没事了。现在只是乏些,呆会就好了。”
可后来他才知道,小蝶如果只打他一掌,简直是他天大的福气。
小蝶低下头,道:“你总是把人往好处想。看来还是吃的亏太少了。我却是很不放心。而且,而且这个方岩,我瞧他不安好心!”
黑袍剑客心地柔软,见他这样,倒有不忍之色,温语相慰道:“不必如此。我虽不再教你,但我知道你是振远镖局的,有机会自然去看你。你既视我如兄,我又怎会不护你如弟?”
但呈现他面前的,却是一张非常俊秀的面容,眉宇之间,清逸高华,而且年纪很轻,顶多不过二十五六岁模样。但此刻,这面容却极是苍白,触手冰冷,一探鼻间,气息也甚是微弱。
走得几步,忽听得黑袍剑客在后唤道:“小岩!”
方岩揭开黑袍剑客面巾时便曾想过,黑袍剑客若因而一怒杀他,就还他一命好了。可现在取他性命的不是黑袍剑客,还是他的妻子小蝶。他欠黑袍剑客的性命,可不欠这小蝶的性命,何况黑袍剑客和小蝶对于人命的见解显然大不一致。他至今记得自己被小蝶恐怖的杀人手法吓昏过去时,黑袍剑客也在一旁发出惊叫声。
如此过了一年,方岩已将流云剑法四十九式尽皆学会了。黑袍剑客转传他另一套天泪剑法。才传一次,便出了事,方岩也做了一件叫他自己后悔了整整两年的事。
黑袍剑客却也信守承诺,子时过后一点,必会前来,先叫方岩演示以前所学,点拨调|教失误之处,再传他数招剑法。一般视方岩剑术进展情况,传二招至三四招不等。初m.hetushu.com.com时方岩进境甚慢,每次只教两招,后来方岩对剑术领悟越来越多,人也更加勤奋,所传招式也变得越来越多,至多一次,竟一次传了他五招,但下月再见时,方岩对这五招的领悟却只差强人意。
再一想,常人若蒙上这厚厚面巾,难免呼吸会受影响,黑袍剑客武功虽高,平时不会在乎这呼吸之间,但受伤之余,这蒙面巾会不会影响他微弱呼吸(如果还有的话),让他伤上加伤呢!
这掌击得好生疼痛,方岩硬生生地被击退开去。但心中不免嗔怪,自己正救人呀,何必如此凶狠?
即便两年之后方岩回忆起这惊险一幕时,都不由得直冒冷汗,两年之后,他依旧没有把握可以避得了这一招!
小蝶看来甚是委屈,道:“这小子不知死活,擅自揭开了你面巾,而且还发现了你身上的护体灵气,只要他把你的容貌特征对人一讲,再让人发现你的武学路数,有点阅历的人很容易看穿你的身份的。”
他长长吐了口气,像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这一年来,他一直担心黑袍剑客会遭人追杀,今日又见黑袍剑客突然晕倒,更是不放心,虽知黑袍剑客武学修为极高,自己多半不能帮到什么,还是希望自己能尽力帮助黑袍剑客摆脱困境。但若二人只为儿女私情怕被分开才远走他乡,就好得多了,至少双方家人即便追上门来也未必非取他们性命不可。
舒望星言罢,振袖而起,飞下山去,虽已是白天,他那疾速如电的身形已非普通人肉眼所辨识得出的了。
黑袍剑客蒙面依旧,双眼却亮如明星,他轻轻摇了摇头,道:“流云剑法讲究的是自在随心,万事随缘,无欲无求,天然淡定。天泪剑法却讲究用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去荡涤世间的不平与黑暗,用佛家的话来讲,就是大慈悲心,用俗家的话来说,就是爱心。这就不能如流云剑法一般只求自保,进退随缘了。二者用剑主旨大相径庭,你年纪尚轻,真正入剑道时间又短,一时未能领会,也不必强求。”
方岩迟疑道:“您不先休息片刻么?”
黑袍剑客显然是勉强出剑,阻止小蝶伤人后身体又摇摇欲坠,但还是用责怪的眼神瞪了小蝶一眼。
小蝶细细检视一遍黑袍剑客的情况,将他衣服披上,扶他盘膝坐了下来。
但黑袍剑客的背心要穴中竟不接纳任何内力,仿佛是抵在一块石头上,更可怕的是,他欲输入的内力完全无处可去,竟有反噬之象,幸亏方岩发觉及时,“春风化雨”心法又甚为柔和,总算撤力及时,未曾受伤。
黑袍剑客叹道:“罢了,就这样吧。我们且出去走走透口气。”
黑袍剑客道:“小蝶性情倔强多疑,我们两个好容易才在一起,她更是生怕一个不慎又和我生生分离,因此才会如此,你莫要怨她。”
方岩正要松口气,只见小蝶也吁了口气,然后狠狠盯着他,道:“你为什么揭开面巾?谁指使你这么做的?和_图_书你,你是不是已知道了他是谁?我是谁?要去告密?”
方岩完全不知小蝶所指,给责问得连连后退,道:“我,我只是想检查他的伤势而已。大哥没告诉过我他是谁?我怎会知道?”
黑袍剑客看来已略略清醒,自然形成了跌坐行功之势,看来是自己开始运功疗伤了。
小蝶怒道:“你看他赌咒发誓的样子!刚刚他还脱了衣服跟你抱在一样,你又这般维护于他,我实在怀疑你们那么多次在山洞里究竟是授艺还是做什么别的丑事。”
方岩点头称是,见他非但未加责备,反而劝慰有加,心头舒服很多,又深觉他善体人意,对这亦师亦兄的黑袍剑客更加尊敬感佩。
好在他一出剑,小蝶立刻就住了手,扶住了他。
黑袍剑客笑道:“你放心。这寒毒虽是厉害,却不能拿我怎样。若我存心逼出寒毒,早就能办到了。我只是想着,既是有人能以毒练功,把毒力转为功力,为何我不能把寒毒转为自己内力呢?所以我中寒毒后,发觉以我的内力和灵力,完全可以保护我不致伤了性命,闲来又无甚事,也没有什么仇家来扰我,便设法将寒毒之力转为自身内力,三年下来,居然颇有功效。寒毒虽因此一直未能完全清除,发作次数却越来越少,这次发作离上次发作时间已足有四个月了,我本以为不会再发作了。料想这次以后,发作的可能性应该更低了吧。”
黑袍剑客轻轻拍了拍方岩的肩膀,对小蝶道:“这个孩子,我信得过。”
黑袍剑客虽然面色苍白憔悴,但高华气质依旧,浑身上下仍然飘荡着若有若无的银光。方岩这时才知道,这层银光是黑袍剑客的护体灵气。
小蝶的刀法甚是高明,若换作一年前的方岩,只怕连还手的资格都没有;但方岩经黑袍剑客传授剑法,自己又异常刻苦,剑术已有小成,且走且避,偶尔出一两招流云剑法,虽给逼得非常狼狈,倒也支持了片刻。
那日,方岩和往日一般,亥时不到,便到了山洞。因天泪剑法初学,其运剑风格与流云剑法迥然不同,练来感觉很是吃力,因此生下甚是不安,生恐呆会黑衣大哥考起来时会让他不满意,遂还是呆呆坐着比划长剑,默默想着剑法流转时的奥妙精微之处。
方岩自师从黑袍剑客学剑以来,一直就在洞中相见,洞中学剑。方岩性情磊落,对黑衣大哥的来历虽是极为好奇,知他不愿人知晓,每次虽是来得甚早,也不刻意到洞外探查等候,从未在山洞以外见过面。见他吩咐,忙紧随出了山洞。
方岩大惊。他实在没想到,自己想救人,不但给小蝶打了一掌,甚至还要杀他灭口!到底她和黑衣大哥有什么样的秘密,这般不能让人知晓?
黑袍剑客道:“不妨事。快取剑吧。”
方岩默默站在一边,看着黑袍剑客。黑袍剑客不说话,他也不提。但他心中已然明白,黑袍剑客可能是决定听那小蝶的话,不再与他见面了。
可小蝶的刀法委实太和-图-书过强悍,方岩招架得极其吃力,一不留神,左肩已着了一下,速度更是缓慢了。
他原先以为,黑袍剑客一直蒙面,只怕是面容上有什么明显缺陷或疤痕之类,容易引起仇人注意。
方岩道:“如果是这样,我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了。”
方岩忙回头。
黑袍剑客道:“我没事!”
不知过了多久,听得有人叹气,道:“你不要太用功了,正长身子,闹得身体亏了不是玩的。”
小蝶蛾眉高挑,明眸冷如寒潭,道:“我绝不许你跟他在一起!我不放心!”
黑袍剑客笑笑道:“即便那样又如何,普通的人谁能拿我们怎样?况且只有苗头略有不对,腿在我们脚上,说走不就走了?退一万步来说,就是我们被他们发现了,孩子都那么大了,又能拿我们怎样?”
方岩闪身躲开,却甚是吃力。小蝶却转眼间换招,改向下劈,这刀下去,直向胸口,敢情会将一颗心劈成两半!
方岩讶然道:“原来你们是因为这个才一直避人耳目,我一直以为你一定有极厉害的对头想害你们呢!”
只见那黑袍剑客深深看着他道:“我的名字是舒望星,你只把它记在心里,莫对别人提起便了。”
方岩横一横心,揭开了黑袍剑客的面巾。
方岩道:“其实,不管大哥是谁,在我心中,只是我的大哥,我的师父,任何对大哥不利的事,我是绝不会做的。大嫂就不肯相信我么?”
方岩终于知道了自己授业恩兄的姓名。
小蝶道:“我何尝想滥杀无辜!可我实在是担心我们会被人识破身份!”
方岩试着再以内力欲相助他驱除寒气,依旧被一股神秘力量弹回!方岩无法可想,解开自己衣衫,又解开黑袍剑客衣衫,以肌肤为他取暖。只觉得黑袍剑客肌肤柔软光滑,却冰冷澈骨,竟比数九寒冬抱着个冰块还冷,不过片刻,连方岩都浑身冰冷,冻得几乎僵住了,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精神来,以春风化雨心法化解这酷寒之气。
方岩却无论如何也闪不开去了。这速度、力道、灵巧、诡异,都不是凭他的武功所能闪避的了。
所以小蝶一出刀,方岩也立刻拔剑,不论逃生的机率有多大,总比等死得好。
黑袍剑客长叹道:“那么多年啦,你的脾气还是不改!怎能为了一己之私视人命如儿戏呢?”
方岩垂头道了声“是”,眸中已是泪光隐隐。
方岩在镖局长大,救治伤员之事倒也见过不少,却没见过这般情形的,只得以最常见的方法为他疗伤,以手抵其他后心要穴,强以“春风化雨”心法催动内力欲输入黑袍剑客体内,纵然知道黑袍剑客武学修为远胜于己,自己些微内力对他未必有益,也顾不得了。
此后,方岩边在自己屋中养伤,边参悟大哥所教剑法。夜深人寂之时,还在院中苦练剑术。
更糟糕的是,神风山庄田笑风已断定,当年劫匪死于江湖中出名邪狠的问天刀法,田笑风甚至怀疑是谢问天出的手,但方岩却知道,出手的,便是这位容和图书貌美丽之极,行为狂狷不羁的女子。论起方岩剑法,这一年来才算真正入门,如何敌得过这身负问天刀法绝学的女子?
果然,黑袍剑客叹口气道:“我是不能亲自指点你学全天泪剑法了。你既见了我真面目,我若还和你每月见面,小蝶必是不放心,一时怒起,暗中要了你的小命,我也救不了你。”
黑袍剑客目光好生温柔,道:“是呀,我本以为我们今生都不能在一起。但我们后来各自舍弃了一切,终于能在一起了。”
一如往常,方岩将流云剑法演示一遍,又将已学的二招天泪剑法舞了一回。流云剑法他苦练一年,已是极为熟练,那两招天泪剑法却让他自己都羞愧不已。练毕,立身垂头道:“小岩有负大哥重望了。”
“舒望星!舒望星!”他沿路咀嚼着这三个字,似要将它刻进心里。
每月十五,天一黑,方岩便早早关门佯睡,却从窗中跃出,回那山洞中等那黑袍剑客前来。因黑袍剑客一直极是神秘,对自己身世姓名师门俱是讳莫如深,想他必是有极厉害的仇家对头,或有其他难言之隐,不愿让人知道他的存在,所以一路之上甚是小心,生恐让人跟踪了去,害了黑衣大哥。
但方岩还是有件事不放心,他问道:“大哥身上所中的,好象是极厉害的寒毒呢!能给大哥下寒毒的人,想必也是很厉害的吧!”
这时,奇事忽然发生了,黑袍剑客周身,莫名流淌起一圈有形无质的淡淡银光,说不出是什么,但方岩分明觉得那酷寒压力大大减轻,那淡淡银光所至之处,仿佛冬日暖阳罩下,寒意顿给削弱许多,而胸前也渐觉得黑袍剑客的心脏开始微微跳动!
这时忽然传来女子的惊呼声。
不过片刻,便见一人影闪到面前,正是黑袍剑客的妻子,方岩已一年没见到的那杀人不眨眼的持刀女子,黑袍剑客称她为小蝶。
但他的语声却早已变了,待他说完,人已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他曾听前辈们提及过,护体灵气是由修炼之人的灵力产生。灵力和内力不同,却又息息相关,灵力强的人,内力即便不高,可以双倍发挥威力;内力高深,也可以加速灵力的修炼。根据所修武学及人的品性不同,护体灵气的颜色也不一样,以银白色为正,还有些淡黄、淡紫、淡粉等多种颜色。护体灵气深具灵性,在主人遇险之际有护主之能,但同时护体灵气深忌污秽和杂念,一旦杂念太甚,或沾染血腥太多,护体灵气便会减少甚至消失,同时内力也会受到严重影响,一个不慎甚至会走火入魔。这便对修炼之人要求很高,必须要性情高洁,心无杂念。正因为如此,灵力极难修炼,除了修真的出家人,很少有俗世的高手去修炼,能修到产生护体灵气这种程度的人极少,但据说少林、武当等不少出家人修为都已很高,俗世之中,东海的天水宫和终南山的圆月谷还是有人修炼的,却终究没人看见过。
小蝶冷哼一声,钢刀直奔而去,劈向方岩面门。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