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馋嘴

关羽笑道:“新鲜嘛!这猴儿真心不错,啥活都能干,跟家里养个保姆似的,关健是还不要钱”。
一扔下碗,关羽这小子就不见影子了。
颜良怎么可能放过这么省钱的机会,鸡圈门根本不关,那边的灯直接打开,而且瓦数还不小,直接盖过了院子里的灯。
“我的电脑啊”关羽道。
颜良道:“就算是真的你还敢捉不成?现在这些可都是保护动物了,弄死一只野猪都得判几年,你想想弄一只猴子够你蹲多久的”。
“嗯,嗯,我拿笔记一下,要不是人家和我说我不知道,看我跟个傻子似的”颜道寻说道。
说别人的时候带劲呢,关羽也不想想自己当初换工作的时候,一个多月都没什么事情可干,还不是整天坐着玩游戏。
如同鲸鱼吸水一般,手中的一碗粥还没撑过三十秒,就像是被关羽这小子吸进嘴里似的,碗见底,关羽使唤起了猴子。
关羽没有办法,只得冲着钱玉珍尴尬的笑了笑。
颜良望着这些半大的小鸡,心里琢磨着什么时候进山去采一些野菇回来,做个小鸡炖蘑菇。
关羽接口道:“哈哈你养的?你还真往自己脸上贴金,哈哈每天吃的都是乡亲们家里的东西,你这最多也就算是个窝”。
“啥事?”
猴子也听话,放光自己手中的小铁盆子接过了关羽手中的碗,走路一摇石一摆的给关羽盛粥去了。
关羽一边说一边掏出了手机,对着桌上的饭拍和_图_书了起来。
今天的碗比较好刷,因为没什么油,而且等着一吃完饭,早就吃完的猴儿主动收拾起了桌子,不光是会收拾,而且还干的有模有样的,先把桌上的碗收拾一下,然后把桌子抹了抹,至于剩下饭这事,那是根本不用想的,家里原本就有小黑、大咪和小咪,外加哈哈只可能不够,怎么还可能剩下来。
颜良可不知道自家的好基友现在正陪着爷爷玩游戏呢,他这边在院子中纳了一会凉,等着晚上的小凉风一起,那叫一个舒服啊。
一边说一边耸拉着自己的眼皮子,用筷子夹了一块萝卜干扔进了嘴里,享受着萝心干的酸爽脆生劲儿,再吸上一小口清粥,那味道让颜良觉得美极了。
说的好像跟颜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似的,弄的颜良挺无语的。
这时钱玉珍推开门走了进来:“别人家说了,现在你就像是个傻子,整天没事趴在电脑面前傻乐,你这模样就跟我们村里的二柱子似的”。
关羽却道:“跟你不搭的事情”。
钱玉珍口中的二柱子是她们村的傻子,现在这傻子都不知道还活不活着呢。
颜良根本没有搭理他,不过很快自己的手机叮咚一声,掏出来一看发现关羽这小子已经在好友群里发了这样的消息:
颜良道:“你带笔记本过来做什么?”
这些蛾子可不是鸡的好食物,晚上对于小鸡来说,最好的食物叫蝼蚼子,学名叫什么和图书颜良也不清楚,反正老家这边这么叫,差不多两个指节左右长度,小手指粗细,全身黑乎乎的又肉嘟嘟的,前面还长着大僚牙,也是喜光性的虫子,不过它们不像是蛾子满天飞,会落到地上到处爬。
“爷,人家打TP,就是让你开小站的意思,THX这个是谢谢……glf指的就是这个,我脑袋上戴的权冠,这么叫的都是老玩家,因为以前叫格利风之眼,现在叫狮鹫之眼”关羽给颜道寻普及了一下游戏上的网络知识,
拨了他的电话,好久才接。
正吃着饭呢,突然间关羽一拍大腿。
结果又被颜道寻一把给拉了回去:“打的半半拉拉的走什么走,这把打完再吃水果”。
关羽有点信了,反问道:“真的?”
“我要拍个照片,给大家看看你是怎么虐待我的”。
后面还配上了两张图,一张是桌上的稀粥和一碟子萝卜干,接下来一张是托着碗蹲在树池上正茫然四顾的猴子。
关健是教的耐心啊,不像是颜良的堂哥有点划水的嫌疑。
颜良有点好奇:“什么东西?”
“哎哟,我还把东西给忘了”
钱玉珍有点生气了走到颜道寻的旁边抬起手就在老伴的后背上来了一下子,不过手高高扬起落下来的时候却是轻轻的,连个动静也没有。
“那行,明天我就举报你”关羽开玩笑说道。
关羽玩这个可要比颜良的堂哥专业多了,不光是这个还有各种聊天,他哪里hetushu.com•com有不会的,这么一会儿功夫,愣给颜道寻的电脑上下了好几个软件。
周双喜:让我想起了家乡的小米粥,欸!不说了马上我也动手做起来,小米粥配咸菜,造它三四碗再说。
有些小鸡直接还奔到了院子里。
当然了,依旧是有点美中不足,那就是蚊子有点多。
颜良哪里有心情问关羽那些个破事,于是闭口享受着小米粥。
小鸡是最喜欢吃这东西了,放出了圈的小鸡一个个欢实的很,四散着找这些蝼蚼子吃。
“怎么感觉你离着饭锅有几十里地似的”颜良没好气的说道。
米粥香甜可口,颜良奶奶腌的小萝卜干先用水泡了,然后切成小碎块,下锅用油炒香,出锅后加上酱油醋还有一点点香油,那小味道配上白粥真是美妙极了。
钱玉珍并没有管老伴,而是先冲着关羽招呼了起来。
“我可没养,它自己过来的,别说它了,哈哈我都不承认是我养的”颜良一点不以为意。
颜道寻嘿嘿笑了两声。
这时候猴儿已经把碗递过来了,接过了碗,关羽望着颜良,等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网上的东西能信么!”
刘诚:我去,小粥配咸菜,这是现在顶级富豪的吃法呀,羡慕你们这些挣到钱的。
关羽这小子虽然把自己说的苦哈哈的,搞的好像是颜良用蘸过盐水的鞭子抽了他百十下似的,但是自己吃的却是挺开心的。
猴子的碗里也是稀粥,猴子也挺爱吃的和*图*书,但是这张照片上完全看不出来,似乎猴子的眼中有一丝失落还有一丝忧郁,一派苦大仇深的模样。
原本颜良以为这小子会很快回来,谁想到这一去就是个把小时,依旧不见踪影。
钱玉珍有点心疼老伴,于是干脆把切好的果盘到了关羽和老伴的中间:“一边吃一边玩”。
除了蚊子之外,还有一些小虫子,这时候把鸡舍那边的灯打开,最开心的就是鸡了,它们可以美美的饱餐一顿。
“你自己玩还要拉着孩子玩!”
“我在爷这边呢,不说了啊,你要是困了你先睡”关羽说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颜道寻笑道:“我也不是一整天都在玩吧,每天还安排了休息”。
“你跑哪里去了,今天晚上不回来了?”颜良问道。
“爷,您这可不好,别说您了像是年轻人都不能天天对着电脑,这样伤身体”关羽开始一套一套讲了起来。
这菜是东北菜,不过现在谁还分的清啥菜系啊,而且东北叫小鸡炖蘑菇,有的地方叫蘑菇烧小鸡,其实都差不多,小鸡这玩意几乎可以烧万物,春冬的笋子,夏季的野菇,秋天的竽头啥的,只要你能想到几乎就没有它们不能烧的。
吸溜,吸溜!
关羽觉得你小子逗我玩呢。
小鸡可不知道现在有人正盘算着吃它们呢。
“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事是我从网上看来的,说是以前的耍猴人都是这么干的”颜良回道。
但是回复挺不给关羽面子的。
过了一会和-图-书儿,鸡圈那边就飞满了虫子,最多的是蛾子,不是有句话叫飞蛾扑火么,这些东西就喜欢夜里的光。
“猴儿,给我再来一碗”。
当然啰,这小米粥不能天天喝,天天喝就是家里日子过的苦了,偶尔这么喝上一次,这小味道才美。
“想要有一只猴很简单啊,你可以进山和猴群接触,每天都给那只你看上的小猴子带好吃的,这样一个多月下来,最少要一个月啊,猴子的父母就会觉得你对它们的小猴特别好,跟着你它会享福,于是就会让你把小猴带离猴群,小猴一离开猴群,那就是你说的算了”颜良扯道。
好山好水好风光,自然养的一手好蚊子,这里的蚊子大咬人狠,不过事后到是没有多大的伤害,不像是有些蚊子,省城从俗称小花腿,那家伙一口咬下去不光是奇痒无比,而且一抓破了,被咬的地方就会化脓,最毒不过了。
这边关羽正和颜道寻并排坐着,爷孙俩一起杀牛,同时聊着天。
关羽一听吃水果立刻放下了自己的鼠标,站了起来。
“对啊,听人家孩子的,我说你你还不高兴,行了先别玩了过来吃点水果”钱玉珍笑道。
那小表情真的挺倒位的,活脱脱把一个吃饱了没事干的猴子弄成了,一个遭受老板迫害的城里小农民工,且离小农民工就差一顶安全帽了。
忙活了一天,土老板给自己吃稀粥就咸菜,打倒黑心资本家!
燕晓菲:你还想吃啥,整天大鱼大肉该吃点稀的了。
上一页