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梦的彼方

当完全清醒的时候,煌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萤星面色铁青,出色的五官笼上一层寒冰。他抡起手里的铜盾,打算再来一下:“打到这小子哭为止!”
“舍弟给两位仙子添了不少麻烦,实在抱歉!”
煌瑛恍惚地看着他,茫然地问:“那你为什么对我掉泪?”
“唔——我明白了!”小孩子的学习能力是很强的……
“姐姐!绚姬姐姐,你去哪儿?”煌瑛追问。
少年简直诧异到极点:“你……你!”
“有啊!”一个声音从很近很近的地方传来……很近很近!煌瑛甚至感觉到吹到自己脸庞上的气息……她惊竦地睁开眼睛,却发现一个更惊竦的事实——那个流星,就躺在她身边!还在冲她笑!
“是我的床……”她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翻个身,“原来那是个梦啊!没有什么流星!”
“我什么?”煌瑛凑上前,“我有说过要你的眼泪吗?我有说过我怕流星吗?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你认错人了!”
一张调皮的脸从菊花丛中探出来,笑嘻嘻问:“你没事了吗?刚才那个星官是你的朋友?他出手可真狠!”
有这样一条河,它不会被尘嚣污染,也不会因缺乏雨露干涸。它无法泽被广袤的大地,它也无法掀起雷吼般的巨波……它始终只是静默地流淌着,流过整个深蓝的天空。它透视人间一切的恩怨纠葛,它观察牛郎织女在两岸期盼一年一度的相逢,它也许比任何天上的神仙都了解这天上人间发生的一切一切,但它只是静静地流淌,从戒海到归墟……
可是就在煌瑛要掩上门的一刹那,她听到有人轻轻招呼了一声:“喂!”
“因为煌瑛你常常跑开。”
门外那个英俊挺拔的星官一脸焦急,而他怀里那个红衫女子则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柔弱。她那毫无生气的惨白脸庞,在血红的衣襟映衬下,格外令人心痛。
“那是因为……我后来又迷路了,救错人……”少年这次没了底气,啜啜道。
煌瑛昏昏沉沉晕了过去。在为自己的原神担心之前,她一直反复想一个问题,想了好长时间:“这家伙是白痴还是太天真?难道他看不出来我要死了吗!!!……我一千八百年的修行啊——”
“咦?你姐姐绚姬到哪里去了?”紫澜东张西望,但是没看到和_图_书其他人。
“哪里、哪里……”煌瑛偷眼看了看小流星的哥哥——流星们的领袖,她发现这两兄弟长得很相似。于是煌瑛偷着捅了捅小流星的后背:“你哥哥比你正经很多啊!你得加油,争取变成一个成熟可靠的男子汉。”
就在那天,发生了一件对煌瑛的未来至关重要的事。不过她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有多重要,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的未来……
“迷路还能分东南西北吗?”少年也不示弱,“而且我也很诚心地救治了啊!更不用说还无缘无故被这位大哥打断了胳膊……”
“你!”少年还想说什么,当然,煌瑛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们两人刚想展开一番了不起的争论,忽然被一阵惊天动地的敲门声打断。
煌瑛点点头,若有所思。“哦——原来那些无聊的闲人又游荡过来了……”
“看你一副蛮高兴的样子,一定是不知道了……”紫衫的女子故意卖关子。
紫澜恍然大悟似的附和:“让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说别的,他们每次来,都害我们花仙东躲西藏,确实是十恶不赦!”
煌瑛看看绚姬,发现她的脸色越来越黯淡,于是顾不上和这男孩子胡搅蛮缠,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威胁:“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别浪费。就这么一次机会——你赶快给我哭出来!需要多少眼泪,你心里有数。”
菊花们摇曳着碧绿的枝叶,发出一阵挺有气势的响声,好像对煌瑛向它们保证的未来充满信心。
“菊花仙子,我是北天护卫荧星。绚姬仙子她……”
“你别开玩笑了……”少年吓得面如土色,手脚并用到处乱跑,躲避萤星的追杀,“你就是打死我也未必有眼泪啊——”
少年可没被她吓着:“我说——做、不、到!”他看看煌瑛和萤星的脸色,立刻打消了开玩笑的计划——因为,就眼下的形势来看,这个场面处理不好是会出人命的……
少年吐吐舌,一脸无所谓:“因为我当你快死了。我还没见过快死的人,大概被你吓到了吧……”
“我和姐姐是同命原神……原神虽然寄托在不同的身体里修炼,但始终分享着同样的生命。只要我没事,姐姐就不会有原神破碎的危险。”煌瑛一边用蘸着天河水的丝巾轻拍绚姬的额头,一边说。
她笑hetushu.com.com着问:“你们好有空!怎么跑到北天来看我?”
“可爱的、可爱的菊花。”煌瑛捧着水瓶,悉心给一望无际的菊花田浇水。她用衣带蘸着水瓶里的天河水,向田间一挥,无数美丽细小的水珠均匀地飞入花间。
“煌瑛——煌瑛!”远处两个穿紫着绿的女子遥遥呼唤。煌瑛抬头看时,发现是自己的朋友。
煌瑛当然想大声告诉他:“你搭讪的手段太差了点!我当然不记得你,因为我根本没见过你!还问我怎么了,难道你看不出这是要晕倒吗?”
少年眨眨眼,天真无邪地回答:“我做不到哎——”
“煌瑛,我们来这里有多久了?”红衫的女子问。
“那就这样约定喽!”红衫女子笑了笑。
“你的……眼泪?”煌瑛惊讶地看着这个俊俏的少年。“哎——呀!你好丢人啊!不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吗?呃……你还给我喝了?好恶心!”
煌瑛缓缓回过头,冰冷的目光里充满杀气。
“这么说……又撇下我看家?绚姬——你真狡诈!”煌瑛由沮丧的低谷振奋起来,向另一方面发展,变得义愤填膺……
(从那之后,郁浓开始恭恭敬敬叫紫澜“阿姨”)
年轻人好像比她还奇怪,“怎么,你不记得我了?!你……你怎么了!”
“快住手!”煌瑛挡在少年前面,有些不满地白了萤星一眼:“你没看到他已经被你打伤了吗?再说人家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你还这么对他,也太不厚道了吧?”她装做无可奈何的样子,语重心长地摇着头说:“星官怎么能这么没城府?遇到大小事就乱成一团!要说还是我们花仙有定力……我有办法救绚姬!”
“天真呀天真!”煌瑛摇摇头,拉了拉旁边的紫澜,“郁浓,你看好这位‘阿姨’。她虽然常常装清纯,但实际是四千八百年的紫藤……她还不是一样跑路!”
“对!”煌瑛肯定地回答:“只是我们花仙的气息比较温弱,而流星的气息则比较罡冽。再加上他们从很遥远的另一个世界来,身上还带着我们不熟悉的气息。如果和他们遭遇,我们也许会伤到原神……那可就严重了!”她吓唬小孩子,继续用恐怖的表情说:“不仅小命玩儿完,连凶手都无法缉拿归案——你也知道,他们只是从这里路过,然后就https://www•hetushu•com.com迅速不知所踪了!”
紫澜摇着头,成心要她着急,就是不说。煌瑛只好问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郁浓,乖,告诉煌瑛姐姐,是不是有什么新闻?”
黄衫那个被叫做“煌瑛”的,挠挠头,嘀咕道:“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可是我都没怎么觉得!”
“啊——姐姐!这可是秘密!你可不能让天帝知道!……当然,我也不把姐姐常不知去向的事说出去!”煌瑛拉着姐姐的衣袖,眼睛闪闪发光,充满了紧张。
“其实也不是怕……对吧,煌瑛?”紫澜虽然这样说,但明显缺乏理论根据——竟然想引用煌瑛的语录!
煌瑛顺着他上下挥动的胳膊仔细看,发现果然是受了伤——虽然并没有到他自称的“打断”的程度。她心下有些过意不去,但嘴里却不让步:“你是活该!而且还大言不惭说什么诚心救治——你若真救治了,我姐姐怎么会是现在这样 ?”
煌瑛听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向那年轻人走去,问:“你在说什么呀?你是谁?我怎么没有见过你?你是天上的星官吗?”
星官紧皱的眉头间充满痛惜,他强忍着悲伤说:“仙子在北天漫步,不知怎么竟然撞上一颗流星……结果……”他话还没说完,就发现煌瑛身后多了个俊俏少年,正探头探脑张望。“——就是他!”
煌瑛这才发觉中了她的圈套,但也无可奈何。
“呼——”煌瑛深呼吸一口,(她觉得这种举动挺有威胁性),让自己“轰”一声爆发的头脑稍微冷静,顺便积蓄一下怒气的威力……“你说什么?!”——喀啦啦……她的吼声让北天那两栋鹤立鸡群的小楼震了震。
不过在她把这一切都喊出来之前,她已经眼前一黑,失去知觉。但她那不服输的舌头还是勉强挣扎出一句不完整的话:“你……流星!”
“是谁啊?”他们异口同声地大叫,心里都对这个打断他们较量的不识趣的家伙不满。
——当世上的人们还相信“神”存在的时候……
数日后,那个小流星的哥哥专程赶回来,寻找失踪的弟弟。当然,这没费多大功夫,因为全天庭的神仙都知道煌瑛和绚姬两位仙子已经修炼成不怕流星的原神。
郁浓已经被吓得脸色苍白,但还死要面子,“我、我不怕!我有五百年修行……”
m.hetushu.com.com姐姐!”煌瑛大叫一声,冲过去托起绚姬的脸,忍不住发起脾气来。“这是怎么搞的?她怎么会这样?”
流星少年趴在床沿上,托着下巴观看,“你们这个天庭的神真是奇怪。我走过很多地方,还没见过菊花和桃花是姐妹……”
小女孩认真地回答:“百花仙子说,今天有流星通过天庭,要我等四处避开。所以我和紫澜姐姐来找你。”
煌瑛没多话,俯在绚姬身边。看着姐姐紧闭双眼,煌瑛流下一滴眼泪。“姐姐,醒来呀!让我知道你没事……”那颗泪珠滑到绚姬唇边,渗了进去……
“我们流星和彗星不同,我们通常没有眼泪。”少年认真地说,“流泪的机会,一生也不见得有一回……我哥流浪了六千万年,我都没见过他落泪。眼泪是流星最宝贵的结晶。就算这个身体遇到危险而消失,只要有泪晶石在,我们就能重生。我的父母亲一生都没有流过泪,结果身体破灭之后就死了……流星不是不想落泪,而是期待着落泪。但那个机会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才到来。也没人知道流星为什么落泪……”
“同样的方法?”萤星和流星同时问。
……故事就发生在天河边。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天。
萤星显然不像他们这么从容,他紧张地盯着绚姬苍白的脸,问:“要怎么办她才会醒来?”
“绚姬住隔壁,你找错门了!”煌瑛不耐烦地唠叨。
郁浓拉拉两位前辈的衣襟,无邪地问:“为什么我们花仙要怕流星呢?”
煌瑛放眼看看四周——确实,地处天庭边界,这个荒凉的北天连可怕的流星都不来……
煌瑛大吃一惊:“萤、萤星……你干什么?!”
“是三十二天!”红衫的女子叹口气,说出了答案。
煌瑛愣了一下,立刻冲向门口。
“行了、行了……”小流星自从看见哥哥时就开始闷闷不乐。直到走了很远,他才回头冲煌瑛大喊:“喂——我的名字是岂忧!”
“嘡——”一块重物狠狠撞在流星的后脑勺上……
“去玩了!”
“迷路?!”煌瑛火不打一处来,“迷路你怎么不晃到别的地方?偏偏到我们北天……你成心害死我们啊?”
年轻人笑了起来:“你终于想起来了!还以为你失忆,吓我一跳……”
“无聊的闲人?”紫澜眨眨眼,“这样说人家不好吧!”
是谁这么躲躲闪和图书闪的?煌瑛皱皱眉,又开门走入花田。
“有什么不对?”煌瑛提高声音说:“整天没事干,满世界瞎跑。而且还给别人添乱——简直比一般无聊的闲人还恶劣!”
“岂忧啊!”煌瑛和绚姬笑了,“怪不得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发愁……”
在煌瑛一连串的泪光中,绚姬微微睁开眼睛……
煌瑛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现在我的原神里添了流星的泪晶石,只要用同样的方法,应该能保证绚姬没大碍。”
少年被这阵势吓倒,结结巴巴辩解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嘛!……我、我只不过是迷路而已啊……”
那是一幢精妙绝伦的小楼,附带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由喜爱古风的天帝设计,并且是那个喜爱大兴土木的天后指挥建造的。倒不是因为煌瑛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只是因为上述那两位常常闲得无聊。自从失去九个爱子,他们好像不得不到处找点事情,排遣心中的哀愁……
“不过,若姐姐你不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原来它的源头在戒海!”一个黄衫的年轻女子轻搅着河水,格格地笑着说,“你也知道,我一向很懒惰的!”
“你别怕!我给你喝了我的眼泪,以后你就不必害怕流星了!”他微笑着说,“其实刚才就想这样帮你,谁知道忽然冲出来一个星官……不过算了,他也是好意想救你。”
然而,在那之后很遥远的未来,这个不会发愁的孩子变成了一个为煌瑛伤心的年轻人。煌瑛和绚姬却忘记了彼此之间深厚的感情,深深伤害了对方,流了许多眼泪……
红衫女子看着她懊恼的窘相,微笑着要走。
“你们喝了天河水,一定要耐心修行。有朝一日,你们总会像我一样,修成天上仙——这不是比留驻在一个不灵活的身体里好得多吗?”
“什么?”煌瑛的好奇心立刻被挑起来,“紫澜,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
当紫澜和郁浓离开后,绚姬还没有回来。煌瑛无聊地回到自己的宅邸。
“这个嘛,我要‘不知去向’了!”渐渐远去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桃花香失去踪影。
“她可不像爱玩的人。”紫澜撇撇嘴,“别撞上流星才好!不过你也别担心,流星们不从北天经过,所以我们才跑来这里避难嘛!”
“让我想想……”黄衫的女子托着下巴“嗯”了半天。
“你姐姐晕倒了!”门外的人大声疾呼。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