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洞

颜良望着顾老头仔细的把自己的草药包起来,然后放到了一个小盒子里,小盒子里居然垫的是棉花纱布,这让颜良想起了以前的电视剧中出现的,七八十年代卖雪糕的木盒子。
颜良觉得这时候顾老头才像个老中医,而不是老混球。
颜良这边挪了一下步子,没小心踩上了什么东西,听到了咔嚓一声。
就这么着根老头一连混了三天。
想来想去,颜良决定还是爬上去把药给采了,没办法是男人都喜欢的方子,对颜良有点吸引力。
“像我这样,看到了没有,用这个镐来爬……”。
“行了,别扯了,你下不下,你要是不下咱们便回了”顾老头有点急了。
颜良觉得该回去了,谁知道老头拉着颜良说要采最后一味。
再往下的时候,颜良打起了强光手电,顿时周围便亮了起来。
颜良心道,去就去吧,反正都来了,虽然自己有点没大没小的,但是顾老头这一路对自己也算是照应,而且还真教了不少东西,不说别的,就是保存草药的知识,他就学了一些。
“古墓!”
颜良一脸嫌弃的望着顾老头:“想蒙我啊?”
这下老头不翻山了,而是走山脚。
“你说这山洞是怎么长的呢”颜良说道。
颜良一看顾老头还挺生气的,于是笑了笑,继续伸着脑袋往下张望。
顾老头道:“我挖也不能一挖到底啊,算了,跟你也说不明白,这里埋的道士可不是一般的道士,经过他的改造成了一块福地,如果你要是有兴趣,百年之后也可以过来在这里长眠”。https://m•hetushu•com.com
顾老头说道:“我打的”。
墙上有一些画的不怎么样的画,看这画颜良便知道是道士的手笔,画着八卦还有几个长的奇丑的神仙。
于是颜良便准备下去,顾老头这边工具到是挺全的,没一会功夫就把工具给准备好了。
把绳子系在腰上,颜良从洞口慢慢的滑了下去,起初的时候还能两脚踩着石壁,但是下了两米后,突然间洞便大了起来。
“没绳没索的我也不好上去啊”颜良说道。
转头顾老头望着颜良说道:“你小子是不是觉得我要害你?”
谷掭
谁知道顾老头直接给颜良演示了起来。
如果不是老头带,颜良还真找不到这样的洞,因为藏的太隐蔽了。
不是散乱的,而是一堆,就老头刚才说的话,颜良觉得这些人可能是坐着死的,也就是老头说的道士。
颜良觉得这老头想玩人啊, 那自己可没有功夫奉陪了,还是早点回家的好。
“你帮我去下面取了药,我这边给你方子,咱们便两不相欠了”顾老头说道。
听到颜良要走,顾老头连忙拦住了颜良:“方子用的到,你采的药我一株不拿,都归你,等回去的时候我把方子给你,你自己回去配一下就行了,保证你喜欢这方子,我这么跟你说吧,只要是个男人就没有不喜欢这方子的”。
顾老头道:“我的本性不是你在医馆看到的,你想想谁会找一个整天嘻嘻哈哈的医生看病,这模样谁也不放心啊”。
颜良在崖下望着老头一点点的往上https://www•hetushu•com•com爬,吃惊的嘴巴张的跟河马一样大,他是真没有想到一个老头能爬的这么快,别说老头了,现在估计二十来岁的小青年都没有几个能爬这么快的。
手电一低,颜良立刻说道:“不好意思啊,没看见,别见怪!”
药采下来,顾老头便教颜良如何保存这种草药。
谁知道顾老头又说道:“你上丢采下来,后面几种药长的地方还要危险呢,你这都采不来,下面的药如何去采?”
以前见过几次顾老头,颜良总觉得这老中医医术好,为人还方正,谁知道处了这两天,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老头挺能搞事的,还有点幽默感,当然了可能他自己觉得这是幽默感吧。
谁知道这一采, 颜良居然觉得有点上瘾了,一种征服感由然而生,他现在终于可以体会到一点为什么有人喜欢蹬山了,那种成功后的满足感,的确让人有点痴迷。
颜良反问道:“您自己为什么不下去?”
“你这身体比二十多不差吧?”颜良有点不相信,崖壁你这老头子都能上上下下的,二十多的小伙子有几个有你这样本事的。
于是顾老头教会了颜良用他自己的镐,你还别说,听了老头这一番教导,原本起来有点奇怪的小锄头居然真的挺适合爬崖的。
果不其然,接下来几味药长的地方,像是顾老头说的那样既危险又艰难,颜良心中都琢磨这些东西怎么长的呢,专门挑这种吓死人的狗地方长。
顾老头道:“也可以这么说“。
呃!
这玩意就是个溶hetushu.com.com洞模样,不过墙上有明显的修痕,一看便知道是人为的。
不过好在,颜良有狗子垫底,采这些药也不算危险,要不然颜良可不会上去采,再强的药没有命那不是白搭?
“那你问那么多干什么?”顾老头说道。
“以前这些道士死的时候,会在墓里带上一些东西”。
然后颜良便缓缓的便从这所谓的福地出去了。
“算了,我才多大点岁数,长眠这事还是您先,我不急的”颜良说道。
颜良一看这老头真是有备而来啊,连滑轮这些东西都准备了。
“这到没有”。
是男人都喜欢的方子?颜良虽然觉得自己还不错,但是这事对于一个男人吸引力好像是有点大哦!
“仙丹?那玩意儿听说成份可是水银,我还想多活几年呢”颜良说道。
颜良听了一愣,然后笑道:“您别我和开玩笑,古墓?谁会把墓给建在这里?再说了跑这里挖坑把先人埋了,怎么祭祀啊,古人可最重这个”。
“你这样正经多了”颜良随口来了一句。
“拉我上去!”
虽然有点慢, 但是最终颜良还是上了崖把药给采了回来。
颜良还真没有猜出来,这盗洞是顾老头打的。
听到顾老头一说,颜良觉得也是,谁也不会放心一个没正形的医生给自己看病。
踩到了一根骨头,旁边还有个骷髅头。
顾老头却道:“谁告诉你这是山洞?”
手电扫了两下,颜良便看到了老头要自己采的药,挂在一片潮湿的石壁上,红彤彤的像是一片地衣贴在墙上。
“您捞了不少宝贝吧,就不怕我https://www.hetushu.com.com揭发你,还是您觉得在这里可以灭我的口?”颜良笑道。
“我要是二十多岁那会儿还用的着找你?”顾老头说道。
眼瞅着就要到草药那里了, 老头却不爬了。
“不对啊,你不是说这洞是你挖的么,你怎么会没有下去过?”
“你下去帮我取一个草药上来,红色的,你进去便看到了,像是地衣一样长在石壁上”顾老头说道。
谁知道滑下来的顾老头跟颜良说:“我要是采下来了你采什么?”
顾老头不屑的回道:“你想太多了,你以为这里埋的是帝王将相啊,打开来都是宝贝,这里埋的是道士,是出家人,带这么多财宝做什么?”
颜良听了想了一下说道:“那算了,我也不采了,您呐忙活您的去, 我呢还是回村子里当我的村主任,咱们现在就各走各的路”。
颜良望着往下滑的顾老头大声喊道:“您再爬几步,爬几步就不把药给采了么”。
“这里埋的就不是一般人,全都是道士”顾老头说道。
谁知道顾老头也是个金庸迷,张口便道:“那下面就有神功等着你”。
“没财没宝的您来这儿做什么?”颜良想不明的了。
顾老头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颜良给打断了,生气的说道:“你知道是水银,那知不知道它会挥发?这几百年过去了,有水银也早散没了,一知半解的就胡说”。
“那这是盗洞?”颜良有点不敢相信。
颜良道:“下啊,怎么不下,我还想见见你说的那位高人呢”。
颜良听了眨了一下眼睛:“我怎么都觉得这操作好熟啊,对了,武侠小说上和图书常有,坏人总是这么坑主角的”。
“用的着这样?”颜良问道。
顾老头却是郑重的说道:“不一样的东西有不一样的存法,这东西就得这么来,要不然的话回去药效也就丢的差不多了,你回去注意一下,掐下一片叶子看看,如果伤口的地方冒出白汁那就是好的,越浓越好,最好是像桶里的乳胶漆,不能淡喽,如果是像水一样清那药效也就没了”。
颜良以为这次又是爬山崖呢,谁知道老头直接带着颜良来到了一个洞旁边。
原本电影中的古墓形像,还有刚才老头说的什么得道高人,一下子全塌了,里面啥也没有。
有狗子在身边,颜良还怕人害?他不阻止狗子害人那就是天大的恩情了,还有人有胆子害他?
一老一少扯了一会儿,把采下来的药给包好放好,然后继续赶路。
“那是什么?”颜良伸着脑袋往里看。
“这洞谁打的?”颜良觉得这事有趣了。
按老头教的戴上鹿皮手套,取了五六块如同地衣一样的东西,系上了绳子便冲着上面大喊了一声。
这话说的让颜良直翻白眼。
原本颜良是想把这东西往口袋里一揣就行了,谁想到居然还要保存,并且什么塑料袋之类的都不能套,得取厚雪下面的泥,还得带着青草芽的,别看外面这么冷,但是雪下面的温度反而不是很底,大雪如同保温层一样,如果地下再有热泉的话,别说小青草了,青苔都能给你长出来。
顾老头道:“信不信由你”。
于是便陪着老头继续往前走。
顾老头道:“老了就是老了,如果不是这样我又何必来取下面的草药”。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