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不知道怕

“哈哈哈!关羽,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弟妹了”颜良顿时乐了起来。
这玩意在省城太常见了,每一个小区的入口都有,同时还有一个人脸识别系统,也就是每一个出入小区的人,只要走门的都在它的布控之下。
周双喜这时也道:“还是颜良出面的比较好,以后这亲戚之间,真没必要充这好心,我上次也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有新的发现了?”警官看到关羽等人,诧异的问了一句,同时开始翻着早上的记录。
“就算是你不满意在我这边干,走就是了,找个高资的地方干着去,干什么背后捅我一刀?”关羽压了一下心头的怒火,让自己心平气和后这才又发了个消息回去。
关羽拉住了前郑清的手,另外一只手在她的手背上拍拍了:“没事的,就算是赔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不用担心,这点小钱我还是拿的出来了”。
周双喜是知道大致个铺子一天能赚多少的,真的要是贴了三个月,那可不仅仅是三个月赚的钱白扔了,而是差不多半年的利润白扔了,因为菜可不是白来的,就算是颜良不收钱,湖洼村的那些个水产大户们也不可能不收钱的。
“弟妹,看你老脸,明明是嫂子”关羽笑道。
这话让站着的几人都不由愣了神,都觉得好家伙,这话说的好像是关羽的不对了。
好家伙,人家那边分成几段,直接把胸口的怒气给吐了一个明明白白。
对于关羽这边的事,周双喜也是知道一点的,知道https://m.hetushu.com.com关羽和他的表兄弟两人每天会从省城到湖洼村运菜,但是回到了省城之后,关羽就没有让他表弟干过什么活,再说了,一个小铺子能有什么活可干?
到了派出所,关羽直接找上了早上的警官,把自己这边的事情说了一下。
过了一两分钟,那边的微信又回来了。
“要不要我帮你打这官司?”郑清说道。
关羽下了决定,心情也顺畅了,你不仁我不义,剩下的交给法律好了。
郑清望着男友,一脸不解的问道:“怎么啦,怎么突然间变脸变的这么快?”
“你想怎么样?”
听到颜良这么一说,郑清也睁大了眼睛,冲着关羽问道:“你表弟?”
关羽尴尬的点了点头:“大约就是他了,除了他就不会有别人了”。
回到了铺子那边,关羽并没有向顾客们透露什么,颜良和周双喜呆了一会儿,也就各自回去了。
颜良笑道:“现在不是他的官司了,是我的官司,有优惠没有?”
郑清笑道:“你们公司起诉,你和他没有区别,优惠到是没有,我们律师赚钱很辛苦的,再说了,我早就听关羽说你是个大老板,不会亏了我们这些为你拼杀的马卒吧?”
放下手机,刚想和郑清说点什么,那头的回话就来了。
说完,颜良给了狗子一个眼神,狗子立领神会的颠颠跑了过去。
颜良耸了一下肩,很是无语的说道。
“哈哈,我想怎么样?你觉得我想怎么m.hetushu.com.com样?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干!”关羽都被气笑了。
关羽瞬间便有了决定。
颜良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好不说的,张口道:“看看铺子里现在谁没在,大约就是谁了”。
郑清到底是干律师的,见过这种烂事比较多,很快就领会到了其中的意思,张口问道:“这是有人看不过眼想搞你,还是他自做主张要这么做的?”
听到颜良的话,周双喜伸头往铺子那边看了一眼,心中默默的点了一下人,立刻不可思议的说道:“不会吧!”
但现在听这人说的,好像是成自己的不是了。
我一侄子,也不算远,我亲堂哥托我给找个工作,我这边腆着脸求这求那的给安排进了一个公司,结果干了没几天,一溜烟的跑回去了,说是没编制,气的我差点一口气没有上来,真要是有编制轮的到你?”
“我就这么干了,你怎么滴吧!”
至于吃饭什么的,这时候显然不太合适,主要是关羽这边还一堆事呢,更何况人家还有女友在畔,晚上说不定就有活动,自已两已婚男人就别搅和了。
买卖都有营业员,这小子找个椅子一坐,抱着手机能在门口玩一天。
“那你现在就问啊,这可不是小事情”郑清说道。
正好!大家也要到派出所去,于是便交待了一下,几人一起开一辆车往片区的派出所去。
关羽这下是真愣神了,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又问道:“垒子,咱们虽然不是亲表兄弟,但是我自问你过来我和-图-书待你不薄吧?”
颜良在旁边看的心中直苦:我让你知道这姑娘不错,不是让你打肿脸充胖子的,什么这点钱?真的赔起来你小子大半年赚的钱都得吐出来。
颜良笑着说道:“怎么说我也占着股吧?那这样,这个事情我来”。
“行了,与其你在亲戚那里落个骂名,还是我来吧,反正我又不吊你的那些个亲戚”颜良笑道。
“是我店里的一个伙计做的,微信这边他都承认了,证据看一看你们装的那个摄像头……”关羽说道。
看了一眼已经不知道说什么的关羽,颜良伸手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走,去看看那边的摄像头到底有没有录下来”。
点开了语音:“不是我干的,你铺子出了事怎么反而怪上我了?”
“我为什么这么干?你自己不知道?”那头回的消息很快。
周双喜这时绝于脑瓜子有点开窍了,到底是喝过洋墨水的人,这脑子还算是不错的,张口冲着颜良问道:“是不是你们知道是谁了?”
“现实就是这么操蛋!”
至于能不能拍到这里,颜良的确是有点怀疑。
就这活一个月八千多,还特么的包吃包住,还不满意?雇个大学毕业生都不用这个价!何况你一个初中都没有读完的货。
关羽也生气了,他好心的把表弟安排过来,那也是因为自家老娘说了不止一茬,而且两家虽然不是至亲,但是来往也算较多实在得不过这面儿。
关羽看了一眼颜良:“不用,我抗的住”。
听到关羽这么说,颜良、周双www.hetushu.com.com喜和郑清不约而同的向着小区门口望了过去,果不其然,在小区的入口处,有一个光秃秃的杆子,上面装着一个硕大的摄像头。
听了一下关羽手机中的微信,警官又去调了一下监控,果然在监控里出现了大家想看到的一幕,甚至都能看到打药时候药壶上的大商标。
前后能捅你刀子的,永远都是你亲近的人。
颜良等人听了这话,三观都塌了。
之所以没说,那是因为这事是人家关羽的私事,他没有立场去评判,人家关羽选以后过日子的人,关羽自己觉得合适就行了,哥们就别跟着搅和了。
“呵!待我不薄?你也好意思说?我一天帮你干多少活,每天早出晚归的,就给我开这点钱你觉得待我不薄?我几乎一个月天天上班,拿你八千多块钱,她们那些人只卖个菜也有五千多……”。
见颜良点了点头,周双喜很是八卦的问道:“谁啊?”
对于郑清,颜良现在的感观是非常好的,老实说从认识到现在,这个姑娘给他的感觉最好,至于那位老师?说真的颜良真还就从来没有看过眼。
关羽直接笑了,又回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的门口没有视频,就没有证据,你小子别忘了,现在满大街的摄像头,我这边是没有,但是左边小区入口,公安局可在小区的门口安有一个摄像头,虽然距离远了一点,但是我觉得一准能拍点什么下来,你信不信”。
弄清了事情的真相,大家心情都轻松了,一边说笑一边往小区那边走,到了小区m.hetushu.com.com问了一下门卫,这才知道,这摄像头不归他们小区,人家的东西在附近的派出所。
这下不光是关羽傻眼了,颜良,周双喜两人也跟着傻眼了,心道:这世上居然有这样的人!
颜良望着关羽,嘴角挂着笑一言不发。
关羽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得问他一问才知道”。
关羽望着好友,愣了一会儿,似乎在想什么,不过很快便眼睛一亮,脸上再也不复原来的苦色,反而是满面笑容。
“你不是待他挺好的么?”周双喜问道。
就这模样,就证明分辨率不小。
关羽这时候收起了手机,脸色坦然的说道:“走吧,他不仁我不义,谁特么的想砸我的碗都不成,更何况他一个快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不光是郑清,周双喜也懵着呢,怎么突然间好像是捡到了宝一样,就不担心前面说过的话?
周双喜嘟囔着说道:“这小子是不是没有在工厂干过?”
我了个去!
“我知道是你了,有什么事情咱们还是说清楚一些,我报警了,这可不是赔两个钱就能了事的,也不是你能藏的了的”关羽说完,放下手机。
吐了一口胸中的恶气,周双喜道:“现在的亲戚,唉,算了,不提也罢,很多连路人都不如,你要是落了难,不笑话你就算是好人了”。
明摆的案子,这事情就好办了,警官这边让关羽等人回家去等消息,剩下的事情就是他们这边的了。
关羽了听,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给表弟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没有人接,关羽又直接微信发了个语音。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